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篇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民革专题 > 2014 > 民革学习实践活动优秀党员 > 浙江篇
金旸:无尽的爱浇灌童心
来源:民革浙江省委会作者:民革浙江省委会发表日期:2014-08-29
字体大小:   
保护视力色:

热爱生活,热爱文学,热爱孩子,用无尽的爱来浇灌一颗颗无邪的童心,这是儿童文学作家金旸的人生追求。她用生花妙笔,为孩子们描绘出童话的天空;她一次次送教下乡,用激情燃起山区孩子心中的希望;她用实际行动,向周围更多的人传播爱心。在不同的场合,金旸多次说过,这份爱心,这种选择,都来自于爱的感召。

关于童话的创作

曾经不止一次听金旸讲述她小时候亲眼目睹的一番情景:放学回家的路上,她看到马路对面有一条小狗,正神情紧张地试图穿过马路,然而车流滚滚,没有一辆车主动停下来让小狗先过去。突然,一辆疾驶的汽车撞到了快要穿过车流的小狗,一声低沉的闷响之后,是瘫倒在马路边的小狗那歇斯底里的惨叫,可那肇事车辆早就若无其事地开走了。此时金旸发现,一个小男孩飞奔而来,很快蹲在受伤的小狗身旁,轻声呼唤,还抚弄着小狗的身体。当小男孩发现小狗已经死去时,他抬起满是泪水的脸,对着周围的车子大声呼喊,似乎在求救,更像是绝望和愤怒的吼叫!……尽管这只是孩子对动物的怜爱,对生命的尊重,但那情景中孩子无邪的童心、无尽的爱心强烈地撼动了金旸。她觉得,必须把孩子心中的爱表达出来,必须以文学的方式进一步养成孩子的爱,以此呼唤善良,呼唤人间真情。

主题围绕着大爱,素材来源于生活,这是金旸始终坚守的创作原则,而她的另一条创作原则,是始终站在孩子的角度,以孩子的眼光看待世界,努力使自身的艺术想象力相符于孩子们的想象力。金旸曾经不无感慨地说,很多时候,在孩子丰富的想象力面前,我们只有折服,甚至羞愧。她说,自己在写作中遇到的最大障碍,是想象力跟不上孩子,由此不能充分理解他们的喜怒哀乐。金旸认为,自己之所以在表达“爱”这个主题时,往往显得捉襟见肘,就是因为还没有完全理解孩子的内心,没有进入他们独特的精神世界。很多时候,我看到金旸捧着某篇孩子的作文,痴痴地久坐,思考再三。她在用心揣摩孩子们的所思所想、所爱所憎,她在琢磨自己的作品与孩子的需求有着怎样的距离,而自己又应该如何将此拉近。

金旸常常感叹,千万不要以为孩子是简单的,他们无比丰富的精神世界,是爱与文学永远的矿藏。对于世事,倘若从孩子的天性和思维上去看待,显出幼稚的反而是我们,过于简单或机械的只能是我们。只有读懂了孩子,才能弄懂什么才是真正的儿童文学。真正优秀的儿童文学,无一不是贴近了孩子,契合了他们的体悟和情感!金旸这样想,也努力这样去做。

《坏了的邮筒》这篇曾获“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的童话作品,故事并不复杂,篇幅也不算太长,可在如何展示和表达童心,如何切近孩子们的想象力等方面,金旸却用了不少力气。一个邮筒坏了,但是坏得很可爱,它能将有的信里的内容变成真的。所以,猪小弟关心爷爷的信,他让爷爷天凉时注意保暖,结果爷爷收到是一件厚厚的棉衣……这个邮筒坏了一次又一次,但坏得让人全身温暖,让人心情舒畅,让人热爱人生。这篇童话所说明的道理无疑是深刻的,但它必须建立在貌似浅显的故事和极其丰富的想象之上。

金旸的女儿聪明而调皮,她的丰富想象有时也给金旸以创作灵感。一天早上,女儿对她的外公说:我的妈妈力气可大啦,她对着我的屁股踢了一脚,我就飞起来啦!我飞呀飞呀,都飞到吊灯上了,我就像天使一样,飞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咚”的一声落在了沙发上。女儿的想象力堪称惊人,幸好她的外公是儿童文学作家,马上明白这是孩子非凡想象力的流露,便对她说:那什么时候我也让你妈妈踢一下屁股,我就可以和你一起飞了!这个生活中的小小插曲,促成了金旸那篇题为《飞啊飞》的童话的创作:小男孩被一只抢食的猪用鼻子用力拱了一下,飞上了天,在天上他经历了许多有趣的事后,又回到了地面上。于是,这个小男孩很盼望能被猪鼻再拱一下,再次飞上天空。终于有一天,当小男孩午睡的时候,那只猪在极度兴奋的情绪下闯进了小男孩的房间,用它那热哄哄的鼻子用力拱了一下正在午睡的小男孩。小男孩飞了起来,飞啊飞,飞到了一朵云上。可是,因为他午睡的时候尿床了,衣裤都是湿的,浸透了水,云就托不住他了,所以他最后不得不与雨水一起落到了地面上……

