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民革全国台湾研究暨特邀撰稿人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时间: 2008-09-12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在民革全国台湾研究暨特邀撰稿人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2003年8月7日

李赣骝

 

本次大会在各方面的积极支持和共同努力下就要圆满结束了。通过几天的会议,大家畅所欲言,积极、坦诚地交流了思想,代表们对会上的几个报告都比较满意,认为报告很有启发。通过此次会议,大家对当前的台情有了更为全面的了解。特别是经过换届,一些新参加各地方组织联络工作的同志以及新加入特邀撰稿人队伍的同志,通过会议使他们对对台工作有了初步的认识,收获很大。通过会议对全国各地组织的对台工作干部及撰稿人队伍进行了一次培训,达到了“以会代培”的目的。

会后我们还要对大家提出的问题进行认真分析、总结,制定出相应的计划,进一步推动我们的对台工作及撰稿人工作,并且要在会后搞一个会议纪要,其中既包括对会议的总结,也包括对各地祖统工作部门的要求,各地要根据纪要的要求推动下一个阶段的祖统工作。下面我就大家在会议期间提出的主要问题谈一些我个人的看法。其中的不当之处,希望大家批评,对的供大家参考。我主要谈以下几方面内容:

一、对台情研究的要求及对特邀撰稿人工作的定位

(一)民革台湾研究的特点及工作要求

1.对涉台参政议政工作的要求:

(1)我们进行台湾研究是为民革的祖统工作和参政议政工作服务的。民革作为参政党在参政议政方面,通过我们的实践活动向决策部门反映我们了解的情况,供决策部门参考。对台工作虽然是民革的工作重点,但从整个对台工作的大局来看,民革只是起辅助作用的,是配角,这一点应该明确。

(2)我们应该注意两方面的问题,一是针对政策本身提出意见,政策如果好,好在什么地方;如果不足的话,不足在什么地方。二是对政策的执行过程提出意见,政策本身挺好,但执行得不好同样也是不行的。因此,对这二者应加以区别。

(3)通过我们的实践,从我们工作的这一局部的角度对中央制定的政策以及落实政策的具体措施提出建议。

以上这些都概括为一句话:民革作为参政党在对台工作中的参政议政应该是贯彻和执行中共中央的对台政策,并且反馈政策本身的情况及政策执行的情况,提出我们自己的意见。这也就是我们对台工作参政议政的原则和具体内容。

2.对台研究的要求

在对台研究方面,我们应尽可能地进行一些理论的探讨,包括工作方法方式的探讨,并将其作为指导我们全党对台工作的参考。各地方要根据各地具体的情况,八仙过海,各显其能,总结出适合于本地的工作方法,像刚才黑龙江省委联络处经处长就介绍了他们是如何贯彻中央精神开展工作的。然后,中央再总结各地方的情况,提出一些供大家参考的意见。为此,我们在台湾研究方面也出了一些研究文章,也刊登了一些有关部门的对我们民革对台工作有指导意义的文章。

(二)在撰稿人的工作定位上要注意以下几点

1.对撰稿人的要求:首先是要结合本人条件,可以作理论研究,也可以对对台工作的具体政策措施提出各种建议。可以分别写一些对内和对台的宣传文章,但由于宣传的对象不同,文章的写作内容、口径和方式就不尽相同。对国内、对一般群众和对我们民革同志进行台情方面的宣传文章是一种写法,但如果是要给台湾人民看的,那首先要了解台湾人民的思想、心理及生活背景,站在他们能够接受的角度写作,不能站在我们的角度进行说教,否则会适得其反。此外,撰稿人要结合自己的情况和擅长的领域进行写作,比如有同志搞两岸姓氏源流的谱牒研究,我们就可以写这方面的文章,我们从姓氏交流方面拉近两岸亲情关系;有的同志搞集邮和文化学术交流,有的同志从事商贸工作,都可以进行相关的写作。我们有很多同志亲友在台湾,就可以通过亲情交流写出相关文章,其中有的可供内部参考,有的供宣传。所以我觉得文章也好写,关键是要结合本身条件进行研究,进行写作。

2.我们写文章要因地制宜。各地条件差异较大,要结合本省本地的具体情况,提出一些有针对性和可操作性的意见、建议。这样的文章更具体、更实际、更便于给当地有关部门作参考,实际上这也是在当地参政议政的活动。我们国家很大,各地情况都不一样,别的省能做到的,本省不一定就能做到;本省能做到的,别的省不一定能做到。所以大家只有结合本省的情况提出一些意见才会更加受当地有关部门的重视。地方领导都知道民革是以对台工作为重点,我们要拿出成果,更好地为地方服务。

