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认真履行参政党职责
时间: 2008-09-05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第三节 认真履行参政党职责

 

一、参加政治协商

中国共产党同民主党派进行政治协商,早在建国前夕就已经开始,建国后这一做法逐步形成制度,是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的一个优良传统。作为执政党的中共,在作出重大决策之前,都要与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进行反复讨论、协商,使决策建立在民主的、科学的基础上,避免片面性。同时,民主党派代表和反映所联系群众的意见和要求,通过充分的协商,取得一致的意见,使党的决策能代表更多的群众的利益和要求。这样就能团结更多的人,为一个共同的目标奋斗。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这个传统得到大力发扬。特别是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意见》发表以后,对协商的内容、方式、时间等做了具体规定,中国共产党同民主党派的政治协商进一步走向经常化和制度化。

1993年3月29日,八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将长期存在和发展”载入宪法序言中。它表明这一符合中国国情的政治制度已经具有法律的保证。

1989年6月28日,中共中央召开党外人士座谈会,通报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情况。江泽民、李鹏、乔石、姚依林、宋平、李瑞环出席了座谈会。新当选的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发表了重要讲话,他强调要继续坚持改革开放,继续坚持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更好地发挥人民政协、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作用。民革中央主席朱学范在座谈会上说,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刚刚闭幕,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中共中央领导同志就同我们见面,生动地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同民主党派真诚合作、肝胆相照的关系,令人感动。没有共产党的领导,就没有民革的今天;只有走社会主义道路,民革才有前途。这是历史得出的结论。

从80年代中期开始的长江三峡工程论证工作,是一件为国内外所关注、涉及国计民生的大事,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为此曾多次召开会议进行论证和听取各方面的意见。民革中央副主席孙越崎在应邀出席这些会议时,多次发言力陈自己的观点,并提交亲笔撰写的3万言意见书。他这种对人民的事业极端负责的精神和严谨求实的科学态度,以及他无私无畏、坦荡赤诚的品格,赢得人们广泛的尊敬。江泽民总书记称赞孙越崎是一位卓越的爱国老人,共产党的亲密诤友。

1994年4月,李岚清副总理在中共中央统战部召集会议,就《教师法》征求民主党派的意见。1996年2月,李鹏总理在国务院召开座谈会,再次征求对《关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九五”计划和2020年远景目标纲要的报告》的意见;同年9月,中共十四届六中全会前夕,中共中央邀请民主党派领导人座谈,就《关于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若干重要问题的决议》征求意见。民革中央领导人在参加这些会议时,就所协商和讨论的问题认真负责地发表意见,提出建议,积极履行参政党的职责。有不少意见和建议得到吸收和采纳。

从1989年下半年至1997年,即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中共第三代领导集体主持中央工作以来,由中共中央、国务院召开或委托有关部门召开的民主协商会、座谈会、情况通报会已达100余次。协商、讨论和通报的内容包括中共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中共中央全会讨论决定的一些重要文件、国务院提交全国人大审议的政府工作报告和国民经济及社会发展计划,重要的法律法规、国家领导人选和全国人大、全国政协常委会组成人员名单、中共主要领导人的重要讲话、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所作的重大决策,以及国际国内形势的分析和重要方针、政策的制定等等,都在形成草案时就交给民主党派征求意见,而且已经形成一种制度。这种团结合作、肝胆相照的关系,在世界政党史上是从未有过的。

二、在人大、政协发挥作用

八届人大期间,民革党员中共有各级人大代表1294名,其中全国人大代表50名,4人担任全国人大常委,李沛瑶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省级人大代表220人,7人担任省级人大副主任;地、市级人大代表596人;县及县级市人大代表428人。担任各级人大代表的民革党员,在人大中以人民代表的身份,依照《宪法》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议事规则》等法律的规定,认真履行职责,参加各项工作和活动。

发挥立法与执法检查的作用。担任全国人大常委的民革党员,积极参与国家法制建设,先后参加审议并提出意见和建议的重要法律草案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台湾同胞投资保护法》、《澳门基本法》、《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妇女儿童保障法》、《预防青少年犯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银行法》等。

