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积极开发煤炭资源,缓解能源危机的意见[注1]
时间: 2008-09-08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关于积极开发煤炭资源,缓解能源危机的意见[注1]

1989年12月

 

一、煤炭供需难以平衡,存在很大缺口

建国四十年来,特别是改革十年来,我国煤炭工业有了飞速发展,1989年产量达10.4亿吨,提前一年完成了“七五”计划,比解放前增长三十倍,居于世界产煤国之首。煤在我国能源消费结构中占76%,有80%的电力以煤为燃料。由于我国资源条件所致,这种比例关系在相当长的时期不可能改变。1989年10.4亿吨煤炭产量的构成为:国营统配矿产4.55亿吨,占43.5%;县以上地方国营矿产2.024亿吨,占19.7%;乡镇小矿产3.826亿吨,占36.8%。从国营统配矿、县以上国营矿和乡镇小矿目前生产及将来发展情况分析,尚存在不少问题:

国营统配矿在1985年以前产量占全国50%以上,生产稳步发展,资源回收率达55%,采掘机构化程度不断提高,事故逐渐减少,是煤炭企业的骨干。1985年以来,由于物价上涨,增支因素过大,全行业陷入严重亏损境地,国家贴补金额不足,只能动用维持再生产费用来弥补亏损,同时被迫努力增产超产,用政策许可的超产煤在市场出售的收入,购置生产必需的原材料,勉强维持再生产,并适当调剂煤矿职工的生活福利;煤矿工人的待遇,处于全国各行业的第6位,矿山生活艰苦,井下作业又有一定的危险性,职工队伍很难稳定。华东和东北地区的老矿,由于一再挖掘生产潜力,缩短了服务年限;全国统配矿在2000年前将报废的矿井能力超过4000万吨。衰老矿井减产达3000万吨,两者共将减产7000万吨以上。在新矿建设方面,根据“七五”计划,统配矿应开工1.8亿吨,由于投资不足,1986年至1989年实际开工仅3742万吨,这使今后十年统配煤矿继续增产失了最应有的新生能力,后劲不足。

地方国营矿自地方财政分灶以后,由于煤矿建设周期长,又是亏本行业,不如加工工业资金周转快、利润大,各省、市、区的投资必然产生倾斜,以致十年来煤炭产量徘徊在2亿吨上下。

乡镇、个体矿,自从国家采取群众办矿、国家修路、有水快流的方针后,发展很快,由1980年的1.6万个小矿产煤1.14亿吨,增加到1988年8.3万个,出煤3.5亿吨,平均每年递增2800多万吨,对缓解多年来煤炭供应紧张的局面,起到一定的作用。但近三年来,小矿增产幅度明显下降,出现滑坡迹象。这些小矿大都开采煤层浅部,东部地区受资源限制,难以扩展;西部地区人烟稀少,交通运输条件亦差,影响小矿发展。要想继续保持小矿产量,势必根据资源条件,向深部开拓,进行技术改造,增添通风、排水、提升设备,走正规化的煤矿生产道路,否则难以为继。在8.3万个小矿中,有4.3万个是无证开采,绝大部分分布在各大国营矿区之内,乱采滥挖,抢占资源,严重威胁大矿安全生产,已经造成多起小矿挖通大矿、透水淹井、瓦斯爆炸等恶性事故。国家有必要抓紧制订正确的发展和管理乡镇、个体小煤矿法规,严肃执行《矿产资源法》,按可采储量征收资源税,保障煤炭资源得到合理利用。特别是有些稀缺煤种,如山西吕梁地区的乡宁、离石、柳林一带的主焦煤和肥煤等,为冶金所不可缺,理应受到国家保护,但浅部已被地方小矿占采,资源受到严重破坏,应从速采取有力措施,挽救资源损失。

据预测,到2000年的全国煤炭需要量为15至16亿吨,尚未包括临近我国的日本和东南亚一些国家和地区所需1亿多吨易于出口创汇的煤炭。国家计委和能源部规划在本世纪末生产原煤14亿吨,比预计需要量尚有不小的缺口。但在今后的十年中,每年要增加4000多万吨的产量,确是十分艰巨的任务。