3.我们要求撰稿人不仅能写文章,而且也应成为民革在当地对台工作的骨干和积极分子。我们在组织上要充分培养、利用和发挥他们的作用。撰稿人本身除写文章外,还要积极参与当地的对台工作,加强自己同当地民革组织的关系。实际上参加民革的工作对写文章大有好处,这样能够更好地从民革的角度了解情况,提高写作水平。

4.中央及省级组织根据对台工作计划,也可以安排一些题目,邀请撰稿人参与合作。很多同志要求中央和地方给出题目供他们研究,各级组织出题要充分考虑地区及本人的条件,中央主要通过各省级组织对撰稿人进行培养、支持,中央与各省组织要加强合作。虽然是中央的撰稿人,但对这支队伍的经常性的培养、支持和使用的任务,我们主要还是交给各省级组织。中央有条件也会举办一些像此次会议一样的全国性的交流活动。

5.有条件的省级组织也可以组织省一级的人数不等的撰稿人队伍,但千万不要流于形式,组织起队伍又不管。

6.对撰稿人寄来的文章,民革中央联络部要根据其内容分别处理:有的可用作民革中央参政议政的材料,如果文章很全面,很完整,就直接用作参政议政的题目;有的文章也可以与其他文章一起作为参政议政某一题目中的一部分;有的可以作为社情民意直接向中共中央有关部门反映,我们民革与中共中央各部门有直接的联系,他们对我们反映的情况也是非常重视的;有的文章可以刊登在本党有关刊物上,也可以向社会其他报刊推荐;有些可以留下来作参考。但不管如何处理,中央必须把处理的意见反馈给作者,不能石沉大海。

7.民革中央每年都要对撰稿人写作情况进行统计,并向省级组织通报,对每一届工作表现突出的撰稿人给予表彰和奖励。

二、对如何了解台情的要求

对台工作的前提就是要了解台情,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为此要注意以下几点:

1.要尽量在现有条件下,动员、组织、支持民革党员,尤其是各级主管对台工作的干部和撰稿人多去岛内看看,真正了解台湾社情民意。在海峡这边看台湾和到台湾岛内看台湾是不一样的,在大陆接待台胞和在岛内接触台胞也是不一样的。台胞到大陆来是比较慎重的,很多看法是不轻易暴露的,生怕被大陆“扣住”,而在岛内接触,他们更能畅所欲言。近年来民革中央组团赴台的祖统委员和各级干部已有二十多人次,以其他名义组织赴台也已有八、九次,其中也包括各地的民革同志。此外,各地民革党员赴台参加学术交流等活动的,我们也都把他们纳入到对台工作的范畴,把他们作为了解台湾,开展对台工作的资源。目前党内与台湾有亲属关系的人员日趋减少,以前发展党员是要“三七开”,百分之七十是和原国民党及台湾有关系的,百分之三十可以没有关系,但实际上我们很多地方组织目前的状况是“倒三七”,只有百分之三十是和原国民党及台湾有关系的,百分之七十没有关系。而近年来各方面的专业人员与台湾相关专业人员通过交流而形成良好关系的却很多。比如天津的鲍元恺教授,先后八九次赴台,与台湾学生及同行来往密切,很了解台情,容易做对台工作。当然这种工作不是说教,而是通过交流宣传中华文化,增加两岸亲和感。因此,未来这些专业人士可以承担更多的对台交流工作。

2.到海外访问也可促进对台工作。民革中央每年都组织到国外参访,我们民革到海外访问是做对台工作,通过海外侨胞影响台湾同胞,我们每年都有几次出访海外,出访人员中就吸收了民革各级领导。

3.通过台港报刊,尤其是台湾报刊了解台情。当然,对这些信息我们也要独立思考。说句好笑的话,通过台报不仅可以了解台情,甚至有助于我们从这一渠道了解大陆的情况。因为很多台胞跟我们谈大陆的事情,我们都不知道,搞得很被动。我有一次到香港的台湾书店,看到有卖中共中央文件的专柜。台报会报道一些大陆对台的会议和政策的信息,是真是假还需我们甄别。在报刊订阅方面,我们要积极克服经费困难,尽可能地订阅一些台湾报刊,如果实在解决不了,也可以争取与地方政协和台办分享报刊资源。

4.通过国内各种报刊了解台情。同志们不要完全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台湾报刊上,其实大陆报纸比如《参考消息》、《环球时报》都有很多信息。这一渠道的优点在于不仅了解了台湾的情况,还可以了解大陆方面对一些事情的态度。此外,我们还可以利用中央及各地方组织自编的台情资料,比如福建的《台胞谈统一》就很好,原汁原味报道台胞的看法。

