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需采取有力措施,克服煤炭工业潜在危机
时间: 2008-09-08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急需采取有力措施,克服煤炭工业潜在危机

——在全国政协七届一次会议上的大会发言

1988年3月

孙越崎 吴 京

 

煤炭是我国工农业生产和人民生活必不可少的主要能源,每年消耗量占能源总需求量75%,在今后比较长的时期内是无法用其他能源代替的,这是资源条件注定的。

现代化生产和人民生活必需的电力属于二次能源。我国以火力发电为主,1985年发电用煤1.76亿吨,按规划1990年需煤2.8亿吨,2000年需煤将超过5.2亿吨。全国普遍缺电,大力发展电力是理所当然的。但是煤炭既要满足电力、冶金和其他工业生产的需要,又需供给民用,任务十分艰巨。根据煤、电长远发展规划:1985—2000年火力发电装机容量将增长2.34倍,需煤量增长1.97倍。1985年产煤8.7亿吨,2000年计划产煤14亿吨,仅增长0.6倍,看来煤、电长远发展规划是不协调的,煤炭只能保证火电和冶金两大用户需要,其他用煤就顾不上了。能源短缺将成为发展国民经济的严重问题。

根据国家统计局《关于198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全年国民生产总值超过1万亿元,比上年增长94%,这是十分鼓舞人心的。但在主要工业产品产量数字中,煤、油产量增长率是很低的,原煤仅增加2.9%,原油仅增加2.6%。就煤炭产销情况看,最近两年鼓励乡镇小煤矿的发展,缺煤现象虽得到了暂时缓解,但作为产煤骨干的统配煤矿,由于国家投资和政策性补贴都不足,长期处于亏损状态,缺乏维持再生产和自我改造的能力,存在严重的隐患。主要有下列七个方面:(一)煤矿是开采自然资源,新陈代谢是必然规律,有不少老矿逐渐减产,趋向报废;生产矿井维持再生产所必需的开拓延深工程,资金来源短缺,很难保持现状。(二)很多使用机械化采煤设备进行安全高效生产的工作面,由于设备老化,无力更新,产量日减。(三)过去两年由于基建投资不足,新井开工少,投产少,新生力量接替不上,失去增产可能。(四)全国各大矿区,小煤矿星罗棋布,无一例外,有不少小矿钻进了大矿心脏,抢占资源,国家《矿产资源法》如同废纸,起不了保护资源、保护大矿正常生产的作用,例如山西大同煤矿是世界知名的优质动力煤供应基地,是我国最大的矿区,矿区之内有200多处小煤矿,不仅影响大矿安全生产,而且由于资源受到侵占,被迫减产或缩短寿命。(五)国内百业俱兴,劳动力日见短缺,煤矿有不安全因素,新职工更加难找。为了解决安全生产、提高效率和单位面积产量,必须大力发展采掘机械化。缺钱难办事。煤价得不到合理调整,不但无力改变煤矿落后面貌,眼前的局面也难长久维持。(六)火电厂建设30万千瓦以上新机组,要求提供灰份较低、发热量较高的煤炭,原煤须经洗选才能达到要求。统配煤矿目前洗选能力,尚不足原煤产量的四分之一,地方煤矿和乡镇小煤矿几乎没有洗选设施,今后新火电厂用煤只好仰赖统配煤矿,且出口煤炭更须保证质量。因此,煤炭工业的洗选能力如何尽快搞上去,也成了当前的难题。(七)山西、内蒙、陕西、宁夏铁路运输能力不足,不少矿区以运定产。国家已经投资建成的煤矿,长期发挥不了作用,实在可惜。仅山西省各矿区地面存煤多达四五千万吨,铁路无能为力,应该寻找其他运输途径。

根据煤炭生产结构分析,在1987年原煤总产量9.2亿吨中,统配煤矿出煤4.2亿吨,比1986年只增产628万吨。在1990年计划产煤10亿吨的目标中,统配煤矿应产5亿吨,从1988—1990年,每年须增产2000多万吨,才能达到5亿吨的要求,事实上难以完成这个“七五”计划总承包任务了。

在1987年非统配煤矿出煤5亿吨中,省、区、县办煤矿出煤1.8亿吨,比1986年减产了;乡镇煤矿出煤约3亿吨,比1986年增产1885万吨;个体煤矿出煤2800万吨,比1986年增产约800万吨。这可能是号召“群众办矿”的收获。小煤矿的发展和增产数字确实很迷惑人,不需要国家投入多少钱,就能得到煤炭。前面已经提到,大部分小煤矿都分布在大矿周围或矿区之内,国家为大矿修建的铁路、公路和输电线路,确实得到了充分利用,大、小矿在煤炭运输和用电两个方面的矛盾也确实日见严重。小煤矿能否长时期稳定增产,能否提高回采率,避免资源浪费,向深部发展带来的开拓、提升、运输、通风、排水等问题有无应变能力,地面运输如何集中装车以缩短列车停留时间,煤质、煤量能否满足大火力发电厂和冶炼厂的要求等等,都是值得深思和探讨的问题。大、中、小煤矿同时并举的方针,已经三十多年的实践验证,是正确的,但不能忽视各有不同的建设和生产特点。

为了促进我国煤炭工业的发展,满足国内四化建设和出口换汇的要求,我们提出以下四点建议,供有关部门参考:

(一)在这次体制改革上,应有一个全面主管全国煤炭工业(包括大、中、小煤矿)的总公司,统一安排全国煤炭的合理布局,统一考虑全国煤炭的新矿建设、老矿改扩建、安全生产计划,制订全面发展煤炭工业的方针、政策并监督实现。

(二)合理调整煤价。现在每吨煤的售价不如一吨黄砂,买不了一条甲级香烟。建议1985年以前的老用户,规定适当优惠的价格,1985年以后的新用户须按市场价格购买。这种规定可以促进新用户产品成本的合理化,为煤炭工业正常生产找到资金来源。

(三)严格执行《矿产资源法》;明确执法部门,并在产煤省、区成立经济法庭,负责处理矿区纠纷,维护安全生产。

(四)尽快制订对煤矿职工给予奖励、荣誉的条例,设立矿工节,以巩固煤矿职工队伍。

综上所述,煤炭是我国的主要能源,关系四化建设的进程,当前供求情况虽暂时得到缓解,但潜伏着严重危机,必须在思想上有清醒的认识,采取大力扶持的政策,制订有力措施,使煤炭工业持续前进,以确保本世纪末战略目标的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