1988年初,煤炭供应出现紧张势头。1989年初,缺煤形势更为严峻,特别是华东和沿海各省市的电厂部分停机,钢铁厂缺煤减产,很多工厂停四开三或停三开四。各地的“煤倒”分子乘机兴风作浪,市场煤价暴涨,每吨有超过300元者。最近,煤炭供求形势有所缓和,主要是有的工业产品滞销,工厂停工停产,乡镇企业部分倒闭,减少了煤炭需要量。这是暂时的现象,缺煤将是长期的趋势。按照能源部的《中国能源工业中期发展计划纲要》,1989年至2000年需新装发电机组容量为1.6亿千瓦,其中火力发电为1.05亿千瓦,今后每年煤炭增加的4000万吨产量,仅能满足火电新机组的需要,至于冶金、铁路、化工和其他行业以及城市民用煤炭需要量的增长就无法满足了。我们认为:出路只有两条,一是迅速调整国民经济发展的合理结构比例,防止在煤炭供应上顾此失彼;二是积极发展煤炭工业,在确保达到14亿吨目标的前提下,力争增加产量,适应工农业发展的需要,以缓解潜在的能源危机。

二、对大力发展煤炭工业的意见和建议

从上述情况分析,可以看出我国煤炭工业缺乏生产后劲,潜在十分严重的滑坡趋势,为了扭转煤炭行业的被动局面,力争在本世纪末达到生产原煤14亿吨的目标,建议采取五项措施:

第一,理顺煤炭工业管理体系,推动全行业发展

建国四十年来,煤炭工业已经形成为一个完整的行业体系,有地质勘探、规划设计、基本建设、煤机制造、文教科研和煤炭生产的庞大队伍。1988年末,全国县营以上煤矿职工共525万人,其中统配矿为350万人,有14个局的年产量超过1000万吨。去年成立能源部后,将原煤炭部所属东北内蒙古煤炭工业联合公司和地方煤矿联合经营开发公司改为独立机构,另成立中国统配煤矿总公司主管关内统配矿和原属煤炭部的地勘、设计、基建、机制、文教、科研等为全行业服务的各部门;还有内蒙、陕西的东胜神府煤田由华能精煤公司管,山西离柳、乡宁煤田由华晋焦煤企业集团管,各地的劳改矿由司法部管,军办矿由总参管。这种多头分散的煤炭工业管理体制,对统一步调进行全面规划、地质勘探、资源划分、产品加工分配、运销安排、国内的煤炭市场研究、对外出口、文教管理、科技发展、安全立法与监察,以及统配矿与地方、乡镇矿的协调等重大问题的处理,都产生了不应有的困难。现在仅统配矿区要立新项目,至少须经国家计委、能源部、能源投资公司的统配煤矿总公司四道关口,管理的层次和部门增加了,必然导致效率低、拖延时间的后果。

我国的能源工业管理体制,自建国以来有过三次分而又合的变动。但前两次的变动,从未打乱煤炭、石油、化工和电力的原有完整系统。我们必须认识,煤炭工业是一项需要多科技配合的综合性行业。美国1988年煤炭产量大致与我国相当,煤炭工业职工只有16.2万人,我国是725.6万人,在技术上和管理上的差距也都很大。今后十年,我国要达到每年增产4000万吨,本世纪末产煤14亿吨的目标,如果不走高度机械化、科学化、高效率生产的道路,没有一个统一的、强有力的煤炭工业管理机构是难以完成如此艰巨任务的。我们建议,全面研究过去能源领导体制的演变历史,理顺煤炭行业管理体系,加速我国主要能源煤炭工业的发展。

第二,增加煤矿投入,加速新矿建设

中共十三届五中全会《决策》中指出“煤炭工业首先要抓要统配煤矿,稳定东部地区和发展中西部地区的煤炭生产,同时积极发展地方煤矿的生产和建设”。这个发展煤炭工业的战略方针是完全正确的。我们提出下列具体意见:

