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民革中央纪念程潜、邵力子同志诞辰一百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时间: 2008-09-10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在民革中央纪念程潜、邵力子同志诞辰一百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1982年

    屈 武

    

各位领导、各位同志:

    今天民革中央在这里举行纪念大会,纪念程潜同志和邵力子同志诞辰一百周年。程潜、邵力子都是民革中央已故的领导人,一位是副主席;一位是中央常委。他们出生于清朝,早年都曾追随孙中山先生进行民族、民主革命,参加过第一、第二次国共合作,后来,作为国民党著名代表人物投身于人民革命斗争的行列,为新中国的革命和建设奋斗了终生。这两位老人经历过清朝、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三个不同的时代,有着丰富的阅历,他们爱国的、革命的一生,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今天,我们怀着崇敬的心情,缅怀他们一生的事迹,纪念他们的百周年诞辰,是有重要意义的。

    我首先要简要地介绍一下程潜、邵力子两位同志的生平事迹。

    程潜,字颂云,1882年出生于湖南醴陵。他在青年时代就投身于民主革命的洪流,1904年考取官费,去日本东京留学,在那里结识了黄兴、宋教仁等许多从事反清活动的革命学生,并加入了孙中山先生创建的同盟会。1908年12月,程潜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回国,受同盟会的委派入川训练新军。1911年10月辛亥革命爆发,他前往武昌,在黄兴领导下,参加了著名的武汉保卫战,担任龟山炮兵阵地指挥,为保卫首义之区的第一个革命政权,推动各省的起义,作出了贡献。

    辛亥革命的胜利果实,被帝国主义支持的北洋军阀篡夺以后,程潜同志积极参加了孙中山所领导的讨袁护国、护法战役。1913年,他在湖南任军事厅长,积极组织兵力参加讨袁。1915年12月,袁世凯称帝,程潜奉孙中山之命,由日本回国参加讨袁,他在昆明得到云南护国军军政府的帮助,率领一个营的军队进入湖南,一举攻克靖县,招抚各部兵力,被推举为护国军湖南总司令,通电宣布湖南督军汤芗铭的罪状,率领护国军大败汤部于宁乡县的道林。程潜在“讨袁驱汤”中负有盛名。1917年8月,孙中山又派程潜自广东回到湖南运动护法,得到湘军的支持,又推他为湖南护法军总司令。

    程潜同志不愧是一位中山先生的得力助手。1922年5月,孙中山发觉陈炯明与北方军阀勾结,有叛变阴谋,曾派陆军总长程潜、内政总长居正与陈炯明谈判,进行劝阻。6月16日,陈炯明公开叛变,围攻总统府,孙中山先生避登永丰舰,号召各军讨伐陈逆,任命程潜为讨逆军总司令。在中山先生的领导下,程潜指挥粤、滇、湘、桂各军合力把陈炯明叛军驱逐出广州。以后,程潜还率领部队平定了军阀沈鸿英的一次叛乱。参加过镇压杨希闵、刘震寰在广州的叛乱等。

    1925年孙中山先生逝世以后,程潜同志继续拥护中山先生确定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以实际行动与共产党合作。1926年北伐,程潜担任国民革命军第六军军长,著名的共产党员林伯渠同志为该军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程潜真诚地与林伯渠为首的共产党员们合作共事,抵制破坏国共合作的言行。在北伐进军中,程潜同志领导的第六军,配合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攻打武汉,在江西与军阀孙传芳作战,并于1927年3月攻克南京。当时英、美等帝国主义者在江面用炮艇向南京轰击,妄图阻止北伐进军。程潜领导的第六军英勇还击,打击了帝国主义的嚣张气焰。

    1937年“七七事变”发生后,中国共产党号召团结一致抗日,积极地倡导和组织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出现了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的新局面。程潜毫不犹豫地投入了这场神圣的抗战,他担任第一战区司令长官,拥护国共合作,积极抗日。在指挥作战中,程潜身先士卒,英勇作战,一次,日军逼近河北省漳河一带,他下令坚守阵地,自己预先立下遗嘱。坚定地说:“大敌当前,有进无退。中国虽大,也没有多少地方可退了。战死在阵地上是最光荣的!”经过苦战,终于获得了这次战斗的胜利。