1995年,李沛瑶率全国人大禁毒考察团到云南考察禁毒情况,事后向人大常委会作详细汇报,并提出自己关于加强禁毒工作的设想和建议。1996年9月,彭清源率领全国人大执法检查组赴甘肃省检查劳动法执行情况,对执行中的问题提出了意见。

八届全国政协期间,民革有各级政协委员5843名。98人担任全国政协委员,其中28人当选全国政协常委,侯镜如当选第八届全国政协副主席。1996年3月,全国政协八届四次会议上,增选何鲁丽为全国政协副主席;省级政协中有民革党员843人,其中22人担任省级政协副主席;地级市政协委员2798人,县及县级市政协委员1597人。担任各级政协委员的民革党员,在人民政协的各项活动中,认真履行职责,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在政协大会上发言和提交提案是民革的一项重要工作。中共中央《意见》公布之后,民革中央向各级组织发出通知,要求担任各级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党员,在人大、政协开会之前,事先进行调查研究搜集有关资料,预作提案、发言的准备。民革每年还专门发出信函,向一些学有专长的民革党员征集参政议政的建议及提案,并就中共中央和政府的一些重大方针政策,适时地邀请有关专家、学者召开座谈会,征求意见和建议。这些活动为民革更好地参政议政起到促进作用,民革组织和委员个人的参政议政、民主监督意识,责任感和使命感明显增强,提案数量逐渐增加,内容涉及广泛,参政议政水平不断提高。

1994年全国政协八届二次会议期间,民革中央科教文卫委员会在大量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提出的《关于发展民办教育若干政策的建议》的提案,受到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和国家教委的重视,并在1996年召开的全国政协第八届全国委员会优秀提案和先进承办单位表彰会上被评为优秀提案。

1995年全国政协八届三次会议上,民革中央和民革组委员提出的《珍惜自然资源,保护生态环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工作》、《推动民办教育事业健康发展》、《实现每周五天工作制》等提案,受到了有关方面的重视。李岚清副总理听取了关于民办教育的发言之后,表示了极大的关注。国家科委对民革提出的保护知识产权的建议十分重视,特地派人到民革中央机关现场办公,进一步听取意见。

在1990年以来的历次全国政协会议上,民革都以组织名义作大会发言和提出提案。这些发言和提案,都是在深入进行调查研究,广泛征求各方意见,经过认真讨论、论证后提出的。发言和提案内容涉及农业、工业、祖国统一、科技、教育、计划生育、环保、卫生、文化、经济、社会治安等领域。

1996年,民革中央和民革组委员在全国政协八届四次会议上,提出《关于对证券纠纷与犯罪问题应引起高度重视的建议》、《关于爱惜水资源保护长江的建议》;1997年八届五次会议上,提出的《关于经济转轨时期农技推广队伍建设问题的几点建议》、《关于建立与实施正规的青少年义务社会服务制度的建议》均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和好评。

民革地方各级组织也都根据当地社会经济发展的实际,抓住人民群众关心的重点和热点问题,提出一批有分量的建议,受到中共地方党委和政府的重视。如北京市委会《关于恢复和重建街道文化站的建议》、吉林省委会《关于玉米深加工的建议》、山西省委会《关于继续加强廉政建设,纠正行业不正之风的建议》、上海市委会《关于上海在发展第三产业中亟需注意规模结构的问题》等,都被评为当地的优秀提案。这些意见和建议,既为当地的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作出了贡献,同时也为树立民革的形象和扩大民革的影响起了很好的作用。

参加政协组织的视察、调研活动并在此基础上提出意见和建议,是民主党派和政协委员参政议政、民主监督的又一形式。进入90年代以来,这项工作开展得日益活跃。

1993年11月7日,李沛瑶参加了包括各民主党派中央领导人在内的考察三峡水利枢纽工程和移民的活动。这次考察活动开创了对重大工程项目决策、实施过程中继续进行协商的先例。考察结束后,国务院总理李鹏主持座谈会,听取了参加考察的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领导人和无党派人士的意见。

1994年4月、1995年4月和1995年8月,李赣骝先后数次率领或参加全国政协专门委员会人口问题研究组赴河北、黑龙江等地就人口问题进行考察,并向全国政协提交了相应的报告和建议,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

