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教育投资多元化的建议[注1]
时间: 2008-09-10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关于教育投资多元化的建议[注1]

2000年3月

 

从现在起到2010年,是我国向第三步宏伟战略目标迈进的关键时期。由于我国是一个人口众多、且农村人口比重很高的发展中国家,工业化水平不高、科技和教育仍不发达,地区发展又很不平衡,因此,如何把沉重的人口负担转变为人才资源的优势,已经成为关系到我国现代化进程的全局性问题。

江泽民同志指出:“中国现代化建设的进程,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民素质的提高和人才资源的开发。”

国民素质的提高和人才资源的开发皆有赖于中国教育的发展。要加快发展教育,关键在于为发展教育提供持续有力的投资支持。而我国教育投入水平总体上仍然偏低。1996年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为2.46%,1997年为2.49%,1998年为2.55%,都没有达到《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规定的4%的目标要求。教育投入不足已经成为加快发展教育的一大主要障碍。

随着经济、科技和社会的发展,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教育需求,与现有教育资源相对不足的矛盾变得日益尖锐。据1998年的统计资料显示,全国有155万小学毕生不能升入初中、有704万初中毕业生不能升入高中阶段的各类学校,有117万普通高中毕业生不能升入各类高等学校。这就是说,我国每年有近1000万适龄学生不能升入高一级学校学习。随着人民群众收入的不断增长和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民群众越来越把能否受到良好的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看成是关系到子女未来前途的头等大事。现在全国城乡居民储蓄存款的手持现金总额已达7万亿元,有关调查资料显示,把教育作为储蓄的目的排在首位和第二位的市民远远高于购房、养老、吃穿等等。由此可见,人民群众对教育的需求和投入的巨大积极性,为我国加快教育发展提供了一个十分难得的机遇。教育投资的多元化已经成为一种必然趋势。为此,我们建议:

一、转变教育投资观念。首先要明确,教育决不是我们长期定位的一种公益性、福利性事业。不要把教育看作是纯消费社会资源的事业,而应把教育看成为一个对国民经济发展具有全局性、先导性、基础性作用的知识产业。其次要改变教育投资是“非生产性”投资的观念,要看到教育可以带动很多产业的发展。

二、深化教育投资体制改革。要逐步建立起符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政府公共财政体制的财政教育拨款政策和成本分担机制。各级政府必须按照《教育法》的规定,确保教育经费有较大增长,政府的教育拨款主要用于保证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和承担普通高等教育的大部分经费,在非义务教育阶段,要部分实行有偿或收费教育,适当增加学费在培养成本中的比例。在确保加大政府投入的同时,要积极引导社会力量都来投资办学和捐、集资助学,逐步形成有利于迅速扩大教育总投入的社会多元化投融资体系。

三、尽快制定与多元化投资教育相配套的政策措施。积极鼓励和支持社会、个人、企事业单位、团体乃至外国财团介入教育,开展个人投资、集团投资、连锁办学或合资、合作办学等。需要明确的是,政府举办的公立学校必须坚持不以营利为目的,而社会力量兴办的民办学校应划分“非营利”和“营利”两类。前者按照公办学校待遇和收支公开原则办理,政府应当根据实际情况给予必要的经费支持。后者则完全应用市场机制运作,按营利产业依法纳税。

四、应充分发挥金融业在投资教育中的作用。银行由于同国民经济各个部门都有着紧密的联系,因此银行介入教育投资工作将加大教育投资多元化的力度。在经济发展和金融条件较好的地方,可以兴办教育银行或者教育投资公司,通过提供必要的教育消费贷款,发行教育债券,引入风险投资等,帮助建立多元化的教育投资体系。另外,证券业在教育投资中也是可以有所作为的。通过证券市场,筹备发行“教育股票”,集中社会公众资金,可以最大限度地解决教育资金供给不足的问题。

总之,教育投资多元化,对于深化教育改革,加快教育发展,确保提高我国国民的综合素质和综合国力,奠定我国21世纪知识经济发展及参与国际竞争的巨大人力资源优势,实现科教兴国和中华民族的伟大振兴,有着十分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注释:

1.民革中央在全国政协九届三次会议上的提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