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同舟五十年
时间: 2008-09-10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风雨同舟五十年[注1]

1991年6月11日

朱学范

 

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已经走过了七十年的光辉历程。七十年来,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各族人民,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推翻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结束了中华民族一百多年的苦难历史,把一个贫穷落后的旧中国建设成为欣欣向荣的社会主义新中国。特别是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在“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指引下,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更是蓬勃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十一亿人民的温饱问题基本上取得了解决,正向着小康水平迈进。七十年的历史以无可争辨的事实表明,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只有社会主义能够发展中国。

在迎接中国共产党七十周年诞辰的时候,我回顾在党的关怀下度过的五十多个春秋,许多往事涌上心头,久久不能平静。我过去是从事劳工运动的,但是在国民党统治集团的控制下,劳工运动步履艰难,我自己也非常苦闷。是中国共产党帮助我从多年迷惘中解脱出来,引导劳工运动走上正确道路的。那是抗战初期的1939年,周恩来同志在重庆同我进行了一次长谈,他精辟地分析了抗战形势,详尽地介绍了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明确地指出了中国工人运动的正确方向,诚恳地希望我所主持的中国劳动协会能够同陕甘宁边区的工会组织携起手来,团结全国广大工人,为争取抗战胜利和人民民主而共同奋斗。那次谈话给我以极大的启发和教育,使我的思想豁然开朗,认清了前进的道路。从此,中国劳动协会同边区工会组织建立了合作关系,在抗日民主运动和国际工会活动中互相支持,并肩战斗。我自己也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加深对共产党的认识,更加坚定了跟着共产党走革命道路的信心和决心。

抗战胜利后,毛主席亲自来到重庆,同国民党进行谈判。国民党统治集团在内外压力下被迫同共产党签订了“双十协定”。按协定规定,1946年初在重庆召开了政治协商会议。当时包括中国劳动协会在内的二十三个群众团体联合发起于2月10日在重庆较场口举行群众大会,庆祝政协成功,拥护政协决议。开会前夕,国民党的一位要员来信,劝阻我和劳协会员不要参加,我复信拒绝。2月10日晨,我亲自带领五百名工人出席。那次大会遭到国民党特务破坏,大会主席团成员郭沫若、李公朴、张乃器、施复亮等被打伤,劳协会员因保护主席团也有多人受伤。事后,国民党统治集团诬指劳协破坏会场,我是指挥者,声称要对我严办。我没有退缩,继续坚持斗争。这一立场,得到了共产党的支持和鼓励。周恩来、邓颖超、邓发、廖承志同志代表中共代表团和解放区工会筹备会,到工人福利社医院慰问受伤工人。当时的感人情景,我至今还是记忆犹新。

1946年冬,国民党统治集团不顾全国人民的反对,悍然撕毁政协决议,召开它一手包办的“国民大会”,发动反共反人民的内战。与此同时,国民党统治集团对劳协施加压力,强迫劳协发表反共宣言。我在上海发表声明,断然拒绝这一无理要求,并表示自己决不出席“国民大会”。我的态度更引起了国民党统治集团的仇视,企图对我进行迫害。在极端险恶的处境下,共产党再次向我伸出了援助之手,帮助我脱离虎口,秘密到达香港。国民党统治集团仍不甘心,又派特务追踪前来,于1946年11月25日在香港庄士敦道制造车祸,将我撞成重伤。消息传出后,周恩来同志立即派刘宁一同志专程从上海到香港慰问,并带来解放区工会向劳协缴纳的会费,支持劳协继续进行斗争,刘少奇同志发来电报,对我致以亲切慰问,谴责国民党统治集团的卑鄙行径。鼓励我继续为全国工人运动的团结统一和人民解放事业的胜利而努力。解放区工会组织也来电慰问,并表示声援。这一切,使我感到无比的温暖,极大地鼓舞我的斗争意志。尽管后来国民党统治集团对我撤销职务,开除党籍,吊销护照,进行通缉,我仍然无所畏惧,继续斗争。在中共南方局的支持和帮助下,我一方面开展劳协工作,参加国际工会活动,一方面同国民党民主派和其他爱国民主人士一道,积极筹建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联合国民党内爱国民主力量,为争取人民革命战争的胜利而贡献力量。

1948年初,我在中国共产党的周密安排下,取道欧洲进入我国东北解放区。到达哈尔滨后第二天,我就致电毛主席和周恩来同志,表示愿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为革命事业竭尽绵力。不久,接到复电,对我慰勉有加,并表示热烈欢迎。此后,各民主党派、无党派爱国人士、海外华侨的代表积极响应中共中央“五一”号召,先后到达解放区,并在北京会聚。大家团结在中国共产党周围,参加制定共同纲领和创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工作。我们都怀着无限兴奋的心情,迎接这伟大的历史性时刻的到来。

建国以来,党和人民委我以重任,我历任邮电部部长、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等领导职务。在工作中,经常得到党的关怀和帮助,许多共事的中共党员同志对我都很尊重,相互之间合作无间,亲如家人。党对民革工作也是十分关怀,一贯支持和鼓励民革党员积极为社会主义建设和祖国统一大业作出贡献。我多次代表民革参加有关国家大政方针的协商,党中央领导同志总是虚心地听取各民主党派的意见和建议,充分体现了党同各民主党派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亲密关系。我以自己后半生能够生活在新中国,为社会主义事业尽一点力量,而感到无限欣慰。特别是进入新时期以来,祖国到处是一派兴旺发达的喜人景象,我虽已晚年,欣逢盛世,此生可以无憾了。

五十多年的风雨同舟,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经历了从民主革命到社会主义的历史进程,自己的思想也经历了从爱国主义到社会主义的发展过程。回首往事,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中国共产党的感戴之情。五十多年的亲身体会,使我深深相信,只要坚定不移地依靠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定不移地走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祖国前途是无限光明的,中华振兴是计日可待的。

注释:

1.原载《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