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第四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扩大)闭幕词
时间: 2008-09-12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第四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扩大)闭幕词

    1960年9月19日

    程 潜

    

同志们:

    我们党的第四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扩大),现在就要胜利闭幕了。从我们党的历史来看,这次会议的规模是空前的,时间是最长的,收获也是最大的。让我们共同热烈祝贺这次会议的成功和胜利。

    我们这次会议是在国内外大好形势下召开的,是在党中央和毛主席的领导和亲切关怀下进行的。在会议期间,中共中央周恩来副主席、中共中央政治局陈毅委员、中共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部李维汉部长给我们作了重要的报告和指示,使我们受到了一次极深刻的形势教育和社会主义教育。我们最敬爱的毛主席和党中央的领导同志,在百忙中接见了我们,给了我们极大的鼓舞,使我们感到最大的幸福和光荣!

    (一)

    我们这次会议的收获是十分丰富的。我们总结了四全大会以来的工作,确定了今后的方针和任务,交流了经验。最重要的是,我们深入地学习讨论了当前国内外的形势,大大地提高了认识,增强了信心,明确了任务,鼓舞了士气。

    会议根据当前的形势和我们国家的任务,确定了我们党今后的工作方针和任务。我们的成员在党的领导、教育、关怀下,在大好形势的鼓舞和推动下,在劳动人民的影响和带动下,总的说来是大有进步的。但是,我们的进步还远远跟不上飞跃发展的形势,还远远没有达到党和人民对我们的期望和要求。为了适应形势发展的要求,跟上劳动人民跃进的步伐,我们必须在已有的进步基础上,努力学习毛主席著作,逐步改造世界观,继续前进。

    在这次会议上,我们着重交流了成员自我改造的经验、基层组织进行政治思想工作的经验、以及其它工作经验。这些经验的交流,集中地反映了我们党的组织和成员的大有进步;起到了相互启发、相互学习、相互促进、以群众教育群众的作用;对于加强我们组织的工作和加强成员自我改造,都将发生良好的影响。

    为了贯彻自我教育的方针,我们这次会议是采取“神仙会”的方法进行的。这种开会的方法主要是以和风细雨的精神,启发自觉,自己提出问题,自己分析问题,自己解决问题。这样就能使大家解除顾虑,敞开思想,自由争辩,心情舒畅,而收到明辨是非、提高认识的效果。

    我们的会议开了四十多天,始终坚持团结——批评——团结的原则,形成一种既严肃认真,又轻松愉快的政治气氛。开会的形式是多种多样。有联组会,小组会,小小组,又有自由结合的互助组、谈心会。在讨论的过程中,着重互相启发,互相帮助,放下架子,破除面子,不扣帽子,不抓辫子。因而能够敢想敢说,有争有辩,敞得真实,议得深透。同时,既可以从容讨论,减轻开会的疲劳,又能够轻松愉快,不感到空气紧张。这样的结果就满足了大家来参加会议的要求,这就是带着许多问题而来,解决了许多问题、满载着收获而去。

    根据这次开会的经验,使我们深深体会到,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在党的领导教育下,参加了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特别是经过反右整风,提高了政治觉悟,明确了自我改造的途径,面临着今天大好形势,更深感到自己跟不上的矛盾,针对着还有问题还要改造的需要,采取和风细雨有敞有议的开会方法,是大有助于我们的认识形势,明确任务,增强信心和努力自我改造的。

    同志们,我们这次会议的胜利和成功,首先是由于党的领导、关怀和帮助,我们再一次向党和毛主席表示我们最衷心的感谢和最崇高的敬意!

    我们这次会议的胜利和成功,是由于各级组织事前都作了充分的准备,也由于与会同志具有进一步改造自己的愿望,在会议期间作了辛勤的努力。我代表主席团向全体同志致以亲切的慰问!大会工作同志不辞辛劳、夜以继日为大会服务,为会议的胜利成功,贡献了不少的力量,我们要向他们表示亲切的慰劳!

