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篇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民革专题 > 2014 > 民革学习实践活动优秀党员 > 浙江篇
叶习义:台州人民的“老娘舅”
来源:民革浙江省委会作者:民革浙江省委会发表日期:2014-08-29
字体大小:   
保护视力色:

在台州,有个70多岁的老头很出“名”,他整天走街串巷,家长里短,地方老百姓都亲切地喊他“老娘舅”,他就是民革党员叶习义,他不仅是位人大代表,还是位人民调整员,一张铁嘴说遍椒江,十里八乡的“麻烦事”总会找上他。

民革浙江省委会叶鉴铭向叶习义颁奖。

“政府调解不了的纠纷,找叶习义就行”

“老叶啊,这次你一定要帮帮我们,600多万,不是小数目啊,我们好几户人家的全部积蓄都压在上面了。”5月底的一天,叶容林气喘吁吁地跑进叶习义的办公室说。

叶习义一把拉过叶容林的手说:“慢慢说,怎么回事?”随后他摊开一张白纸,迅速进入工作状态,认真地把叶容林的话都记录下来,还用坚定而冷静的语气说:“问题一定会解决的!”在叶习义自信的语气感染下,叶容林离开时焦炙明显减轻了。

原来,叶容林等49人凑了一笔钱借给一人开家庭工厂,结果工厂倒闭,债务无法偿还。接下来的50多天里,面对怒气冲冲的债主们、无可奈何的债务人,70多岁的叶习义前后跑了几十趟。他先挨家挨户上门,算清欠款,然后帮债务人出主意,建议先将现有的厂房卖了,还清部分欠款。“钱还来最要紧,利息是小头,对方创业失败的确没钱。”这边,叶习义的话句句在理,49位债主一致同意放弃追讨这500多万元的利息。

“剩余款项,由七年内还清,如不按期还款……。”叶习义将债务人召集在一起开会,会上他宣读了自己亲笔撰写的调解协议书,由大家举手表决,结果,全票通过这份协议。细心的叶习义还发现,在债务人中,有一位得了癌症,急等这笔救命钱用。于是,他和大家商量,征得债务人同意先把那人的救命钱率先还清。

《工伤事故调整协议书》、《析产调整协议书》……叶习义的办公桌上,数量最多的就是各类“疑难杂症”。谈起如何走上人民调解员这条路,叶习义说,十多年前自己还是个体户,周围不少个体户之间有生意上的纠纷,他是个“热心肠”,就常去当和事佬。慢慢的,找他调解的人越来越多,纠纷内容也越来越杂。为了让自己在调解过程中不失公允,他又去买了很多法律方面的书籍自学,交了不少律师朋友。

2011年,辞去浙江绿叶商标织印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职务后,叶习义有了更多的时间去扮演调解员的角色。也是那一年,他被评为“区高级人民调解员”。民间调解又烦琐又辛苦,是什么支持老叶走到现在呢?“信任,最初是周围朋友的信任,后来是群众对我的信任,如今还有政府、领导对我的信任,我不能辜负大家。”叶习义说。

2012年1月,叶习义接了一个“大案子”。

2011年,浙江省出台政策,1960年代国家困难时期,由全民所有制企业、事业单位和国家机关、人民团体、民主党派以及军事系统精消退职,现无经济收入,生活有困难的人员,都可享受每人每月500元的补助。

“档案是取得补助的关键,一定要有原始档案才能被认证。”叶习义说。

但时隔半个多世纪,找齐档案谈何容易。许多下放职工因此无法享受这一政策。

“安心,我来帮你们找档案。”将所有人员汇总统计,叶习义做了一本花名册,开始了找档案之旅。他说,光是临海就跑了三四次,到档案局去查他们的档案;椒江交通运输局就不知道跑了多少次了;召开多次老领导会议;还跑了公安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尽心尽力搜罗人证、物证,为解决他人的困难四处驰驱。

2014年初,叶习义基本实现自己的许诺。

“已经解决的是17个,即将解决的有30多个。”他说。在花名册上,有几个名字前面标注了记号,写了三个字“还未批”。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倾注了他十多个月的心血。可是,“还未批”这种状态很快就会结束。

从事人民调整工作的十多年来,叶习义帮助解决了600多个案子,接待来访群众几千人次,不仅挽回许多破碎的家庭和经济损失,还不遗余力地帮助政府化解社会矛盾。“民间纠纷的调解一定要背靠背,原告被告分开谈。要找到双方的短处,把道理法理说明白,帮助他们分析利害关系,让他们明白,打官司不如调解好。”这是叶习义多年成功调解总结出来的经验。

2009年12月,叶习义在台州市椒江区民政局召开民政工作恳谈会上发言

2012年7月,时任浙江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的李强,来到椒江区椒北法庭,调研政法干警社会主义焦点价值观教育实践活动,恰巧碰到叶习义与法官黄乐程成功调整了一起买卖胶葛。