1994年7月、1995年11月和1996年5月,各民主党派中央、工商联领导人先后赴山东、江苏、上海以及京九铁路沿线地区进行联合考察,发挥群体优势,对山东改革开放、经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与建立苏州工业园区;加强浦东开发、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加强教育,进一步发挥上海的“龙头”作用,带领长江流域更广大的内陆地区经济发展以及京九铁路沿线地区经济的开拓等问题,提出了许多意见和建议。民革领导人李沛瑶、彭清源、李赣骝、沈求我参加了考察活动。

三、担任政府和政府部门领导职务的党员尽职尽责

民主党派党员担任国家和政府的领导职务。这是实现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的一项重要内容。这种合作有利于巩固和加强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也有利于各民主党派的健康发展和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发挥应有的作用。它为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参与国家事务的管理、施展聪明才智,为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共同致力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和祖国和平统一事业,开辟了广阔的天地。中共中央对于这项工作一贯给予高度的重视。

1989年1月,中共中央组织部和中央统战部发出了《关于选配党外人士担任政府领导职务是全党的一项重要任务》的文件,对有关措施和步骤作了原则规定。

1990年7月14日在《中共中央关于加强统一战线工作的通知》中,再次提出要根据工作需要,积极选拔符合条件的党外人士担任各级政府及其部门和司法机关的领导职务。

至1996年底,民革党员在各级政府中担任领导职务的有228人,其中省(部)级4人,地(市)级14人、司(厅、局)级17人,县(处)级193人。他们勤勤恳恳,忠于职守,廉洁自律,努力工作,与本部门的中共领导干部和其他干部团结合作,共同致力于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在自己的岗位上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参加政府及有关部门的会议,参与制定方针政策,是民革发挥参政作用的重要形式。进入90年代以来,民革中央领导人多次应邀参加国务院全体会议、国务院常务会议,参与了宏观经济调控、三峡工程、纠正行业不正之风、反腐败、加强精神文明建设等重大问题的讨论和研究。

加强与政府有关部门的对口联系与协商,是民主党派反映社情民意,就专业性问题提出建议的一条重要渠道。民革与国家教委、对外经贸部、劳动部、国务院港澳办、侨办以及对台办等保持着经常的联系,许多重大问题如关于发展民办教育、关于企业职工养老保险问题等,民革都参与了讨论研究,并提出了意见和建议。中共中央《意见》发表后,民革与中宣部、广电部、文化部、新闻出版署等也建立了联系。民革被邀请参加了思想宣传、新闻出版等有关问题的研讨。

在各级政府担任参事,被聘为各级特约监察员、检察员、审计员、教育督导员、税务检查员和土地监察专员的1100多名党员,以及参加财务、税收、物价、廉政大检查的党员,都尽职尽责,努力工作,为加强民主监督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参加国事、外事活动。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参加重大国事、外事活动,是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必然要求,是民主党派履行参政党职能的具体体现。中共中央和国家主要领导人迎接国宾、举行国宴或会见外国一些政党领导人时,邀请有关民主党派领导人作陪;出国访问时,邀请民主党派领导人参加;国务院召开的或国务院主要领导出席讲话的有关专业会议,也邀请有关民主党派领导人出席,这些做法,近几年已经逐步形成了经常化和制度化。民革中央领导人多次参加这样的活动。李沛瑶曾多次以全国人大领导人身份会见了来中国访问的一些外国友好团体,如奥地利人民监察院代表团,西班牙人民党政治家代表团,老挝世界和平与国际团结友好委员会代表团,几内亚和平友好团结理事会代表团等。

担任全国人大常委和全国政协常委(包括一部分委员)的民革党员,不少人参加过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组织的国际友好交往活动,为增进中国与各国人民的友谊,维护世界和平贡献力量。

1997年6月30日,何鲁丽作为中国政府代表团成员,随同江泽民前往香港,出席香港政权交接仪式,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同民主党派亲密合作的关系。

四、开展调查研究,提出建设性意见

随着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发展到关键时期,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工作也由于《意见》的颁布而进入规范化、制度化的新阶段,民革自身也进一步明确了作为参政党的性质和任务,大大提高了参政议政、民主监督的主动性、自觉性和积极性,参政议政的渠道进一步拓宽,参政议政工作逐步纳入经常化、计划化的轨道,民革工作推进到一个新水平,开创出生机勃勃的新局面。