    (二)

    我们这次会议认真地讨论了当前的国际形势,认识到:我们正处在一个伟大的时代,就是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胜利的时代。当前世界的基本形势是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和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阵营,正在进行着你死我活的斗争,而斗争的形势就是东风压倒西风,斗争的结果必然是社会主义在全世界的胜利,帝国主义的彻底灭亡。这是不可抗拒的历史发展规律。

    关于东风压倒西风的形势,同志们列举了许多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构成“东风”的四个方面的力量都在迅速地增长,无论在政治上、军事上、科学技术上,特别是在人心向背上,都压倒了以美帝国主义为首的战争集团。总的情况,正如毛主席所指出的,我们一天天好起来,敌人一天天烂下去,帝国主义的寿命不会很长了。我们还着重分析了美帝国主义反动的、腐朽的本质。无数的历史事实和最近发生的一系列的国际事件,一方面,充分说明美帝国主义是全世界人民最凶恶的敌人,它疯狂地扩军备战,不断地向外扩张,支持世界上一切最反动的势力,到处镇压各国人民争取民族独立和民主自由的斗争;另一方面,又有力地证明了美帝国主义同一切历史上的反动派一样,并没什么力量,只要各国人民起来对它进行坚决的斗争,是完全可以把它打败的。中国人民革命战争的伟大胜利,中朝人民在朝鲜战场彻底打败美国侵略军的伟大胜利,古巴人民爱国反美斗争的伟大胜利,伊拉克人民推翻费萨尔王朝、粉碎巴格达条约的胜利,以及日本人民、南朝鲜人民、土耳其人民打倒美国刺刀支持下的卖国贼的胜利,都戳穿了美帝国主义是外强中干、千疮百孔的纸老虎。通过这些分析和讨论。提高了对东风压倒西风形势的认识。

    但是,两大阵营力量对比的巨大变化,是不是使得帝国主义改变了本性呢?是不是帝国主义就不敢再发动战争了呢?远在十一年前,毛主席就告诉我们:“帝国主义的逻辑和人民的逻辑是这样的不同。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这就是帝国主义和世界上一切反动派的逻辑,它们决不会违背这个逻辑的。这是一条马克思主义的定律。我们说,帝国主义是很凶恶的,就是说它的本性是不能改变的,帝国主义分子决不肯放下屠刀,他们也决不能成佛,直到它们的灭亡。”十一年来,没有任何迹象可以说明帝国主义已经改变了它的本性,或者帝国主义已经改变了它的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美国的军事预算占总预算的百分之六十以上,包围社会主义国家的军事基地有二百五十多个,以发展核武器为中心的五年计划正在全力进行;美帝国主义公开叫嚣决不甘心在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失败,公开声明派遣间谍飞机侵犯别的国家是美国不可改变的国策,公然准备对苏联发动“先发制人”的战争,公然侵犯我国领海领空,不顾我政府一百多次的严重警告,这种末日的垂死挣扎,正表明它决不甘心灭亡而自动退出历史舞台。所以认为力量对比的变化已经使帝国主义改变了或者可能改变它的本性,或是完全不敢发动战争,显然是十分错误的。我们必须认识帝国主义存在一天,战争的危险就存在一天;要实现世界持久和平,就必须消灭帝国主义;惟有对帝国主义进行坚决的斗争,才能制止侵略,保卫和平。由于社会主义力量强大,全世界人民反帝斗争的高涨,制止世界大战的发生是有可能的,但这是要加强斗争才能取得的结果。如果害怕战争,丧失斗志,对帝国主义避免刺激,乞求和平,只能束缚自己的手脚,有利于帝国主义进行战争讹诈,招来更严重的战争威胁。

    我们爱好和平,但决不是无原则无是非的和平主义者。我们反对的是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势力所进行的反人民的战争,也正因为如此,我们要全力支持各国人民争取民族独立、民主自由和社会进步的战争,因为这些战争是正义的。我们相信,只要全世界人民结成一条强大的反帝国主义的统一战线,把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进行到底,并把斗争的锋芒集中地指向美帝国主义,不断地削弱帝国主义的力量,捆住帝国主义发动战争的手脚,战争又不是注定不可以避免的。至于帝国主义究竟打不打,这不是由我们来决定的。在各国人民提高了觉悟,有了充分的准备,社会主义国家也掌握了现代化武器的条件下,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如果美帝国主义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把战争强加在全世界人民头上,发动一场核武器的战争,其结果绝不是什么“人类的毁灭”,而是全世界人民,包括帝国主义国家的人民在内,一致起来把帝国主义提前送进坟墓,使社会主义取得在全世界的胜利。