(一)加速开发皖、鲁两省煤炭资源,就近供给严重缺煤的华东地区

据调查,华东地区的上海、江苏、浙江、安徽、山东五省市,从区外的煤炭调入量,1989年需1.15亿吨、1995年预计为1.85亿吨、2000年将达到2.5亿吨。上海市需煤量每年以10%的速度递增,即使中西部地区有煤可供,铁路、水路的运输也是大问题。50和60年代,在安徽的淮南和淮北大力建设统配新矿,就近供给上海需要。但近年来,由于大搞矿井挖潜,产量超过设计能力2至3倍,淮北9个矿共年产1000万吨,将在2017年全部报废;淮南为了延长矿井寿命,不惜工本,在淮河下采煤;年产煤1100多万吨的徐州矿务局19个矿,大部分将在本世纪末报废。皖、鲁两省,在70年代还都是余煤省,是上海市的主要煤源之一,现在都成为缺煤省,要依靠山西、河南接济了。皖、鲁两省各有已经探明的煤炭储量200多亿吨,由于缺乏投资,已有五、六年未建新井。对两淮矿区,原煤炭部1982年邀请华罗庚教授率一批专家到现场考察,通过论证,提出一个建设22处新井、能力4810万吨的开发规划,曾经中央领导肯定,国家计委批准,至今未能兑现;山东省有4000万吨的新井建设规模可以开发。皖、鲁两省新增能力可达8000万吨以上,需投资300亿元,且都是不缺水的矿区,电厂应同步建设,就地发电,输入华东电网。

(二)抓紧扩大东北、内蒙古褐煤露天矿规模,就地发电,供给东北电网

1988年,东北、内蒙古煤炭工业联合公司产煤1.0293亿吨,另由关内经铁路供给所缺的煤种2500万吨,出关的运煤能力已达饱和。根据东北经济办的规划,2000年需煤量为3.4亿吨,缺额8000万吨,需从关内调入,我们认为,东北地区用煤,除关内煤以运定供外,应抓紧在本地区开发资源,自行解决。东北、内蒙褐煤资源丰富,应以露天矿为重点,积极扩大平庄、扎赉诺尔、大雁、伊敏河和霍林河等已有露天矿,就地发电,供给东北电网。露天矿所需的无轨开采设备,应安排国内机械部门加快制造,并提高质量。这个地区今后十年的煤矿建设投资,预计也需300亿元。

(三)大力巩固和扩大山西煤炭基地,支援全国

山西省1988年产煤2.4647亿吨(其中统配矿产1亿吨),约占全国总量的1/4。该省煤炭资源储量大、煤种全,目前大规模开采的条件已经具备,到本世纪末,山西的任务是出煤4亿吨(国营和地方各产2亿吨),今后十年需投资500亿元。山西省1988年外调煤炭1.75亿吨(占全国产煤省煤炭外调量的78%),其中由铁路外调1.52亿吨,但煤炭外运仍是严重问题,目前由北京、郑州两个铁路局和五个铁路分局分别管理,调度难以统一,国营矿和地方矿存煤近5000万吨。煤矿和铁路都是分散的管理体制,如不进行调整,必将成为发展山西煤炭工业的绊脚石。

(四)开拓贵州煤炭生产新局面,为川、湘、两广缺煤省、区提供稳定煤源

贵州是西南地区煤炭资源较为丰富的省,有探明储量488亿吨,1988年出煤3210万吨,是余煤省。按“八五”电力发展规划,贵州需新增发电用煤2000万吨,煤炭工业如不能相应发展,电力规划必将落空。川、湘、两广都缺煤炭,贵州应即扩大已建成的六盘水矿区并开发毕节的无烟煤新区,储量224亿吨,为改造后的川黔、贵昆、湘黔和黔桂铁路提供出省煤炭。今后十年也需要上百亿元的投资,才能打开贵州煤炭工业的新局面。