民革八大以后,中央成立了经济委员会、科教文卫委员会和祖国和平统一促进委员会,作为中央参政议政的参谋和助手。各级地方组织也成立了相应的机构,以加强参政议政工作。

民革各级组织遵循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就国家和地方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中的重要问题,进行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提出了一批有分量的建议,受到中共和政府部门的重视,对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起到了积极作用。

1992年,民革调研组就我国跨世纪的特大工程“南水北调”工程,深入五省二市进行考察,最后向中共中央送交了《关于南水北调工程应当及早上马的建议》。这个建议得到国家计委的高度重视。1994年6月,国家计委召开“南水北调”方案论证会,特邀民革代表参加,并在大会上发言,民革的《建议》还作为文件印发给与会代表参考。

1993年,我国经济生活中出现了货币与信贷投放过猛,零售物价、生活费用及生产资料价格上涨较快,通货膨胀压力增大等严峻的金融形势。民革中央经济委员会针对这一形势可能产生的严重后果,及时组织北京、天津、上海和深圳四个市民革的有关专家,进行了深入调查,经过反复研讨,提出了《关于抑制当前我国出现的通货膨胀趋势的几点建议》,送交中共中央。副总理朱镕基在有关会议上两次对这一建议给予了充分肯定。

1994年4月至5月间,李沛瑶受中共中央领导同志的委托,率队对四川、云南、贵州、广西、湖南五省(区)22个县的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问题进行了深入的考察,经过分析研究,向中共中央提出《关于搞好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的几点建议》。中共中央领导同志亲自批示认为报告提出的问题很重要,也很有见地,并交有关部门进一步研究。

1994年11月,民革中央组织东方大港建设问题调查组,对东方大港的规划建设进行专题调研,向中共中央提出了《东方大港的崛起亟应早日决策》的建议。中共中央办公厅在给民革中央的复函中认为“所提出的意见是适时和重要的,国务院有关部门将结合你们的建议,进一步做好长江三角洲港口布局规划工作”。国家计委已决定,将上海、宁波、舟山三个港组合,优势互补,建设成为新型的国际枢纽港。

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保障制度,是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建立市场经济体制的重要内容,也是国有企业改革的一项重要配套措施。为了掌握社会保障体系的现状和改革的进展情况,推动这项工作的进程,1995年5月,民革中央领导人率领有关同志并约请国家体改委社会保障司、劳动部保障司和社会保障研究所等单位的有关同志到四川、陕西、上海调研,通过座谈考察,掌握了大量信息,提出了《关于深化养老保险改革的初步建议》,送交中共中央和国务院。

针对农村科技队伍中存在的问题,民革专家组先后到北京、湖北、河南、安徽、山东等地农村进行调研,向中共中央提出了《关于农村基层科技推广队伍建设的几点建议》。

民革中央还开展了对国有单位固定资产投资来源问题、加快珠江航运建设促进流域经济发展问题、建立青少年义务服务制度问题的调研,提出了建设性意见。

各地方民革组织也都结合当地社会经济发展的重大问题开展调查研究,提出自己的建议,为地方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作贡献。北京、天津两市委会联手,连续3年提出的《以金融为龙头促进环渤海地区经济发展的建议》,得到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并投入实际运作之中。自1990年以来,民革天津市委会在天津市统战系统1至3届优秀调研成果评选中,有17篇分别获得一、二、三等奖,名列系统前茅。上海市委会自1992年换届以来,共提出93件提案,其中7件被上海市政协评为优秀提案。湖南省委会的参政议政工作也很有成绩。山东省和河北省委会针对当前的开发区热、房地产热、土地管理失控造成耕地大量减少的情况,分别提出了加强土地管理、控制国土流失的建议。福建、辽宁、吉林和黑龙江省委会分别就加大反腐败斗争力度,实行办事公开制度,加强群众监督,实现勤政、廉政等问题提出了建议。广东省委会就如何促进省内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深化科技体制改革,促进科技成果商品化、产业化、国防化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的分析论证,形成了《关于发展广东高新技术产业的意见》和《加速发展广东信息产业的意见》,这两个意见均被省政协评为当年的优秀提案。农业和农村问题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头等大事,云南省委会多年来一直将它作为参政议政的主攻目标。他们提交的《大力发展我省战略农业的建议》、《稳定农业优惠政策、继续加大我省农业投入》等一系列有关农业的重大提案,受到中共省委和政府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实行跨省、市联合,沟通信息,取长补短,为发展区域经济作贡献。自1992年以来,沿长江17个城市的民革组织抓住长江这一我国经济发展的“热线”,先后多次召开“沿江17个开放城市经济研讨会”。环渤海地区是我国继珠江和长江三角洲之后的跨世纪经济增长的“金三角”。1996年7月,环渤海地区的5省(区)11市的民革组织召开了“促进环渤海地区经济发展研讨会”,就共同关心的区域性经济发展问题开展调查研究,并向中共有关部门提出了可行性建议。

