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革陕西省委会学习实践活动系列文集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民革专题 > 2014 > 民革陕西省委会学习实践活动系列文集
吹响集结号 重塑民族魂
来源:民革宝鸡市委会作者:张晓玲发表日期:2014-11-05
字体大小:   
保护视力色:

1948年上半年,中国面临的“两种命运、两种前途”已泾渭分明:国民党的战事也已是强弩之末,蒋介石一意孤行的独裁、专制统治行将被推翻。

黎明序曲

这一年上半年,我人民解放军在各个战场上相继取得一系列胜利。

华东,谭震林、许世友率领的华东野战军基本解放山东全境;陕北,彭德怀率领的西北野战军也为解放大西北做好了准备。4月22日,西北野战军收复了延安;华北,聂荣臻等率领的晋察冀和晋冀鲁豫野战军,包围了太原;东北,林彪、罗荣桓率领的东北民主联军解放四平;中原,陈毅、粟裕率领的华东野战军打乱了蒋介石在中原地区的防御体系;3、4月间,刘邓大军千里挺进大别山,战线从黄河流域推进到长江北岸,对国民党南京政府形成强大威胁,人民解放军转入战略进攻阶段。

3月23日,毛泽东、中共中央和人民解放军总部东渡黄河,转至西柏坡。4月11日,毛泽东一行抵达晋察冀边区党政军领导机关所在地——阜平县城南庄。在这里,毛泽东考虑到,随着革命形势的发展,已是对外公布共产党人政治主张、提出新中国政权蓝图的时候了。

纵观整个战局的变化,经过两年的艰苦作战,解放军共歼敌264万余人。总兵力增至280万余人,其中正规军近160万人。解放军不但基本上形成了野战军、地方军、游击部队三者结合的完整体系,而且在军政素质、战术技术水平、装备方面有较大提高。此时的国民党军队总兵力下降至365万人,其中正规军198万余人,用于一线的174万余人。虽然在数量上还占优势,但是,其内部固有的派系矛盾日益加深,士气更加低落。

随着人民解放战争的迅猛推进,国民党却策划和制造了“校场口惨案”、“下关惨案”、“李闻惨案”等一系列惨案,大肆迫害民主人士。现实使民主党派从幻梦中清醒过来,站到反对美蒋反动派、愿同共产党携手奋斗的立场上来。一些爱国民主人士向中共中央建议──尽快成立全国政权机关,以与国民党的“总统选举”相对抗。南洋华侨领袖陈嘉庚提议:“解放区应紧急成立联合政府政权机构,以对抗国民党伪国大后的局面”。民盟中央负责人沈钧儒向中共中央提议:“解放区应成立产生联合政府的筹备机构,以对国内外号召否认蒋介石伪总统”。沈钧儒希望中共考虑,可否由中共通电各民主党派,建议开人民代表会,成立联合政府。民主党派、民主人士的这些意见,立即引起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的高度重视。1948年3月4日,毛泽东、周恩来致电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常委、组织部部长朱学范:“欣悉先生到达哈尔滨,并决心与中国共产党合作,为中国人民民主革命的伟大的共同事业而奋斗,极为佩慰。我们对于先生的这一行动,以及其他真正孙中山信徒的同样的行动,表示热烈的欢迎。”3月6日,中共中央发表评论,表示愿意与民盟、民革等民主党派“携手前进”。4月27日,毛泽东写信邀请民主人士来解放区参加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代表会议,讨论召开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和关于加强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合作及纲领政策问题。

放声高歌

1948年的“五一”国际劳动节快到了。按惯例,为纪念这一节日,每年的这个时候,中共中央都会通过新闻宣传部门——新华社,对外作出专门决定;发表宣言、口号;举行集会、游行;刊发文章、社论等。1947年的“五一”国际劳动节,毛泽东就写了一篇评论,庄严地宣告蒋介石已陷入全民的包围圈之中,当时收到了良好的效果。革命战争迅猛发展形势下的1948年“五一”劳动节,自然更为重要。

当时担任新华社社长的是廖承志,正率队驻扎在位于太行山深处涉县的东西戌村。作为新华社社长的他,请示中共中央。电报询问“五一”劳动节快到了,中央有什么重要事情发布。电文很快传到西柏坡。这封简短来电,当即引起毛泽东和周恩来等中共中央领导人的高度重视。国民党反动统治即将崩溃,一个独立、民主、和平、统一的新中国即将诞生。该是对外公布共产党人的政治主张、提出新中国政权蓝图的时候了。于是,“五一口号”初稿应运而生。