就这样,金旸在创作的道路上一路走来,成绩斐然,20多年前的金旸即已开始尝试儿童文学创作,她的儿歌处女作《小雨点》发表在山西《小学生语文报》上,那是1993年。北京《幼儿画报》、《为了孩子》,上海《小朋友》、《娃娃画报》、《看图说话》,浙江《幼儿智力世界》、《杭州日报》,广东《少先队员》,福建《咪咪画报》……几乎所有的国内儿童文学报刊都陆续刊登了金旸的作品。2002年至今,她又连续出版了《吹泡泡的小河马》、《在家里》、《爱逞能的威威虎》、《魔法师的果酱》、《精灵的秘密》、《安徒生童话精选》、《当魔法来找你》、《疯狂的小夹子》、《好孩子的故事》、《“坏”孩子的故事》等近20部儿童文学专著。1996年和2007年,金旸的童话《红松鼠·白狐狸》和《坏了的邮筒》,分别获得全国“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2004年,又获杭州市首届“西湖文学奖”,2006年,长篇童话《爱逞能的威威虎》获得“浙江省作家协会优秀文学作品奖”,而几乎每年她都能获得“杭州市优秀作家”称号……金旸23岁时,以当年浙江省作家协会最年轻会员的身份加入了该协会,2008年,她又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

关于送教下乡

“今天的讲座真有趣!”“我觉得写作文不是那么让人头疼的事儿了。”今年儿童节前夕,浙江杭州建德市乾潭第二小学的孩子们显得尤为兴奋,一直困扰他们的写作问题终于在一堂作文辅导课上得到缓解。而带来上这堂课的正是金旸。

金旸已经记不清这是今年第几次前往各地小学做义务作文辅导了。似乎从三年前那一次随杭州市作协送教下乡以来,作文辅导已成为她每周工作和生活的一部分。

那是三年前的一个秋天,在杭州市作家协会的组织下,一批作家分赴杭州周围较贫困的地区为当地的孩子讲课。金旸一人来到了建德市的三河小学。在这里,她的所见所闻让她深受触动。“这里的孩子基本没有出过县城甚至都没出过村子。所以他们的知识面也很窄,讲课的时候很难和他们产生共鸣。”金旸回忆起她初到三河小学时的无奈,紧接着就道出了让她心痛的地方,“我问他们有没有课外书,让有两本以上的举手,结果根本就没人举手。”后来,金旸才知道,这里的孩子除了课本根本没有课外书。

由于地处边远地区,很多家庭都是父母外出打工,孩子老人留守。这让孩子们与外界接触很少,同时思维也被局限住。为了打开他们的思维,金旸决定要做些什么。儿童文学创作者的细心观察让她发现,孩子们在课余也是很有创造力的——“他们的手很巧,可以用稻草编制出像粽子等各种各样的小玩意儿”。很快,金旸就有了一个主意。她在支教结束回杭州后跟市作协反映了这个状况,并建议组织三河小学里的孩子来杭州做一次稻草艺术品的展览。“我到现在还记得他们那种第一次来大城市的激动和兴奋。”金旸说。

当金旸再去三河小学的时候,她对学生们作文水平的变化大吃一惊。而这更坚定了她为孩子们做作文辅导的信念。

去年,民革浙江省委会组织“百名教师送教下乡”活动,金旸第一个响应,并利用自己《作文新天地》杂志社执行主编的职务策划了“走进乾潭,牵手梦想”主题征文活动,为孩子们布置了征文题目“2049,我的梦”。四个月后孩子们心中的梦想变成了一篇篇真情实感的文章,登上了《作文新天地》杂志,金旸还几次去商店精心购买证书和奖品,并把一批崭新的少儿读物作为奖品捐给了孩子们。

参加征文的孩子们在获奖发言时深情地说:“非常感谢民革的叔叔阿姨,他们让我们相信,只要我们每天用汗水和辛劳浇灌梦想的种子,梦就一定会生根发芽,成长为一棵棵参天大树。”金旸则始终认为,孩子们的成长,就是对自己最大的奖励。

丽水莲都区老竹民族学校是民革丽水市委会结对帮扶学校,市委会很想邀请金旸前去给少数民族的孩子辅导授课,但考虑到丽水路途遥遥,金旸工作又特别繁忙。金旸获悉市委会的这个想法,二话没说,推了手里不少的工作,就坐上大巴,赶赴丽水。就这样,老竹民族学校4-6年级近300位师生有幸上到了一堂生动的小学作文辅导课。

