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革中央关于加快珠江航运建设促进流域经济全面持续发展的建议
时间: 2008-09-09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民革中央关于加快珠江航运建设促进流域经济全面持续发展的建议

 

    编者按:按照李沛瑶主席生前安排的选题,民革中央于1996年五、六月间由胡敏副主席带领中央和地方有关专家并邀请交通部珠江航务管理局及滇、黔、桂、粤四省(区)交通厅的负责同志对四省(区)进行调研,之后整理出对如何充分发挥珠江水资源的综合效益,促进流域经济全面持续发展的建议,报送中共中央和国务院。

 

中共中央、国务院:

    根据已故民革中央主席李沛瑶生前安排的选题,民革中央调研组于五、六月间就“加快珠江航运建设促进流域经济全面持续发展”为题赴滇、黔、桂、粤四省(区)进行调研。调研组从西江源头——云南曲靖的马雄山开始,乘车沿江和乘船顺江而下,途经北盘江、南盘江、红水河、西江、虎跳门水道至珠江出海口之一的崖门,经16个县市实地考察并与当地党政负责同志、航运部门等有关同志、沿江农民、船民座谈,听取他们介绍情况和反映意见。

    珠江是我国南方最大的河流。流域面积广阔,北依五岭、南濒南海。港澳屹立于珠江出海口东西两侧。流域地处亚热带、气候温和、雨量充沛、山青水秀、植被较好、土地肥沃。珠江年经流量3360亿立方米,占全国水资源总量的12%,仅次于长江而为黄河的七倍,云南有28个、贵州有25个、广西有三分之二的县市位于其干支流畔,水资源的综合利用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

    珠江流域上、中游地区资源丰富。滇、黔、桂及包括四川在内的西南地区,自然综合考察成果表明,在反映自然资源丰富的44项指标中,西南地区有17项居全国第一位、11项居第二位。矿产资源已探明储量在1亿吨以上的有28种,云南为全国自然资源最密集地区,目前世界已知的140种有用矿种中,在该省已找到112种,探明储量的有81种,磷矿储量达11.25亿吨,占全国第一位,品位均在30%左右;贵州煤储量占全国第三位,南、北盘江和红水河流域或可就近水运的煤炭储量92亿吨,且品种多、发热量多在7500大卡以上;广西右江沿岸的铝土矿占全国第一位;广东西江沿岸的硫铁矿储量也列全国前茅。此外,还有铅、重晶石、锡、锌等有色金属,木材蓄积量5.37亿立方米,以及优良的大理石、花岗石等建材。所有这些均为我国经济最发达的南方沿海地区最迫切需要而又十分贫乏的资源。

    珠江流域水资源综合利用潜力很大。水利资源理论蕴藏量3348万千瓦、理论年发电2939亿千瓦时,可开发装机2512万千瓦、发电1168亿千瓦时。上、中游水能开发条件十分优越,有流量大而稳定、峡谷多、落差大、建大坝地点多,淹没损失少等优点。红水河是我国十大能源富矿基地之一,规划了10个梯级,已连续开发建成大化、岩滩电站,正在建百龙滩电站,将建龙滩电站,通过水系资源的综合开发利用,实现华南地区西东送的同时,促进黄金水道开发,为流域经济的全面展开创先决条件。

    珠江流域在滇、黔、桂、粤四省区涉及146个县市,人口占全国的5.5%,而贫困人口却占全国的30%,其中少数民族的比例很大,农民人均纯收入400元以下的县有54个。红水河流域是全国11个贫困片区之一,属国家重点扶贫开发地区。上、中、下游在经济、社会等方面发展上的差距,由于历史等各方面的原因在继续扩大。1970年广东与贵州的人均国民收入比为1.8∶1,目前已达4∶1;云南农民人均纯收入仅为广东的40%,上游人民贫困和下游人民小康富裕存在着巨大的反差。

