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批判林彪、“四人帮”和恢复组织活动
时间: 2008-09-05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第四节 批判林彪、“四人帮”和恢复组织活动

 

一、积极投入揭批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集团的斗争

1976年10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执行全党和全国人民的意志,粉碎了江青反革命集团,宣告了历时10年的“文化大革命”的结束。民革成员和全国人民一道,热烈庆祝这一伟大的历史性胜利,积极投入揭批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集团的斗争,着重揭发、批判林彪、江青一伙践踏统战政策、破坏统一战线、摧残民主党派的罪行。许多人以自身遭受迫害的事实,进行了有力控诉。大家一致要求,对这两个祸国殃民的反革命集团,必须依法严惩,以平民愤,而绝后患。并且表示要把对这两个反革命集团的仇恨化为力量,更好地为社会主义服务。

1976年10月6日,民革中央负责人和机关干部参加了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声讨“四人帮”反革命罪行和庆贺粉碎“四人帮”的大会。自此以后,随着民革中央临时领导小组的成立,各级组织逐步恢复活动,民革系统对“四人帮”的揭批活动进一步全面、深入地开展起来。中央和地方组织都召开了大会和各种形式的座谈会,联系实际揭批“四人帮”,从政治上、思想上批判“四人帮”的各种谬论,肃清其流毒和影响。如上海市委会在1978年10月10日召开了“愤怒批判林彪、‘四人帮’破坏革命统一战线和上海民革罪行大会”,朱学范率民革中央工作组参加了大会。朱学范及苏、浙、皖、赣四省民革组织的代表在会上作了批判发言。北京市委会在北京香山碧云寺中山纪念堂召开现场批判会,痛斥江青一伙对孙中山先生的诬蔑。广东省委会恢复组织活动后,在试刊的《民革简讯》上刊出了“肃清‘帮毒’、打碎枷锁”的内容。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国民主和法制建设得到加强。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成立特别检察厅和特别法庭,依法公开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十名主犯。特别检察厅起诉书中提到民革领导同志受诬陷迫害的有张治中、王昆仑、陈劭先、朱蕴山、朱学范、刘斐;被迫害致死的有黄绍竑、余心清、楚溪春等。中央副主席吴茂荪作为法庭的审判员之一,自始至终参加了这次审判。中央主席王昆仑在特别法庭第一审判庭就江青一伙诬陷民主党派成员和他本人的犯罪事实提供了证言。1981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宣布了对江青等10名反革命主犯的终审判决。消息传来,广大民革成员无不拍手称快,欢呼社会主义法制的重大胜利,表示坚决拥护这一大平民愤、伸张正义的严正判决。

二、恢复组织活动

1977年10月,中共中央统战部向各民主党派中央和全国工商联联合临时领导小组传达了中共中央关于各民主党派、工商联恢复活动的通知。原来的各民主党派中央联合组成的临时领导小组,已经不能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遂决定撤销。在新的一届代表大会召开之前,各民主党派成立过渡性质的临时领导机构。同年12月,民革中央临时领导小组成立,由朱蕴山、王昆仑、陈此生、刘斐、朱学范、屈武、甘祠森、吴茂荪组成,朱蕴山、王昆仑、陈此生为召集人。1978年8月,为积极有效地开展工作,决定在临时领导小组之下成立三个组和一个办公室。第一组负责民革中央的学习,陈此生为负责人;第二组负责民革中央组织、团结委员会、社会联系、妇女委员会的工作,朱学范为负责人;第三组负责民革中央对台、宣传、文史资料等方面的工作,钱昌照为负责人。办公室由甘祠森负责。在各地中共党委和统战部的帮助指导下,民革各地方组织机构也相继恢复和开展活动。到1978年8月,已有23个省级组织成立了领导小组或临时领导小组,开展活动。

恢复组织活动以后,为了掌握“家底”,摸清情况,研究如何开展工作,民革开始进行全面的调查研究。“文化大革命”中,民革机关被查封,活动完全停止,中央与地方组织、与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团结委员完全失去了联系。为了摸清基本情况,民革中央首先对此进行了普遍的调查登记,掌握了确切的数据。各地方组织对所属支部和成员也进行了普遍访问和重点了解。

1978年11月,中央临时领导小组派出以朱学范为首的调查研究工作组,赴上海与上海民革负责人和安徽、浙江、江苏、江西派出的代表协商组成“民革中央和华东部分省市会务调查研究会议”,以揭批林彪、“四人帮”为纲,以“了解情况,听取意见,提出问题,进行讨论”为指导方针,对民革的组织现状、思想状况和如何把工作开展起来、活跃起来等问题,进行了广泛的调查研究。这次调研历时近一个月,最后形成了《情况汇报提纲》,向中央临时领导小组作了汇报,并把这一提纲下发各地方组织。此后,各地方组织也纷纷进行了类似的调研活动。这次“会务调查研究会议”提出的问题、总结的各方面的意见和反映,对于民革组织的整顿和发展,确定新时期工作的方针和任务,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其中许多重要观点为民革五大文件所吸收。

三、平反冤假错案,落实统战政策

1978年4月,中共中央决定全部摘掉右派分子的帽子,并在《关于全部摘掉右派分子帽子决定的实施方案》的批示中指出,对过去错划为右派分子的人,要做好改正工作。11月,经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批准,中共北京市委宣布:1976年清明节,广大群众到天安门广场沉重悼念敬爱的周总理,愤怒声讨“四人帮”,完全是革命行动。对于因悼念周总理、反对“四人帮”而受到迫害的同志,一律平反,恢复名誉。

这些举措,对民革成员是很大的鼓舞和启发,使他们逐步澄清思想,激发了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的积极性。民革各级组织积极协助党和政府落实有关统战政策,平反冤假错案,对错划为右派分子的成员进行改正。民革中央机关还成立了落实政策工作组,由甘祠森、吴茂荪任召集人,经过认真调查和多次讨论,首先改正了龙云、谭惕吾、李俊龙等有较大影响人士的错划右派问题,并落实了政策。各地方组织也协助当地中共党委陆续平反了一批有影响的冤假错案,为错划为右派的民革同志作了改正。对起义投诚的原国民党军政人员在“文革”中受到迫害和不公正对待的,民革组织也协助中共党委对之落实政策。这一时期,民革的工作在逐步恢复,取得一定的成绩。

但是,由于当时历史条件的限制和“两个凡是”错误方针的影响,统一战线方面的拨乱反正也遇到了严重的障碍,一些有关的重大是非问题,如对建国17年来统战工作的估计,新时期民主党派的性质等等问题,迟迟得不到正确的解答。在对待统一战线和民主党派问题上,“左”的观点还严重存在。这就使当时的民革工作也同全国各项工作一样,处于徘徊中前进的局面。这种状况,直到1978年底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以后,才得到彻底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