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当局对大陆政策的调整和我对对台工作的意见
时间: 2008-09-10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台湾当局对大陆政策的调整和我对对台工作的意见[注1]

1987年10月20日

贾亦斌

 

今天我想根据当前形势的发展讲这么一个题目:台湾当局对大陆政策的调整和我对对台工作的意见。

从1979年元旦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以后,台湾当局提出“三不”政策(即: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但从去年以来,台湾对大陆政策有些调整,现在台湾有几种讲法:第一种叫做调整大陆政策,第二种叫做修正大陆政策,第三种叫做新大陆政策(也叫做对大陆的新政策),还有一种叫做西进政策(这是仿效南朝鲜的北进政策、西德的东进政策)。不管是政策的调整也好,修正也好,新大陆政策也好,或者是西进政策也好,总而言之一句话,原来的“三不”政策行不通了,对大陆要实行一定程度的开放。

今年5月间,民革在浙江开了一次“一国两制”理论政策研讨会。在这次研讨会上我讲了一次话,讲到当前的台湾形势和我们的工作,阐述两个观点:一个是当前台湾形势的基本特点,可以概括为“外压内动”四个字,即外有压力,内有动荡;另一个是在“外压内动”的形势下,台湾当局不能不改变对大陆的政策。我曾提出两条:一条在“三通”上,首先在人员开放上,它要有所突破;另一条是在向大陆的投资上,也可能有所增加。

现在我讲第一个问题,台湾当局对大陆政策的调整,它调整了些什么?为什么要调整?今后发展趋势怎样?

台湾当局对大陆政策的调整,现在初步看来主要表现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在人员接触和交流方面,撤消了对岛内居民到港澳旅游作为第一站的限制。台湾当局在1979年4月对岛内居民出来旅游作了一个限制,就是不能把港澳作为第一站。他们认为港澳环境复杂,怕受中共的影响,因此作出这种限制。1979年4月是个什么背景呢?同志们都知道,1979年元旦人大常委会发表了《告台湾同胞书》,这在台湾震动很大,我们提出“三通”,他们采取“三不”,“三不”的一个重要措施就是规定港澳不能作为出来旅游的第一站。今年7月份,它取消了这一限制,这是台湾当局政策调整的第一个方面的表现。

第二,在通商方面,撤消了对进口大陆一些货物品种的限制。台湾对大陆的通商是禁止的,但是双方的间接贸易一直是通的,所谓暗通明不通,民通官不通,不直接通而间接通。今年台湾宣布撤消了对过去禁止进口的四种中药的限制(吉林人参、当归、枸杞、红枣),公开宣布这四种药材可以进台湾,并且接着又宣布了允许大陆的毛织品、麻、藤,金钢砂等27项初级农工原料的间接进口。

第三,在文化艺术交流方面,初步放宽了对大陆出版品的管制。过去对大陆的书籍和录音带是不准进台湾的,现在明确公布开放大陆学术书籍的进口,对介绍大陆风光的影片和录音带等也均可进口,并通知60多所学术教育机构开始受理进口大陆出版物的申请,另外在中小学教科书中,增加了大陆近年社会、经济、地理变化等新情况的内容。

第四,10月15日宣布允许台湾同胞到大陆来探亲,这一条比前几条更重要。对于探亲问题,台湾国民党内部有几种想法:一种是想把官方的“三不”政策和民间的人道主义分开;另一种是只准台湾同胞出来到大陆探亲,不准大陆同胞到台湾去,就是准出不准进,而且出的条件很严。从年龄上限制,规定限于55岁以上,而且还限制在三亲等之内,限制只准探亲,不准观光等等。7月份国民党中常会五人小组召开会议讨论探亲问题,10月15日宣布了允许台湾同胞到大陆探亲。这次开放大陆探亲从总的看,还是比较宽的。第一,没有年龄的限制。第二,只限制现职军、公教人员,没有限制军公教人员的家属。第三,原来强调只准探亲,不准观光,这次吴伯雄也讲探亲中顺便观光,也是人之常情。

国民党从今年年初讨论探亲问题到10月份才公布,这一过程还说明了几个问题:

1.他们认为开放回大陆探亲是比解除戒严法意义更为深远,对台湾发展的前途影响更大。

2.台湾内部保守派和比较开明派的斗争是非常激烈的。蒋经国为什么要实行开放?台湾报纸讲他是破釜沉舟,我认为这是因为蒋经国碰到三大压力,不能不变。

第一,是受“一国两制”、和平统一政策的压力。

今年初在澳门问题解决以后,台湾《联合报》发表一篇社论,题为《香港澳门问题解决以后的新形势对台湾的压力》。第一个压力是共产党可以用全部统战力量对付台湾;第二个压力是香港、澳门问题都是用“一国两制”和平谈判解决的,这说明了“一国两制”的威力;第三个压力是香港、澳门归还后,台湾继续同香港、澳门接触,那实际上就等于与中共接触了。所以我们党“一国两制”的方针对台湾当局来讲是个很大的压力。