    1939年,程潜一度担任军委会西安行营主任,曾掩护一些共产党员、进步人士从事抗日活动,为人民做了有益的工作。

    1940年,程潜同志到重庆,继李济深同志之后,接任战地党政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职务。这期间,周恩来、林伯渠等中共领导同志常去看望程潜,共商国家大事。中国共产党关于坚持抗战、反对投降;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坚持进步、反对倒退的政治主张,广大共产党员英勇抗战的模范行动,使程潜同志深为感动。1945年8月,为了尽一切可能争取和平、制止内战,毛泽东主席一行从延安飞抵重庆,参加国共和平谈判。程潜同志期望着光明,在山城重庆热情迎接毛主席,并到毛主席的住处去拜访,毛主席也回访了程潜同志。

    后来,国民党反动派公开撕毁了政协决议,发动了全面内战。1948年7月,程潜回到湖南任省政府主席。这一时期,程潜内心充满着矛盾:他目睹国民党反动政权日益孤立,濒于崩溃,特别是对于家乡人民受苦受难感到痛心,试图逐渐脱离南京反动政府的控制,实现湖南局部的和平,但是,又感到处境困难。1949年4月10日,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同国民党政府代表团举行谈判,拟定了《国内和平协定》,又遭到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的拒绝。人民解放军开始向未解放的地区大举进军,百万雄师过大江,南京、上海、武汉等大城市先后解放。这时,程潜同志毅然响应中国共产党的号召,在他领导下,抵制住了顽固派的非议、反对和破坏,经过周密的筹划,采取了应变措施,于8月4日,和第一兵团司令陈明仁领衔率部在长沙起义。这一革命行动,受到全国人民的赞扬。8月下旬,程潜一行奉召到北京,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林伯渠同志等亲临车站迎接,高度评价湖南起义之举。程潜领导的这次起义,打破了国民党政府企图在华南另建政府的计划,对于促进西南各省国民党将领的起义,加速国民党统治的崩溃,也起了推动作用。

    程潜同志投身于新中国的革命和建设以后,他个人的历史展示了新的光辉一页。1949年9月,他出席了在北京召开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参加了中央人民政府的建立。同年11月,他和张治中、邵力子等原国民党著名代表人物加入了民革,并被选为民革中央常委,参加了民革中央的领导工作。后来,程潜同志先后担任了中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湖南省省长、全国政协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国防委员会副主席、民革中央副主席等领导职务。

    多年来,程潜同志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认真负责,积极工作,他时刻关心新中国的革命和建设,积极参加国家重大政治事件的协商。在湖南,他努力贯彻党的统一战线政策,团结、帮助原国民党军政人员一道进步,在民革中央,他协助何香凝主席主持日常领导工作,认真负责,团结同志,在领导各项工作中发挥了较好的作用。

    程潜同志活到老,学到老,平时严格要求自己,注意进行思想改造。他常常勉励别人:跟上时代,不断进步。程潜同志生前十分关心台湾回归、实现祖国统一大业。他多次著文、写信、发表谈话,寄语台湾及海外故旧,希望他们为祖国统一大业尽心献力。总之,程潜同志一生不断进步,从参加旧民主主义革命到投身新民主主义、社会主义革命,经历了严峻的考验。他走过曲折迂辶回的道路,终于找到了光荣的归宿,为新中国的革命和建设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邵力子同志1882年出生于浙江绍兴县。他幼年就学于私塾,清朝末年曾考中“举人”。他追求新时化、新思想、新文化,1905年以后,先后求学于上海震旦公学,复旦公学和南洋公学,随后去日本留学,在日本加入了孙中山先生领导的同盟会。并与于右任等在日本创办《神州日报》,鼓吹民主革命,反对封建帝制。回国后,1910年去陕西高等学校任教,因宣传新思想新文化,遭到陕西当局迫害,被驱逐出境。1912年,他与于右任等创办《民立报》,担任编辑兼《民声报》记者,大力宣传民主思想,反对封建军阀统治。1915年,因揭露袁世凯复辟、卖国的罪行,《民立报》被封闭停办。他再接再励,在讨袁声中又筹办《生活日报》,和陈英士、叶楚伧等办《民国日报》,邵力子任主笔,同时兼编该报《觉悟》副刊。