90年代,是民革开展调查研究最为活跃的时期,也是参政议政工作成绩最显著的时期。在1996年底召开的全国政协第八届全国委员会优秀提案和先进承办单位表彰会上,共表彰优秀提案125件,其中民革提出的提案占6项。

五、为维护社会政治稳定作贡献

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以来,我国社会生产力获得极大的解放,经济持续发展,社会全面进步,整个国家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为了保持这来之不易的局面,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和条件,维护社会和政治的稳定,已成为全国人民的共同愿望。

早在80年代初,邓小平就说过:“没有一个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就不能安下心来搞建设。”以后他又多次指出:“中国的问题,压倒一切的是需要稳定,没有稳定的环境,什么都搞不成,已经取得的成果也会失掉。”江泽民也强调指出:“没有政治稳定,社会动荡不安,什么改革开放,什么经济建设,统统搞不成。”长期以来,民革一直把维护社会稳定作为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要求全党正确认识形势,处理好改革、发展和稳定的关系,充分发挥参政党的作用,通过各种方式和途径,为维护大局的稳定作贡献。

民革各级组织在履行参政议政、民主监督职责时,注意和维护稳定的工作结合起来,除了在各种协商会、座谈会上发表意见、反映社情民意以外,还就一些与社会政治稳定有关的问题开展调查研究,向中共和政府部门提出建议。例如,山东省委会就曾经提出《关于平抑市场物价保持社会稳定的建议》,指出:“为了我省能有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必须做好稳定物价的工作,抑制通货膨胀。物价平、人心稳、社会安,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就会顺利进行。”新疆区委会在《关于加速和田地区经济发展促进脱贫致富保持社会稳定的建议》中指出:“经济发展是政治稳定的基础和保证。和田地区的贫困落后状况长期得不到妥善解决,是会影响该地区的政治稳定的,也会给民族分裂分子找到口实。”这份建议就如何发展和田地区的经济提出了具体意见。甘肃省委会1992年提出《关于预防和治理青少年犯罪问题的建议》,受到该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的高度重视。此外,还有不少民革组织就加强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搞好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强化失业保险制度、减轻农民负担等提出了建设性意见,对这些事关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重大问题表示了极大的关注。

为下岗职工排忧解难,为再就业工程贡献力量,是支持国有企业改革、维护社会稳定的重要举措。在这方面民革做了大量工作,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各级组织在做好党员和党员亲属中下岗职工的思想工作,帮助他们安排好生活、寻找再就业机会的同时,利用自己所办的学校为下岗职工举办各种实用技术培训班,为他们再就业创造条件;有的利用所办的咨询机构向下岗职工免费提供咨询服务;一些办有经济实体的民革党员,则通过直接吸纳下岗职工进入自己的企业,或者出资帮助下岗职工开辟新的就业渠道的方式,来尽自己的社会责任。这些为下岗职工办实事的做法,受到社会的广泛好评。

近几年来,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入,不同社会集团之间利益关系发生变化,各种深层次矛盾和问题日益凸显,维护社会稳定的任务也更加繁重。民革从中央到地方各级领导班子十分重视加强党员的思想政治工作,号召党员认真学习邓小平理论,在复杂情况下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正确对待前进中出现的困难和问题,努力做好本职工作,自觉抵制各种不利于稳定的错误言行。民革中央一再要求各级组织以高度的责任感及时了解和反映社情民意,在群众中多做宣传解释、团结鼓劲、协调关系、化解矛盾、理顺情绪、凝聚人心的工作,把大家的积极性引导到完成改革和发展的任务上来,引导到实现跨世纪宏伟目标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