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早日进行“南水北调”工程建设的建议
时间: 2008-09-09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关于早日进行“南水北调”工程建设的建议

    1993年4月

    

中共中央、国务院:

    北京、天津及华北地区水资源短缺日趋严重,已成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制约因素。党和国家对此十分重视。早在50年代初,毛主席就高瞻远瞩提出了“南水北调”的宏伟构想,经过30多年的研究论证,1990年国家将“南水北调”工程列入了“八五”建设项目,江泽民总书记在中共十四大报告中,明确提出要抓紧四项跨世纪特大工程的建设,“南水北调”即为其中之一;在刚刚闭幕的全国人大八届一次会议上,李鹏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再次提出要抓紧“南水北调”工程建设。

    近十多年来,水利部门对“南水北调”的东线和中线工程,进行了大量的勘测、规划、设计和实验研究工作,编制了可行性报告或设计任务书,为国家决策准备了条件。

    民革作为参政党,对此项关系到国计民生的特大工程也十分关注,特组织民革党内的有关专家,于今年二月沿“南水北调”的中线和东线,进行了实地考察。现将主要情况和我们的建议简述如下,供中央和国务院决策参考。

    一、京、津、鲁、华北缺水严重,“南水北调”宜早动工

    在考察中了解到京、津、鲁、华北地区缺水很严重:如河北省除拒马河尚有少量流水外,其他河流均已干涸,华北明珠白洋淀从60年代以来有13年发生干涸。山东省1976至1989年连续14年干旱,全省缺水城市已达34个,近21年来黄河有15年在该省断流,去年断流长达77天。河南中部煤炭资源丰富,但因缺水限制了坑口电站的发展,增加了北煤南运的压力,近十几年来该省平均旱灾面积达1800万亩。这些地区由于缺水被迫大量超采地下水,地下水位不断下降,漏斗面积逐年扩大,北京市自70年代起,已累计超采地下水50亿立方米,西郊地下水已处于疏干状态;河北省已有30多处漏斗,总面积达2000平方公里,漏斗中心地下水位最大下降80多米。地下水位下降导致地面下沉,天津市最大下沉量竟达2.5米之多,已导致建筑物和河堤发生裂缝。80年代初期华北连续干旱,北京、天津、石家庄、邯郸、安阳、新乡、郑州、许昌等城市许多工厂因缺水而停产,人民生活用水发生困难,不得不挤工业、弃农业而保生活用水,因而加剧了工农业和城乡之间的矛盾。水事纠纷成为局部地区不安定的因素之一。同时由于缺水,稀释和排放污染的能力降低,地表水质进一步恶化。使用污水灌溉又给农副业生产、生态环境和人民健康造成严重危害。冀东地区现有700万人被迫饮用深层高氟地下水,氟骨病患者已达8万人。

    随着工农业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预计到2000年,年缺水北京约7亿立方米、天津12亿立方米、河北102亿立方米、河南71亿立方米、山东195亿立方米、江苏50亿立方米。经过水利部门和有关省市的长期研究,认为上述地区的严重缺水问题,仅靠当地的水资源已无法调剂,只有从长江流域调水才能解决,即“南水北调”势在必行,更宜早动工。

    二、“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是解决京、津、冀、豫缺水的适当途径

    中线工程近期从已建的湖北省丹江口水库和陶岔进水闸引水,沿黄、淮、海平原的西部修建总干渠,途经河南,在郑州西约30公里处架渡槽跨越黄河,再沿河北省太行山之东、京广铁路之西直至北京,并在河北徐水县分流专线供水天津。中线工程特点是:(1)丹江口水库按后期规模建成后,正常蓄水位为170米,高出引水终点北京玉渊潭水面100余米,徐水县分流处高出天津约40米,全线可以自流供水。且引水总干渠沿线地势西高东低,自总干渠沿线分水可利用淮、海水系自流向东,覆盖面大。(2)水源工程已具初期规模,丹江口水电枢纽及陶岔进水闸已于1973年按初期规模建成,目前蓄水位为157米,为“南水北调”和汉江防洪尚需抬高水位13米,加高大坝14.6米。该工程在设计和建设时,已考虑了“南水北调”的要求,按后期规模建成了大坝基础,现在加高大坝无水下工程,施工简单。(3)丹江口水库水质优良,清澈透亮,基本上达到一类水标准。中线总干渠与沿线河流立交,水不混合,沿线城市又多在总干渠之东,不向总干渠排放污水,且总干渠不兼航运,沿线不致污染,可保清水入京、津。(4)丹江口年入库水量约400亿立方米,将来三峡工程建成后,还可引长江之水入汉江,有充足后备水源。(5)中线工程投资据设计部门按1991年价格计算,静态总投资为226.5亿元,总工期为6年,从国民经济整体考虑,中线工程不仅有巨大的社会效益,而且有明显的经济效益。在考察中,京、津、冀、豫各省、市政府和当地群众,一致迫切要求,“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早日动工。