    这一时期,邵力子写了不少文章,号召推翻旧制度、旧文化、旧文学,向旧社会作斗争。他主张妇女解放,男女平等,改革教育,发展科学,向新文化进军。同时倡导革命,反对军阀割据,向帝国主义斗争。“五卅”运动以前,邵力子主编的《民国日报》《觉悟》副刊,还发表过许多共产党人如恽代英、邓中夏、肖楚女、杨贤江、蒋光慈等同志的著述,刊载了纪念列宁和“十月革命”的文章,介绍了马列主义经典著作的译文。毛主席在《新民主主义论》中说:“那时,以共产党的《向导周报》,国民党的上海《民国日报》及各地报纸为阵地,曾经共同宣传了反帝国主义的主张,共同反对了尊孔读经的封建教育,共同反对了封建古装的旧文学和文言文,提倡了以反帝反封建为内容的新文学和白话文。”肯定了这一时期的《民国日报》作出的贡献。

    邵力子同志在“五四”运动时,既是《民国日报》的主笔,也是复旦大学的教师。1919年5月5日清晨,他在报社接到北京电讯,得悉“五四”运动爆发后,立即赶赴复旦大学,亲自敲钟召开全校师生紧急大会,即席作报告,讲时事,揭露北洋军阀的种种卖国行径,使听众受到很大的激励。会后,他积极参加了上海各界声援“五四”运动的斗争。

    邵力子不仅是反对封建专制的民主战士,还是一贯坚持国共合作的和平老人。他作为国民党重要的一员,无论是负责地方行政工作,还是担任高级幕僚工作;无论是参与国共两党之间的谈判,或是进行各种外事活动,一贯遵循中山先生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维护和平团结。他主张用和平方法解决一切争端,并为和平而奔走。西安事变以后,国共第二次合作开始谈判,邵力子作为国民党谈判代表之一,在1937年7月的庐山谈判中,和张冲等国民党代表一起,同中国共产党代表周恩来、博古、林伯渠同志,就国共两党关系,包括发表国共合作宣言问题、红军改编和陕甘宁边区等问题,进行谈判,几经周折,终于取得了一致意见,为国共第二次合作的形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作出了历史的贡献。

    1945年8月日本投降以后,为了争取国内和平,毛主席亲自率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到达重庆。邵力子和张群、王世杰等国民党代表,同中国共产党代表周恩来、王若飞等同志进行谈判,双方签署了会谈纪要,达成了《双十协定》。1946年1月,在重庆召开政治协商会议,邵力子是国民党代表之一,参与通过了政协决议,做了有利于人民的工作。

    1946年6月,国民党当局悍然撕毁《双十协定》和政协决议,向整个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11月中旬,国民党当局召开了一党包办的“国民大会”,遭到广大人民强烈反对,邵力子当时也拒绝参加,这对一位重要的国民党党员来说,是难能可贵的。

    经过两年半的内战,国民党主力军队大部被歼,政治、经济濒临全面崩溃。1949年1月,蒋介石被迫宣布“引退”,李宗仁代理南京政府“总统”,同意以毛主席所提八项条件进行和平谈判。和平老人邵力子又被国民党政府特派为和谈代表。后经双方联系,确定上海人民和平代表团先来北平,就有关和谈时间、地点及通邮、通航等问题进行商谈。邵力子以私人资格前来北平交换意见。邵力子当时表示,“江南人民切盼和平,并且宁选北平式的和平,不选天津式的和平。”

    1949年3月24日,国民党当局决定组织南京政府和平商谈代表团,再次指派邵力子同志为和谈代表。4月1日,以张治中为首席代表、邵力子、章士钊、黄绍竑、刘斐、李蒸为代表和屈武等为顾问的代表团到达北平,与周恩来为首席代表、叶剑英、林伯渠、李维汉、聂荣臻等为代表的中共代表团进行正式和谈,商定了八条二十四款的《国内和平协定》草案,但国民党政府却拒不签字,和谈遭受失败。4月21日,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并于当晚强渡长江天堑,彻底摧毁国民党当局苦心经营的长江防线。值得注意的是当南京政府急电询问代表团归期,代表团讨论是否南返时,邵力子同志首先发言,表示不再南返的坚决态度。实际上,在此以前,他已把夫人傅学文同志接来北平,早作留平不返的具体准备,坚决站到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方面来了。

    邵力子同志1949年10月出席了首届人民政协会议,参加开国工作。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他任政务院政务委员,并历任一、二、三、四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和常务委员;同时在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华侨事务委员会、中国人民外交学会、中苏友好协会、世界和平理事会任各种重要职务。

    邵力子同志好学深思,襟怀坦荡,勇于任事,敢于直言,只要对国家、对人民有益的事,他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早在1954年,他在第一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上,从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观点出发,就提出要有计划地控制人口的增长。后来他在全国人大、政协会议上发言和提案,在报刊上写文章,自费编印小册子,大声疾呼:为了发展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不断地满足人民物质和文化生活增长的需要,必须实行计划生育,控制人口增长。在开国初期就提出了这种具有远见卓识的主张,令人钦佩!

