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防范金融风险,维持金融稳定的建议
时间: 2008-09-10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关于防范金融风险,维持金融稳定的建议

    1998年1月

    

中共中央、国务院:

    江泽民总书记在中共十五大报告和有关重要讲话中都明确指出:防范与化解金融风险是当前的一项重要任务。只有化解了金融风险,金融才能保持稳定;只有金融保持稳定,才能促使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和健康的发展。为此,民革中央最近在北京邀集了北京、上海、天津、大连及深圳等地民革一部分经济、财会和金融专家就此问题进行了研讨,现将这次研究会上专家们对当前我国金融形势和存在问题的一些看法及有关建议汇报如下。一、对我国存在着比较严重的潜在金融风险不能掉以轻心

    与会同志对近几年来我国金融业稳定健康发展、金融形势稳定、通货膨胀得到有效抑制与外汇改革取得巨大成就,特别是当前在亚洲金融风暴冲击下我国金融业仍能保持稳定发展的势头一致予以充分肯定。

    这次东南亚一些国家如泰国、马来西亚、印尼等国之所以发生金融危机,除受国际金融投机商的冲击外,主要还是由于其内部经济及金融过于脆弱,银行及金融机构呆账过大;在条件不成熟与金融监管不力的情况下,过早地开放了资本市场,给国际的游资以可乘之机;在外汇储备不很充足和汇率已经高估的情况下,仍一度力图维持其对美元的联系汇率。但从韩国与日本发生的金融危机来看,外部冲击的迹象不很明显,主要是由于自己的银行体系出了问题,即在政府指导下,由银行向企业注资,形成政府、银行、企业权钱勾结的不正常关系,一旦企业破产,银行大量坏账曝光,结果爆发严重金融危机。

    联系到我国,由于整体经济与金融形势都比较好,人民币实行的是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引进外资比较合理,国际收支保持顺差,外汇储备相当充裕,资本项目的自由兑换尚未对外开放,因此,在我国发生像泰国那样主要因受国际游资冲击而引发金融危机的可能性很小,但由于我国国有企业亏损严重,国有商业银行不良贷款比重偏高,非银行金融机构存在的问题较多,金融业违法违规行为严重以及金融秩序比较紊乱等等,因而发生像韩国、日本那样主要由于银行体系出了问题而引发金融危机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对此绝不能掉以轻心。

    二、对稳定我国金融的一些看法与建议

    (一)适度增加财政支出,扩大固定资产投资。

    考虑到因受亚洲金融风暴的影响,近年我国的经济增长率可能有所下降;同时鉴于近几年来我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的连续惯性下滑,据说去年固定资产投资已下降到只增长10%的水平,不少同志担心,今年我国的经济增长率要保持在8%以上的水平可能相当困难。因此建议,当前宜适度放宽已执行多年的“适度从紧的财政政策”,即在执行力度上有所放宽,可以考虑增发一定金额的国库券,适度扩大财政支出,增加固定资产的投资,注资启动一批基础设施与公共建设工程,增加社会有效需求,为经济增长注入新的推动力。

    (二)注意掌握“适度从紧货币政策”的执行力度,及时进行“微调”,严防出现“通货紧缩”的局面。

    我国中央银行货币的发行主要是通过三个渠道,即财政赤字、银行信贷收支差额和新增的外汇储备。自1993—1994年我国实行外汇改革以来,财政收支已出现盈余,银行信贷差额也在逐年缩减,1996年已持平;只有外汇储备逐年快速增长,1994—1997年期间,外汇储备增加1200多亿美元,我国外汇储备的增加主要是靠外资的流入与外贸的顺差,自去年起,外资流入我国的速度已有所缓慢,加之目前受亚洲金融风暴的影响,今年对外贸易顺差与外资的流入均有可能缩减,外汇储备增长率也可能下降,从而影响货币的投入,导致出现“通货紧缩”的局面,对整个经济运行可能带来负面影响。因此建议:在政府运行扩大财政支出的同时,在执行适度从紧货币政策方面也应掌握执行力度,即采取“内松外紧”的做法,在货币供应量上适度放宽,并根据今后经济与金融形势的变化不断进行“微调”,充分发挥利率及公开市场业务在宏观调节中的作用,在适当时机,可以考虑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和再次调低银行存、贷款利率。

    (三)加快国有商业银行的改革步伐。

    鉴于韩国、日本的商业银行因受政府干预过多、缺乏自主经营,最终导致大量坏账发生金融危机的沉痛教训,我国当前应切实采取措施,加快国有商业银行向真正商业银行转变的过程。建议:(1)探讨国有商业银行进行股份制改造的可能性,并进行试点。为了减少对公有制的冲击,也可以考虑先试发优先股。国有商业银行进行股份制改造不仅有利于促使它们更快地改善经营管理、政企分开、充实银行资本金、改善不良资产,而且可以减轻政府在金融方面承担过大的风险。(2)与会有些同志认为,目前规定银行每年可以冲销300亿元呆账的做法缺乏明确政策与严格要求。这种做法,不仅收效不大,而且助长了下面的依赖思想,不少地区已出现“一窝峰”抢报呆账的现象,谁得到了谁占便宜。建议中国人民银行对此应加强管理。(3)1996年7月根据日本“主银行制度”精神在我国八大城市推行的“主办银行制度”,带有明显的政府干预银行正常贷款的弊端,今后这一“主办银行制度”是否值得全面推广,宜重新考虑。

