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委员风采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民革专题 > 2016专题 > 2016全国“两会”民革参政议政专题 > 代表委员风采
李爱青代表:“拔尖农业技术专家”
来源:《亲历者赞——民革人物报道集》(第3辑)作者:张燕燕发表日期:2016-03-18
字体大小:   
保护视力色:

李爱青, 1959年12月生,男,安徽合肥人,汉族,博士, 研究员,2001年加入民革。现任安徽省种子管理总站研究员、副调研员,民革安徽省委会副主委,民革中央“三农”委员会委员,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学术和技术带头人,安徽省首批跨世纪“拔尖农业技术专家”,安徽省特殊政府津贴获得者,农业部和安徽省农作物品审专家。

童年生活对一个人的人生有着莫大的影响。李爱青至今仍清晰地记得小时候在农村生活的情景。

“我才几个月大的时候就离开了父母,跟随外婆住在农村,直到初中毕业才回到城市。”李爱青说:“农民们很朴实,从来没有排斥过我这个外地人,一直把我当成自家人。小时候,同村的阿姨接济我奶水,有时外婆干活赶不回来时,我就在邻居家吃饭。无论到哪家,都给饭吃。”

16年的农村生活,让“城市人”李爱青对农村有着特殊的感情。这种感情深入灵魂,也影响着他对自己人生之路的规划。

李爱青说,他这一辈子注定都脱不了农业、农村、农民这个“三农”事业。

“只要能让农民得到实惠,我愿一辈子扎在农村里”

1975年,从桐城中学初中毕业的李爱青,离开生活了16年、位于桐城县农村的外婆家,回到合肥市读高中。

那时候的中学强调学习与实践结合,每学期都有学工、学农活动,李爱青最喜欢的就是学农,他报的是兽医班。当时,兽医班在学校很有名,他们跟着双岗兽医站的一个省农业厅下来的老专家学习兽医术,然后帮合肥市各工厂食堂养的猪看病、防疫。老专家很有本事,把李爱青当徒弟带,教了他很多知识。多年后,李爱青到省农业厅工作时才知道,自己的这位老师是省里出了名的兽医专家。

1978年,李爱青参加高考,考上了安徽农业大学农学专业,随后,他在中国农科院攻读作物遗传育种专业硕士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后,他到中国农科院麻类研究所工作,当时,他是研究所的第一个研究生。后来,又在官春云院士指导下获得湖南农业大学博士学位。

在研究所,李爱青逐渐崭露头角,尤其在细胞遗传研究方面。当时,国际黄麻组织还由于他的研究成果专门设立了一个国际细胞遗传项目,并把项目交给中国来做,从而把中国这个麻类生产大国的科研影响进一步扩大到了国际上。

他还曾受国际黄麻组织委托、被农业部委派去东非、肯尼亚工作了两个多月,主要收集野生麻类作物资源。非洲工作结束后,他将一些特异野生麻类资源带了回来,用于改良国内麻类品种。

李爱青在研究所的工作蒸蒸日上,因此,当这个前途广阔的年轻人执意要回家乡安徽工作时,年迈的导师很是诧异,所里也很不舍。“农业技术的生命力只有在农田里才能显现。”李爱青说:“如果我留在中国农科院,也许能获得国家大奖,但那只是我个人的荣誉,农民没有因我而得到更多实惠。我想,我回到家乡发挥的作用会更大。”1990年,李爱青回到合肥,在安徽省农业厅农技推广总站工作。

为什么没有继续从事科研,而是选择了农业推广?李爱青说,当时,我国农科教相对脱节,中国农科院有很多科研成果被束之高阁,没法推广出去。科研人员很着急,农民也很着急。可很少有国家级科研单位人员愿意做农民与科技人员之间的桥梁,搞技术推广往往是被人看不起的。