    邵力子同志是民革中央的领导成员之一,他一贯热心民革组织的工作,关心台湾回归、祖国统一大业。通过广播和新闻报道,发表谈话,撰写文章,号召去台人员认清前途,掌握命运,邵力子同志始终坚持和平奋斗的信念,为祖国的和平统一奋斗不懈。

    回顾程潜、邵力子这两位老人漫长经历的一生,我们可以从中总结出不少有益的东西。其中,我以为最主要、最可贵的,就是他们共同具有的那种赤诚热爱祖国,为了祖国的和平、富强、统一而努力进取的精神。孙中山先生生前留给我们最珍贵的遗产是“和平、奋斗、救中国”的革命精神,程潜、邵力子作为中山先生的信徒,多年来所追求和实践的也正是这种爱国的革命精神。

    今天我们伟大祖国已经进入了全面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历史时期,实现农业、工业、国防和科学技术的现代化是全国人民的中心任务。党中央号召我们在建设社会主义物质文明的同时,必须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建设,建设精神文明,就要求发扬我们民族的创造精神和爱国主义精神,进行爱国主义、国际主义教育,树立高度的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这是我们建设社会主义物质文明的强大动力。我们纪念程潜、邵力子同志,要发扬爱国主义精神,广大民革同志要更紧密地团结在党中央的周围,同心同德,在各自的岗位上为创造更多的物质财富和建设高度的精神文明作出新的努力。

    争取台湾回归、实现祖国统一大业是全国人民,包括台湾人民的共同心愿。目前,台湾海峡两岸已经出现了和缓气氛,采用和平方式解决争端,实现第三次国共合作,条件更为有利了。纪念程潜、邵力子同志,我们希望台湾和海外的国民党军政人员,以他们的爱国精神为榜样,热烈响应叶剑英委员长宣布的关于台湾回归祖国、实现和平统一的方针、政策,推动尽早解决通邮、通航、通商和经济、科学、文化等方面的交流问题。我们都是黄帝子孙,应该共同为列祖列宗争光,为子孙后代造福。我们应该携起手来,共同继承中山先生的遗志,合力建设和平、统一、富强的新中华,借以告慰程潜、邵力子同志于九泉。

    程潜、邵力子这两位老人还有一个共同的美德,就是一生活到老,学到老,不断进步,与时俱进。这一点对于我们民主党派成员来说,也很有教益。今年1月,中共中央召开了全国统战工作会议,会议明确指出:统一战线是民主革命时期的一大法宝,在社会主义时期仍是具有强大生命力的一大法宝。胡耀邦同志在会上提出,党员干部与党外朋友要真正建立起“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关系。这八个大字形象地反映了党与非党人士的关系,生动地表明了民主党派成员和一切爱国人士是国家的主人翁,是党的诤友。要真正做到“肝胆相照,荣辱与共”,党内党外要共同努力。就我们方面来说,更需要努力学习,学习党的方针政策,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发扬主人翁精神,勇于负责、敢于直言,这样,才能当好党的助手和诤友。“做诤友”是党在新的历史时期对我们提出的更高的要求,党越信赖我们,我们越应该加强学习,不断进步。为了完成新时期赋予我们的历史使命,我们要努力学习党的统一战线各项方针政策,提高对统战工作的认识,研究在新形势下如何更好地完成工作任务。学习并贯彻好“长期共存,互相监督”的方针,同心同德,披肝沥胆,努力工作,协助党打开一个统一战线工作的新局面。

    在党中央倡导加强爱国主义教育和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今天,我们纪念程潜同志和邵力子同志,要发扬爱国主义的革命精神,虚心学习,不断进步,为了发展我国广泛的统一战线,为了振兴中华,统一祖国,让我们共同作出不懈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