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巩固淮河治污成果,进一步加大治污力度的建议
时间: 2008-09-10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关于巩固淮河治污成果,进一步加大治污力度的建议[注1]

2001年3月

 

改革开放以来,淮河两岸随着经济建设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大量未经任何处理的工业废水和生活污水直接排入淮河干支流,导致河水严重污染,给沿淮各地经济社会发展和群众生活带来严重危害。

1994年,中央作出治理淮河污染的决议。这是我国七大水系首次开展全流域污染防治的示范工程,是事关全流域27万平方公里范围内1.6亿人民生命安全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德政工程、民心工程。近几年,民革安徽省委会连续对淮河污染治理进行调研,提出建议。2000年2月,民革中央又组织专家到河南、安徽、江苏、山东四省对淮河全流域的污染治理进行了调研,看到沿淮各省市执行中央决策力度很大,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取得了显著的成效。1996年,中央决定关闭污染严重、治理困难的小企业。沿淮地区大多属经济欠发达地区,关闭“十五小”企业意味着经济上的巨大损失。为了沿淮亿万人民和子孙后代的利益,各级政府以大局为重,坚定不移地执行中央决策,全流域共关闭4897家污染严重的十五小企业。这种大规模的关停,只有在我们社会主义中国才能办得到。现在,淮河水体水质已有明显改善,主要污染物质COD(化学需氧量)排放量从1993年的150万吨降低到2000底的84.03万吨。主要干支流基本达到标准。西方治理污染的经验表明,治理的时间往往超过被污染的时间。淮河污染时间超过20年,而我们仅用了不到10年时间治理,就有了如此显著的成就,充分显示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但是,按照中央制定的《淮河流域水污染防治规划及“九五计划”》要求,还有很大距离。主要问题是:

一、按照淮河治理规划要求,2000年实现淮河水体还清,全流域最大允许排污总量COD为36.80万吨。然而,据淮委监测,2000年底,实际排放量为84.03万吨,超标1.28倍,特别是支流,水质超V类的仍占相当大比重。

二、工业污水至今尚未全部达标。有的中小企业无力治污,通过偷排偷放维持生产;有的大企业因治污成本高,有人检查就开,无人检查就停;一些地方关闭了的“十五小”也有死灰复燃现象。2000年底,淮委对全流域直接入河的319个企业排污口监测,COD超标率为49.2%。流域四省企业超标排污都很严重。江苏丰县酒厂COD浓度高达36442,超标120倍。

三、城镇污水厂建设滞后。按规划要求,2000年全流域需要建成52座污水处理厂。但截止2000年底,仅有少数污水处理厂建成。大部分污水处理厂还没动工。此项工程不完成,淮河水体变清就不可能。

四、缺少统一的水质监测标准。各省自己的监测结果和淮委会监测数据差别很大。2000年,河南省自测COD入河排放总量为12.68万吨,淮委会为27.8万吨;安徽自测为12.42万吨,淮委会为18.71万吨;江苏自测不足9万吨,淮委会为17.54万吨;山东自测为5.88万吨,淮委会为19.78万吨。监测标准不统一,必将影响到决策系统的科学性。

五、淮河治污确实存在着资金困难。沿淮多数地区属欠发达地区,集中大量资金投入污水处理厂建设和工业结构调整及污染治理,都存在着严重的资金困难。

六、全流域在污染治理问题上流域意识不强,沟通协调不够,导致水污染事故时有发生,给群众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淮河污染治理反映了我们党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和需要,体现了中国走经济社会环境资源协调发展的可持续道路。为了早日使淮河水体还清,我们建议:

一、要增强流域意识,充分认识淮河污染治理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需要全流域人民的共同努力、共同协作。淮河流域水环境脆弱,目前的好转仅仅是高污染水平上的初步控制,水污染治理只是阶段性成果,彻底治理还任重道远,要持之以恒,不能放松。全流域的干部和群众、特别是有关部门主要领导需要进一步增强流域意识,顾全流域大局,加强上下游沟通协调,团结一致,共同治污。

二、进一步巩固和扩大工业污染源治理成果。要依靠科技进步、调整产业结构减少污染产生量,从末端治理转向源头治理;要严格控制发展高耗水、重污染型的企业,降低结构性污染。各级环保部门要加大对环保产业的研究开发,树立服务意识,为淮河治污提供技术支持和帮助。

三、加快城镇污水厂建设。淮河流域在工业污染治理取得重大进展后,城市污水成为影响淮河变清的关键。针对目前大部分污水处理厂迟迟不能动工和完工,有关部门应采取切实有效的政策和措施,加大投入,严格要求,加快污水处理厂和城市排污管网的建设进度。建成的污水处理厂要切实投入运行使用。

四、国家有关部门在加强监管的同时要做好服务工作。各地建设污水处理厂普遍存在资金严重困难,但每个厂都要拿出几百万甚至更多的资金请人设计,合起来就是几亿资金。建议国家有关部门按照大中小不同规模做成菜单式设计图纸,免费供给淮河治污使用,给流域人民以实质性的帮助,将节约的资金更好地用于治污。

五、制定淮河流域新的污染治理规划和奋斗目标。现在流域不少地方的政府和企业都把达标作为最高要求,而当初的标准是在高污染水平基础上,根据我国治理能力所能达到的要求制定的能使河水还清的阶段性的目标。即便是全部达标也并不是彻底根治了污染。现在随着淮河水质的改善,治理标准也应随之提高。

六、强化流域统一监督管理机构。现有的流域水资源保护机构缺乏必要的行政执法和管理职能,难以全面有效地对流域的水污染防治工作实施统一监督管理。水作为一种自然资源和环境要素,以流域为单元构成一个统一体。水量和水质不可分割,地表水和地下水之间相互转化,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之间的开发利用相互联系和影响。这种特点就要求对水的问题必须统筹考虑、全面安排,不能各自为政、自行其是,必须以流域为单元,进行统一规划、统一调度、统一监测和统一管理。国内外的经验都证明了,流域管理是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的必然趋势。因此,必须强化流域统一监督管理的职能。建议将目前的流域机构(淮河水利委员会)由水利部和国家环保局共管,改属两部门共同的派出机构,以水利部领导为主,代表两部门在淮河流域行使水量和水质管理的职责,使之真正成为具有权威的、能领导并协调各方的管理机构。

注释:

1.民革中央在全国政协九届四次会议上的提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