“只要农民能得到实惠,我愿一辈子扎在农田里。”李爱青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说:“在农村生活的那些年,我看到农民生活苦,他们缺少科学知识,渴望农业技术。我从中国农科院出来,手里掌握了大量农业科技的最新成果,去搞农业推广,比埋头科研,更能对促进农业发展和农民增收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于是,一回到合肥,李爱青就一头扎进了农田里。

1991年,皖东的无为县搞了两万亩棉花的高产试验示范,李爱青作为省棉麻方面的专家,去驻点进行技术指导。“当时领导跟我说,如果家里有困难可以不去。但是,我是棉麻方面的专家,这么大的一个项目,做好了对农民是万分有利的。我一定要去。”李爱青说。

领导所说李爱青家里的困难,其实是件大喜事,那年五一劳动节,李爱青要结婚了。但他拜托哥哥帮他操办结婚用的房子、家具以及结婚事宜后,就去驻点无为,没日没夜地守着棉花试验田。因为棉花种植的技术含量很高,施肥、打药、育苗,哪个环节出问题都会引起严重减产,结婚时,他也只是回到合肥呆了五天,就又回到无为。

那一年正赶上安徽历史上百年一遇的大洪水,大水淹没了他们的试验田,但即使承受了这样的天灾,试验棉花产量依旧不错,一亩增收200多元。李爱青的新家也被淹了,新置办的家具全都泡了水。他没时间打理,还是哥哥帮忙给处理的。“但我们种的棉花高产了,这比什么都好。”李爱青高兴地说。

1995年,尝到甜头的李爱青和他的同事又在阜阳搞了一个万亩试验基地。这次主要是推广一年四熟的农业生产模式,尝试试验豌豆、棉花、花生、蔬菜等四季,达到一亩地创造2000元收入的目标。

一年两熟,是北方的传统生产模式,这种粗放式的耕作,一亩地最多也就千元的收入。虽然李爱青他们承诺农民一定能够增收,可要改变农民沿袭千年的生产习惯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农民们不接受,试验的阻力很大。

“农民的经济基础太弱了,他们经不起失败。”李爱青并没有责怪农民思想落后,而是很同情和理解农民的处境。

李爱青他们耐心细致地做工作,挨家挨户地讲解技术。农民们最终被说服了。接着,李爱青他们又手把手地指导农民什么时候该播种、施肥,什么时候该打药、治虫,几个技术关键环节督促农民做到位,产量一下子增加了百分之三十以上。一年下来,一亩地的收入比过去翻了一番。

指导农民种油菜

阜阳农业高效模式的尝试与成功,引起了各级领导的重视。安徽省召开了现场示范会,向各地推广经验。省农业厅向全省农业系统通报表扬李爱青,号召全系统向他学习。

李爱青再次成功了,可这次他却带着深深的遗憾。外婆走了,那个从小带着他长大、一直疼爱他的外婆去世了,就在他日以继夜守着阜阳万亩试验田的时候。那一阵子,正是技术关键时期,他太忙了,没能见到外婆最后一面。

“种子问题无小事,保护农民利益最重要”

如今,谈起当初驻点搞实验田的那段日子,李爱青充满怀念。“那时候很忙,没日没夜地盯着实验田,恨不得吃喝住都在田里。但那时候也很充实,实验成功了,我们的辛苦没有白费,看着农民们的笑脸,很有成就感。”

1996年,根据农作物品种育繁推一体化的需要,李爱青调到省种子管理总站,从事农作物种子管理工作。

“虽然工作性质发生了变化,但我还是在和农民打交道,只是开拓了为农服务的新领域。”李爱青说:“根据每年不同情况,我们年初下发全省种子市场监管方案,对春秋季安徽重点地区、市场和作物的种子市场进行监督检查,着重打击未审先推、套牌侵权假冒违法活动,切实维护农民利益,让农民购买放心种子。”

近年来,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受利益驱动,一些不法种子商贩大量制假售假,给农民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每年,由李爱青牵头直接参与办理的种子案件和协调的种子纠纷就达十余起。李爱青印象最深的就是2009年“中棉所29”造假事件。

