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台湾国民党朋友谈第三次国共合作问题
时间: 2008-09-10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与台湾国民党朋友谈第三次国共合作问题

    ——并向蒋经国先生进一言

    1984年5月

    屈 武

    

台湾和海外的国民党老朋友、老同事们:

    今年1月,是国民党一大六十周年,也就是第一次国共合作六十周年,北京曾举行了隆重的纪念,并且正式成立了孙中山研究学会。今年6月,是第一次国共合作的产物——黄埔军校的建校六十周年,届时也将举行纪念活动。第一、二次国共合作所造成的丰功伟绩,长留在中国人民的记忆之中。作为第一、二次国共合作的参加者和见证人,我愿借此机会,和朋友们谈谈第一、二次国共合作的历史经验和第三次国共合作的前景问题。

    六十年前的中国,正处于列强争霸、军阀割据的危难之秋。辛亥革命推翻了一个清朝皇帝,又出现了无数“土皇帝”,外患频仍,内乱未已。以孙中山先生为首的中国国民党和以马列主义武装起来的中国共产党,认识到中国革命的主要敌人是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中国所受的最大压迫是民族压迫;中国革命必须是国民革命。基于这种共同认识,经过了两年的酝酿,终于实现了第一次国共合作,因此,国共合作不是哪个人的头脑里偶然想出来的,而是革命的需要,时代的产物。

    由于国共合作的形成,使国民党获得新生,也使共产党迅速发展。它培养了一批革命干部,建立了一支革命武装。在国共两党的共同领导下,促进了工农革命群众运动的蓬勃兴起,沉重地打击了帝国主义和封建反动势力,使国民革命有了巩固的后方和可靠的群众基础,为北伐战争创造了极好的条件。因此,仅半年多时间,北伐大军就打垮了北洋军阀吴佩孚、孙传芳的军队,从广州一直打到长江流域,迭克武汉、上海、南京等名城,占领了半个中国。

    在北伐战争胜利进行的中途,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造成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分裂,使中国革命遭到严重的挫折,孙中山生前的革命宏图未能实现,这是中国人民感到万分痛心的事情。

    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失败之后,又继之以十年内战,数十万革命群众和革命干部、葬身于血泊之中。这样做,对国民党有什么好处呢?可说是一点好处也没有,它从一个革命的政党,蜕变为镇压群众的工具,站到了人民的对立面。而最大的祸害,就是大大斫伤了民族的元气,使日本帝国主义得以从外面打了进来,东北沦陷,华北危急,并把侵略的魔爪伸进长江流域,从根本上威胁着国民党的统治。由于全国人民抗日浪潮的高涨,由于共产党坚持不懈的努力,以西安事变为契机,终于使内战停了下来,实现了全民族的对日抗战,尽管其间还经历了许多曲折和斗争,但正因为有第二次国共合作,才有可能坚持八年抗战,才取得了抗战胜利,这是历史事实。

    抗日战争胜利之后,人民需要休养生息,战争造成的创伤需要恢复,本来是和平建国的大好时机,但国民党内一部分好战分子,违逆人民的意志,撕毁政协决议,在美帝国主义支持下,悍然发动了反共反人民的内战,使人民的生命财产遭受了巨大的损失,而其结果是国民党被赶出了大陆,退缩在中国的台湾岛上,到如今已经三十五年了。

    国共两党两次合作、两次分裂有些什么经验教训呢?国民党元老、我的老长亲于右任先生,早在1927年就在《东方杂志》上著文,强调国共两党“合则两益,离则两损”。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邓颖超主席今年元旦在新年茶话会上也说:台湾与大陆“团结则安,分裂则危”。这都是颠扑不破的至理名言。国共两次合作,赢得了北伐战争和抗日战争的胜利;国共两次分裂,带来了国家民族的不幸。这个历史的教训,是值得每一个孙中山先生的忠实信徒永远记取的,是值得每一个有血气的中国人永远记取的。

    三十五年来,海峡两岸的同胞,深受骨肉分离之苦,我们的伟大祖国,陷于人为的分裂之境,这是违背我国十亿人民的意志和愿望的。人心思统一,已经成为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实行中国和平统一的惟一途径是国共合作。早在1957年,毛泽东主席就提出了第三次国共合作的问题。1979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以来,正式把促进第三次国共合作、实现祖国和平统一,作为基本国策肯定下来,并且逐步形成了一整套完整的方针、政策和设想,欢迎一切赞成祖国统一的海内外同胞进行讨论,期待与台湾国民党当局举行直接的平等的谈判。

    对于国共第三次合作,我是乐观的。我认为不仅有迫切的需要,而且有完全的可能。

    由于多年的对立和长期的隔绝,我们与台湾之间,存在许多分歧,这是不难理解的。但是,国共两党也有许多共同点,如双方都认为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双方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双方都认为中国应当走向统一;双方都认为统一只能通过和平的方式实现,而不应重启战端。尽管台湾当局对中共的和谈倡议,诬之为“统战阴谋”,并且一再声言“不谈判、不妥协、不接触”,但海峡的形势毕竟保持着平静,近数年中,人员往来和物资交流也在增多。这些都是可喜的现象。为了促进双方的接近,抱着和解的态度,培养祥和的气氛,是至关重要的。

    在最近闭幕的台湾“国民大会”第七次会议上,蒋经国先生再次“当选”为“总统”,任期六年。经国是我的老同学、老朋友,我愿借此机会向他进一言;孤悬海外,受制于人,终非久局;一旦国际风云发生变化,又将何以善其后?我想,以经国的阅历与见识,不会不考虑及此。人生有限,来日无多,我希望经国拿出足够的决心和勇气来,排除一切干扰,当机立断,作出正确的抉择。不世之功,千秋之业,就在一念之间。如果能在他的任期内,实现国共合作,完成祖国统一,就会在中国历史上写下光辉的一页,永远为中国人民弦歌丝绣,口碑不绝,希望经国三思。

    在台湾与大陆和平统一的大道上,有一颗钉子,就是美国为中国的和平统一设置障碍,这损害了中国的利益,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美国人民和中国人民历来是友好的。在中美联合公报上和在美国政府首脑的声明中,美国承认中国只有一个,但美国朝野有那么一些人,把台湾看作是他们所谓“不沉的航空母舰”,把台湾海峡当成他们的内海。有些人企图插手台湾政局,有些人在培植“台独”势力,制造“两个中国”。中美“八•一七”公报中规定美售台武器应逐步减少,最终停止出售。但近年来军售数量不但未减,质量还有提高。所有这些都给台湾与大陆的和平统一增加困难。不拔掉这颗钉子,中国的和平统一就不易实现。美国如果不从这个死胡同里走出来,就不能在全球战略问题上取得主动。我们要求美国政府履行自己的诺言,撤除为中国和平统一所设置的障碍。只有这样,中美两国的友好关系才能稳定持久地向前发展。这对中国、美国都有利。

    我于1981年辛亥革命七十周年时,发表过一篇《辛亥革命与两党合作》的文章。我在那篇文章中,欢迎台湾的老朋友们回大陆参观访问、探亲访友,呼吁台湾当局早日响应和平谈判的建议,为实现和平统一而作出贡献。一转眼间时间已过去三年,我今年已是年近九十的老人了,眼看祖国仍在分裂状态,心里如何不急?!时不可失,机不再来。我希望经国和其他老朋友们,和我们一道共同致力于统一祖国、振兴中华的千秋大业。那么,我们也就上可以对列祖列宗,下可以对子孙万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