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对证券纠纷与犯罪问题应引起高度重视的建议[注1]
时间: 2008-09-09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关于对证券纠纷与犯罪问题应引起高度重视的建议[注1]

1996年3月

 

一、证券纠纷与犯罪日益增多和严重

近年来,我国证券市场发展迅速、规模急剧扩大,到1995年底止上市公司322家,专业证券公司93家,证券营业机构400家,它们下属的证券营业部2000多家,证券从业人员近7万人,投资者队伍已达1000万人。

这一新型行业飞速发展的同时,证券发行、交易中的纠纷与犯罪问题也日益增多,花样翻新、数额巨大,其广泛性和严重性已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

据不完全统计1993年上海市各级法院受理涉股纠纷案为200起,1994年上升到500多起,翻了一番。深圳1994年受理涉股纠纷为1993年的3倍多,1995年1—11月发生的涉股纠纷又较去年同期增长7.9%,其他地区虽不如沪、深突出,但也时有发生。

通过主管机关调解和处理的纠纷为数也不少,中国证监会93、94年处理投资者来信760余件,深圳证管办93、94年受理投诉230件左右,94年深圳证交所受理投诉120多起,上海证管办近年处理投诉1000件,上海交易所受理2300人次。

在证券市场上挪用公款炒股、贪污、受贿等犯罪也呈递增势头。1991年到1995年3月上海各级检查机关查获证券人员犯罪186起,涉及金额3.5亿元、涉案人员197人,涉及全国24个省份驻上海的证券机构,占上海证券部总数的22%。某外地证券公司上海营业部交易员陈健,挪用公款4037万炒股,亏损11万,被判刑11年。嘉兴市信托公司证券部经理等五人挪用公款1.89亿炒股,亏损750万,三名主犯被判处死刑。

除数量增多,数额巨大外,证券的纠纷犯罪还呈现出纠纷多样化。近期表现为与交易制度有关的透支案最多,犯罪分子年轻化、手段智能化,行为人冒险性、投机性、赌博性更强,一案多罪,连续作案,相互勾结、牵涉面广及一些典型的证券犯罪是人为操纵等几乎是公开进行等等特点。

二、证券纠纷及犯罪案件增多的原因

从根本上看,证券纠纷与犯罪与其他种种经济犯罪的根源一样是由于犯罪分子受资产阶级价值观所影响,为了个人的私利,置国家、单位的利益于不顾,在侥幸心理支配下挺而走险。此外由于在我国尚处于实验阶段证券行业的特点,如形成时间不长、立法不够完善、管理不严密,从业人员素质低下等等,也在客观上使一些犯罪分子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一)立法滞后或不完善,不规范

自1984年恢复发行股票以来,经历了起始、发展、高涨等几个阶段,1990年2月深沪证交所开业,但1992年年底,全国性的证券监管机构才建立,时间、空间的错位便导致了管理上的混乱,迄今规范市场的仅是一些行政法规而且数量很少,对一些纠纷式犯罪定性、量刑缺乏必要法律依据,只能依现有法律类推,如对证券纠纷基本都用“民法通则”,“经济合同法”等法规,这是否完全适用于这些案件,有效保护投资人还值得商榷。又如透支纠纷就涉及三个法律方面问题,法律界就有很大分歧,执行自然也就不一样,难于及时、准确、有力的打击犯罪分子和调解纠纷。

(二)管理不严密

目前证券商内部管理特别是对分支机构的管理相当松懈,有章不循。证券主管和证券商的上级机构也未能有效的采取稽核、主管人员轮换等手段来防患于未然,证券商协会组织时间不长,自律作用尚未能充分体现。

(三)素质原因

一是指市场参与者法制观念淡薄,从业人员为自身利益存在侥幸心理;二是指我国近7万证券从业人员中的多数人年龄小、思想不成熟、未经正规训练、仓促上阵,操作失误、不负责任的情况就容易发生;三是指司法人员本身缺乏证券业的专业知识,对于近几年出现的全新案例,抓不到关键所在,从而不能正确的运用有关法律和恰当的处理。