    (四)人民币是否贬值宜留有余地。

    关于人民币是否贬值问题当前在国内基本上有两种看法:一种看法认为在亚洲不少货币大幅度贬值的影响下,人民币贬值是不可避免的;另一种看法则认为,由于我国当前经济与金融形势都较稳健,人民币面临的主要是升值的压力,人民币不会贬值。朱镕基副总理最近一再表示人民币不会贬值,并坚决支持香港的联系汇率制度,这主要是从稳定当前亚洲金融形势这一大局来考虑的,因为人民币贬值,将给港币联系汇率带来极大压力。一旦人民币与港币相继贬值,则可能给亚洲金融及经济带来灾难性的后果。我们认为,目前人民币的稳定的确有助于增强国内外对金融的信心,是中国为亚洲金融稳定作出的贡献。对此与会同志表示支持。但问题在于,这次亚洲不少国家货币贬值的幅度很大,即使我国采取非贬值的其他方式来扶植出口,但是否能够抵销因其他国家货币大幅度贬值给我国出口带来的压力,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人民币今后是否贬值,关键要根据今年上半年我国金融与外贸的形势来定,如果出现不好苗头,也可以对人民币汇率进行必要的“微调”,否则为此付出的代价将是相当高昂的,因此对人民币贬值问题应留有余地。

    (五)一些金融领域和业务的对外开放宜持谨慎态度。

    从东南亚一些国家的货币与股市经常遭到国际游资冲击这一现实情况来看,在我国金融实力尚不雄厚、金融体制尚存在不少弊端和金融监管尚不健全的情况下,不宜过早开放资本市场;外资银行经办人民币业务也不宜过早全面推开;对引进投机性很大的衍生金融工具也应持谨慎态度。个别同志甚至认为,如果以全面开放我国金融市场作为争取早日参加“世界贸易组织”的条件,不仅付出代价太高,而且将弊大于利,对此应全面统筹考虑。

    (六)建立集中统一的证券管理体制的条件已经日益成熟。

    为防范我国证券市场的风险,除应加快制订“证券法”、注意保证上市公司质量和积极组建“证券投资基金”等机构外,如何加强证券市场的集中统一管理,已成为当前证券市场的一个重要问题。目前,我国证券市场的管理机构,除国务院证券委与证监会负主要的决策与管理的职责外,中国人民银行、国家计委、财政部、国家体改委、各地方政府和沪、深证交所都在不同程度上介入证券市场的管理,形成多头管理,结果造成政出多门、政策不统一;市场筹资成本上升,运行效率低下;依法管理变得困难,市场难以统一、高效的发展;投资者无所适从,市场监管乏力。据了解,世界各国证券市场管理的基本经验就是建立集中统一的证券管理体制,因此,我国也宜创造条件,积极向这一方向发展。

    (七)切实加强金融监管,整顿金融秩序。

    为了防范金融风险,中国人民银行应采取有力措施加强金融监管的力度。建议中国人民银行可根据最近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通过的《有效银行监管的核心原则》的精神,结合我国的具体情况,制订出贯彻《有效银行监管的核心原则》的实施细则,提出进行银行监管的明确规定和要求,把重点放在如何防范信贷风险与加强银行内部控制系统上,在金融系统内组织学习和认真贯彻,这实际上是我国银行监管工作与国际接轨的一项必不可少的重大措施。与会同志还建议中国人民银行应采取有力措施切实制止在我国金融机构内比较普遍存在的在账务上弄虚作假、账务混乱,账外账和不入账的违法违规行为,并大力纠正目前在金融领域内的监管不力与查处不力的现象,狠抓一批对社会有影响的金融大案、要案,严加惩处,并向社会曝光,以提高金融监管的权威性。

    (八)建立存贷款保险制度已刻不容缓。

    目前,差不多所有市场经济发达的国家为了防治金融风险给社会带来的不安定都建立了各种形式的存款保险制度,以保护广大存款人的根本利益。现在我国除国有商业银行外,已经出现了大量吸收社会存款的各种银行与非银行金融机构,如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合作银行、几万家农村信用社,在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和金融风险与日俱增的情况下,个别金融机构发生倒闭是不可避免的,未雨绸缪,有必要在我国尽早建立不同类型的存款保险制度。

    (九)金融风险能否防范与化解关键在人。

    金融政策与措施能否落实与金融风险能否防范与化解,关键在于有一支业务与品质素质都很高的金融从业人员队伍,因此建议大力加强对金融从业人员的教育与培训,并切实改进金融系统内的人事制度。

    民革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