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民革中央纪念冯玉祥将军诞辰一百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时间: 2008-09-10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在民革中央纪念冯玉祥将军诞辰一百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1982年9月15日

    王昆仑

    

主席、各位来宾、各位同志:

    今年是冯玉祥将军诞辰一百周年,我们民革中央在这里隆重集会,向这位著名的爱国将领,中国共产党的真诚朋友,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创始人之一,表示深切的怀念和崇高的敬意。

    冯玉祥,字焕章,原籍安徽省巢县,一八八二年出生在一个贫苦人家。因为家道清寒,十一岁时,就在清朝军队里“挂名吃粮”;随后不久,中途辍学,置身行伍,从此在旧中国担任军职,达半个世纪之久。

    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冯玉祥在滦州任第二十镇第四十协第八十标第三营营长,与王金铭、施从云等举兵响应,并任义军参谋总长。因事泄失败,王金铭、施从云等英勇牺牲,冯玉祥被递解回籍,仅以身免。

    辛亥革命以后,窃国大盗袁世凯篡夺了革命领导权,当上了民国大总统,继而阴谋恢复帝制。冯玉祥积极地参加了倒袁的革命运动。1915年,蔡锷潜回云南,组织了护国军,出兵讨袁。冯玉祥虽在袁世凯的新军中任职,驻防四川,非但拒绝与护国军作战,还与蔡锷暗中联络,后又推动四川独立,与护国军联为一体,挫败了袁世凯称帝的阴谋。

    袁世凯死后,黎元洪继任总统。冯玉祥被免去旅长职务,贬为保定府第六巡防营统领,以削其兵权。1917年六七月间,张勋率领“辫子军”入京,强令解散国会,逼迫黎元洪下台,拥立清废帝溥仪登极,演出了一幕复辟丑剧。冯玉祥率领旧部在廊坊誓师,与其他部队一起,奋起讨伐,攻进北京,驱走了张勋。随后,冯玉祥仍任旅长职务。1918年,冯玉祥在武穴通电主和,反对内战。段祺瑞下令免去冯玉祥的军职,冯玉祥拒不从命,与段抗争。

    1922年,直系军阀曹锟,用贿选的卑鄙手段,登上“总统”的宝座,并下令出兵关外,与奉系军阀张作霖开战。冯玉祥对曹锟贿选和军阀混战都极端厌恶,暗中与南方的孙中山先生互通声气。与胡景翼、孙岳秘密约定。当冯军在开赴热河前线途中,突然回师北京,囚禁曹锟,驱逐溥仪,实现了“首都革命”的壮举,结束了辛亥革命后在北京故宫还保留着一个小朝廷的荒谬局面。接着,冯玉祥又提出了欢迎孙中山先生北上主持大计的主张,义声所播,人心称快。在此以前,孙先生曾数次致书冯玉祥将军,并赠所著《三民主义》、《建国大纲》等书,使冯玉祥深为钦服,从此成为孙中山先生的忠实信徒。

    其后,冯玉祥在张作霖、段祺瑞等军阀压迫下,退出北京,驻兵西北。他有感于军阀混战,战祸频仍,生灵涂炭,国难未已,又一次通电全国,力主罢兵息争。1926年5月,冯玉祥取道蒙古,赴苏联考察,并于赴苏途中加入中国国民党。冯玉祥亲眼看到“十月革命”胜利后苏联朝气蓬勃的革命景象,得到中国共产党的具体帮助,对孙中山先生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在思想上日益倾向革命。同年7月,国共合作下的国民革命军大举北伐。9月,冯玉祥急驰归国,于五原集结旧部,传檄天下,响应北伐,并被推为国民军联军总司令。他率师出征陕甘两省,同北伐军南北呼应,与张作霖、吴佩孚鏖战中原,攻下洛阳,会师徐州,卓立战功。

    在北伐战争后期的一个较短时期内,冯玉祥将军参加了郑州会议和徐州会议,走过一段曲折的道路。但冯玉祥和他领导下的西北军,始终受到蒋介石的猜忌与排斥。1930年,冯玉祥与阎锡山起兵反蒋,爆发中原大战,失败后下野。“九•一八”事变后,全国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1933年,冯玉祥在张家口组织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起用著名抗日将领共产党员吉鸿昌等,给日本侵略者以有力打击。但是,由于蒋介石政府不抵抗政策的破坏,抗日同盟军孤军奋战,终于失败。冯玉祥再次解甲泰山,隐居读书。

