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国有中小型企业退出问题的几点建议
时间: 2008-09-10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关于国有中小型企业退出问题的几点建议[注1]

2002年3月

 

国有企业改革一直是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中心环节。在国有企业三年改革与脱困目标基本实现后,当前国企总的形势是日益好转的,初步确立了现代企业制度的体制框架,集中力量解决了一些影响国企发展的重大障碍。政企分开步伐加快,重点国有企业的改组继续推进,组建了一批大型企业集团;企业内部改革和转换经营机制的工作进一步加强;通过兼并破产、改组联合、债转股和加强管理等措施,国有及国有控股大中型工业企业中的亏损户有了显著减少;东北三省等老工业基地国有企业改革和脱困有了重大转机,扭亏增盈成效显著。国有经济运行出现了走向良性循环的重要转机。

但从国企自身状况看,脱困基础并不稳固。国有经济长期存在的结构性矛盾还没有从根本上得到解决。近几年的国企兼并破产工作初步形成了企业退出市场的通道,但与实际需求还有一段差距。尤其是在国有中小企业的退出中,还有很多亟待解决的问题。

几年来,在“抓大放小”的方针下,中小企业的退出已经取得了很大成绩,在市场经济发达的许多省份如广东、浙江等,已经基本全部成功退出。但是目前尚未退出的国有中小企业,特别是在国有企业比重较大的老工业基地和西部地区的国有中小企业,仍然存在效益低下、机制不活、冗员过多的问题。除了历史原因和企业经营的自身问题外,另一个主要原因是由于政府在政策导向和资金扶持上,国有中小企业获得的支持远远比不上大企业。如债转股及兼并破产计划,中小企业很难获得,大都给了大企业,而现状下大企业体制很难改变,问题如山,远非是靠“输血”政策所能拨动的,本可立竿见影盘活十个甚至几十个中小企业的政策,结果盘活不了一个大企业。

中共十五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深刻指出:“从战略上调整国有经济布局,要同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和所有制结构的调整完善结合起来,坚持有进有退,有所为有所不为,提高国有经济的控制力。国有经济要在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占支配地位,其他行业和领域,可以通过资产重组和结构调整,集中力量,加强重点,提高国有经济的整体素质。……随着国民经济的不断发展,国有经济有着广阔的发展空间,总量将会继续增加,整体素质进一步提高,分布更为合理,但在整个国民经济中的比重还会有所减少。”因此,对那些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的大型国有企业,要想尽办法抓好搞活,着力培育,使之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和参与国际竞争的主要力量;而对于国有中小企业,要力争使他们退出国有经济领域,这样才能体现和发挥国有企业的特殊优势,使国有企业成为为数不多但能在国民经济中发挥独特功能,完成特殊使命的骨干企业。

为此,我们提出国有中小企业退出的几点建议:

1.本着十五届四中全会提出的“坚持有进有退,有所为有所不为”的方针,继续对国有企业进行战略性结构调整。在“抓大放小”实行几年后,除国家重点扶植的大型国企外,其他的国有中小企业,无论大小,无论经营情况如何,一律退出。退出中要做到“退而有序”,避免用行政指令要求这些企业限时从某些领域退出的做法,制止在不规范改制中悬空债务,七折八扣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现象。

2.最好在这些中小国企效益尚好的时候抓紧退出,“靓女先嫁”,卖个好价钱,避免随企业效益的下滑使国有资产进一步流失。如果某些中小企业现在不出售,考虑到国有资产的时间价值、机会成本,等到效益下滑时再出售,损失的就不仅仅是现在的数额了。因此中小企业的出售要以市场供求规律为依据,要防止定价脱离实际,曲高和寡。

3.有些眼下实在退出不了的企业,改制也改不好,卖也卖不出,破产也无法实行,多拖一年就会多损失一年。中央应在这些企业退出过程中给予一定的政策、资金扶植,但并非大包大揽,避免政府过多干预企业的行为。建立一个合理的退出机制(比如一笔中小企业破产基金),使政府用最小的成本来保证这些企业退出的顺利进行。在退出过程中,要始终关注这些企业退休职工和下岗职工的安置问题,以一个妥善的社会保障制度作为保证。

注释:

1.民革中央在全国政协九届五次会议上的提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