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革中央智力支边(内蒙古煤矿、钢铁和电力)报告
时间: 2008-09-08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民革中央智力支边(内蒙古煤矿、钢铁和电力)报告

1983年9月6日

 

为了响应党中央提出的“智力支边”的号召,民革中央于今年8月14日组织我们(孙越崎、吴京、郭可诠)去内蒙古。受到内蒙古自治区政府统战部和政协接待,得到有关业务部门的全力协作。经商谈后,确定以煤炭资源丰富、品种齐全、探明储量在一千亿吨以上的内蒙古西部为调研重点。为时27天,考察了清水河、准格尔、东胜、包头、乌达和海渤湾等地的大、小煤矿,参观了包钢和包头第一电厂。经过现场调查和多次座谈讨论后,将了解到的有关煤矿、钢铁和电力三方面的重要情况,分为五个问题,并提出解决问题的初步建议,报告于下:

一、根据内蒙古实际情况,贯彻党中央发展小煤矿方针的建议

内蒙西部从1978年起,小煤窑迅速发展,已达400多个,大部分集中在包头、乌达和海渤湾三个国营矿区和准格尔、东胜等地。党的大办小煤矿的方针就全国来说是完全正确的,但国务院发展小煤矿的八项措施在内蒙西部没有贯彻执行,至今没有统一管理小煤矿的机构。不审批、不领照、乱采乱挖、不顾安全,矿工死亡率高达国营煤矿的三倍以上。约有三分之一的小煤窑雇用盲流,也有逃犯混入。包工采煤,只取大块煤,小块煤和碎煤都扔在窑内,自然发火,每开一个小煤窑,等于放一把火。特别是清水河和准格尔的小煤窑,采的是厚近三十米的煤层,只采特大块煤,煤炭采出率不到10%,浪费资源。为大煤矿采用现代化开采,留下了严重后患。

运煤的汽车都是机关、工厂和运输公司的,小窑为了拉生意,给司机大吃大喝,多给煤,又送钱,甚至用美人计。行贿受贿,严重败坏了社会风气。在地面上装大块煤入卡车时,剩下大量破碎的小块煤和碎煤,则弃之于沟谷,无处可堆时,则点火燃烧掉。地方国营煤矿也很少例外。

地方国营煤矿由于不能用上述非法手段拉拢司机,生产的煤炭运不出去,销煤市场被小窑煤抢占,被迫减产、停产。乌海市办的摩尔沟地方煤矿,年产煤9万吨,已被小窑挤垮,地面存煤已达3万余吨,不给车皮运煤,积欠货款130万元,欠职工五个月工资18万元,被迫停产。

有的国营统配矿也由于小煤窑泛滥,减产亏损。以海渤湾矿区为例,生产肥煤和主焦煤。国营海渤湾矿务局已建成生产矿井能力为302万吨,由于车皮供应不足,1983年限产175万吨,已有存煤38万吨。各盟、旗、县、公社、生产队以及个人在这个国营矿区内已开了78处小煤窑,年产煤约100万吨。有的窑就在大矿井田之内,小窑煤就地炼成土焦,一片黄烟,严重污染环境。为了从铁路部门搞到车皮,不择手段,行贿腐蚀国家职工。

建议:

根据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小煤矿八项措施文件的精神,成立煤炭厅地方煤矿公司,统一管好地方小煤矿。

地方煤矿公司的主要任务是结合内蒙古的实际情况,切实贯彻执行国务院规定的发展小煤矿的八项措施。首先要对现有小煤矿进行一次认真的清理,审查登记,补办批准手续。合格的发给开采证和营业证,不合格的限期改进或停产封闭。公司对煤矿采用分别生产、统一运输、统一销售的经营方式。纠正当前运输中的不正之风,杜绝中间剥削。所产煤炭做到产销对口,防止小煤矿与大矿争夺市场和运输力。帮助小煤矿制订发展和改造规划,改善安全状况,提高技术水平。按质论价,适当提高煤价,改善矿工生活。这样,既放手大办小煤矿,又纳入国家统一管理的轨道。

