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革前辈史料采集工作釆拍手记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民革专题 > 2014 > 民革前辈史料采集工作釆拍手记
江西·肖伟手记
来源:民革江西省委会作者:肖伟发表日期:2014-06-09
字体大小:   
保护视力色:

他们在中华广袤的土地上,在炮火和硝烟的洗礼中,与日本侵略者殊死战斗,他们在时间流淌的岁月里,在江西经济社会发展中,见证多党合作事业的蓬勃发展……他们是民革江西组织的老前辈、老领导:张华康、罗羽珍、廖宇阳、郎震方、杜子英、秦然轩、李新义……

张华康,民革中央原常委、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民革江西省委会原主委。事先沟通的时候,张老一再的和民革江西省委会采访组说,民革中央这个活动搞的好,希望民革江西省委会采访组先去采访那些参加了抗战的黄埔老人、民革前辈。张老说,他1935年出生在安徽合肥,大学毕业后就分配到了江西,87年加入民革组织后,担任了民革新余市委会的主委,以后又担任了两届民革江西省委会的主委、两届江西省政协的副主席。“如何把参政议政这项工作做到实,做到有成效,这是一个民主党派的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们就是怎样把这个队伍建设好。”张老在采访中说的这两句话让民革江西省委会采访组印象深刻,他说出了民革作为参政党,履行参政议政职能和加强自身建设的重要性。张老还回忆了他与时任中共江西省委书记舒惠国、孟建柱的一些往事,强调了中共江西省委对各民主党派江西省委会都是很重视的,对民主党派的发展是很关心的。

“希望新一代的民革党员继承和发扬民革老一辈、拥护、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坚定不移地永远跟着共产党走的优良传统。”面对镜头,98岁的罗羽珍老人口齿清楚、思维敏捷。罗老青少年时期,因祖父、父亲投身革命,而被国民党特务逮捕,叔父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他随母亲在白色恐怖中艰难度日。自弱冠之年起,先后在江西省宁都县、石城县、泰和县、清江县、福建省、浙江省、台湾省、安徽省等地工作。作为台湾前“考试院”院长杨亮功先生的秘书,解放前夕他拒绝了杨先生带他去台湾的邀请,于1949年6月,在南昌加入民革组织,是参与江西民革组织筹建工作的唯一健在者,1952年10月,受中共江西省委统战部和民革江西省委会筹委会的指派,担任民革景德镇市委会筹委会负责人,自此扎根在景德镇。罗老与民革工作打了大半辈子交道,虽然历经坎坷,但仍然一如既往地致力于民革工作,是一位倍受他人尊敬的老同志、老领导。正如罗老自己所言:“莫道桑榆晚,红霞映满天”,“年近百岁逢盛世,幸福安康感党恩。”

毕业于黄埔军校十六期政训科的91岁的廖宇阳老人,受过高等教育又长期从事文史研究工作,采访的时候和采访人员侃侃而谈。“那训练是非常刻苦的,生活也很苦,早上起来就是吃一点稀饭,吃一点黄豆,中饭也就是用点粉丝煮一点青菜。衣服啊也都是穿的一些部队里换下来的旧军服。每天上午是参加那个操练,下午就上政治课。”廖老还清晰的记得当时黄埔军校在湖南桃源时的一些场景。在谈到长沙会战的时候,廖老多次强调第一次、第二次长沙会战都是中国军队打赢了的,那种自豪感是发自内心的。廖老的前妻是当时中医界泰斗张简斋的外孙女,因为这个缘故,廖老和许多国民党元老、高官都有接触,采访中,廖老和采访人员讲述了不少有趣的故事,尤其是他与陈立夫先生的交往。据廖老讲,台湾开放以后,他写信给陈立夫求字,陈立夫把张简斋先生的遗言写成对联送给了他,他把陈立夫的回信和给他写的对联刊登在团结报上,结果引发了大陆原国民党相关人士向陈立夫求字的潮流。

