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民革中央孙中山研究学会理事会第二次会议上的讲话
时间: 2008-09-11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在民革中央孙中山研究学会理事会第二次会议上的讲话

    2002年10月24日

    周铁农

    

各位理事:

    我们这次孙中山研究学会理事会开得非常好,主要表现为两点:第一点是宏儒同志代表民革中央孙中山研究学会,提出了研究学会恢复工作以来的工作报告。尽管这个报告本身还不是很完善,但是在我们孙中山研究学会的历史上,向理事会提出工作报告,这还是第一次。从讨论的情况来看,大家对这个工作报告还是给予肯定的,认为这个报告是比较好的。这个报告,讲了孙中山研究学会成立以来大体的历史进程,总结了多年来孙中山研究学会工作的基本经验和孙中山研究学会恢复工作以后,在海内外产生的影响,同时也对今后的工作提出了一些设想。我个人认为,这个报告是好的,比较客观地总结了孙中山研究学会几年来的工作,实事求是,没有缩小,也没有夸大。这是我们这次理事会开得比较好的一个标志。

    第二点就是,尽管我们讨论的时间很短,但是大家讨论得非常好。我们这次会议,主要是一次工作会议,是研究孙中山研究学会下一步应该如何开展工作。大家围绕这样一个主题,就如何对孙中山先生生平事迹、对孙中山思想和精神进行研究,提出了很多好的意见和建议,而且这些意见和建议,还能够密切地结合民革的实际工作。这样的讨论是很有价值的。

    会议结束后,我们将根据大家的讨论意见,对宏儒同志所作的工作报告做进一步的修改,然后把修改后的报告发给每一位孙中山研究学会的理事,作为我们这一届理事会的工作总结,也是对下一届理事会的交代。

    在讨论当中,尽管意见不尽一致,但是,对孙中山研究学会今后的工作,大家的意见总的来说是一致的,形成了基本的共识。我想就孙中山研究学会今后工作的有关问题,谈六个方面的意见。这些意见,有的是从1998年恢复孙中山研究学会工作,我和赣骝、培康副主席担任研究学会会长以来,在工作上的一些体会,有的是各位理事在这次会议的讨论中提出的一些观点,也有我本人对孙中山研究学会今后如何开展工作的一些看法。

    第一点,我们要进一步提高民革对孙中山先生革命精神、孙中山先生革命思想研究重要性的认识。首先,对孙中山先生的精神和思想进行深入的研究,是我们民革的历史责任。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中山先生是民主革命的先驱,也是国民党的创始人。我们不能说他是民革的创始人。因为民革创立的时候,先生已经不在世了,他也不知道后来会出现一个民革。但是我们民革在创立之初,就是由于在如何继承中山先生的遗志这个问题上,我们和国民党的另外一些人有了很严重的政治分歧,所以我们才从国民党里面分离出来,组建了民主派这样一个派别,成立了民革。因此,我们始终把中山先生的思想,作为我们要继承的一种思想。那么,要继承中山先生的思想、继承中山先生的精神,就有必要对中山先生有一个完整的、客观的了解。所以我们有这样的历史责任,要把这份遗产很好地继承下来。我们不能只是把中山先生当作一个“招数”,“拉大旗做虎皮”,或者把中山先生只是当作一块“敲门砖”,敲完门就把砖扔掉了,这不行。

    另一方面,深入地研究中山先生的思想和精神,也有现实的需要。因为民革要参政议政,要实行民主监督,履行我们作为参政党的职能。在民革的党章里面,确定了民革的工作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祖国统一工作为重点。那么,怎么保证这个中心、这个重点,又如何在有八个参政党的情况下,突出民革自身的特色呢?原来民革的特色,就是我们的成员大多数是原国民党军政人员,或者是他们的后裔。这个特色,我们要努力地去保持,但是这个问题也越来越困难。民革成员的出身这种特色,随着民革不断的向前发展,会越来越淡。这是个客观现实,并不是我们有意识要这样做。但是,我觉得,我们高举中山先生这面旗帜的特色,不是越来越淡,而是会越来越浓。尤其是现在,祖国统一,成为新世纪三大任务之一而摆在我们面前的时候,作为民革的重点工作,在做祖统工作的时候,高举中山先生这面旗帜,是非常有利的一个条件,也是我们独具的一个条件。我们要举起孙中山这面旗帜,就要对这面旗帜上究竟写了些什么,应当有深入的了解。所以,深入地研究中山先生的思想和精神,也成为我们履行好民革作为参政党职能的一个现实需要。不仅仅是孙中山研究学会,而且民革全党,都要提倡研究孙中山,学习孙中山,继承中山先生的思想和精神,把它作为民革特色很重要的一个方面,突显出来。这是我要说的第一点。