“中棉所29”品种,高产优质,市场十分青睐,这也使得它被造假分子看中。2007年,安徽省10个县的农民由于买了假的“中棉所29”种子,造成了1000多万元的损失,农民要求赔偿,可制假者无力赔偿。

事情发生后,省农委(原农业厅)专门成立了专案组,李爱青是专案组主要负责人之一。

“当时压力很大,事情如果闹大了,影响社会稳定。”李爱青领着一帮人,连续几个月都没有休息,查案情、追假种,一个县一个县地鉴定,一户一户落实农民的具体损失。他们还联系各地分销商及受牵连的上海市某种子公司,多次协调,就赔偿农民损失进行协商。最后,上海市某种子公司赔偿了600多万元,造假公司赔了60多万元,各级分销商出一点,政府拿一点,分两批赔偿了农民,解决了问题。

还有2013年蚌埠市五河县的水稻赔偿损失案。当地经销商从外地商贩手中淘购了上万斤的假劣水稻种子卖给农民,造成农民巨大的损失。李爱青他们了解情况后,赶到蚌埠市及五河县,多方做工作,最后,五河县农业部门补了一些,商贩赔了一些,总共补偿农民十几万元。

李爱青说:“种子是农业最基本的生产资料,事关农民一年生计。”自抓安徽省种子市场管理以来,李爱青通过组织对全省种子市场春秋集中整治和日常兼管,采用全省种子统一防伪、修订安徽省农作物种子管理条例和落实种子法等措施,有力地规范了全省种子市场,打击了假冒伪劣种子,保护了农民利益。近些年,安徽省没有因种子纠纷引发一起群体事件。2008年,李爱青被省农委评为“安徽省农资专项整治工作先进个人”。

安徽省有1.7万家种子经营单位,管理种子市场,不能总是被动地发生一起事件,解决一起事件,李爱青一直在考虑的是,如何从源头上杜绝或是减少种子事件的发生?如何推动安徽省种子行业整体发展?

2001年10月,在李爱青他们的积极筹划下,安徽省种子协会成立了。作为协会的一名创始人、协会秘书长,李爱青把为农民服务和为种子企业服务结合起来,做了大量开创性工作。他们评定的诚信种子企业与诚信种子经营户在种子行业产生了很大影响,促进了安徽省种业信用体系建设。现在在安徽种业,如果谁不依法经营,种子协会马上就把他在行业内曝光。他们还开展了“全省种子统一防伪”活动,为确保农民买到合格的种子提供保障,促进了安徽种业的健康发展。另外,协会还成功举办了多次中国合肥种子交易会,促进了安徽种业与国内外的交流与合作。

种子协会办得如此成功是李爱青始料未及的,协会先后两次被民政部授予“全国先进社团组织”,这在全国涉种行业协会中是唯一的,并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民革中央原主席何鲁丽亲自授牌。同时,还被省民政厅授予全省示范协会和4A信用协会,李爱青也被省民政厅评为“安徽省民间组织管理工作先进个人”。

“挂职一线,我要去冲锋陷阵”

如果说,在省种子管理总站工作,是站在全省的角度,宏观地指导全省种子管理工作,那么去宿州挂职的两年,就是走上“战场”,冲锋陷阵。

2013年12月,李爱青响应省政府支持皖北发展的号召,去宿州挂职市农委副主任。

宿州,位于安徽省东北部,是我国著名的农业大市,也是重要的粮食等农产品生产基地。

在宿州任职后,李爱青利用自己长期在省级种子管理部门工作的条件,积极推进宿州市种业发展。2014年,他将省农科院国内首创的种子身份证项目,放到宿州市核心种子企业——宿州市种子公司的小麦和玉米品种上应用。这样做既有利于保护该公司品种的知识产权,防止一些不法分子制假套牌,又有利于为企业打响品牌,更好地为农民售后服务。