    根据帝国主义本性和当前两大阵营形势的分析,使我们进一步地体会到列宁所说的,“在和平共处问题上,我们这方面没有什么障碍,美国(以及其他国家)资本家方面的帝国主义才是障碍。”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各国,一直坚持和平外交政策,积极争取实现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和平共处。我国同印度、缅甸一道倡导了著名的和平共处的五项原则,在万隆会议上作出了积极的贡献,最近又先后同缅甸、尼泊尔、阿富汗、几内亚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和友好条约,为不同社会制度国家的和平共处创造了光辉的范例,有力地粉碎了帝国主义分子所散布的“中国已经放弃了和平共处政策”的谰言。我们完全拥护我国政府对民族独立国家所采取的坚定的政策,欢呼所取得的光辉成就。但是坚持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的帝国主义,是根本反对和平共处的五项原则的。美帝国主义建立包围社会主义国家的军事基地,拼凑旨在侵略社会主义国家的军事集团,派遣间谍飞机侵犯社会主义国家,在社会主义国家内部搞颠复活动,武装霸占我国的领土台湾,不断地在台湾海峡对我国进行军事挑衅,断然拒绝我国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所提出的和平倡议。这一系列的事实,都有力地证明,帝国主义特别是美帝国主义,正是实现不同社会制度国家之间和平共处的最大敌人。

    有人把和平共处和各国人民革命,这两个不同的概念、两类不同的问题,混淆起来,是十分错误的。和平共处,指的是国家与国家的相互关系;革命,指的是本国被压迫人民推翻压迫阶级的问题,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推翻帝国主义反动统治的问题。所以“和平共处”,绝对不能用来束缚各国人民革命的手脚,用来束缚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反对殖民主义、争取民族独立的手脚;同样的,也绝对不能用来束缚社会主义国家支援各国的无产阶级革命和民族革命的手脚。我们支持各国人民的革命斗争,不断地削弱帝国主义,一直到最后消灭帝国主义,正是社会主义国家最崇高的国际责任,是一切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必须担当起来的伟大历史任务。这样做,算不算革命输出呢?列宁说得好:“革命是不能按照定单和协议来进行的,只有当千千万万的人认为不能再这样生活下去的时候,革命才会爆发。”至于革命思想的传播,则从来都是没有国界的。有人把现在全世界风起云涌的反殖民主义斗争,硬说成是中国煽动起来的,这是对各国革命人民的一种莫大的侮辱,正如列宁所指出的,说这些话的人,“不是疯子,就是挑拨者”。也有人担心我们公开提出消灭帝国主义会失去一些“群众”的支持。事实恰恰相反,我们反对帝国主义的旗帜越鲜明,打倒帝国主义的口号喊得越响亮,就越能够激发群众的革命热情,鼓舞群众的革命斗志,最广泛地把群众动员起来,投入伟大的反帝革命斗争。只有对帝国主义还怀着畏惧心理的人们,才会害怕提出或者害怕听到“打倒帝国主义”这个鼓舞人心的口号。

    在我们的学习讨论中,一般都认为反动统治阶级决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因而“和平过渡”,正如列宁所说的,是“历史上非常罕见的机会”,我们知道,推翻剥削阶级的统治,在历史上还没有过和平过渡的先例。今天,各资本主义国家都拥有全套的暴力机构,几个帝国主义大国,更一直武装到了牙齿,如果认为它们会对劳动人民放弃使用暴力,或者通过议会斗争就可以取得政权,完全是不切实际的幻想。所以各国的无产阶级,必须准备两手,就是既要积极争取革命的和平发展,更要充分准备用革命武装夺取政权。只有这样,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有人认为,和平过渡,现在的可能性虽然很小,将来却会很大,并极力加以渲染。这实际上只会涣散和麻痹人民群众的革命斗志,使革命人民在反动统治者使用暴力的时候,处于毫无准备或者准备不足的状态,从而被反动统治者投入血泊之中,革命被绞杀。所以,在当前历史条件下,片面地、笼统地强调和平过渡的可能性,无论是从什么立场、观点出发,都只能有利于资产阶级而不利于无产阶级,只能有利于帝国主义而不利于社会主义。在反动统治阶级使用一切暴力堵塞革命的和平发展的情况下,革命的无产阶级,一定会以革命的暴力来对付反革命的暴力,夺取政权,彻底打碎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坚决实行无产阶级专政。