(五)重点开发内蒙西部、陕北和宁夏煤炭资源,为煤炭工业向西战略转移奠定基础

东部沿海各省,除皖、鲁两省尚有可以开发的煤炭资源外,其他各省资源有限,经过四十年的开发,产量日渐衰减,而需要量又不断增加,开发的重点非向内蒙、陕西、宁夏等煤炭储量巨大、煤层赋存条件好的西部煤田转移不可。新区大规模开发,必须同时解决铁路、公路、电力和出海港口,以便向华东、华北、东北和南方各省区供应煤炭。对这些人口稀少、粮食、副食来源困难的新矿区,还必须全面安排新区建设规划。

目前,西部最大的煤田,是位于内蒙和陕北相联处的东胜、神府煤田,面积25573平方公里,储量2310亿吨,煤质含灰4%—6%,硫、磷都特别低,煤层近水平,瓦斯含量很低,地质构造简单,埋藏浅,是一个适合于特大型露天和矿井开采的优质动力用煤,世界少有的好矿区。这个矿区由华能精煤公司主管,贯彻群众办矿、国家修路的方针,至今还是以每吨15元收购小窑煤,公司新建的年产30至60万吨的中小型煤矿尚未投产。

精煤公司原计划用“滚雪球”的办法,分三步由小到大的开发矿区。第一期(1992年)拟经神包(长172公里,已建成)、大包和大秦线外运煤炭1000万吨,但是内蒙的乌达、海渤湾两矿区和宁夏的石炭井、石咀山两矿区,多年来都是以运定产,其铁路外运线路是与精煤公司相同的,若为精煤公司运输1000万吨,则上述四处统配煤炭将更难外运;第二期是修建神朔铁路(长270公里)、新增矿井能力2400万吨,除神包线上运1000万吨外,由神朔、北同蒲、大秦线外运2000万吨,目前山西的铁路外运能力已不足,经常存煤4500至5000万吨,且山西的煤矿还要大幅度增产,何能再增加这2000万吨的外运量。我们建议对这些问题宜进行全面统筹安排。

精煤公司规划在第三期年产煤6000万吨,并修建由矿区直达海港的万吨列车铁路,但是修建长1000公里的铁路需要十年左右的时间。根据美、苏经验,输煤浆管道投资仅为铁路同等运量的1/3至1/4,建设周期约为铁路的1/4,占用土地仅为铁路的1/7,运行管理人员仅为铁路的1/10,运费低廉,装卸方便。在我国铁路运输紧张的情况下,采用水煤浆管道作为辅助运输手段很有必要。为了早日输出煤炭供华北一带电厂急需,应先建一条从矿区直达天津大港的水煤浆运输管道(全长730公里),年运水煤浆1000万吨,并在河北易县接出支管供给张坊待建的电厂。

为了给这条长距离、大动量水煤浆管道提供设计、施工、运行经验,北京煤炭设计研究院正在对我国第一条陕西彬县至渭河电厂高浓度水煤浆管道示范工程进行设计,年制浆能力为250万吨、管输距离为135公里,供渭河电厂2台30万千瓦机组锅炉直接燃烧发电。

对于神府、东胜这样条件优越的煤田,建议国家大刀阔斧大规模地进行开发,小打小闹亦为土地荒芜、人烟稀少的自然环境所难容。根据煤田有利的开发条件,宜尽快选择适合于特大型煤矿和露开矿的地段先行开发作为核心,并带动地方煤矿建设,这个矿区的最终规模可达到年产5亿吨。这个特大型矿区的建设投资是很大的,但它能以世界上少有的优质动力煤大量出口换汇,当能吸引巨额外资。

内蒙准格尔煤田适于露天开采的储量有100亿吨,露天矿年产规模可达6000万吨以上,现部分工程已开工,若投资有保证,在本世纪内可以发挥作用,值得作为重点开发的矿区。

