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民革中央纪念刘斐同志诞辰一百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时间: 2008-09-11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在民革中央纪念刘斐同志诞辰一百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1998年10月26日

    何鲁丽

    

同志们:

    今天,我们举行座谈会纪念我国著名的爱国民主人士、杰出的政治活动家、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卓越的领导人刘斐同志诞辰一百周年,我谨代表民革中央及民革的全体同志,向刘斐同志表示深切的怀念和崇高的敬意,并向刘斐同志的亲属致以亲切的问候。

    刘斐同志出身贫寒,早年就怀有以国家和民族兴亡为己任的远大志向,曾就读于广西南宁讲武堂和广东西江讲武堂,后在孙中山先生革命精神的感召下,投身于反对北洋军阀统治的革命运动。他坚决拥护孙中山先生制定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衷心赞同第一次国共合作。北伐战争期间,他担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主任作战参谋,参与了北伐战争重大战役行动的策划。1926年11月北伐军攻克南昌以后,因不满蒋介石等违背三大政策、在军队中排斥共产党人,辞职赴日本留学。1934年回国后,大力呼吁举国团结一致,抗击日本的侵略。抗日战争时期,他衷心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积极主张团结抗日,先后任国民党政府“对日作战大本营”作战组组长,军令部第一厅厅长、次长等职,曾协助李宗仁将军指挥徐州会战,取得台儿庄大捷。抗战胜利后,他出任国民党政府参谋次长,因反对蒋介石集团的反共、内战的独裁政策,毅然辞职,回到家乡湖南。在湖南期间,他广泛联系爱好和平的人士,并积极支持程潜将军的反蒋正义行动,为其后的湖南和平解放作出了贡献。1949年4月,刘斐同志出任国民党政府和平谈判代表团代表,同张治中将军等一起,来到北平参加和谈。他赞同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国内和平协定》(最后修正案),希望国民党政府予以接受,从而结束内战,实现国内和平。当这个协定被国民党当局拒绝后,刘斐同志深为愤慨,决心留在北平,不再回返南京。1949年6月,他不顾个人安危,只身潜入广州,力劝李宗仁、白崇禧同中国共产党合作,共商国内和平。之后,他来到香港,动员、联合44位国民党知名人士宣布起义,共同发表了《我们对于现阶段中国革命的认识与主张》,公开宣布同国民党政府彻底决裂。1949年8月,刘斐同志应邀前往北平,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刘斐同志历任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国防委员会委员,中南军政委员会水利部部长、体委主任、文教委副主任,全国政协第一、二、三、四届常委和第五届副主席,全国人大第一、二、三届代表和第四、五届常委,并长期担任民革中央常委、副主席等职,积极参加了国家的各项建设和发展工作,为巩固和扩大爱国统一战线,实现祖国的完全统一,以及为民革自身的建设和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刘斐同志毕生坚持正义,追求真理,始终以国家和民族利益为重。他曾亲身参加过两次国共合作,经历了中国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到社会主义社会转变的历史过程。值得他骄傲的是,在这一历史过程的每一个重要时刻,他都坚定地站在了人民一边。第一次国共合作期间,他坚决拥护孙中山先生的三大政策,并在李富春、林伯渠等共产党人的帮助下,坚定地走上了同中国共产党密切合作的道路。抗日战争时期,他在周恩来等同志的热忱帮助和影响下,矢志不渝地坚持同中国共产党密切合作的立场,主张团结抗日,反对分裂。抗战胜利后,他坚决反对内战,积极主张同中国共产党及各民主党派组成联合政府,共同建立民主、自由、幸福的新中国。在国民党政府顽固坚持反共、内战的独裁政策以后,他毅然辞去要职,回归故里,其后又为了结束内战,实现和平,北上参加和平谈判。在毛泽东主席教育和鼓励下,他影响和带动了一批国民党军政人员响应中国共产党的号召,宣布起义,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自己的贡献。建国后,他几十年如一日,真诚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热爱社会主义祖国,积极参加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努力为巩固和发展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爱国统一战线而勤奋工作。十年动乱期间,他在周恩来同志“临难而不惧,见危而更坚”赠言的鼓励下,尽管身处险恶环境,也始终没有动摇自己对中国共产党、对国家和对社会主义光明前途的坚定信念。粉碎“四人帮”以后,特别是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他衷心拥戴中国共产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认真学习邓小平理论,积极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改革开放事业尽心竭力。刘斐同志对“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方针极为赞赏和深为感动,认为是使中华民族走上兴旺发达的民主大道。在担任第五届全国政协副主席期间,他身体力行,为人民政协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事业做了大量工作。他曾一再称颂中国共产党不愧为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十分钦佩地认为:“中国共产党是很了不起的。她在惊涛骇浪中经受了锻炼,又从惊涛骇浪中走过来了。这是任何政党所不可能做到的。”他还多次由衷地表示:“49年的路,我是走对了。”刘斐同志一生所走过的道路表明,他是一位在中国革命的不同历史阶段,都始终坚持同中国共产党密切合作和衷心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者,是一位忠诚的爱国主义者,是一位对国家和民族作出贡献的杰出人士。