李爱青说:“宿州大种业公司不多,小种业公司要想做大做强,必须引进合作,引进人才。”他积极推动中法合资种子公司尽早在宿州市开发区建立种子研发基地。此外,他还牵线引入国际著名玉米育种专家柏大鹏博士与宿州市种子公司合作,促进公司育种水平提高。目前,他们已合作育成几个品系,待参加国家和省级试验审定。

紫芦湖农场和新马桥农场,是宿州市的两个国有农场,但都面临着一些困难。尤其是新马桥农场,拥有上万亩农田,专门种田卖粮,单一的经营使得农场效益很差,举步维艰。

了解情况后,李爱青积极筹划,多次跑省财政厅协调,带着财政厅的人去农场实地考察,最终给两个农场各落实了10万元农田建设扶持项目。

招商引资,对于李爱青来说是陌生的。在20多年的工作中,他很少接触这方面的事。但是,在宿州挂职后,为了宿州经济发展,尤其是农业发展,李爱青利用一切机会为宿州招商引资。他帮助落实农业部在灵璧县的定点生产效益评估项目;组织中国海螺集团到宿州考察农作物秸秆发电,芜湖奇瑞重工在宿州考察农机合作以及研讨北京乡电电力公司的秸秆蒸汽发电在宿州市应用的可行性……因为其他工作去厦门和湖南时,他也不忘宣传宿州市农业有利条件和发展优势,为进一步招商引资和技术合作创造条件。

2014年8月30日,2014中国安徽(合肥)农业产业化交易会在安徽国际会展中心开幕,展会持续三天,1000多家省内外企业参展。

千家企业汇聚在一起,这对于招商引资来说蕴含着巨大的机遇。李爱青他们瞅准机会,按照中共宿州市委市政府的安排,利用农交会平台,组织了宿州市农业招商引资专门招商会,邀请了近10家有影响的台资企业和几家国内较有影响的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参加,宣传宿州市的发展优势与潜力。为了筹备招商会,李爱青他们加班加点,筛选企业、联系交涉、策划布置……

招商会是成功的。会上,广东原津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与宿州市宿马园区签订了投资协议,目前,该项目已在园内落地,正在购置设备投产。另外,灵璧等地也有两家农业企业与全国著名农业龙头企业燕之坊签订了产品供货协议。

在宿州挂职期间,李爱青不忘自己全国人大代表、民革党员的职责。他说:“加快推进农业信息化进程是实现农业现代化的关键。目前,宿州的农业农村信息化建设已经有了良好的基础,在宿州市建设国家级农业农村信息化示范市,开展农业农村信息化先行先试,探索信息化技术在农业农村领域的组装模式和技术路径,对黄淮海地区的农业发展都有着很好的示范作用。”

经过深入细致的调研,李爱青撰写了《关于在安徽宿州建设国家级农业农村信息化示范市的建议》,作为安徽省代表团建议案,在2014年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提出,反响热烈。

转眼间,李爱青回到安徽工作已经二十多年。这些年,李爱青忙着推广农业科技、监管种子市场、履行参政议政职责。与此同时,他也没有放松科研。因为成绩突出,2007年,李爱青被农业部评为“全国优秀农业科技工作者”。

他分别主持或承担国家和省部级棉麻重点科技项目10余项,获国家和省部级科技成果8项;组织研制开发的“纸质高效营养育苗器(杯)”于2000年获得国家发明专利,2002年获安徽省科技进步三等奖;主持承担的国家863和省科委十五抗虫棉重大项目,已获重要进展,育成了我国第一个抗虫棉新品种“国抗一号”,另还育成红麻新品种两个;参与的“棉花高产优质新品种选育与推广项目”于2006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参与实施的“优质棉的种质创新与分子育种”于2007年获教育部科技发明一等奖;主要组织实施的“超高产、优质、光纯感红麻新品种选育推广与良种繁育基地建设”于2010年获福建省科技进步一等奖;参与的“青藏高原一年生野生大麦特意种质的发掘与利用”于2011年获湖北省科技进步一等奖。他还著书3本,约40万字,其中,独著《优质麻类栽培》由安徽科技出版社出版;发表论文20余篇,其中十几篇被国家中高级学术刊物录用,有5篇被国家一级刊物录用,6篇获省部级优秀论文奖。

