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进一步发挥云南在重振“南方丝绸之路”中的战略地位作用问题的建议
时间: 2008-09-09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关于进一步发挥云南在重振“南方丝绸之路”中的战略地位作用问题的建议

    1994年1月

    

中共中央、国务院:

    1993年9月,李沛瑶主席率民革中央考察组去云南,对其在重振“南方丝绸之路”中的战略地位问题进行了调研,并到打洛口岸考察,现将有关情况与建议报告如下。

    一、现状

    云南边贸历史悠久,早在公元前四世纪即已基本开辟了“蜀身毒道”(今称“南方丝绸之路”),西双版纳素有西南“茶盐之道”的称谓,商贾穿梭,不绝于史。由于历史的原因,建国以来到60、70年代边贸进出口总额年均仅3百万元。进入80年代,省委、省政府贯彻中央改革开放的方针,进一步放宽边贸政策,突破了小额、短途的限制,并由少数国营商号独营发展到农、工、商,国营、集体多渠道经营的局面;1988年与缅、老建立了政府间的地方贸易关系,从而形成了边民互市、边境地区小额贸易和地方贸易同时发展、相互补充的格局。近年来,边贸年递增率在20%以上;同时,还发展了与缅、老、越的经济合作项目五十余项。1992年边贸进出口总额达22.7亿元,比1980年增长79倍。1993年上半年边贸完成12.04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30.2%,其中出口8.84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48.8%)、进口3.2亿元(比去年略有下降)。去年“昆交会”期间,边贸进出口额便达8.36亿元。按此趋势,预计到1995年可望突破50亿元,扭转了几十年来封闭经济和处于全国对外开放末梢的状况。

    目前,边贸进出口商品是以进口原料性初级产品和出口中低档加工产品为主。由于周边国家不发达,地方工业产品结构大致能满足其消费水平,因此边贸为地方工业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市场,也为以劳务、技术出口为主的国际经济技术合作提供了机会。

    由于周边国家外汇短缺,边贸以易货贸易为主,并以人民币计价和结算。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和周边地区的政经稳定,人民币已成为硬通货且币值坚挺,近年来,人民币对越南盾的兑换率由1∶1200上升到1∶2000、对缅币的汇率由1∶1.67上升到1∶12.5。

    云南经过近十年的奋力开拓,边贸企业大幅度增加,形成了一定规模;改革进一步配套完善,为对外开放创造了更为优惠的条件和宽松的环境;边贸已由单纯的商贸向贸易与经济开发、技术合作相结合的方向发展;边贸的发展带动了边境旅游的发展,边境旅游又促进了边贸的发展;州县两级边贸管理机构进一步调整充实,国家联检机构相继建立。云南边贸已形成了以大西南为依托,昆明为中心,边境开放城市和沿边地县为前沿,周边三国为重点,向东南亚、南亚纵深拓展的新格局。

    实践证明,沿边开放是我国对外开放的重要组成部分,边贸又是沿边开放的重要内容,是边疆民族地区社会经济发展重要突破口,对“利国、富民、睦邻、安邦”起到了积极作用。

    云南边贸有长足发展,但也存在一些外部制约因素和内部工作上急需改进之处。外部制约因素主要是,周边国家经济、交通、通讯条件差,偿付能力有限,商品通道不畅;老挝仍是中央集权且政策多变;缅甸尚未开放景栋地区,贸易难以向缅南部和泰北部延伸等。内部工作上,边贸公司和商行虽迅速发展,但经营范围基本雷同,市场适应能力较差,政府的宏观管理和协调尚未跟上;边贸大量使用人民币现金,而我银行不办理外国商号的存款和收付业务,致使人民币大量出境,估计当地边民手持现金在2亿元以上,现金交易既限制了边贸规模的扩大,且可能冲击云南市场;口岸机构已建立并起到一定作用,但关系尚待进一步理顺;少数出口商品质量下降,影响声誉;边贸经营管理人才短缺等问题,省和沿边州、县正积极整顿调整。

    二、历史的机遇

    90年代,我国改革开放正迅猛地从沿海向沿江、沿边地区推进,沿边地区被推向改革开放的重点。大西南资源丰富,是我国经济发展潜力最大的地区之一,加快开发开放的步伐,对全国的现代化建设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关系到实现第二步战略目标的全局,这对西南地区是一个难得的历史机遇。西南地区是我国通向东南亚、南亚以及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的重要通道,而云南则地处这一重要通道的“连结点”上,战略地位重要,更是千载难逢的机遇。