“这些东西(指武器)是你们想用来征服奴役我中华民族的凶器。可是,八年过去了,结果怎么样?想征服奴役别的国家别的民族的人,却被打败了。这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了中华民族是不可战胜的!世界爱好和平的力量是不可战胜的!”黄埔老人郎震方回忆起在湖北宜昌接受日本鬼子投降时自己讲话时的情景,仍然特别兴奋,也记得特别清楚,那种自豪感表现得特别的真,就象一小孩子一样。采访结束后,郎老还即兴来了一首《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唱完之后,大家鼓掌,他还有点羞涩哈哈大笑,特别让人感动。郎老1921年生于上海松江,毕业于黄埔17期,先后在四川、湖北等地参加抗日战争。贵州普安起义后回到家乡当工人。文化大革命期间下放到萍乡市芦溪区源南乡石北村劳动改造。改革开放后平反。是民革芦溪县支部的创始人。

毕业于黄埔17期,今年92岁高龄的杜子英老人,对民革江西省委会的此次采访十分重视,亲自按照采访提纲准备了自己参加黄埔军校、抗日战争和民革工作的讲稿。一进杜老家门,采访人员就看到一块“抗日英雄”的牌匾,据杜老的儿子介绍,这是去年民间志愿者组织来探望杜老时送的,杜老对这块牌匾视为珍品,交待一定要挂在家中最显眼的地方。杜老16岁时弃笔从戎,报名参加了浔饶师管学兵队,在浙江萧山一带参加作战,黄埔军校毕业后分在傅作义的部队,在绥远五原一带抗击日寇。解放后,杜老受过几年关押和改造,一无身份证明二无正当职业,生活一直很艰苦,但杜老凭借着自己的双手,把儿孙都培养成国家栋梁之才。

1919年出生的秦然轩老人,黄埔14期步科毕业生,先后参加了南昌会战、上高会战,说起上高会战,秦老一脸的兴奋,彷佛是在讲述昨天发生的故事。“当时我们中国军队在山上,占据了有利地形,日本鬼子是从山下往山上强攻的态势。我们军队集中火力交叉向山下密密麻麻的人群中射击,打得山下的鬼子鬼哭狼嚎,死伤无数!······”说起鬼子的惨败,秦老不时地开怀大笑起来:“身为中国军人,浴血沙场保家卫国,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荣耀!”秦老还给采访人员讲述了他身为中国军人见证了台湾光复祖国的历史时刻,讲述了他参与遣送投降日军回国的工作,讲述了他与高山族头领的友谊,讲述了台湾二二八事变的经过。作为上海起义的联络情报员,秦老还回忆了上海解放前夕,他与张权将军的交往。

92岁的黄埔老人李新义,参加过长沙会战、桂柳会战,在国民革命军中当过宣传干事。去年因患脑梗动过手术,神智有些不太清楚,很多事情想不起来了,但他还是尽量在回忆着,看着他回忆时那个使劲的样子,采访人员都有些担心,录制了一个多小时,中间休息了好几回。据他的儿子讲,前两年他身体很好,头脑也很清晰,跟大家讲他所经历的抗战的事情,一讲就能讲一个上午,很多的时间、地名、人名,他都记得清清楚楚,但现在不行了,生病以后,人木讷了很多,精神身体状况大不如以前了。这个时候民革江西省委会采访人员才切实领会到了民革中央“抢救性”这一定位的重要意义。采访快结束的时候,李老说的一句话,让采访人员很感动,他说“我希望富强中华,国家能够统一,统一才有希望。”

合上采访手记,却合不上采访过程中深深铭记在脑海中的一幕幕感人画面。战争的烽火已然远去,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改革开放三十来,中华民族的复兴之途是另一场没有“烽火”的战争。民革前辈们的拳拳爱国赤子之心、保家卫国的不屈奋斗精神,在今天仍需传承与发扬,让我们铭记历史,奋力前行在实现中国梦的道理上。

TOP】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