“成为民革党员,我感到肩上的责任更加重大”

2001年,对于李爱青来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这一年,他加入民革,成为一名民革党员,在生活和工作中又多了一个角色、多了一份责任。

加入民革之前,李爱青并不了解民革。当时,和他关系很好的省农机站站长是民革党员。站长向李爱青介绍了民革组织,着重提到民革在“三农”方面的特色。

在此之前,李爱青1997年就当选为安徽省政协委员,他一直致力于为“三农”发展建言献策。此时,听了站长的介绍,他认为,加入民革,可以多一个平台,更加有利于为“三农”服务,为“三农”呼吁。于是,李爱青又多了一个政治身份——民革党员。

李爱青一直都记得自己写的第一份提案,那是一份关于减轻农民税费负担的提案。

刚当选政协委员时,李爱青对政协委员的职责以及如何参政议政、如何撰写社情民意和提案,并不太清楚。于是,他自己找书、找资料学习,认真参加各种培训。平时走基层、进农村时,他更加注意观察,用参政议政的眼光,发现农村存在的问题和农民的需要。在充分调研后,李爱青向省政协提交了他的第一份提案。由此,开始了他的参政议政之旅。

李爱青一直都说自己是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农业科技工作者,多年的农村生活和工作经历,使他对农村和农民很熟悉,他把关注“三农”当作履行职责的根本,不断为农村发展、农民增收说话,关心农民的切身利益。他说:“为‘三农’奔走呼吁,既是我作为民革党员、政协委员的职责,也是对养育我的农村、农民最好的反哺。”

2004年5月,安徽省交通厅印发了《关于对整车运输鲜活农产品的本省车辆免征车辆通行费的通知》。李爱青认为,文件规定畜禽产品仅为活口畜禽,没有包括冷冻初级加工的新鲜畜禽产品及其奶制品,而这部分产品是安徽对外运输的主要产品。而且,文件中规定的蔬菜果品绿色通道的开通时间、范围和要求与生产、流通以及农民实际情况不相适应。此外,农民办理免费手续,需要开一大堆证明,过程十分繁琐,很多农民根本办不了,导致好政策形同虚设。于是,李爱青提出了《关于改善我省鲜活农产品绿色通道政策》的社情民意。时任安徽省省长王金山和分管农业、交通的省政府领导都对李爱青的意见作出批示。不久,安徽省农委会同省交通厅共同修改了过去不合理的鲜活农产品绿色通道政策,并以省政府办公厅名义发文全省执行。

“看着农产品的绿色通道真正畅通了,我感觉到的确为农民办了实事。”李爱青说:“我履职的使命感从来没有这么强烈过,也让农民们感受到政协委员就在他们身边。”

2004年,他的关于“维护农民工权益立法”的提案,被省政协推荐给全国政协副主席、民革中央主席周铁农率领的全国政协农民工问题调研团。李爱青应邀参加了调研座谈,向调研团提供了有关农民工合法权益保护方面的意见建议。

他在安徽省政协八届二次会议上提交的“关于建立农产品开发研究中心的建议”提案,得到省农经办的采纳和认真办理,该提案也被省政协作为当年的优秀提案入编成册。

“成为民革党员,在拥有更广阔的参政议政平台的同时,我感到肩上的责任更加重大。”2007年,李爱青的事业更进一步,他当选民革安徽省委会副主委。随后,他又被任命为民革中央“三农”委员会委员、民革安徽省农业与农村委员会主任。角色的转变,让李爱青从埋头经营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到参与省委会的决策部署,带领民革安徽省农业与农村委员会一起发展,共同参政议政。