    市场封闭不可能迅速发展经济,不可能有效地发展社会生产力,这是四十年经济建设的经验和教训。1992年李鹏总理在听取澜沧江—湄公河联合开发战略研究课题组的汇报时指出,要加强与东南亚国家的合作和交往,肯定了“立足亚太、搞活周边、中路突破、打开南门”的战略构想。中央许多领导人都先后去云南视察并考察边贸发展,给予了充分的评价。从云南边贸发展得到的启示是边贸发展不应局限于边区小额贸易和边民互市上,必须向更高层次发展,并以此为契机推进区域性国际经济合作,钱其琛副总理提出这个小区域的国际合作应“成为南——南合作的样板”。云南也采取了一系列扩大开放措施,已有3个边境开放城市和17个国家级省级口岸,确立了“贸易先导、产业联动、外引内联、双向推进”的方针。这都为边贸发展、西南开发开放以及小区域的国际合作创造了良好的内部条件。

    目前,东南亚经济不发达诸国的国内形势渐趋稳定缅、老、越已开始改革开放,除政治上与我重修旧好外,经济上也主动要求与我进行经济技术合作。缅现总理丹瑞较其前任更开明一些,曾率军事友好代表团访问过我国,不久前已恢复驻昆明总领事馆;越总理杜梅访问了中国,实现了中越关系正常化;老总理凯山•丰威汉也访问了北京,使中老关系进一步改善,周边国家的政治安定为经贸发展创造了良好条件。在中南半岛中,泰国经济发展较为活跃,将是继“亚洲四小龙”之后的第五条小龙。由于周边三国经济落后,外汇支付困难,云南边贸及西南开放之目标应沟通与泰的交往,从而推进转口贸易的发展,并与东盟自由贸易区衔接。当“澜沧江——湄公河联合开发战略研究”课题组提出开展小区域国际经济合作的意向时,泰反应迅速,提出把“金三角”改造为“黄金四角”(包括云南景洪、思茅地区)和“五清沟通计划”(傣语清同景,指泰的清迈、清莱、清孔和云南的景栋、景洪),并采取了若干有效行动;亚行等也准备采取具体行动支持云南与东南亚和南亚的交通联网。这些都对我西南开放,逐步建立与东南亚各国的长久性、全方位的合作体系,在合作中不断发展自己提供了十分有利的外部环境。

    目前,国际上对东南亚的发展也十分重视。美、加、日、韩、港、台、新等国和地区正向缅、老、越、泰等输出资本、技术和商品,进行资源和市场开发。缅已在石油天然气、林业、海洋渔业、交通、通讯、矿产和旅游业等开发建设方面与上述诸国和地区签订了150亿美元的经贸合同;越也与韩、台签订了约20亿美元的投资合同。外资已在中南半岛立足并起重要作用,这固然对我形成某种竞争态势,但也为西南地区整体经济素质的提高,增强参与国际市场的竞争能力和经济延伸提供了良好机遇,并可以竞争促境内地区超常规发展。

    综上所述,无论从内部或外部条件来看,我西南地区的开发开放都面临难得的历史机遇。以边贸发展为先导,以深化改革、扩大开放为动力,加强小区域国际经济合作,实现西南的开发开放,缩小东西部差距正当其时。我们只有一个选择,就是解放思想,抓住机遇,乘“需”而入,勇于突破。

    三、几点建议

    1.在西南开发开放战略中,进一步确立云南在与中南半岛和东盟诸国经济技术合作中的纽带地位。

    尽快改变大西南的落后面貌,惟有充分利用其资源优势、区位优势、人口优势,联合起来形成整体优势,以联合促开放、促开发,共同开拓东南亚、南亚市场,共谋区域经济振兴,重振“南方丝绸之路”。西南各省区通过几年的探索,已开始站在大西南的角度,从战略上考虑问题,但仍需进一步转变观念,抓住机遇,用好机遇。

    云南在西南开发开放战略中居于重要的纽带地位。首先,以沿边开放和边贸发展为先导,进一步打开南门,发展中、老、缅、泰毗邻小区域的国际经济技术合作,这比一般意义的开放更进一步,它一方面可成为连接南北两大市场的通道、桥梁和枢纽,另一方面把我们想办的事情,变成毗邻地区和国家,甚至更多的国家和国际组织也感兴趣的事,这种双向合作可能是引进资金真正有效的途径;然后,进一步扩大合作范围,实现与中南半岛和东盟自由贸易区的衔接,发展次区域性国际合作;最后,以东盟市场为对象和中介,推动云南经济以及西南地区与发达国家市场的联接,实现西南经济的振兴。因此,边贸发展必须与地方贸易、转口贸易相结合;必须与多形式、多渠道的国际经济技术合作相结合;必须与扩大内联,合作开发利用云南乃至西南地区的资源相结合,“北联促进南开,以南开吸引北联”,确立“边界有边、贸易无边”的观点;并始终把增强我之竞争力作为合作的必要条件,在竞争中扩大市场、增强实力、扩大影响。以上战略的实施不仅是一个经济问题,更是关系到社会稳定和民族团结的政治问题。80年代实行沿海经济发展战略,由于地理条件和经济基础较好,在开放中获得更为迅速的发展,从而拉大了东西部的差距,它在经济上、社会上都造成了新的不平衡,迫切期待着西南地区的开发开放。90年代抓住机遇,以云南为基地,打开南门,实施西南开发战略是实现边区稳定、民族团结、共同富裕的重要举措。