    第二点,我们研究中山先生的思想和精神,要有正确的方向,要有明确的指导思想。也就是我们怎么来研究。现在研究孙中山的人很多,国内很多,世界上也很多。作为民革来说,我们在研究孙中山先生的时候,要有一个什么样的方向,有一个什么样的指导思想。我想,我们还是要用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江泽民总书记“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用这样的立场、观点、方法,来研究中山先生其人、其事、其言、其行,来研究中山先生的思想和精神,或者说,用这种立场、观点、方法,去理解、去分析、去评价中山先生其人、其事、其言、其行。这一点是必须要坚持的。我们研究任何一个问题,不能用别的指导思想,必须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作为我们研究问题的指导思想。在孙中山研究的这个问题上,也不能例外。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忠实地反映中山先生的革命思想和革命精神,才能够对中山先生一生的革命活动作出正确的、公正的评价。

    现在从事研究中山先生的,不仅仅是我们民革。比如,台湾的国民党,他也在研究孙中山,还有其他一些别的人,也在研究孙中山。我在与海外的国民党人士接触的时候,发现他们有一种倾向,就是想用中山先生的思想来批判马列主义,批判毛泽东思想,批判邓小平理论。那么,我们研究孙中山的时候,能不能用这样的方法呢?当然不能。因为我们党章里面明确规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为我们的指导思想,所以,我们在研究孙中山的时候,一定要有一个正确的指导思想。我们在研究中山先生的时候,我们的研究学会在开展工作的时候,既要注意去整理、挖掘、占有关于中山先生其人、其事、其言、其行的大量的历史资料,同时也要学习运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的基本立场、观点和方法。这两者偏废任何一条,都不可能把孙中山研究开展好。如果我们不注意去占有大量的历史资料,我们的研究就会变得非常空泛,把中山先生的只言片语作为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的某些结论的注解,这是不行的。反过来,如果我们不去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我们在开展孙中山研究的时候,就会迷失方向。所以,我希望孙中山研究学会的同志,我们的理事,特别要注意的,就是要有一个正确的指导思想。

    第三点,我们开展孙中山研究,一定要和民革履行职能、开展工作紧密地结合起来。我们民革作为参政党,主要的职能是参政议政、民主监督。我们非常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促进祖国统一。原来我们把这项工作叫作“对台工作”。实际上,祖国统一工作不完全是对台,我们的工作面很宽,就是动员全世界华人的力量,共同致力于祖国的和平统一。同时,我们工作的对象也不单纯是华人。我们要形成一股强大的和平统一祖国的力量。所以,我们对中山先生的研究,就不能把很大的精力放在考证式的研究上去。当然,我并不反对做这样的研究,但是,我们的主要精力,要放在为民革的现实工作服务上,这样,我们的研究工作才更有现实的价值。对中山先生研究的方面可以很多,国外有些人,研究到底中山先生有几个夫人呀、几个孩子呀,是怎么回事呀等等,这种研究我也不反对,它也是研究的一个方面。但是,我们作为民革的孙中山研究学会,我们的主要精力,不要放在这些方面,应该把我们的研究很好地和现实工作结合起来,为我们的现实工作服务。所以我们选择的课题,要以我们在祖统工作、在参政议政、民主监督工作当中遇到的问题,作为选择课题的主要依据。

    第四点,我们对中山先生的研究,还是要以中山先生的精神,就是民革党章中说的“爱国、革命和不断进步的精神”为主要研究对象。用江泽民总书记的话说,就是中山先生“爱国的思想、革命的意志、进取的精神”。我们民革要继承的、要发扬的,主要是中山先生的这样一种精神,爱国的精神,革命的精神,不断进步的精神,或者说是与时俱进的品格。但是究竟怎么样一个提法,将来我们的党章里面怎样写,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对中山先生这种精神要有一个统一的提法。我觉得目前的提法还是反映了中山先生的这种精神。当然,这种精神不是空洞的。不能空洞的就说爱国、革命、不断进步。要有具体的内容,要有具体的内涵。在理事会的筹备会上,我就讲过这个意见,我们要以中山先生的思想、要以中山先生的实践来作为这种精神的内涵。