随民革中央领导在农村调研

2014年,李爱青组织民革安徽省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委员经过充分调研,形成《关于我省家庭农场发展的建议》,作为省委会集体提案,上报安徽省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提案中提出,要大力培育发展我国种粮主体——家庭农场(含种植大户),特别要帮助解决家庭农场的金融保险和设施用地等问题,以保证国家粮食安全。此提案被列为省政协重点提案,受到副省长梁卫国批示。建议中要求解决家庭农场的设施用地和农业政策性保险提质扩面等问题目前正在落实中。

李爱青自己每年也都有“农字号”的提案。这些涉农提案的提出,是李爱青深入农村、了解实情、倾听农民声音的成果。如《关于建立农产品开发研究中心的建议》《关于发展我省农村合作经济组织的建议》《关于安徽省建设节约型社会应重视的几个问题》《关于我省粮食主产区农民增收问题的建议》《推进城乡一体化过程中需注意的几个问题》《推进小城镇建设科学发展的几点建议》《安徽省新农村建设应注意处理好几个关系》等,这些建议都获得中共安徽省委、省政府领导的重视,不同程度地被吸纳进安徽省出台的文件、政策之中。

李爱青什么时候都忘不了要为农民说话,为“三农”服务。他说:“我非常珍惜这样的机会,能够通过提案建议、信息直通车等多种方式,把农民的想法建议反映上去,为解决他们的困难做些实在的事情。”

“代表人民发声”

谈到作为一名全国人大代表的感受,李爱青说:“人大代表不仅是个人荣誉,更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每年人大会议期间,代表们齐聚一堂,与国家领导、省级领导们平等交流,一起为国家的发展献计出力,我感到了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2007年,李爱青当选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

从省政协委员到全国人大代表,身份不同,立足的角度也不同。为了做一名称职的全国人大代表,李爱青努力学习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有关知识,学习代表法、选举法、组织法等有关法律法规,积极参加全国人大组织的代表培训、集中视察、专题调研等活动,以提高自己的履职能力,适应人大的工作要求。

近年来,他先后向国家和省提交“三农”建议案和议案三十多项,得到国家和省有关领导和部门的高度肯定与吸纳,对推进“三农”工作起到了积极作用。

每年人大会议一闭幕,李爱青就开始思考来年提什么,一年中前3个月收集议题,接下来用至少6个月调研,最后3个月形成建议,再征求相关部门、专家和人民群众的意见,进行不断筛选,反复修改。

2008年3月,李爱青向十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提交了关于“制定农民工回乡创业扶持政策”的建议案,而那时,回乡农民工创业问题还没有得到普遍的认识和重视,也没有多少政策支持。李爱青认为,现代农村迫切需要一批有知识、有能力、有见识、有技术、有一定资金积累的人来推动农业产业化和现代化,其中,回乡创业农民是这一批人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此项建议案得到了国家有关部门的重视,新华网、经济日报等不少全国主流媒体均作了专题报道,对不少地方建立农民创业园和抵御后来的金融危机产生了积极的影响。“让在城市有相对固定职业的农民工尽快变市民”,这是他特别强调的观点。李爱青说:“农业现代化的重要一环,就是顺利转移富余农民。这些农民工问题不解决,将影响农业现代化和‘三化’同步进程。”

多年来,李爱青一直关注着农民增收问题。他在安徽省粮食主产区——阜阳市阜南县调研时看到,那里的乡镇经济滞后,农民生活贫困,这使他心中感到十分不安。因此,在2009年、2012年全国人大会议上,李爱青就粮食主产区经济发展问题提交建议案,建议在保证粮食生产的前提下,国家建设用地指标和项目应向粮食主产县倾斜,通过土地整理等手段置换的建设用地应优先发展农产品深加工,支持农民创业园区建设和招商引资项目,以促进粮食主产县经济发展,达到减少区域差别,促进城镇化进程,转移农民,以工补农从而促进农民增收的目的。此建议案被人大采纳,2012年,国家财政部领导专门为此到安徽调研。