5.抓住机会通过接待来访台胞特别是在大陆的台商、台生了解情况。台商、台生与来访的台湾人员不同,来访或来旅游的人员了解大陆的情况较表浅,而台商和台生长期居住大陆,接触大陆较深入,能直接感受大陆的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尤其是台湾学生,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有可能成为未来台湾社会的政治精英。在大陆学习期间的感受对他们统独意识的形成会有很大影响。因此要潜移默化地做好他们的工作。

6.通过网络了解台情。在小组讨论时很多同志提出利用网络了解台情,这比订阅报刊更为经济、便捷。也有同志说很多台湾网站看不到,但仍有很多熟悉网络操作的同志有办法看到。因此,各级、各地机关要尽可能地购置电脑,同时相互间可以交流网址和操作方法,以便更好地利用网络。同样,对这些信息要有分析,区分真伪。

7.中央的“六台”会议已经召开过九次了,“六台”会议是政协首倡的,并得到了“台办”的支持,有关单位也很积极,都是由主要领导出席,在会上传达中共中央的对台方针政策,各相关单位提出意见和建议,效果很好。各地方如有条件也可仿效中央,推动地方各有关部门的交流、协调,根据本地情况适时召开涉台单位的联席会议。听说海南有类似的会议,半年一次,效果不错。另外,民革与台办是对口单位,我们各级组织要加强与各级台办的合作、交流,主动争取台办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和指导。“六台”会议也是与台办合作的渠道。

三、台情研究和撰稿人工作的注意事项

1.要独立思考。发表自己的看法不照搬别人的观点,不要“赶时髦”,别人都在谈某个热点问题或某种观点,我也跟着谈。有的同志写文章总是不敢做主,总要请示领导,而领导轻易是不点头的,只要不摇头就可以,因为如果点头就要由领导负责了。因此,我们自己要慎重办,要勇于承担责任。同时也要冷静地甄别来自各方面的信息,避免根据得到的片面的信息以偏盖全得出错误的结论。特别是台湾有些人士的较为偏激的观点是不能代表台湾主流民意的。我们到美国去,当地有的侨胞就认为大陆太手软,照他们的意见就打台湾,不要妥协。这话台湾同胞听了都快气炸了。

2.我们看问题往往具有局限性和片面性,但也要积极地据此提出意见。不要因为掌握的情况不够全面就不敢提意见。因为我们的意见是仅供领导参考的,我们根据所了解的并不全面的情况给相关部门提出参考意见也是有意义的。由于一些工作具有一定的保密性,有些情况不能对我们公开,我们也应该理解。

3.不管是研究工作还是撰稿人工作,都必须得到当地党政领导的支持。黑龙江省民革对台工作开展得好,不仅是由于民革黑龙江省委的积极努力,也是与中共省领导大力支持分不开的。同时我们在研究和写作中切忌讲空话,讲大话,讲套话,否则上万字的文章也是无意义的。

四、关于对台工作中几个大家共同关心的问题的看法

1.“一国两制”如何宣传:

当前台湾政坛多数党派及一些民众都反对“一国两制”。从我们的立场看,“一国两制”非常有利于台湾人民,适合解决台湾问题。但我们也应该设身处地地从台湾人民的处境和立场来考虑问题。根据中共中央领导同志的讲话,“一国”是中国,既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也不是“中华民国”。但台湾方面认为我们关于“一国”的说法有两个版本,我们对全世界宣布,“一国”就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是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公认的。因此台湾对此存有疑虑,认为如果承认了“一国”,也就承认了当前世界所公认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而当前台湾政界及民间多数人都不能接受“一国”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因此,他们认为接受了“一国”,就“上当了”。

另外从“两制”方面看,大陆方面已作了很大让步,准许台湾享有比港、澳更高的自治权。但由于意识形态和政治体制差异,当前台湾多数人不能接受大陆政府作为中央政府,认为这样台湾就被大陆“吃掉了”。此外,他们还认为统一后,一旦两岸发生冲突,国际社会会认为这是中国内政而不加干涉,就无法保证台湾的安全。

对此我们主张,坚持“一国”的根本原则不动摇,至于具体的名称可以通过谈判解决。“两制”是我方的看法,可以供讨论,台方的意见可充分考虑并进行谈判。

2.关于“不放弃使用武力”的问题:

很多台胞(包括统派)都反对“不放弃使用武力”的说法,台方统派人士有人提出将“不放弃使用武力”改成“不独不武”的说法。台湾不独立,大陆就不动武。我们认为这个观点论述并不全面,但作为一种意见已将此反映给中共中央有关部门。不过近来我们已很少提“不放弃使用武力”,只是在重要场合,在全面阐述对台方针政策时才提及。