第二,是美国的压力,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美国国务卿舒尔茨今年在上海发表的讲话。他说:“美国很重视海峡两岸和平统一的全过程,并且很高兴看到海峡两岸人员的来往,间接贸易的日益增多。”这一讲话对台湾震动很大。二是民进党有美国人背后支持,它主张台湾自决,在这点上蒋经国很害怕,怕美国人支持民进党搞台独,因此他搞探亲,是拿它来加重筹码压制台独。三是在经济上对台湾施加压力,最厉害的是让台币增值,过去是40台币换1美元,现在是30台币换1美元,据说将来如到27台币换1美元时,台湾出口中小企业人就无法与外国商人展开竞争。以上说明了美国在政治上、经济上对台湾的压力是很大的,台湾对美国来讲,既是财产又是包袱,而且这包袱背得越来越重。

第三,是台湾内部的压力。首先是民进党搞“回乡省亲运动”,提出“大陆人回大陆,台湾人回台湾”的口号。这口号一提,舆论哗然,台湾立法院也起哄,作为总质询的题目,特别是几十万老兵反映很强烈,他们很想家,有的想家都想疯了。这个对蒋经国的压力也是很大的。

所以蒋经国受到我们党的政策的压力、美国的压力和台湾内部的压力,因此他不得不有所开放。蒋经国曾说过:“时代在变,环境在变,潮流在变,因此不能不变,如果不变,就要亡党亡国”。蒋经国对变也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继承他父亲的“以不变应万变”,即不变;第二阶段有所变,有所不变,也就是部分地变;第三阶段就是非变不可,这个变是被迫的。从发展前景看,是好的,和平统一大有希望,而且为期越来越近。

第二个问题,根据当前台湾形势特别是探亲开始后,我们应该怎样对台进行工作。特提出以下几点意见:

邓小平同志讲过对台工作是最大的统一战线工作;又说,台湾一天不统一,台湾的地位是没有办法稳定的;他还讲,用“一国两制”的方针来解决台湾问题。根据这些指示精神和台湾目前的形势我认为应该注意以下问题:

(一)关于“一国两制”的学习与贯彻中的问题。

1.学习掌握“一国两制”的四个基本点。

(1)只有一个中国,即一国。现在台湾想搞个政治实体,我们提出“一国两制”,台湾的沈君山提出“一国两治”,民进党费希平提出用“中华大联邦”的方式来统一,以此与我对抗。我们的基本点是只有一个中国,中央政府一定要在北京。

(2)力争和平解决,但我们也不承担不用非和平方式解决的义务。为什么不承担不用非和平解决的义务?一方面是针对美国的,美国人讲你既然要和平解决,那么你应该承担不用非和平解决的保证。我们说:中国要统一,至于用什么方法来统一是我们中国人的事情,美国人不能干涉中国的内政,不能侵犯我们中国的主权。另一方面台湾方面也讲你既然要和平解决,但你又不作承担不用非和平解决的保证,是不是用这来威胁。我们讲力争和平解决,但能否和平解决是双方的事情,不是我单方可以保证就能实现的,假定我单方做出保证,你不做出保证,尾巴翘得很高,最后逼使我们非用武力解决不可。所以我们不承担不用非和平方式解决的保证。

(3)特区有特权。就是说将来我们是准备在香港、澳门设立特区的,台湾也是准备设立特区,但台湾特区比香港特区权还要大些,它可以保留军队。这点宪法三十一条作了原则性规定。

(4)用适当的方式来解决,即用国共两党对等谈判的方式来解决。台湾现在最怕的是作为地方政府的一方,和中央政府谈判。因此我们现在是用两党对等谈判——共产党和国民党对等谈判,是给国民党一些面子,是用适当的方式,用它可以接受的方式来解决。

2.针对台湾对“一国两制”的疑虑有的放矢地进行工作。

经过初步调查,台湾对“一国两制”方针有三十个疑虑,或者还多一些,概括起来有所谓“三性”。

(1)“矛盾性”,主要指我们既讲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又讲可以实行“一国两制”,在台湾可以保留资本主义制度,这个矛盾怎样解决?