农村环境脏乱差是城乡差别比较突出的一个方面,既影响农民身体健康又不利于农产品质量安全,而我国至今还没有一部关于农业生态环境保护方面的专门法律法规。为此,李爱青多次深入农村调研污染源、农作物秸秆与人畜粪便等废弃物综合利用等情况,在2010年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提交了关于尽快制订《我国农业生态环境保护法》的建议,被全国人大采用;关于将农村环境治理列入十二五规划的建议,已被国家采纳;2013年,他提出我国美丽乡村建设的几点建议,受到关注;2014年,他又建议国家扶持农作物秸秆粉碎还田等综合利用工作,以减少秸秆焚烧造成的环境污染和促进土壤肥力提高。

我国粮食等主要农产品生产与种业发展涉及国家战略安全与社会稳定,始终是“三农”工作的一个核心问题,李爱青多次就相关问题向国家提出有益建议。在2011年和2012年的全国人大会上分别提出扩大配方施肥范围和增强基层农技推广服务能力及加强农业社会化专业化服务等建议案,受到了财政部和农业部等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和认真办理,财政部增加了配方施肥专项经费,农业部在全国开展了农业社会化专业化服务示范县活动。

李爱青还多次为社会组织健康发展献言献策。2013年全国两会期间,他建议各级政府搭建与社会组织联系交流的平台和渠道,加强社会组织的信息沟通,推进社会组织参政议政。2014年,他又向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提交了《关于推进政府职能转移和加快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的建议》。

李爱青认为,目前政府相关职能部门还存在“政府万能”的思维定式,习惯于大包大揽,对社会组织有些不重视、不信任、不放手,导致社会组织发展困难重重。

“改革实践证明,政府权力‘瘦身’并非易事。这就需要政府官员有改革的决心,就像李克强总理提出的,用壮士断腕的决心转变政府职能。”谈及推进政府职能转移,李爱青建议各级政府全面梳理自身职能,逐步将政府的事务性管理工作、适合通过市场和社会提供的公共服务,以授权、委托等方式依法交给具有相应资质的社会组织承担。

在李爱青看来,推进政府职能转变与加快向社会组织购买服务相辅相成。他建议,国家财政部应全面梳理并提出购买服务的内容和事项,尽快制定政府购买服务指导性目录,明确购买的服务的主体、种类、性质和内容。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有效满足社会对公共服务的需求,促进政府职能的加快转变,激发社会组织的活力。

推进城镇化,促进农民市民化也是他始终关注的一个焦点。2013年,李爱青提出的关于加速推进我国城镇化建议列为全国人大重点建议案,国家发改委领导专程来安徽听取意见,其中,按照分层分批推进农民市民化等建议内容已被吸纳进国家城镇化规划。

李爱青说:“我写过的建议很多,有些问题只要一天不解决,我就会反复提。”李爱青并不期望问题能马上解决,“最主要的是,把建议提出来,让政府了解基层的民情和民众的呼声,一时做不到也没有关系。”

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已经八年,李爱青的不少建议成了现实,也有不少推进艰难。早在2009年,他就提出修改土地管理法,建议给予农民宅基地产权,征地补偿同地同价,建设规范化土地流转市场,以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建议虽被全国人大采纳,但落实仍需要一个过程,近几年他多次再提。关于修改种子法的建议案,他也是一提再提。还有,关于建立家庭农场的建议,虽然受到重视,但是一些政策仍未能落实……

“我有两个梦想:一个是修改好土地管理法和种子法,让农民拥有可在市场平等交易的宅基地权和土地权,让我国种业做大做强;另一个是在我的代表任期内,为农业现代化发展多建言献策,让农业不再是现代化建设的短板,不拖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后腿。”

从作为安徽省首批跨世纪“拔尖农业技术专家”、安徽省特殊政府津贴获得者、农业部和安徽省农作物品审专家,利用所学不遗余力地为农业发展献计出力,到身为民革安徽省委会副主委、民革中央“三农”委员会委员、全国人大代表,积极为“三农”发展奔走呼吁……无论角色如何变化,李爱青一直坚持不懈地努力着,践行自己的诺言:“一辈子奉献‘三农’!”

TOP】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