    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国内河水运的基础设施建设和支持保障设施配套方面都有很大发展。1995年珠江水系完成货运1.47亿吨、客运2700万人次、外贸转口2000万吨、集装箱运输75.5万标箱,通江达海,为改革开放和流域经济的发展做出了较大贡献。

    河流是孕育民族生存、发展的摇篮,我国人民自古就懂得“舟揖之便”,秦始皇在挖掘沟通湘江、漓江的湘桂运河时,在33.5公里的航程中就建造过简易船闸。但是我们遗憾地了解到,当前对水运重要性的认识尚嫌不足,珠江历史是沟通大西南和华南的天然通道和出海口,而目前已有不少支流被闸坝阻断,仅桂、粤两省区分别就有212条和998条通航河流被975座和649座闸坝阻断,断航里程达5572公里和5858公里,分别占原通航里程的58.1%和35.7%,其中90%以上是“小水电”造成。由于一些地方和部门只看到办水电可获得的直接效益,看不到或者不考虑河流断航所带来的损失,“小电热”引发了不应该发生的“碍航闸坝”问题,导致无法计算的严重损失。经各有关方面的努力,大致要到本世纪末,才能争取恢复有复航价值的150座主要碍航闸坝的通航条件。

    红水河历史上就是一条从滇、黔到两广直至出海最便捷通道。但大化电站1981年截流,1983年建成,而通航建筑物至今未建成,航运中断20年;岩滩电站1987年截流,1992年第一台机组发电,通航设施建设仍在扯皮,断航已8年,这两处新的大型阻航闸坝,将红水河“拦腰斩断”,上下游闸断航,只能进行一些区间运输,估算影响煤、磷、木材等原材料的南运达1.5亿吨,相当于南昆铁路10年的运量,黔煤东运比晋煤海运南下可缩短运距三分之二,受害最重的是黔、桂大石山区特贫困地区的人民群众,严重的经济损失尚可估算,影响共同富裕和民族团结的政治损失是难以弥补的。沿江的干部、群众很有意见,黔、桂12个沿江县的书记、县长曾联名向有关方面上书,贵州省、交通部也曾向中央呈送报告,要求迅速解决断航问题。至调研时,尚未看到具体解决方案。

    珠江是沟通华南和西南的水运主通道,是滇、黔和广西部分地区脱贫致富之路,为充分发挥珠江水资源的综合效益,促进流域经济全面持续发展特提出如下建议。

    (一)各级领导应充分认识水运在珠江流域经济全面持续发展中的战略地位并积极支持珠江水运的发展。

    珠江是沟通华南和西南水运主通道,在区域经济发展中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但其潜在优势远未发挥,必须全面统筹水资源的综合开发利用,这有利于实现“九五”计划和2010年远景目标提出的我国生产力由东向西推进的发展战略;有利于改善四省综合运输网,减轻南北运输压力,通畅物流、推动流域经济进一步发展;有利于实现“八七扶贫攻坚计划”,把滇、黔的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加快脱贫致富步伐,走共同富裕道路,促进民族团结;有利于加快四省区向外向型经济发展,促进港澳地区经济繁荣和稳定发展;有利于平战结合,巩固国防。

    (二)红水河上大化、岩滩闸坝碍航问题严重,亟待解决。

    大化电站已断航近20年;岩滩电站又造成新的断航,电站即将建成,而升船设备的土建工程尚未完工。据了解,这两项工程和筹建的龙滩电站都是按兼顾发电、航运及其多种功能的水利枢纽进行设计的,这表明红水河资源开发的规划和设计都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但由于1989年国家压缩基建投资规模时,广西电力工业局以大化电站概算中的升船设施投资已基本用完,国家能源投资公司没有追加为由而将升船工程列为停缓建项目,能源投资公司居然同意这个意见而予以批复。我们认为,大化电站断流是有关部门违背了《水法》,也违背了国务院“关于珠江流域综合规划的批复”(国函[1993]70号)的精神,任何单位都不得作出违反法律的批复,同时也是拖延国务院指示精神而不办的结果。时至今日,复航工作还没有实质性进展,后果严重,影响很坏。如不尽快采取果断措施,不仅大化、岩滩已有碍航闸坝难以恢复通航,下游正在施工的百龙滩电站必会成为第三道碍航闸坝,这样下去,中西部地区的内河航运将受到人为的致命阻塞。