    刘斐同志一贯关心祖国统一大业,长期致力于推动两岸关系的发展。几十年来,他常利用自己同台湾国民党军政人员的历史关系,通过发表谈话、文章等各种方式,对他们谈形势、讲政策,帮助去台人员认清前途,掌握自己命运,号召他们为祖国的和平统一作出自己的贡献。1979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以后,他激动地表示:“祖国的统一是历史的必然,这是谁也阻挡不了的。当年,我是代表国民党到北京来和谈的,而今,如果身体允许、台北欢迎,我这80老人真想再飞台北,会会故旧,共商祖国统一的大业。”1981年叶剑英委员长提出实现祖国统一的九条方针以后,他又一次发表文章,殷切期望台湾国民党当局能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审时度势,接受中国共产党的建议,及早举行两党谈判,实现第三次国共合作,使海峡两岸人民携起手来,共图振兴中华的伟业。在刘斐同志病重住院期间,弥留之际的他仍念念不忘祖国的统一大业,企盼着国共实现和谈,趁老一辈还有人健在,早日实现祖国统一大业。逝世前的十天,他还发表文章,真挚地奉劝台湾当局以民族大义为重,“尽早实现和谈,完成祖国的统一”。

    刘斐同志长期担任民革中央的领导职务,是民革卓越的领导人之一。在民革工作的三十多年时间里,他同民革其他领导人一起,为保证民革继承和发扬老一代领导人所创立的优良传统,坚决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定不移地走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发展和维护爱国统一战线,积极参加国家的经济建设,正确履行参政议政、民主监督职能,以及民革自身的发展和建设,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尤其是“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他作为民革中央临时领导小组成员,积极参与领导了民革组织的重整与恢复活动。随后,他又同朱蕴山、王昆仑、屈武、朱学范等同志一起,遵照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顺利地把民革全党的工作重点转移到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轨道上,为新时期的民革工作作出了开创性的贡献。他十分关心民革的各项工作,即使在重病期间,还经常询问民革工作,并提出自己的意见和看法。

    刘斐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是爱国为民和不断追求光明与进步的一生,是为人民的解放和国家的繁荣富强而努力奋斗的一生,是光明磊落和无私奉献的一生。我们今天纪念刘斐同志,缅怀他的革命业绩,就要像他那样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热爱社会主义祖国;就要像他那样具有坚定的革命信念和崇高的爱国情操;就要像他那样始终坚持孙中山先生爱国、革命和不断进步的精神;就要像他那样识大体,顾大局,毕生将国家、民族和人民群众的利益,放在自己的个人利益之上;就要像他那样努力学习,积极工作,团结同志;就要像他那样为人正直、诚恳,胸襟开阔,勇于负责,敢于在重大问题上直抒己见。当前,我国正进入改革和发展的关键时期,我们民革全体同志要以刘斐同志为榜样,密切联系改革开放的实际,深入学习、全面领会和自觉运用邓小平理论,紧密团结在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中共中央周围,遵照中共十五大作出的跨世纪战略部署,高举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的伟大旗帜,团结一致,开拓前进,为实现我国跨世纪发展的宏伟目标和早日实现包括刘斐同志在内的无数革命前辈毕生追求的国家繁荣富强和祖国完全统一而努力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