    对中山先生思想的研究,应该从中山先生完整的思想体系来研究,不应该仅就某一个方面。我们现在经常讲,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要掌握完整的理论体系。对中山先生的研究,也应该是这样。中山先生的思想包容量是很大的。譬如说,他的哲学思想。“知难行易”,是中山先生对知行关系的一种认识,但他的知行观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观点,他的哲学思想是什么样的。又譬如,他的道德理念是什么样的,他对历史、对社会发展的看法是什么样的,他的建党学说是什么样的,他的建国的理念是什么样的。在我们每每提到孙中山学说的时候,往往就说他的三民主义、建国方略、建国大纲。我个人认为,这三部著作,是反映了中山先生的思想境界和他思想的一个体系,但更重要的,是他从建国的角度,就是搞一个什么样的国家。这只是孙中山先生关于国家的学说,但还没有深入到中山先生很深刻的思想境界中去。我认为,还要把中山先生的思想,作为一个完整的思想体系去研究。但是,作为民革,我们研究中山先生的思想,目的不是用中山先生的思想作为我们的指导思想,作为检验一切的标准。我们还是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江泽民同志“三个代表”的思想,作为我们的指导思想,作为检验一切的标准。当然,我们需要理解他们之间的关系。

    这里就涉及到报告中提到的选题问题,就是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是个什么关系。这个问题是个很好的题目,但是我觉得又是个很难研究的题目。中山先生的思想和社会主义有很多共同的地方,特别是和小平同志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思想,有很多共同的地方,但是它毕竟是两个不同的思想体系。如果你要作比较,用比较学的办法来研究,就会遇到许多麻烦。比较的结果,必然有共同的,有不同的。共同的部分比较好说,可以是继承啊、发展啊;不同的部分,你怎么办呢?你是用中山先生思想中和社会主义不同的部分去批判社会主义呢,还是用社会主义和中山先生思想中不同的部分去批判中山先生的思想呢?这就很难处理。

    我不太赞成过去对中山先生研究的两种倾向。一种是,专门研究中山先生是资产阶级的革命家,从阶级的观点来揭示中山先生革命思想的不彻底性,因为他不彻底,所以后来失败了,我是不赞成这样一种结论;目前又有另外一种倾向,认为现在邓小平的理论,实际上是依照中山先生的思想,因为共产党走了一圈没走通,还得回来找孙中山,找了孙中山以后又羞羞答答,又没有完全按照中山先生的思想去做,这种观点就是想用孙中山的思想不断地去规范邓小平的理论。这么研究问题,恐怕更不行。

    我觉得,我们可以研究三民主义,也更应该研究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我们应该从继承的观点、从都是为了中国社会的发展进步、繁荣强盛,为了中国的和平统一,从这个共同的角度,来寻找中山先生思想中最精华的部分,去研究。所以,课题的选择,要和我们民革的工作很好地结合起来。要考虑从什么样的角度来研究问题,要很慎重、很缜密地确定课题。

    第五点,我们要培育和形成民革自身的、关于孙中山研究的理论队伍,同时要强化孙中山研究学会工作机构的职能。我们要和理论界建立非常广泛的联系,特别是要注意吸收各方面对孙中山进行研究的成果。但是我们对孙中山研究有着非常明确的目的,我们是要和民革自身的参政议政、民主监督、祖国统一工作密切地结合在一起,因此,要有一个更适应这个要求的自己的理论队伍。这个队伍,既要能够在理论上进行深入的研究,同时又要善于把研究成果和我们的实际工作很好地结合起来。我的意思,不是说我们将来的理事会要清一色。我们还是要吸收社会有关方面的人士,来参加我们的理事会,大家一起工作。我们要注意保持和理论界及社会各界的这种联系,互相借鉴,共同研究。但是我们的工作,要具有我们的半学术、半职能的特点。目前,民革中央孙中山研究学会显得有些薄弱,力量的配备不足、对整个工作的研究不够。为了使这项工作很好地、更有成效地开展,我们一定要强化孙中山研究学会工作机构的职能。民革中央是很关注这项工作的。新一届中央委员会,更会加强对这项工作的领导和支持。

    第六点,要更加充分地发挥我们理事会的作用。从目前情况看,孙中山研究学会理事会作为集体,工作还不够规范,机构还不够健全。但是,这里有许多具体问题,如经费问题,组织形式松散的问题等等。我们要努力解决这方面的问题,加强理事会整体工作。另一方面,要充分发挥理事会成员个人的作用。我觉得,发挥理事会的作用,不外乎这样两条:一条是,依靠理事会这个集体,另一条是依靠理事会成员。大家经常在一起研究理事会的工作,像这次会议这样;在平时不开会的时候,我希望理事们和我们的工作机构,有一种沟通联系的手段,使理事有发挥作用的渠道,帮助我们把工作做好。

    我希望通过这次理事会,不仅使民革孙中山研究学会的工作上一个新的台阶,而且对推动民革全党对中山先生思想的研究、宣传、继承和发展,能够起到更好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