在全国范围内,放手发展小煤矿的方针政策是正确的。但要因地制宜,在煤多而铁路运不出去的地方,如内蒙西部包头、乌、海等地,除就地供应农牧民燃料的小窑可以按国家规定经过批准开采外,其他未经批准、为了抢夺市场的小窑,应加限制。

二、扭转开滦、峰峰等矿东煤西运的错误流向,应由内蒙古西部就地解决包钢焦煤的建议

包头钢铁公司有炼铁高炉三座,其中两座各为1513立方米,另一座为1800立方米,年产生铁140万吨。有65孔炼焦炉四座,经常使用三座,年产焦炭125万吨。有大、小洗煤厂各一座,年入洗原煤能力共为230万吨,1982年实洗原煤88万吨。

根据包钢规划,“六五”期间每年产焦150万吨,需要精煤210万吨;“七五”期间每年产焦220万吨,需要精煤310万吨。包钢的意愿是尽可能利用内蒙西部焦煤,方向是正确的。煤炭部开发石拐子、乌达和海渤湾三个焦煤矿区,应可解决包钢焦煤的供应问题。但由于一些客观上的原因,实际上包钢从1964年以来,每年有50%—60%的精煤是从娘子关外的开滦、峰峰、井陉以及山西西山等矿,从东向西,以铁路远道供应。根据1983年煤炭订货合同,供给包钢的东来精煤有唐山36万吨,马头13.33万吨,井陉8.11万吨,共计58万吨,此外尚有35万吨精煤从山西供给,内蒙西部供煤仅占35%。既违背就地供给焦煤的原则,又造成铁路运煤流向不合理,浪费铁路运输能力。国家经济上的损失就更大了,按河北省供给包钢精煤58万吨计算,相当于占用了东部一个年产原煤150万吨的煤矿和一个同样能力的洗煤厂,总投资约需3亿元,专为千里之外的包钢服务。这58万吨精煤如能供给缺煤的华东、东北或沿海工业城市,就能增加工业生产总值50亿元以上,经济效益,十分明显。

这次我们邀请包钢三位专家和内蒙古煤炭厅及各矿专家共同调研包头、乌达和海渤湾三个矿务局的生产情况和各个煤层的煤质分析,并经多次商讨,一致认为采取必要的措施后,包钢所需焦煤是可以从内蒙西部三个矿务局基本上得到满足的(详附件《关于包钢炼焦配煤由内蒙西部地区供应问题会议纪要》)。

建议:

(1)包钢与包头矿务局组织煤焦联营公司,发挥焦煤综合经济效益。

我们与煤炭厅包头矿务局及包钢慎重研究,认为煤炭系统与包钢组织一个煤焦联营公司,请铁道部门采用运煤专列办法,集中管理和运输包局180万吨(包括矿管小窑煤)和地方小煤矿所产炼焦煤,共年产运200万吨,运到包钢洗煤厂,全部入洗,除包钢所需的配焦煤外,多余精洗煤由包钢焦炉炼成焦炭外运(每吨焦炭合三吨原煤,可节省外运车皮)。这样做的好处:可以发挥铁路作用,避免汽车运煤的浪费,纠正运输中的不正之风。充分利用焦煤资源,提高外运焦炭的价值,增加内蒙地区财政收入,也利于发挥包钢洗煤厂和焦炉潜力,所产煤气除自用外,可供包电和包头市民使用,方便群众生活、减少煤炭消耗和部分空气污染。中煤供电厂燃用。

(2)加快扩建乌达和海渤湾焦煤基地。

乌、海两矿区煤层特点是上组煤,是低硫煤,适合包钢需要,但很难洗,三吨原煤才能洗出一吨精煤;下组煤是高硫煤,含硫2—4%,要研究去硫方法,采取回收硫磺之后,供包钢精煤,尚需时间。目前各矿应采取扩大上组煤产量,并增建分采、分运和分储的设施。加速补建乌达和海渤湾两矿区的洗煤厂(估计投资约3000万元),适当提高优质精煤价格,鼓励煤矿积极性,定比东煤西运的综合经济效益好。