(四)市道低迷,竞争激烈,促使一些人挺而走险

1993年上半年以来,股市就步入长期熊市,证券商的数量直线上升,各证券商为招徕大户,创造成交量,不惜采用大比例透支吸引顾客。一些上市公司由于宏观紧缩等原因,也为挽救亏损不惜采用如回购股票、操纵市场等手段,对中介机构而言,也有的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不顾职业操守。

(五)主管机关打击不力,办案力量不足

由于证券犯罪往往涉及开户、委托、成交、清算各个环节,失去一环则失去线索,柜台缺乏鉴伪技术、电脑等高智能犯罪等取证都相当困难,人力不足,中央和地方有关部门职责不够明确,因而打击不力。另外是否还存在担心查辑不法有打压股市之嫌的顾虑,以至投鼠忌器使典型的证券犯罪活动越来越猖獗,严重影响了广大投资人的利益。

三、几点建议

(一)对证券纠纷和犯罪要引起足够重视

由于证券纠纷和犯罪日益增多、涉案金额越来越大,已严重影响到证券市场的健康发展,是摆在法律界、证券界的重要课题,应引起有关方面的高度重视。全国人大、国务院证券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应联合组织调查组开展调查研究,建立专项分类统计以掌握证券行业的纠纷和犯罪的发生趋势,针对新情况制定有关法律和司法解释。

(二)建立严密的证券法律体系和证券刑罚体系,消灭证券立法的空白地带

1.“证券法”是规范证券市场的一部母法,应尽早出台。

2.增设有关证券犯罪的新罪名,如在“刑法”中增设“内幕交易罪”,“操纵证券市场罪”,“欺诈客户罪”等。在“证券法”公布之后,应由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关于惩治违犯证券市场管理犯罪的决定”等。

3.对透支的合理性,应遵循国际惯例,在法律上予以确认,使其从地下走向地上,兴利除弊。

4.充分发挥司法解释作用,可以较好的弥补立法的不足。

(三)加强执法

对证券纠纷和犯罪,高检、高法应有指导性意见。“公检法”之间要加强协调,克服相互推诿和“以罚代刑”,并加强司法与行政机关的协调。要提高各级领导,司法人员对制裁证券犯罪的意识,不能把防止打击犯罪和发展市场经济对立起来,更不能因取证困难退缩不前。

(四)理顺监管体制,建立证券仲裁制度

应尽快理顺分层次、协调配合的管理体系,克服目前一方面众多(十几个机构)裁判管理市场,另一方面又有大片无人问津的地带。

在发生纠纷时,一般有协商、调解、仲裁、诉讼四种途径处理,当前仲裁制度有特殊意义。虽然1995年3月国务院已授权中国国际经贸仲裁委员会仲裁证券商之间或证券商与交易所之间的纠纷,但由于有关条例迟迟未出台和当事人对此陌生未能发挥其应有功效。

(五)加紧司法人员培训工作

对司法人员应加强培训,除有扎实的法律基础外,还应有较强的证券、财税、会计、电脑等知识,对从事证券的司法人员应有资格要求。

在当前和今后一段较长时期内,对涉及较深的专业知识的案件审理时,应聘请专业人士组成陪审团,以提高审判水平。

(六)建立纠纷与犯罪的预防体系

1.加强对上市公司、证券从业人员及“三师三所”的职业道德教育及法制教育。

2.充分发挥区域性行业自律作用,避免同业过渡竞争,促进同业规范化经营。

3.监管机构要严格对有关机构和从业人员的资格认定,年度稽核、考核。财政、税务、检察等机关要定期不定期的检查监督,防患于未然,设置举报电话等。

4.证券经营机构要完善内部控制制度,健全规章、强化自身建设管理、堵塞漏洞,加强稽核、电脑监控等。

注释:

1.民革中央在全国政协八届四次会议上的提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