初稿很快送到毛泽东的案头,他将目光停留在拟稿的第5条“工人阶级是中国人民革命的领导者,解放区的工人阶级是新中国的主人翁,更加积极地行动起来,更早地实现中国革命的最后胜利”;第23条“中国人民的领袖毛主席万岁”和第24条“中国劳动人民和被压迫人民的组织者,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的领导者——中国共产党万岁”上。毛泽东此时不免思绪万千。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以救民于水火、追求人民民主为己任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历来反对一党一派的专制独裁统治,主张建立各革命阶级的联合政府,得到了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的广泛赞同。今天,一个独立、民主、和平、统一的新中国即将诞生,这也是中国共产党人实现自己理想的时候了。毛泽东拿起笔来,将“五一口号”初稿第5条修改为:“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及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将第23条“中国人民的领袖毛主席万岁”划掉;将第24条改为“中华民族解放万岁”。这样,修改后的“五一口号”,一共23条。特别是“五一口号”第5条的修改提出,表现了共产党对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诚意和决心,预示着一种全新的政党制度的诞生,奏响了协商建国的华美乐章,标志着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的团结合作即将进入崭新时代。毛泽东的这一改动,寓意极为深刻,体现了他的博大胸怀与高瞻远瞩,表现了他对中国革命进程的准确把握,对统一战线在革命进程中作用的清醒认识。

4月30日,中共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在晋冀察军区所在地河北省阜平县城南庄召开会议,讨论通过了经毛泽东修改后的《中共中央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当日,通过新华社正式对外发布,同一时间,新华广播电台也进行了广播。5月1日,《晋察冀日报》头版头条刊发了“五一口号”。5月2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全文发表。

由于口号表达了全国人民的愿望和要求,也反映了各民主党派和所有爱国民主人士的政治主张,立即得到了社会各界的热烈拥护。

5月5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的李济深、何香凝;中国民主同盟的沈钧儒、章伯钧;中国民主促进会的马叙伦、王绍鏊;中国致公党的陈其尤;中国农工党的彭泽民;中国人民救国会的李章达;中国国民党民主促进会的蔡廷锴;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的谭平山和无党派民主人士郭沫若,在香港联名致电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并转解放区全体同胞,积极响应“五一口号”拥护召开新政协。称赞这是“适合人民时势之要求,尤符同人等之本旨”,表示要与共产党一起“共同策进,完成大业”而共同奋斗。民主人士马叙伦先生也发表《读了中共“五一口号”以后》一文,公开明确表示,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革命“当然的领导者”。称赞“五一口号”是中国历史上“重要的文献”,是“胜利的檄文”。这代表了各民主党派在中国“光明与黑暗,生存与死亡,中间没有任何第三种路径可循进”的斗争实践中,作出的正确历史选择。表明民主党派在中国革命进程中发生的一个质的变化。此后,各党派把共产党的奋斗目标作为自己的战斗任务,把共产党的胜利看作自己的胜利。各党派的主要领导人也由上海、香港等地辗转转入解放区,奔赴西柏坡,参加了新政协的筹备和建立新中国的工作。毛主席就当时的国内形势、新中国的建设蓝图等内容,与他们彻夜长谈,并给以巨大的教育和鼓舞。

今日重唱

从“五一口号”的发布到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胜利召开,标志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形成,掀开了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发展的新篇章;从响应“五一口号”到参加协商建国,也体现了老一辈的民主革命家们的政治抉择和崇高风范;从此,公开、自觉地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定不移地走上了新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道路,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爱国统一战线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六十五年来,各民主党派始终与中国共产党真诚合作、同舟共济,为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事业不懈努力,做出了应有的贡献。在这一过程中,我们民革不断加强自身建设,坚持与时俱进,保持民主党派的进步性,形成了“坚持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爱国、民主、团结、求实,”的光荣传统,成为一个与中国共产党同心同德,共同致力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参政党。

六十五年披荆斩棘、艰难征程;六十五年风雨同舟、携手同行。历史告诉我们——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只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才能使各民主党派在与共产党的团结合作中不断取得历史性进步;才能同心协力地把我们今天改革开放的伟大成果保持下去;才能把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共同事业不断推向前进。

六十五年来我们民革秉承着自己的宗旨,薪火相传,坚守着致力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不变信念,不断加强与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之间的友谊,深化政治协商制度和多党合作制度,促进政党关系的和谐,壮大爱国统一战线,携手共建中国梦。

今天站在这里,我们回顾历史,重温“五一口号”。正是为了继承和发扬老一辈民主党派领导人多党合作的优良传统和高尚风范;坚定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治立场。与中国共产党思想上同心同德、目标上同心同向、行动上同心同行;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今天我们重温“五一口号”,为的是筑起亿万华人“中国梦”的坚定信念;今天我们重温“五一口号”,为的是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征程中汲取砥砺前行的力量。让我们在这穿越历史时空的“五一口号”号角声中,再度集结,团结起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始终不渝地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自觉维护多党合作的政治格局,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共同织就我们民族美丽的“中国梦”。

(作者张晓玲系民革宝鸡市陈仓区总支部党员)

TOP】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