    2.打开南门的关键是突破交通的阻隔,实现水、陆、空与东南亚的立体网络,沟通中南半岛及东盟与我西南两个外延广阔、极具活力而现在又相互阻隔的大市场,与沿海成合抱之势,形成南北大陆桥。

    水路:开通澜沧江——湄公河国际航运的国际合作已提上各国议事日程,要抓紧航道治理,并与老、缅、泰签订通航协议,争取把澜沧江——湄公河建成为中南半岛的多瑙河。

    陆路:改造两条公路和新建一条铁路。公路一是将昆瑞(昆明至瑞丽)公路改造成二级以上高等级路,与缅甸腊戎相连,进而与亚洲公路联网;二是改造昆洛公路为二级公路,从打洛出境经缅甸景栋到泰国大其力,进而与中南半岛公路联网。真正实现南北大陆桥,最终要靠铁路联网,广大(广通至大理)铁路沿澜沧江东侧向南延伸,经景洪从勐腊出境,经老挝南塔、会晒到泰国清孔、清莱,从而与马、新接轨。

    航空:一是把昆明机场改造成面向东南亚、南亚的国际空港;二是批准已建的景洪、思茅机场为口岸机场,以与中南半岛诸国空中运输网联结,并及早开通与东部沿海大城市的航线。目前,景洪机场一天仅3个航班,远未发挥效益,而同时又约有60%的外国旅游团因航班不足而被迫取消去版纳。

    路通百通,不仅货畅其流、人畅其行,且可充分利用大西南秀丽的自然风光和多姿多彩的少数民族风情,与中南半岛诸国构筑多重旅游环线,纳入国际旅游市场。

    3.进一步放宽政策,通过金融改革扩大开放,多渠道、多形式地筹集云南基础设施建设资金,使“前沿”尽快变为现实,在亚太经济区尽快占据一席之地。

    一是争取国际援助。这一小区域的经济合作与发展涉及不发达国家和地区,澜沧江处于上游,下游国家和国际社会对水资源、环境生态异常关注;同时,将“金三角”改造为“黄金四角”,用开发新产业代替毒品种植也是国际社会关注的问题,因此有些项目可望获得国际的支持与帮助。

    二是拓宽利用外资渠道。允许云南引进外资开发建设澜沧江中下游地区水电、航道、码头公路等基础设施项目,方式上除贷款、合资、合营外,还可探索BOT方式,或给予沿途房地产开发权、一定期限的运输经营权等补偿办法来吸引投资。

    泰缺少电力,马也有潜在市场,而水能资源是云南的重要优势。向外输电既可强有力地密切与中南半岛国家间的凝聚力,成为经济合作重要内容;又有利于吸引外资加快澜沧江下流水电资源和流域地区各领域的开发。

    三是允许外资银行在昆明和沿边主要开放城市设立机构,开展存贷业务;同时,我国银行在沿边地区的分行也应为从事边贸的外国商号开办存款和收支结算业务吸纳流散在境外的人民币。

    四是允许采取股份制集资、发行债券的方式进行交通建设。

    4.加强东西部地区的横向经济联系,积极扩大内联,以提高云南工业技术水平,并吸引沿海企业去滇合作开发利用资源。

    这既有助于全国统一市场的形成,克服东西部的矛盾;又可在接受沿海工业的辐射后,有效地发挥云南的资源丰富和劳力成本较低的优势,壮大地方经济实力,提高出口产品的质量与档次,提高云南在中南半岛市场的竞争能力。为此,一是要有效地宣传云南开发开放和小区域国际合作的意义和前景,改善投资环境,增强对国内外企业的吸引力;二是给予一定的优惠,多形式地进行内联合作;三是人才和技术的交流。

    5.为进一步推进小区域的国际经济合作,把云南建成向南开放的基地,在不影响外交大政方针,重大事项由国家决策前提下,扩大云南的开放程度和与毗邻国家开展经济技术合作的权限;另一方面也要配合经济技术合作加强外交工作,将国际合作推向预定目标,实现中央的战略意图。

    我们认为,在大西南总体发展战略进一步取得共识和付诸实施的前提下,努力建设大通道、培养大市场、造就大流通、推进大开放,古老的“南方丝绸之路”必将重放异彩,云南及大西南将和沿海地区一样,很快会走上繁荣、富裕的道路,并为东南亚的和平稳定和经济繁荣作出贡献。

    以上建议,谨请卓裁。

    民革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