(3)乌达和海渤湾两地经利用洗煤厂的中煤为燃料,建坑口发电站,保证矿厂用电。中煤可发低价电能。乌海矿区现在是宁夏11万伏输电网路供电的终端,每天供电高峰期间,电压下降很大,影响矿井电动设备的正常运行,而枯水季节,该电网的供电不足,不能满足煤矿生产要求。为此,迫切需要自建坑口电站,利用洗煤厂的中煤不但有利于煤矿正常生产,而且地方工业及民用两受其益。

三、采取钢、电联营办法,解决包钢与包头第一电厂矛盾的建议

包钢与第一电厂原由苏联设计,是作为一个整体企业经营管理来考虑的。因此,电厂在包钢范围之内,是热电厂性质,向钢铁厂供给蒸气和电力,而电厂燃料则考虑使用包钢的焦炉煤气(发热量每立方米4000大卡)和炼铁高炉煤气(发热量每立方米900—1000大卡)以及洗煤厂的中煤。电厂用水,也由包钢统一供应。电厂用于卸煤的铁路翻车机也是设在包钢总储煤场内。电厂原建发电能力为11.2万千瓦,现已增至31.2万千瓦。企业建成之后,按我国体制,电厂是由水电部经营的。

在参观包钢和第一电厂时,了解到两个企业在经济上发生很大矛盾,使国家造成不应有的损失。据说最先是包钢将电厂用水(每小时1400吨)水价从每吨0.12元,提高到0.24元,增长了一倍;电厂就将蒸气价也从6.5元/百万大卡增到11元/百万大卡,提高了将近一倍;包钢又将炼铁高炉的低热值煤气价格从每千立方米3.0元提高到9.5元,增长了三倍。在这种情况下,电厂就减少了包钢提供的高炉煤气用量,从相当于每年20万吨煤的用量减少到7万吨煤的用量。包钢将煤气放入空中点了“天灯”,每年浪费燃料相当于煤炭十多万吨,折合人民币三百万元以上。另一方面电厂用汽车购运包头石拐子小窑的焦煤作为发电燃料。浪费了宝贵的焦煤,非常可惜。而用汽车运输又要增加汽油损耗和占用汽车,从全面考虑,很不合理。包钢洗煤厂的中煤,由于含水量过高(不能超过8%),电厂不能使用。实际上采取措施之后,水分是可以降低的。两个大企业,由于产品价格问题,不能协调,使国家遭受了重大损失。我们在向内蒙自治区政府刘作会副主席汇报时,他同意即去包头,亲自解决这些问题,但希望得到冶金和水电两部给予支持。

包钢已在建设四台蒸发量130吨的锅炉和三台6000千瓦的发电站,是1973年经中央计委批准的。目的是燃用洗煤厂中煤和自供蒸气。但是第一电厂又建成了两台100000千瓦发电机组,能大量供给蒸气,包钢如不使用,就无出路。从全面考虑经济效益的问题,包钢的三组6000千瓦发电机组是多余的设施,可以搬到其他需要的地方去使用。这个问题也希望冶金和水电两部从整体利益出发,协商解决。

建议:

包钢和包电,同在一个厂区之内,互相依存,关系密切,应该同包煤一道组成一个联营企业,不仅可以消除矛盾,国家更能得到联营后的经济效益。

四、积极支持内蒙煤炭厅提出的大力发展内蒙东部林区煤矿,以煤顶木,保护森林资源的建议

另外,内蒙古东部大兴安岭林区有职工和居民50万人,是我国的主要林产区之一。每年以木材为燃料,烧掉200万立方米,非常可惜。目前林区砍伐量大于木材生长量,破坏了自然生态的平衡,长此下去,将会造成林区的荒秃,如能以煤顶木,每吨煤可以顶出2立方米木材,每年供应100万吨煤,就能顶出200万立方米木材,对于充分利用木材,保护森林资源意义重大。目前国内1立方米木材价格超过四吨煤价。简单计算,用1吨煤可以换取相当于8—10吨煤价的木材。我国现在每年进口大量木材,每立方米木材进口价格约150美元,如能减少200万立方米木材进口量,每年就能节约外汇3亿美元。这是一笔大数目,而且木材是三材中紧张的材料。

建议:

