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领导我们越崎岖而达康庄
时间: 2008-09-10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共产党领导我们越崎岖而达康庄[注1]

1991年7月

孙越崎

 

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诞生整整70周年了。70年来,共产党领导人民为民族的解放和国家的富强,前赴后继,英勇斗争,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我是一名年近百岁、饱经沧桑的老知识分子,每当回顾自己一生所走过的道路,心中充满了对共产党无限敬仰和爱戴之情。

我出生于1893年,当时的中国已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我出生的第二年,爆发了中日甲午战争,以后又有八国联军,每次都以中国惨败、割地赔款而告终。辛亥革命推翻了腐败无能的清王朝,结束了我国长达两千余年的封建帝制。当时我刚19岁,还很幼稚,以为中国从此就会好起来了。谁知随之而来的是袁世凯窃国,军阀混战,依然是国无宁日,民不聊生。我在失望中,愤而将自己的原名“毓麒”改为“越崎”,表达对国家民族前途的忧虑,希望能够早日越崎岖而达康庄。我在天津北洋大学读书时,曾参加“五四”运动,以后又远涉重洋,留学美国,专攻矿业,立志以实业报国。北伐战争以后,我觉得国家总该进行和平建设了。但是,事与愿违,国民党政府的腐败、专制并不逊于北洋政府,自己的一番抱负仍难实现。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中华民族到了最危急的关头。那时我刚从欧州考察归来,出任河南焦作的中福煤矿总经理。日寇侵入河南后,我努力说服中原煤矿公司董事和英国福公司代表,全力组织全矿员工,冒着敌机轰炸的危险,将全部机器设备拆迁并抢运入川。在此基础上,办起了天府、嘉阳、威远、石燕等四个煤矿,我任总经理,为抗日后方工业及民用燃料供应和航运作出了贡献。1940年,为了打破日寇对我抗战后方的封锁,解决油源断绝的严重困难,受命出任甘肃玉门油矿总经理,在技术落后、物资缺乏、所有港口均被封锁的困难情况下,只用两年时间,就在荒漠的戈壁滩上建成了一座新型的玉门油矿,支援了抗战。当时我和千千万万爱国知识分子一样,心中只有一个愿望:早日打败日本侵略者,重建祖国,振兴中华。

抗战胜利后,严酷的现实再次使我失望了,蒋介石政权在美帝国主义支持下,悍然发动全面内战,把亟待休养生息的几亿同胞重新拖入战火之中。由于人民解放军的沉重打击,加上国民党统治区政治黑暗,经济凋敝,物价飞涨,人民怨声载道,不到两三年的时间内,国民党政府便处于风雨飘摇之中。我个人的思想也逐渐发生了深刻变化。铁的事实使我认识到,国民党已失尽人心,它的反动统治是造成国家灾难的根源。同时,在共产党那里,我看到了国家的前途和希望。共产党人清正廉明,大公无私,全心全意地为人民办事,尤其令我感佩的是,即使在战争的情况下,共产党也没有忘记今后国家的建设问题,千方百计地保护经济设施,延揽各方面的建设人才。通过这样鲜明的对比,再联系自己几十年所走过的崎岖道路,我体会到,继续追随国民党,是没有出路的。只有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国家才能强盛,个人才有前途。因此,在这历史转折的关键时刻,我甘愿抛弃国民党政府给予的高官,毅然决定脱离国民党阵营,投向人民。国民党政府从大陆败退台湾前夕,我拒绝了蒋介石的多次命令,冒着生命危险,动员和率领三万多名技术人员(包括60%的高级知识分子和留学生)、约70万员工集体投向共产党,使近一千个重工业企业、矿山完整地回到人民手中,大批科技人才留在大陆成为建设的骨干。

新中国成立后,承党和人民的信任,我受命担任政务院财经委员会计划局副局长,并经周总理亲自提议,推荐为第二届全国政协委员。参与国家大政方针的协商和蓬勃兴起的社会主义事业的实践。使我经过半生的追求,终于得到光荣的归宿,内心感到十分欣慰。在工作中,党对我们这些党外同志也十分尊重和信任,当时陈云同志担任政务院财经委员会主任委员,我和孙晓村、钱昌照等党外同志在他领导下工作,彼此共事十分愉快、融洽,许多往事至今记忆犹新。

建国四十多年来,尽管我们在前进的道路上也经历了不少曲折,甚至走了一些弯路,但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在社会主义建设各条战线上所取得的辉煌成就,是举世公认的。特别是实行改革开放政策的十多年来,各项建设事业更是迅猛发展。例如去年我国原煤产量为10.8亿吨,原油产量为1.38亿吨,发电量为6180亿千瓦小时,钢产量为6604万吨,水泥产量为203亿吨,其中原煤、水泥产量已占世界第一位,钢产量和发电量则占世界第四位。我是搞了一辈子能源和重工业建设的,深深了解取得这样的成就是多么伟大,多么来之不易。

我在人生的历程中已经度过了98个春秋。从青少年时代起就立志报国,经历过多次的失望,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我国才真正摆脱了帝国主义的奴役,独立自主地进行和平建设。我庆幸自己一生的夙愿在晚年终于得到实现,亲眼看到了中国共产党领导我们越崎岖而达康庄。

注释:

1.原载《团结》杂志1991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