    三、“南水北调”东线工程,是解决山东、冀东,改善苏北地区缺水的重要措施

    东线工程原规划从长江引水,利用并扩建京杭运河,连通洪泽湖、骆马湖、南四湖及东平湖,建13级泵站逐级抽水送至黄河南岸,通过河底隧洞穿过黄河,接卫运河、南运河自流到天津北大港水库,并可再建引水渠和10级泵站逐级抽水送北京。东线工程特点是:(1)引水干线大部分利用现有河道及湖泊,工程量小、占地移民少。(2)有调蓄能力,可以结合航运、泄洪、排涝发挥综合效益。(3)从长江到东平湖,需建13级泵站净扬程65米,从天津到北京需建10级泵站净扬程56米,共需新建和扩建泵站30处,装机92.2万千瓦,平均年用电量35亿千瓦时。(4)从长江下游干流引水,水量有保证,但水质较差。(5)东线工程投资,据水利部门按1990年价格计算,近期规模抽江水1000立方米/秒,多年平均抽水量191.5亿立方米,静态总投资136.7亿元;第一期抽江水600立方米/秒,抽水量88.5亿立方米,静态总投资63.1亿元(注:均未包括新增电源和输变电工程投资)。第一期工程建成后,多年平均净增水量68.8亿立方米,可供山东30.7、江苏16.0、河北8.6、天津8.6、北京3.0、安徽1.9亿立方米,初步缓解这些地区的缺水问题。

    在考察中了解到,北京和天津对供水的质和量都有严格要求,经过比较,北京明确提出,天津也明显倾向于中线供水。同时了解到,江苏近30年来逐步实施了本省的江水北调工程,已发挥了显著效益;淮北旱改水面积由200万亩发展到1000万亩,粮食增产4倍,彻底扭转了该省南粮北调局面。因此,“南水北调”东线工程,除可进一步改善江苏已有的调水工程,促进苏北经济的发展外,更主要的目标是增加调水量供山东和冀东地区。不需向京津送水。根据山东省的资料,按东线一期工程原分给该省的水量37.8亿立方米,将可大大缓解该省水资源紧缺的矛盾,如将原分给京、津的13.7亿立方米水,留给山东共51.5亿立方米。此外若将原穿黄的200立方米/秒补入黄河,既可简化东线工程,节省投资,又可防止黄河断流充分发挥已建的引黄工程的作用(包括利用“引黄济卫”工程向冀东送水)。

    四、我们的建议

    如上所述,中线和东线有各自的合理供水范围,既不相互代替,更非相互排斥。“南水北调”工程,不仅是解决京、津、鲁、华北地区严重缺水的一项战略性措施,而且是对我国水资源进行优化配置的重要组成部分。尽快实施这一工程,必将提高这一广大地区的工农业生产和人民生活水平,必将对我国生产力的布局和经济发展、社会稳定产生深远影响。为搞好这一工程,除上述的考察情况和意见外,提出以下几点具体建议,供参考。

    (1)在国务院领导下,成立一个强有力的权威机构,集中领导,统筹规划,及时决策,分步实施。当前主要是加快前期工作。

    (2)多种渠道筹集资金、综合经营。该工程投资较大,不能沿用老办法全部由国家拨款兴建,应按照“谁受益、谁投资”的原则由国家、地方和用户共同承担,并按受益大小合理分摊。采用多种渠道筹集资金,按市场经济法则进行综合性开发经营;(例如结合中线开挖引水干渠工程,沿线可修建高速公路及旅游景点,建设大型火电厂等;东线可扩大经营航运,向北调水向南运煤等),形成两个新的经济开发带。

    (3)东线按先通后畅的方针,中线则按由南向北开一段、用一段、受益一段的方针,滚动开发。

    (4)参照三峡库区开发性移民经验,做好中线22万人、东线4万人的移民安置工作,使移民的生产、生活均有改善,群众是能够接受的,河南、湖北两省及地方政府均表示积极支持承担任务。

    (5)加强《水法》的宣传教育,增强国民的水资源意识。水是生命的源泉,经济发展的命脉,社会发展的基础。我国人均水资源仅相当于世界人均水平的1/4,必须依法治水,依法管水,做到人人爱惜水、保护水、节约水,使有限的水资源得到充分有效地利用。

    以上建议,是否可行,请卓裁。

    民革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