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加快恢复红水河通航的建议[注1]
时间: 2008-09-10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关于加快恢复红水河通航的建议[注1]

2000年3月

 

全国政协八届五次会议期间,民革中央曾提交了“关于尽快复建红水河大化电站过船设施,加速岩滩电站过船设施建设,恢复红水河通航的建议”案,全国政协作为0846号提案交由广西区政府和国家计委办理,广西区政府(桂政办函[1997]245号)和国家计委(计办提案[1997]420号)的答复中均表示“尽快落实资金,抓紧组织实施”。我们本以为沿河人民发展经济的希望在红水河复航后将会逐步实现。

1999年11月中旬,民革中央邀请交通部珠江航运管理局负责同志共同对红水河复航问题再次进行了调研,发现除岩滩的过船设施经积极努力基本建成外,红水河的复航问题至今仍未得到解决,主要的问题是:

一、中央负责同志的指示精神及有关部门关于筹措红水河过船设施资金的办法未能落实

1997年国家计委交通能源局《关于红水河大化电站过船设施项目资金问题的函》提出:“大化电站过船设施初步设计由交通部和广西区政府共同组织重新审批,项目资本金按工程投资的35%安排,由广西区政府和大化电站的法人代表桂冠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各投入1/3,交通部用内河建设基金投入1/3”。但桂冠公司却认为,大化电站现有上网电价水平不足以偿还电站本身建设贷款,而且过船设施建成后无法带来直接经济效益,提出过船设施建设费用应由国家无偿拨款,或由过船设施受益部门出资建设,或通过提高电价偿还过船设施贷款,致使资金解决办法搁置。1999年5月7日,国家计委根据国务院领导关于红水河复航有关问题的批示精神,在北京召开了红水河复航有关问题协调会议。会议就大化电站过船设施建设资本金问题再次发文[计办基础(1999)493号文]决定:“交通部代表国家出1/3,并通过广西区交通厅在大化电站整体中占相应股份,贵州省争取出一部分,具体数额请贵州省在向省政府汇报后提出意见,不做硬性规定,其余部分由广西电力公司和广西开发投资公司按双方在大化电站中的股比相应承担,这样不改变双方现在的股比。资本金以外部分,申请开发银行贷款解决。”对此决定,贵州省计委呈文国家计委,认为大化电站过船设施是电站建设中的遗留问题,费用应由原建设单位负担,而且贵州财政是一个吃饭财政,现尚有50多个县不能按时足额发放工资,难以拿出资金参与大化电站过船设施项目资本金筹措;大化电站业主桂冠公司则以无力还贷为由表示无力承担过船设施建设费用。因此,至我们考察结束前,国家计委5月7日会议精神仍未得到落实。

二、在是否应立即恢复红水河复航问题的认识上还存在分歧

我们在广西听到这样一种观点:红水河龙滩水电枢纽工程很快就要上马,在此工程建设期间,红水河将无法通航,现在恢复大化、百龙滩过船设施建设意义不大,即使建成也无法实现红水河全线通航,且要积压大量资金,不如等龙滩枢纽建设建成或略早一点时间恢复大化、百龙滩过船设施实现全线复航云云。这一观点,表面看似有理,而实质上是把此问题长期搁置的一种十分有害的认识。龙滩水电枢纽投资规模巨大,因资金、电力市场需求等诸多关键问题并未最后解决落实,开工时间尚未最后确定,施工期又约长达10年,存在不少变数。

红水河由于电站建设断航对航运产生的影响是巨大的,教训是深刻的。在百龙滩电站规划建设时,建设单位称百龙滩船闸的建设问题待大化水电站碍航问题解决后立即考虑,而今又提出待龙滩建设时一并考虑,如此下去,按照红水河的综合利用规划,还要建设桥巩水电站,红水河的复航问题将永无希望,即使届时再回头重新审势安排,其问题之复杂,资金之需求比如今不知要困难多少,我们认为这种观点是极不正确的。

三、在中央实施西部大开发的伟大战略中,再次审视红水河复航问题大为重要

红水河流域蕴藏着丰富的矿产资源,已探明的煤炭储量为244亿吨,其中适宜水运的达92亿吨,从贵州的百层港运往广东省,比从北海转运至广东的运距缩短三分之二;铝、锑、铁、锌、钛、金以及重晶石、大理石、花岗岩的储量和品位也都很高;另外,木材总储量有9695万立方米。红水河流经黔、桂两省(区)26个县市,总人口996万人,居住着28个少数民族约563万人,其中22个县为国家级贫困县。长期以来,由于交通不便,流域内的资源未能得到开发,经济发展受到严重制约,人民生活水平长期处于贫困线以下。该地区多为高山峻岭,修建铁路或高等级公路工程艰巨,造价高。因此,该地区综合水电梯级开发,加快通航设施建设是解决对外交通的捷径,对该地区资源开发和经济发展,西煤东运,全面实施国家扶贫攻坚计划,推动西部地区经济振兴,缩小东西部差距,促进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健康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江泽民总书记在1999年召开的民族工作会议上指出:“加快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的发展,不仅是一个重大的经济问题,也是一个重大的政治问题”。红水河尽早复航,可以促进西南地区与华南地区货物畅流,对少数民族地区社会、经济的发展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也是国家开发西部战略中的一个重要举措,红水河早一天复航,沿江资源早一天得到开发,沿江经济便会早一天得到发展,22个国家级贫困县的面貌才有望得到彻底改变。为此,我们建议:

一、有关部门的领导要充分认识红水河复航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以对少数民族和贫困地区人民负责的态度,认真解决好红水河复航问题。

二、国务院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通过行政干预,责成黔、桂两省(区)及有关部门的领导,在互谅互让的原则下,尽快落实资金,加快红水河广西境内大化、百龙滩电站过船设施的建设;对已达成的协议,必须坚持原则,做到令行禁止,以加快红水河复航的工作的进展。

三、广西、贵州两省(区)财政均是困难省份,需要中央给予更多的支持。据了解,黔、桂两省(区)的经济和财政收入总量及人均水平在全国都是较低的,中央在安排资本金时可否考虑地方的实际,酌情减少,以调动参与的积极性。

四、红水河的断航,反映了在西部开发中,水利水电工程建设中存在的一个很值得深思的问题。在西部水电开发利用中,务应加强贯彻《水法》,避免红水河断航问题在其他地方再度发生。

注释:

1.民革中央在全国政协九届三次会议上的提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