(2)“暂时性”(或称过渡性),他们疑虑我们党内对“一国两制”的看法是否一致,这个政策能否一贯,也就是怕变。

(3)“压倒性”,指两个问题,一是大陆社会主义这么大,台湾资本主义那么小;二是大陆有10亿人口,台湾只有1960万人,大陆是否会吃掉台湾。我们说我们对等谈判是谁也压不倒谁,我们在工作中必须针对这些疑虑,以理论上、政策上和事实上进行有的放矢的宣传工作。

3.要对实现“一国两制”的前景充满信心。

“一国两制”对台湾到底能否实现和什么时候实现?这是大家关心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就不能有充分的信心和决心。

首先应该实现“一国两制”促进和平统一,是包括台湾在内的十亿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和共同愿望,这个科学构想,是马克思主义的重大发展,只要我们全国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共同努力,肯定是能够实现的。但什么时候能实现呢?这要看国内外形势的发展和我们的工作。外界有三种看法:一是1990年,统一祖国是80年代三大任务之一,因此认为1990年应该而且可能实现。形势发展很快,一年前没有人想到台湾当局会开放台胞来大陆探亲。

二是1997年,认为香港实现了“一国两制”,台湾到那时也可以实现,因有香港模式可循。

三是2000年,有两个人这样讲。一个是陈香梅,一个是邵玉铭。

究竟哪一年实现,难以完全预测,但形势的发展是比较快的,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我个人认为3—5年之内,是对台工作最关键的时刻,我想从三方面来说明。

(1)从我们自己这方面来讲,实现“一国两制”、和平统一,主导方面在我们。两党谈判,主导方面在共产党。这就要看我们这几年中,“七五”计划是否能够完成得更好,是否能进一步改革开放,进一步巩固政治上的安定团结和经济上的稳步发展。

(2)从台湾方面来讲,蒋经国的总统任期在1990年满了。根据他身体的情况来看,给他留下的时间也不多了,他的生死对台湾局势的变动是比较大的。特别是今年政策调整以后,对台湾也是一个很大的变动,所以台湾三五年期间也是很关键的时期。

(3)从美国来讲,美国对台湾的态度也是逐步变化的。原来是完全支持台湾,70年代以后开始向我们转,现在美国把台湾既当作财产,当成“不沉的航空母舰”,又把它当作沉重的包袱。政治上的包袱就成为中美关系发展最大的障碍,经济上的包袱就是在贸易上对美国的大量出超。1985年我到美国的时候,听说里根托人带口信给蒋经国,他说假如长期对美贸易出超不解决的话,将来是不得了的。所以美国现在也开始在变。美国国务院有两派,一派叫主流派,一派叫逆流派。主流派主张“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逆流派主张改善同大陆的关系,对台湾应采取适当措施。现在逆流派的力量逐步在发展,主流派的力量在逐步削弱。

所以后三五年期间,也就是1990年左右是我们对台工作中的关键时刻,三五年内是否能完全解决,取得胜利、谈判成功,我不敢说,但至少这一时期是很关键的时期,因此我们要加强祖国统一工作。

(二)关于回来探亲的台湾同胞,我们应根据党的方针努力做好接待工作。

当前接待的方针是:

①在政治上,不要强加于人;②在经济上,不要要钱要物;③在接待上,不要弄虚作假。

在宣传上要注意:

(1)要抓人道主义的旗帜。他们讲人道主义,我们也讲人道主义。

(2)要强调来去自由,热情接待。

(3)要强调有来有往,不要去分大陆籍、外省籍、本省籍,要强调都是我国同胞。

(4)强调台湾同胞与大陆同胞一视同仁,同等对待。

(5)宣传要从实际出发,不要生硬。对于老兵问题不要随便表态,特别是在回来定居的问题上,更要从严掌握。

(三)针对回大陆探亲台湾同胞的各种思想顾虑,我们应根据党的政策做细致的工作。他们的顾虑大体有以下几个问题:

(1)在大陆上的原配夫人是否会跟他纠缠不清,子女是否相认。

(2)来去是否真的自由,有没有安全保证。

(3)对老兵是不是欢迎。

(4)原来在大陆上做了些坏事,会不会算老账。

(5)对遗产特别是房屋有没有继承权。

针对他们的这些思想情况,要体谅他们三十八年以来,一直与我们隔绝,不了解大陆真实情况,再加上国民党的长期宣传,他们当然会有多种顾虑,因此我们要有针对性地做好思想工作,做好接待工作。

(四)在做好接待探亲台胞的同时,特别是投资和高级技术合作等工作,还要注意形势的发展,努力做好通商等等。

(五)对作为培养统战干部的学府——社会主义学院提一点希望,就是要在理论上、政策上研究统一祖国的一些问题,“一国两制”当中的一些问题。如对台工作是最大的统战工作,怎样理解和贯彻。这次台湾同胞来探亲,根据党的方针,我们应该怎样进行工作。台湾调整政策以后,在台湾和大陆有什么影响,我们各民主党派怎样做工作。统一祖国是我们的三大任务之一,是当前最大的统战工作,希望大家为此做出更大的贡献。以上意见,如有不妥,请予指正!

注释:

1.在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所做的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