发展林区的煤矿,就近供给林区需煤,最为合理。内蒙东部五九、大杨树两个矿区有储量较丰富的长焰煤,并已建有铁路专用线通向林区和自备电厂,条件较好,现在年产煤53万吨。应加速地质勘探工作,拨给必要投资,扩大这两处地方煤矿产量。

五、积极支持阿拉善旗太西煤,打开国内、外市场的建议

内蒙古阿拉善旗二道岭古拉本矿区生产品质特优的无烟煤(国际市场上称为太西煤),低灰低硫,原煤灰粉仅6%左右,而发热量高达每公斤8000大卡,是一种制造炭精棒等工业必需的原料,国内外十分需要。储量约有三亿吨。目前由地方经营,年产量约40万吨,半数售给宁夏,其余的作为民用,非常可惜。古拉本矿区距已有铁路支线的吉兰泰盐矿约40公里,靠汽车外运。

内蒙古自治区今年已与西德一家公司协议贷款3000万美元,以太西煤偿还,在秦皇岛码头交货,初定每吨70美元,每年可以销售10—15万吨,外汇收入当在千万美元以上,已签合约,呈报中央尚未批复。

建议:

阿拉善旗是个以畜牧为主的地方,面积相当于浙江省,人口仅10万,经济困难。如能引进外资,扩大煤炭产量,部分供给国内工业,部分出口换取外汇,对于国家和地方都有益处。特别有利于阿拉善旗改善和发展畜牧业,改变贫困落后状态。为此,建议中央有关部门尽快批准补偿贸易,建议煤炭部的煤炭进出口公司从速调查日本、美国、西欧市场需要量,以及国内需要量,然后规划古拉本矿区的年产能力,开发新矿,修建40公里铁路,解决大量太西煤的外运问题。

综上所述:

(一)消灭沙化、碱化和火化三害中的火化,保护煤炭资源

内蒙古战略位置重要,面积118万平方公里,占全国总面积八分之一强,人口1930万,不及全国2%,探明煤炭资源1940亿吨,约占全国三分之一,另有盐、碱、高岭土、铝、石英和制造水泥的优质石灰石,白云鄂博铁矿含有贵重稀土金属。这些情况说明,内蒙古是一块地广人稀、矿产资源十分丰富的宝地,能对祖国实现四化做出很大贡献。

火化是内蒙古目前存在的“三化”危害之一。此次到煤矿区调查之后,才明白小煤窑的火化的严重性。一定要成立地方煤矿服务公司,把小煤矿管好,提高煤炭回采率、减少伤亡事故,逐步消灭三害中的火害,避免浪费煤炭资源。

(二)包头的煤炭、钢铁和电力三大企业应联合经营

包头石拐子焦煤矿区距包头钢铁厂仅30—50公里,有专用铁路支线相通。煤矿在包钢厂区内所建洗煤厂早已交给包钢经营;第一电厂也在包钢厂区之内。三大企业互相需要燃料和产品,经济关系非常密切,是组织联营企业的理想场所。但因三大企业分由煤炭、冶金、水电三部各自经营,互相扯皮,矛盾重重。为此请中央考虑,请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和三个有关部研究协商成立煤、钢、电联营企业,不仅可以克服各种矛盾,而且能为四化做出更大贡献。这是一个重大的体制改革问题,希望能在包头作一试点,使包头成为内蒙西部地区的经济中心。

(三)适当增加扩建投资,解决包钢用煤就地供应问题

为了停止河北省焦煤从东向西运输,使包钢用煤取自内蒙西部,必须扩大乌达(储量6亿吨)和海渤湾(储量37亿吨)两个焦煤基地的生产能力,建设洗煤厂和坑口电厂。现在铁路车辆短缺,不能发挥现有的运输能力,今年西部三个矿务局存煤已超过80万吨,被迫减产。为此,在今后几年内需要增拨投资,加快建设内蒙西部的速度。

以上建议我们曾向内蒙古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周惠同志和新任的自治区政府主管工业的刘作会副主席和十几个有关厅、局长作了汇报,得到他们的同意和支持。汇报时,周惠、刘作会两位同志曾提到希望修建横贯内蒙东西的铁路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