金旸以“写作的苦恼有哪些”的提问开始了辅导授课,当听到“没有内容好写”、“作文写不长”等同学们略带羞涩的回答,她为同学们分析了作文写作中常见的困难和问题,鼓励大家克服畏难情绪,培养写作兴趣。针对“为什么要写作”,她说,作文是生活的反映,写作是一个思维加工的过程,想象和夸张是写作的一对翅膀,要善于从学习和生活中积累素材。对于“怎么写好作文”,重点讲解了“想”、“修改”、“阅读”三个要素。在“怎么想”上,她说,要改变思维方式,打开想象之门,还以“一根羽毛象什么?”、“看到草莓想到什么”等主题,与同学们进行了互动交流,课堂气氛逐渐热烈起来,同学们纷纷举手大胆说出自已的想法,有效调动了同学们生活的记忆,扩大了思维领域。在作文“修改”上,她要求同学们学会修改、善于修改、反复修改。在“阅读”上,她说要多读书,读好书,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要把好词好句抄到脑子里。要学会朗读,学会模仿,长期坚持,写作水平就会快速提高。最后,金旸还向同学们推荐了《小淘气尼古拉》等一批适合小学生阅读的作品。 

如今,金旸已在全省40多个县市的近百所小学里,为小学生和小学教师做讲座。而建德的乾潭二小更是她结对帮扶的定点学校。

关于爱的传播

见多了山区孩子的辛酸与艰难,金旸除了帮教之外,也会经常捐款捐物,尽力支持他们的生活。她还曾和丽水的两个小姑娘结成帮扶对子直至他们升上中学。金旸的爱心也感召了周边的孩子们。周末前往她家补习作文的学生不时拎着大包小包的衣服和书,希望金旸把这些东西转送给山区里他们的同龄人。

几年前,金旸在一堆自然来稿中,读到了一篇笔迹稚拙、但饱含深情的小学生作文。作文描写了他所在的那座小山村的美丽,但更多的是记叙了他母亲辛勤的劳作,为了养育他而多年来不舍得添置衣服,不舍得吃肉的故事。是的,如今大多数人的生活水平得到了极大的提高,但还是有少数居住在老、少、边、穷地区的群众,连基本的生活条件都不能得到应有的满足。这名学生在作文的末尾写道:“我多么希望得到很多很多好看的书,多么希望我们的学校有电脑,多么希望妈妈能展开轻松的笑容……”读着这封信,我的眼睛湿润了。孩子是我们的未来。我们不仅要关心身边幸福成长着的孩子们,更不能忘了远方那些渴望帮助、渴望关爱的心!金旸立即就给这名小学生写去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鼓励他好好学习、关心父母,同时寄去了一包适合他阅读的少儿文学书、她自己创作的儿童文学作品集,还寄去一件送给他妈妈的新衣。

  “爱是微笑,爱是关怀,爱是你我相互的付出和扶持。”金旸深信,在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知识的累积、工作技能的学习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他应该懂得珍惜情感、懂得感恩并乐于付出,这才是一个人真正的立身之本。所以,金旸在平时讲课过程中,从不单纯地教授写作技巧,始终把“为文”和“做人”结合起来。在辅导学生写作的同时,引导孩子们透过种种社会美丑现象,认识到只有学会爱他人、爱世界,才能感受到世界的美好。

  金旸回忆说,有一次,在学校给孩子们上课时,她讲述了一则勇士抓坏人的故事。有一个孩子忽然站起来,问我:坏人为什么不懂爱?很多孩子都用乌溜溜的眼睛看向她,小脸上满是渴望答案的神情。金旸回答说:坏人并不是生下来就是坏人,只是因为他的人生没有充分享受到爱,他也没有很好地去寻找真正的爱,直到后来他失去了爱,成了一个不会爱的人。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明白爱的不可缺少,能用心浇灌爱的禾苗,让爱的阳光洒满我们的生活,那么,这世界上就不会再有那些坏透了的坏人!话音刚落,孩子们就用他们稚嫩的手掌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爱如同空气,如同阳光,如同水,是人类须臾不可或缺的养分。而任何一种爱的守护,爱的付出,都令人肃然尊崇。

  一年冬天,天气特别冷,金旸和几位同样心系贫困学生的民革党员一起,驱车进了丽水山区。他们的目的地是一所藏在大山深处的小学。一路上,车子不住地因为薄冰而打滑,路边那些挂满冰棱的树枝也不停地砸着车窗。再过几天就要封山了,金旸说,必须趁着最后的时间为孩子们送去一批御寒的衣物和学习用的电脑。当颠簸的车子终于缓缓驶入校园,全校的孩子仿佛顷刻间都涌了出来。他们欢呼着把金旸他们围起来,看着一张张真诚的笑脸,金旸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每每回想到那一刻,金旸的眼眶不由得再一次湿润。

从创作儿童文学作品,到成为小学生作文刊物的编辑,再渐渐地自觉成为一名社会教育工作者,金旸一步一个脚印地走着,尽自己的所能奉献着爱心。

“人并非为获取而给予,给予本身即是无与伦比的爱!”金旸这么说,并这么践行着。

TOP】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