    接连的失败,并没有使冯将军悲观消沉,冯将军也并没有流连山水。他一面延请共产党员和进步学者讲学,探索救国救民的道理;一面密切注视国内政局的变化,加强与各地抗日爱国力量的联系。1933年11月,国民党十九路军将领李济深、陈铭枢、蒋光鼐、蔡廷锴与国民党内一部分反蒋势力,发动福建事变,成立“人民政府”,冯玉祥派代表参加。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杨虎城二将军发动了著名的“西安事变”,扣留了前来西安部署“剿共”的蒋介石。事变当天,冯玉祥电复张学良,力陈利害,主张以大局为重,释放蒋介石,团结抗日。

    由于中国共产党的斡旋调停和国民党内有识之士的协同努力,“西安事变”得以和平解决。1937年2月,国民党举行五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致电国民党中央,提出停止内战、共同救国的五项国策。宋庆龄、何香凝、冯玉祥等十三人,向蒋介石提出恢复孙中山先生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的主张。芦沟桥事变爆发,抗日战争开始,冯玉祥将军抱着共赴国难的愿望,先后担任战区司令长官和军委会副委员长职务,奔走各地,呼吁团结抗战。他痛斥亲日派的投降卖国罪行。他揭露顽固派的反共阴谋。他同情并支持进步人士和各界人民的爱国民主活动。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反动派违背全国人民和平建国的愿望,再一次燃起内战的战火,冯玉祥被迫以“考察水利”的名义出使美国。他在美国四处演说,发表文章,揭露国民党反动统治的黑暗腐败,反对美国政府出钱出枪援蒋打内战,对美国朝野影响很大。美国政府内的一些帝国主义分子,妄图拉拢冯玉祥既反蒋,又反共,参与其分裂中国的阴谋。冯将军大义凛然地痛斥这种无耻行径,坚决反对美国干涉中国内政,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民主联合政府,表现了崇高的民族气节。

    冯玉祥将军是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的创始人之一。抗日战争时期在重庆,就与国民党内爱国民主分子有着广泛的联系。1947年11月,他在美国发起组织旅美中国和平民主同盟,这是一个爱国统一战线的组织,有国民党民主派人士、民主同盟成员、共产党人和旅美侨胞参加。冯玉祥将军被公推为主席。向美国政府表示了反对美国援蒋以助长中国内战的严正立场。在美国本土上揭露美国政府对华进行军事干涉,使美国人民看清中国问题的真相,对于当时全国人民的反内战、反独裁斗争,起了很好的配合作用。

    冯玉祥将军非常关注建立一个全国性的国民党民主派统一的组织。1947年李济深、何香凝等同志在香港酝酿组织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时,就与远在美国的冯玉祥将军书信往还。1948年1月1日,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正式成立,冯玉祥将军被选为常务委员和政治委员会主席。消息传来,他无比兴奋,立即组织了民革驻美总分会筹备会,向美国政府立案,与旅美中国和平民主同盟同时展开活动。冯玉祥将军自费翻印了《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成立宣言》等四个主要文件,分赠美国国会、国务院、各大学、图书馆及华侨社团,扩大了民革在海外的政治影响。

    冯玉祥将军在美国的话动,受到全国人民的欢迎和敬重,也激起了蒋介石的恼怒和恐惧,各种政治迫害接连而来,首先是下令回国;被冯玉祥拒绝后,接着又革除公职,吊销护照;最后又开除冯玉祥的国民党党籍。冯将军威武不屈,他在《对被开除党籍发表的声明》中严正表示:“我本人为被选入革命委员会的中央而感到荣幸。我保证同国民党内民主派的同志们一起,为推翻蒋介石的独裁制度,在中国实现和平与民主而奋斗。”

    1948年7月,在人民解放军全面大反攻的捷报声中,冯玉祥将军响应中国共产党的“五一”号召,离开美国,取道苏联回国,准备参加新政治协商会议,为新中国的建立而继续奋斗。9月1日,船行黑海途中,轮船突然失火,冯玉祥将军不幸遇难,终年六十六岁。他在临终前的最后一封信,是写给民革中央主席李济深同志的,信中仍殷殷以国事为念,他说:“孙中山先生手订的三大政策,是我们的标准,中山先生亲笔写的,民生主义就是共产主义,这是我们全国同胞的宝典,哪能随便更改?更改了这个,便是叛徒。”