以上五个方面的矿区开发投资,估计今后十年需要1500至2000亿元。国家正在治理整顿、深化改革时期,资金十分困难,我们建议采取“谁用煤,谁投资”的政策,对用户每吨煤收取20元的煤矿建设专用基金。过去,各行业多年购买国家的便宜煤,现在国家有困难,扭转长期“利润转嫁”的不合理现象,收取煤矿建设基金,应是公平合理的。

第三,尽快合理调整煤价,恢复煤矿活力

国家规定的统配煤价过低,全国平均每吨不到40元,买不了半条高级香烟,只够买两只烧鸡。国营矿普遍严重亏损,除年年向国家要求贴补数十亿元外,只能拼命生产,争取超计划出煤到市场换取国家平价拨给而不足的物资,来维持再生产,并将部门维持再生产的费用也贴入成本,举步艰难,根本缺乏自我改造、自我发展的能力。中共十三届五中全会《决定》指出,将先对统配煤炭调价,这是每个煤矿职工早就企求的事。1988年,国家平价调拨给统配矿的物资中,钢材到货为84%、坑木到货为77%,超计划产煤所需物资不包括在国家物资调拨量之内,不足之数只能到市场高价采购,每吨钢材为平价的207%、每平方坑木为平价的220%;煤矿所需各种油类则全部从市场以高价买入。

我国的价格政策,是计划价格与市场价格协调共存。调整煤价可否考虑采用计划价格为主、市场价格为辅的原则,核定各地区的煤矿坑口售价。即以统配矿计划内产煤的70%按调拨价计、其他的30%按不同矿区核定市场浮动价计,以华东为例,若调拨价每吨40元、市场浮动价每吨200元计,矿上能实收每吨80多元,运到上海每吨约合140元,与今年上半年上海从各种渠道到货的平均价相等,用户是愿付这样的煤价给煤矿,以得到稳定可靠的煤源,而摈弃“煤倒”的掺假高价煤。这种以30%产量进行价格浮动的做法,使统配煤价与市场挂了钩,对煤矿正常生产有利,也能适当提高职工生活福利,稳定煤矿队伍;国家财政也不用再给统配矿数10亿元的补贴了。这对外也无需宣布煤炭涨价,因为这样的煤价早已是事实存在。至于城市民用煤,仍应按原来煤价,由国家贴补,维持不变的价格。

第四,在矿区建立煤炭产、运、销联营公司,实行重点企业对口供应

在各矿区建立煤炭产、运、销联营公司,严格控制车皮、船只,对重点企业实行对口供应,严格执行供销合同制,减少流通环节,铲除“煤倒”赖以滋生的土壤,斩断伸向煤矿索煤进行高价倒卖的黑手。联营公司实质上是国家煤炭专营公司,直接掌握产、运、销,核定各地煤炭市场浮动价,按质、按量供给煤炭,对煤矿、铁路、船运和用户都有好处。

第五,节约能源,应加强立法和执法

能源的生产和节约并重是我国一贯的方针。能源供应紧张,主要是增长速度赶不上国民经济发展的需要。但是,能源价格过低,也是严重浪费能源的原因之一,上海市有10处电厂,每度电平均耗煤量高达515克,而新机组耗煤不到350克,节约的潜能很大;全国有39万台工业锅炉,年耗煤炭3亿多吨,其中有18万台“煤老虎”急需更新改造。根据资料,我国1美元的国民生产总值所需能耗为法国的5倍、日本的4.4倍、美国的2倍。我国有关的节能领导机关,应从速制定限制能源消费的政策,对若干重要工业的耗煤、耗电、耗油规定相应的指标,超标受罚;对于耗能高的企业,责令限期改善管理,提高节能技术,甚至关停转业,绝不能让依靠低价能源谋利的企业继续存在。用法律对节能工作进行严格管理,对于缓和能源紧张状况肯定是有益的。

注释:

1.本文是朱学范委托孙越崎组织煤矿专家吴京、胡敏进行现场调查后写出并于1989年12月呈江泽民、李鹏的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