2007民革中央大会发言和提案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民革介绍 > 民革党史 > 2007民革中央大会发言和提案
关于加大对末级渠系建设投入的建议
来源:作者:发表日期:2013-12-12
字体大小:   
保护视力色:

关于加大对末级渠系建设投入的建议

水利是农业的命脉。党中央和国务院历来重视农田水利建设,到2005年,全国农田灌溉面积达8.5亿亩,占耕地面积的44%。每年在这些面积上生产了75%的粮食、90%以上的经济作物和95%以上的蔬菜。由此可见农田水利在农业生产中的重要作用。

近几年来,国家对大江大河的治理、大型灌区的建设和病险水库整治等方面的投入,包括灌区的供水骨干渠道(干渠、支渠)的投入,都有较大程度的增加和改善。但是在农田送水的末级渠系(斗渠、农渠和毛渠)建设和管理方面还存在较多的问题。主要问题是:

一、末级渠道在灌区建设时配套注意不够,加之年久失修,损坏严重,灌溉能力大幅度下降。据统计资料反映,现有的8.5亿亩灌溉面积实际只能灌溉7亿亩左右。而现有灌区中,由于灌溉保证率低,约13为中低产田。“十五”期间,由于设施损坏导致有效灌溉面积每年约减少311万亩。广东省目前渠道及建筑物完好率只有30-70%;四川末级渠系配套率只有77%,而且85%以上为土渠,淤塞、渗漏等现象十分严重。

  二、水资源利用率低,浪费严重。

由于渠系不配套,年久失修,输水过程中损失严重,渠系水资源利用率很低。我国农业灌溉的水资源利用率仅为45%,约13的灌区不足35%。我国在精耕细作的条件下,单方水的粮食生产能力仅1公斤左右,只有发达国家的一半。这给我国本来就水资源不足的状况带来更大压力。

三、用水纠纷多,影响了农村社会和谐稳定。

由于渠道的问题,上游一般尚能保证及时灌溉,而下游常常在时间和用量上得不到保证。相当一些地区用水户受益不均,用水矛盾尖锐,打架斗殴时有发生,严重影响了农村社会的稳定。

四、农业灌溉成本高,农民负担重。

由于前述原因,灌溉过程中浪费严重,末级灌溉不畅,有时需额外增加机械动力,增加了成本。据水利部调查,2005年农业水费平均支出为42元/亩,占亩均纯收入的110以上。个别地方每亩水费高达100元,有的地方农户集体退出灌区。

五、水费收缴困难。

相当多的地方反映,农民受免收农业税和各种补贴增加的影响,认为水费也应该免除而不交水费,致使很多靠收水费保障的水管事业单位营运困难。

这些问题产生的原因主要是:

一、末级渠系建设的投入严重不足。

我国长期以来灌区的末级渠系建设由农民自行负担,作为灌区建设的配套资金从未得到过保证。根据《全国大型灌区续建配套与节水改造规划》,全国大型灌区骨干工程节水改造需资金1200亿元,但9年来中央财政仅投入100亿元,满足率不到110

税费改革后,农村一事一议开展困难,由农民投工投劳改造维护末级渠系的情况也急剧减少。如1998年全国农民对农田水利投工103亿个工作日,2005年锐减到27亿个工作日。广东省2005年完成劳动积累工4832万工日,只是税费改革前2002年的36%。四川省1996-2000年平均年投工14亿个工日,筹资23亿元;2003年投工10.1亿个,减少28%2004年投工6.57亿个,比2003年减少35%2005年仅为2081万个,比2004年减少96.8%,比税费改革前减少98.5%

二、末级渠系工程产权制度改革滞后,管理主体缺位。

农村实行土地承包制之后,末级渠系名义上仍为集体所有,但“集体”观念逐渐淡薄,农民认为渠系未明确归我所有,就不该由我承担管护责任;而政府认为渠系是农民集体所有,就不应由政府投资改造。因此造成产权边界模糊,管理主体缺位,有人用无人管,投入不足,管护不力,工程日益恶化的现状。

三、合理的水价机制未形成,利用水价杠杆促进节约用水的有效机制尚未建立。

由于种粮食的比较效益不高,广大农民经济承受能力较低,因此推进农业水价十分困难,水管单位实收水费远低于成本水价,水价不能形成促进节约用水的激励机制。再加之末级渠系工程条件较差,缺乏量测设施,直接影响了水利工程的良性运行和水资源的高效利用。

政策建议:

一、把末级渠系建设作为农业现代化的重要内容。

加强末级渠系建设,是农业灌溉过程中促进节约用水、减轻农民负担、提高灌溉效益的重要手段。据测算,我国单位灌溉耕地的收益一般是非耕地的三倍左右,因此在党中央、国务院大力倡导发展现代农业的契机下,各级有关部门应把末级渠系建设纳入建设现代农业的规划之中大力加强。

二、国家财政应加大对灌区续建配套与节水改造的投入。

鉴于水利对农业的重要性及当前灌溉系统末级渠系的实际情况和农村农民的实际状况,国家财政有必要加大对末级渠系建设的投入。我们希望能在10年内完成《全国大型灌区续建配套与节水改造规划》规定的402处大型灌区骨干工程节水改造的任务,每年投入120亿元。如果财政一时难以投入这一庞大的支出,至少每年不少于10亿元左右资金,用于粮食主产区的末级渠系改造工程。财政投入可由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按比例逐级分担,而且对贫困地区应当有所倾斜。

三、加快末级渠系的产权制度改革。

希望能尽快建立“产权明晰、责任明确、管理民主”的末级渠系工程产权制度。按照谁投资建设谁管理、谁受益的原则,鼓励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投资末级渠系建设。

四、推进农民用水合作组织规范化建设。

在农村逐步推进建立农民用水合作组织,试行新的供水管理体制,以达到农民用水自治的目的。在农村成立协调农民用水的合作组织,充分发挥其在工程技术改造、水权分配、用水管理、水费使用等方面的管理作用,不断规范化,以解决末级渠系管理主体缺位问题。

 

注:该提案得到水利部的答复。

TOP】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