    冯玉祥将军的一生,是一个杰出的爱国者的一生。他留给我们许多有益的东西。冯玉祥对于劳动人民之苦,有着切身的感受。他的祖父和父亲是农民和泥瓦匠,他本人也参加过辛勤的劳动;以后虽然位至上将军,仍然常常自称为“穷小子”。他足迹所到之处,总是访贫问苦,接触下层士兵和一般平民,关心民生疾苦。他是一个平民出身的将军,经过曲折的道路,最后又回到广大人民之中。

    冯玉祥将军对于帝国主义侵略中国之痛,也有着深刻的认识。在“九•一八”事变之后,他积极投入抗日救亡运动,几次兴师抗战。在解放战争时期,他坚决反对美帝国主义干涉中国内政,反对援助蒋介石打内战。他痛恨拿外国人的枪,用外国人的钱,做有损民族利益的事,认为这“不单是三民主义的叛徒,并且是中国的卖国贼”。面对帝国主义的利诱威胁,这种“不为物移、不为势屈”的性格,是中国人最可宝贵的性格。这个民族大义,任何时候也不应忘记。

    冯玉祥将军好学深思,读书不倦。他一生只读过一年零三个月私塾,但是,通过刻苦的自学,不仅作诗撰文,善书能画,而且熟悉中国历史,了解世界大势。特别是两次隐居泰山,聘请共产党人和进步学者讲学,使他懂得不少革命道理。和他同时的某些头面人物,有的落伍了,被时代所抛弃;有的甚至堕落为逆时代潮流而动的反动派;独冯玉祥将军能日新又新,随时代潮流而前进。他在旧中国身居高位,历任军政要职多年,但是不置私产,不积私财,不讲排场,这种廉洁奉公的高尚品德,也是值得后人效法的。

    冯玉祥将军毕生渴望祖国能摆脱受奴役、被压迫的屈辱地位,进入富强康乐之境。但令人痛惜的是,他没有能够及身而见新中国的诞生、人民当家做主的新时代的到来。冯玉祥将军遇难,到现在已经三十四年了。我国人民已经完成了反帝反封建的民主主义革命,走上了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摆脱了饥寒交迫的困境,创造着繁荣昌盛的未来。秋风犹是,人间早换。冯将军地下有知,也会感到莫大的欣慰。

    冯玉祥将军一贯反对内战,主张全民族团结,共御外侮,建设国家。1946年8月离国赴美之际,内战危机有如箭在弦上,一触即发。他又致书当时国民党总裁蒋介石,剀切痛陈:“今日大局以和平为天经地义,国际要和,国内更要和。和了一切有办法,打了必有至痛至惨之结局。且打了还是要和,任便打多久,到头还是和。……与其将来和,何如现在和。故和平为不二之计。……”可是,忠言逆耳,国民党当局一意孤行,发动了全面内战,以致失尽人心,最后不得不从大陆溃退,造成今日台湾与祖国大陆被隔绝的不幸局面。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希望台湾当局重温冯玉祥将军当年这段金石良言,响应祖国的号召,实现国共第三次合作,真正做到“敬爱民族,奉献于国家”。冯玉祥将军毕生治军,部属袍泽遍天下。我们也希望在台湾和海外的冯将军故交旧部,从各方面致力,敦促台湾当局接受和谈,共竟祖国统一大业。

    冯玉祥将军经历了晚清、北洋和国民党反动统治时期,在旧中国的政治舞台上生活了几十年,到晚年坚决站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行列,坚信中国革命一定胜利。正如周恩来总理在他逝世一周年悼词中所说:“冯玉祥先生从一个典型的旧军人转变成一个民主的军人,他经过曲折的道路,最后走向了新民主主义的中国。”真是晚节可风。历史将记下他的业绩,人民将铭记他的贡献。

    最近闭幕的十二大,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重要里程碑,也是我国人民政治生活中的大事。它提出了全面开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局面的正确纲领,规划了向二十一世纪进军的宏伟蓝图,必将动员和鼓舞全国人民,同心同德、不屈不挠地继续前进。

    近百年来,多少仁人志士,抛头颅、洒热血,前赴后继,艰苦奋斗,才取得了今天的胜利。我们应当继承他们的未竟之志,继续致力于中华民族的中兴大业。我们在建设四化和统一祖国的伟大事业中不断取得新成就,也就是对包括冯玉祥将军在内的一切志士仁人的最好的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