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革前辈史料采集工作釆拍手记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民革专题 > 2014 > 民革前辈史料采集工作釆拍手记
浙江·王晓红手记
来源:民革浙江省委会作者:民革浙江省委会发表日期:2014-05-15
字体大小:   
保护视力色:

四月的浙江台州还下着淅沥沥地春雨,当我们驱车来到台州市总工会办公地址时,老兵曹立德在儿子的陪同下,已早早在会议室等候我们了。

老兵曹立德,现年94高龄,1941年考入伍生第一团,受训后转中央军校18期工科。1944年任兵排长,因滇西松山战役有功,升到营长。1956年返回原籍,1982年退休,任台州椒江区黄埔同学会会长。1987年9月加入民革。

老人曹立德

老人在当地小有名气,2011年,著名媒体人崔永元在拍摄纪录片《我的抗战》之松山战役片段时,专门赶来台州采访曹立德,那时老人还能记得战役中的大部分事件,侃侃而谈。但因为老年痴呆的原因,三年后的今天,老人的记忆慢慢被岁月侵蚀,给我们的拍摄造成了不小的困难,最后是靠他儿子在一旁复述,老人点头附和,才勉强完成。

这次拍摄并不尽人如意,临近尾声,在曹老儿子的提议下,让老人唱歌,说老人唱歌可以一字不漏。考虑到曹老之前在镜头前的语无伦次,我们在场的人都表示不信。

在鼓掌声中,老人扯开洪亮的嗓音,把《黄埔军歌》一字不漏地唱完了,“怒潮澎湃,党旗飞舞,这是革命的黄埔……”老人虽是用乡音完成军歌,但至今那嘹亮铿锵的声音还萦绕在我耳畔,那种气势能让我想象出曹老当年在战场上发火焰喷射器、筑坑道、英勇杀敌的模样。因为老人年事已高,手掌关节也无法完全打开,在众人的帮助下,老人才完成了手模,但没想到老人却提笔在手模边写下名字“曹立德”,这三个字却是那么隽美有力,让一屋子的人再次鼓红了手掌心!最后,曹老自己也有点得意得笑了。拍摄组导演有点后悔地说,早知道应该先让曹老唱了军歌、按了手模再来拍摄,也许能勾起老人更多的记忆。

随老人一同前来的还有一个高高大大的纸箱,里面装满了大大小小的证书、奖状,还有当地关爱老兵组织专门为老兵们定制的挂历,每年一本,每本老人都保存得很好,没舍得挂起来,所以看起来还是崭新的。听曹老儿子说,每年都有志愿者自发前来看望曹老,让曹老晚年生活过得很充实幸福。

在民革中央《关于开展抢救性采集民革前辈史料工作的通知》精神下,从2014年初,民革浙江省委会陆续开展民革前辈史料收集的工作,听一位位老人讲述他们与国家“同生死,共兴亡”、震撼心灵的历史故事。

老人孟丙南

民革党员孟丙南,92岁高龄的老人,耳聪目明,他曾亲历豫西抗日战争,老人说,路边“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情形至今历历在目。老人回忆起受降时的一个小事件,1945年8月,无线电波突然传来8月14日日本天皇宣布接受无条件投降的消息,孟丙南所在营随第94师到河北南口受降,在那里接受日军一个联队(相当于我军一个团)的营房,有军械、粮食、牲口若干,接管的军马不到一周时间,饲养员发现军马拒不进食,莫名其妙地陆续倒毙,经过兽医解剖检查,才发现军马的胃里有许多大头针,将胃刺得像刺猬一样。原来日寇有意破坏,在受降前将大头针拌在草料中喂马吃下,开始几天还撑得住,日子一长必死无疑。“日本鬼子表面上将军马移交给我们,最后也不让我们得到活马,可见用心险恶,降而不服。”老人愤愤地说道。

这些采访拍摄经历让我们更加深切地体会到,随着前辈、老兵们年龄的增大,他们的每一次回忆、每一次述说、每一段经历都是我们的宝贵财富,抢救他们记忆中的珍贵历史刻不容缓,收集抗战老兵史料更是件争分夺秒的事。

TOP】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