我们解决台湾问题与解决香港问题不同,解决香港问题主要是与英国交涉,英国付出巨大的代价投入马岛战争,其实英国不仅没有从这个群岛得到经济利益,反而每年都要向该群岛提供大量经济支援;而香港却是英国的摇钱树,每年为其提供巨额的经济利益,英国为什么会将香港归还中国呢?这正是由于我们在军事上与英国相比有相对优势,从而争取到了主动权。我们向香港派出一个团的兵力他们就吃不消。邓小平同志在与撒切尔夫人会谈时的强硬立场使其心神不定,以至在人民大会堂的台阶上摔了一跤,足见我们对英方的巨大压力。而台湾问题主要是与美国相关,美国在军事上有较大优势,并不断对台军售,武力保台,因此在动武问题上应当慎之又慎。

3.和台湾民进党的接触问题:

我们不仅要推动与台方高层的接触,还可以同民进党普通党员接触,目前有些出访的具体规则也需适当放宽,否则会影响交流。我们在与台湾交流上,只要能影响台胞,达到吸引他们亲近祖国的目的,应当积极开展工作。台湾各方面人士只要能见都可以见,能谈多少就谈多少。我们相信我们的谈话不会出格,我们都是善于谈话的。要尽量减少不必要的人为阻碍。我记得民革第一次组团到台湾,当时台湾国民党政府监察院长徐水德专程从外地赶回台北,约见我们的人员,我方经请示有关方面,婉言谢绝了对方,其实我们并不是傲慢而是被条条框框束缚住了。

4.关于和台胞接触的问题:

在接触台胞时,首先要尊重其人格、立场和思想,不要急于批判。因为很多台胞与我们都是有分歧的。尊重不等于同意,对于分歧我们可以慢慢谈,逐渐消除误解。通过不断交流可以改变一些对大陆有误解人士的看法,使他们转而倾向大陆。我们不要盲目扩大对立面,尽量团结可以团结的力量。比如有个海外华人侨领戴錡曾在1989年“六四”期间发表过同情民主人士,批判大陆的文章,此后我们就不准其赴大陆。民革通过申请特批,请他来访。开始接触时他有戒备,但通过多次接触、参访,他逐渐倾向大陆,甚至在福建的一次孙中山学术讨论会上说“能够救中国的只有中国共产党,能够振兴中国的只有中国共产党”。这种巨大的转变只用了两年多的时间。再如许信良、陈文茜等人通过交流也都有所转变。再如台湾佛教界的星云法师本来是坚决主张统一,反对台独的。我们主张只要拥护统一的人士都要团结,但在具体事务上却有了问题。不过最近大陆已允许星云法师来访,并应其请求,将佛牙请至台湾供奉,引起岛内很大轰动,效果很好。我们对于以前因一时糊涂犯了政治错误而移居海外的人,也应多作转化他们的工作,不要过度打压他们,那样会增加我们的对立面。总之,对各方面的人士,我们都应宽大一点,包容一点,容忍一点。哪怕是对立面,是民进党,也要想办法接触,要转化他们。目前只和台湾部分对大陆友好的人士进行接触,范围过于狭小,而且这些人士也逐渐老龄化了,在台湾社会影响力也在减弱,这样会影响我们交流的效果。因此要多团结有较强社会活动能力的中青年人士,广交朋友。政见不完全相同的人士也要交流,这样才能转化对方,扩大团结的范围。

5.关于“久拖不决到底有多久”的问题:

我们在上个世纪80年代、90年代以及本世纪初都提出过统一任务。很多台胞想知道我们有没有统一的时间表。他们愿意保持现状,“我们不独,你们就别武”。对我们来讲,时间拖得长有不利的一面,比如新一代在台出生长大的台湾人,祖国意识淡薄,缺乏对大陆的亲和感;但同时也有有利的一面,随着时间的推移,祖国大陆会更加富强,经济更发达,社会更进步,政治更文明,这样会对台湾形成越来越大的吸引力,有利于统一。

另外,还有许多问题,比如经费问题、对泛蓝军的工作问题、孙中山的旗帜问题等。在经费问题上,各级领导要亲自出面向省市领导争取经费。实际上当前民革中央的外事经费比几年前增加了十倍以上。这一方面是由于民革中央高层领导亲自出面争取;另一方面也是我们工作出色,帮助中央有关部门作了很多工作,得到了中央各部门的好评和信赖,从而争得了他们更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