“调整效率这么高,效果这么好,您有什么秘诀?”李强问。

“我调整案件十几年,慢慢地,也就找到了一些窍门。”叶习义说。某种意义上,他很好地诠释了“对峙”的力量。

椒江大桥牵人心

宽阔的椒江,把温黄平原割裂,以前,两岸往来靠船只摆渡,交通非常不便。1993年,区人大代表叶习义在椒江区人代会上,总结了97人死亡的沉船事故惨痛教训,带头提出了建设椒江大桥有利于促进椒江经济发展的五条建议。尽管当时的椒江市政府财政有困难,但经过他和其他代表的共同努力,政府还是立项报批了椒江大桥工程。

2001年10月,大桥通车。但由于公交系统没有跟上,章安轮渡停航,椒北几十万群众过江依然极为不便。同年,叶习义在市政府领导接待代表日活动上,提出了要求政府尽快解决开通连接大桥两岸公交车的建议。时任的台州市长当场指示交通部门:三天内组织车辆人力,开通椒北公交线路。

椒北人民喝上健康水

椒北人民长期饮用直接取自江河的黄苦水,由于河水严重污染,患各类癌症等非正常死亡人数逐年增加,事关十几万人的“生命之源”,叶习义没少为这件事操心:

2001年市人代会,叶习义领衔提交了《尽快解决椒北人民饮用水》议案。同年10月23日,在市政府领导接待代表日活动中,叶习义要求政府尽快解决椒北人民饮用水问题,得到市领导高度重视,指示立即成立引水工程领导小组,筹建工程指挥部;

2002年1月15日,叶习义列席市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会上详陈椒北引水工程的重要和临海应大力支持的理由,还花了很大心血找到1985年牛头山水库建造时,椒江曾接受安置库区移民的档案作说明,得到了与会临海代表的理解和支持,终于确定了椒北从临海牛头山水库引水方案。

2002年市人大会议,叶习义领衔提交《把椒北引水纳入2002年市十大工程》的议案。但由于引水工程迟迟没有开工,16000多名村民联名上书,打算到省上访。部分群众甚至扬言要把水库移民赶回临海,把流向临海杜桥的百里大河堵塞,矛盾即将激化。在当地人大和党委、政府的支持下,同年8月2日,叶习义与李昌兵代表联合14名市、区人大代表,紧急约见市政府领导面陈民情,至8月30日,市委书记主持召开专题会议,确定将椒北引水工程列入市政府重点工程;2003年至2004年在人大会议上又连续领衔提交了《要求加快椒北引水工程进度》、《椒北引水工程资金缺口亟待解决》的议案。2004年8月3日椒北引水工程一期工程竣工,椒北5万多人率先喝上清澈的自来水(这水是溪口水库直放的原水,因水厂尚未建好无法净化)。

为促使工程的全线实施,叶习义继续在2005、2006、2007、2008年的市人代会上提交相关议案,这些议案连年被评为重点督办建议案。特别在2007年市人代会期间,政府工作报告会刚结束,老叶约了其他几位代表顾不上吃饭,就直奔牛头山水库隧洞工程现场视察,在证实施工是临海方面,为了应付政府工作报告中已经开工,而做做样子。下午返回后,即在代表团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当场向张鸿铭市长提出意见,并再次领衔提交《再次呼吁加快椒北引水工程建议的议案》。在各级政府及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下,引水工程进展顺利,于2008年3月4日新水厂完工投运,椒北人民终于喝上洁净自来水。

叶习义在工作室

俗话说好事多磨,吃水问题解决了,水价问题又出来了,新水厂由于投资规模庞大,加上老管网建于八、九十年代,管网老化、年久失修、管网漏水高达30%以上,经物价局测算,水费从原来2.5元/吨,增加到4.7-4.8元/吨,消息传开后,群众反响十分强烈,村干部、群众纷纷向老叶反映。叶习义放下手头工作,作了详细调研,在2008年5月20日召开水费价格听证会上,递交了3200多字的书面建议意见,并据理力争,建议水价不能超过3元/吨。最后区长办公会议决定,居民用水按3元/吨收取。为降低水价,椒江区政府同意改造椒北自来水老管网,减少漏水率,还每年挤出资金500万元给予椒北水厂补助。椒北13.5万人民从此告别了祖祖辈辈喝河水的历史。

2014年,在召开人代会前,叶习义在走访选民征求意见中,了解到椒北水厂在2013年高峰供水期间,最高日供水量已经达到2.4万吨,达到设计能力的96/%,接近满负荷运行。按照行业要求,自来水生产能力达到设计能力85/%以上,应扩大生产能力,以适应生产需求,因此扩建水厂二期工程迫在眉睫。老叶得悉后,去水厂作了详细调查,在今年的两会上又领衔提交《关于要求市政府尽快解决椒北水厂二期扩建工程的水资源问题建成跨江管线确保主城区南北供水安全的议案》,要求尽快解决水厂二期扩建的水资源问题。

当市区两级人大代表24年,叶习义提交议案总计293份。“每一份议案都倾注了我的心血。”叶习义说,他生活中的每年都在听故事,而有些故事就直接体现在了他的议案上。“在我这么多的议案和建议中,每个都是有故事的。”这些故事是他在做兼职调解员和平时走访选民时所积累的。

TOP】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