    按国务院批准的梯级开发规划进行建设,红水河将成为一条畅通的“渠化”河流,成为上接滇、黔下通两广,将资源丰富的大西南与经济发达的珠江三角洲及港、澳相接的水上通道,成为滇、黔和广西部分地区脱贫致富之路,是落实国家关于开发中西部决策的一项重要内容。有关部门必须以法律为准绳,严格执法,克服“行业局限性”扯皮现象,理顺关系,以对人民高度负责的态度,主动承担责任。大化电站应尽快恢复建过船设施,由于断航时间已久,投资及经营体制有变化,只由水电、交通等部门和地方政府很难协调,请国务院有关领导亲自过问,以便早日得到解决。大化电站断航的教训,绝不能再在岩滩重演,岩滩电站必须按照《水法》办事,电站和过船设施要同时竣工投产,并由工程所涉及的有关部门共同参与验收,以保证法律的权威性。

    (三)国家有关部门务必加强对珠江流域的生态环境和水质保护工作,并请国务院支持林业部、水利部把珠江上游的防护工程从试点转向大面积实施。

    珠江流域的生态环境和水质,相对而言较其他一些流域好,但近年来水土流失,滥伐森林、水质污染等现象时有发生并日趋严重,不及早采取坚决措施,后果不堪设想。根据中央的可持续发展战略,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务必加强对生态环境和水质的保护工作。

    珠江上游的防护林试点已取得一定的效果和经验,为从根本上解决全流域的生态保护问题,应将水利部、林业部在珠江上游的防护林试点转为大面积实施,以尽早取得保持水土和生态的效果。

    (四)借鉴国外的成功经验,在珠江水系试点,建立跨地区、跨部门、有权威的流域综合管理机构,全面负责流域的综合开发和管理。

    世界内河开展较好的美、德、荷、法等国都是由国家制定法律法令,同时建立具有权威性的管理机构,负责对流域开发、治理的总体规划实施和日常管理工作,取得较好成功的效果。为克服我国部门分割地方利益过重等方面问题所引发的矛盾,宜借鉴国外成功的经验,以珠江水系试点,建立一个跨地区、跨部门、有权威的综合管理机构,统筹全流域的开发和管理,把珠江的事办好。

    在上述机构建立前,应加强当前部门流域管理机构(水利部珠江水利委员会、交通部珠江航运管理局)的职能,全面地考虑流域的开发治理,主要有维护流域有关规划的权威性;赋予一部分协调管理、监督的权力;参与重大项目的规划、设计、建设的审查、管理和验收;为水系各地区、各行业和部门服务,共同把珠江的事办好。

    (五)国家继续加强珠江水系的航运建设,并对近期重点建设项目给予支持。

    国务院关于珠江流域综合规划深得民心,各有关部门和沿江各级政府坚持贯彻落实。但由于投入少,珠江水系的通航河流大多处于自然状态,潜伏着事故隐患,鉴于发展珠江水系航运的意义重大,国家需对近期重点项目给予启动支持,如二期贵港梯级建设,使广州至南宁的航道达到三级标准;肇庆以下至虎跳门的3000吨级海轮通道;整治珠江三角洲水网主要航道;按300吨级船舶标准整治柳江及北江下游等。当然也要发挥两个积极性,流域各地政府也应继续完善扶持航运建设的优惠政策,多渠道筹集资金。

    我们坚信,各有关部门和各级政府只要认真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红水河的开发应兼顾上下游的利益,要结合水电开发整治航道,提高通航能力的决策,对珠江水系按“综合利用、综合防治、统筹兼顾、相互促进”的方针办,珠江丰富的水资源必将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宏伟事业中发挥巨大作用,利国利民、功在千秋。

    以上建议,请参阅。

    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会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