    要彻底反对帝国主义,就必须彻底批判现代修正主义,同现代修正主义者展开不调和的斗争。通过学习和讨论,我们认识到南斯拉夫现代修正主义是美帝国主义政策的产物,铁托集团是为帝国主义服务的,是工人阶级和社会主义阵营的叛徒,是美帝国主义的走狗。

    现代修正主义者,适应帝国主义的需要,提出对列宁主义的修正。他们对于我们所处的时代和时代的特征,作出完全歪曲的描绘,硬说今天世界已经不是列宁所提出的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而是“进入了世界各国可以松一口气并平静地致力于国内建设任务的新时代”;今天的问题已经“不是战争与和平问题,而是合作、经济和其他方面的问题”。他们散布帝国主义本性已变的谬论,说“资本主义可以和平长入社会主义”,被压迫者要同压迫者“积极共处”,实行“合作”,谁还要坚持革命,坚持反对帝国主义,谁就“妨碍了和平共处”。现代修正主义者就是这样来否定列宁关于帝国主义、关于战争与和平、关于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关于建设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全部完整的学说,阉割了列宁主义的革命内容和精神。所以要不要反对帝国主义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同现代修正主义者最根本的分歧。现代修正主义之所以成为当前国际工人运动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主要危险,就是因为他们是披着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外衣来腐蚀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灵魂,打着社会主义旗号来贩卖资本主义的毒药,因而他们在工人群众和劳动人民中,能够起帝国主义者和社会民主党右翼所不能起的作用。铁托集团打着社会主义国家的招牌,标榜所谓“中立”,也只是为了适合于帝国主义者的需要而已。

    莫斯科宣言指出,现代修正主义的国内根源是资产阶级的影响,国外根源是屈服于帝国主义的压力。对于我们民革同志来说,由于我们的政治立场还没有得到根本改造,或者还存在着浓厚的资产阶级思想,因而就很容易接受现代修正主义的影响,同现代修正主义者发生阶级的共鸣。所以我们必须积极响应党的号召,认真进行反对现代修正主义的学习,认清马克思列宁主义同现代修正主义的界限。

    (三)

    我们认真地分析讨论了当前的国内形势,总的认识是:我们的国家欣欣向荣,蒸蒸日上,是一个大好形势。在提前三年完成第二个五年计划、实现1958-1959两年连续大跃进的胜利基础上,今年上半年钢、煤、铁都完成了国家计划的一半或一半以上;六十种主要工业产品中,有四十种完成了计划的一半。农业方面,我们和严重的自然灾害进行了艰巨的斗争,取得了防洪抗旱的巨大胜利,千方百计夺取丰收。目前,全国人民正在响应党的号召,掀起了以粮、钢为中心的增产节约运动,为完成和超额完成今年的国民经济计划而奋斗。我们国家的这种大好形势,是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的伟大胜利,是党的领导的伟大胜利,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英雄的中国人民,在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下,高举着三面红旗,斗志昂扬,意气风发,正在做着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极其伟大的事业,创造着一天等于二十年的惊人奇迹,决心要在赢得政治独立之后,进一步赢得经济上的独立,尽快地改变一穷二白的落后面貌,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具有现代工业、现代农业、现代科学文化的社会主义强国;还要为反对帝国主义侵略、保卫世界和平、支援各国人民革命斗争,作出更大、更多的贡献。我们的目标是远大的,我们的任务是艰巨的,而我们的经济基础是薄弱的,因此,就不能不以大无畏的精神来战胜在前进道路上的困难。我们又处在和帝国主义决战的时代,我们要战胜帝国主义,就不能不以史无前例的速度紧张地进行工作。

    在困难和紧张面前,是畏难苟安、得过且过呢?还是发愤图强、奋勇前进呢?不同的阶级就会有不同的态度。广大劳动人民是藐视困难、不怕紧张的。因为劳动人民怀抱着摆脱贫困、落后的迫切愿望,决心以英勇的斗争和忘我的劳动,为全人类谋解放,为子孙造幸福,他们把自己的命运同国家的命运、人类的命运紧紧地联接在一起,对于自己的事业和前途充满着信心。他们知道,每战胜一次困难,就更前进了一步,因而他们的战斗是紧张的,心情是愉快的。

    但是,在我们当中,却有些人,虽然也想跟上劳动人民跃进的步伐,却又不愿为这一伟大的事业付出一定的代价。他们说,“大跃进好是好,就是紧张受不了”。他们不是急起直追跟上飞跃发展的形势,而是希望形势停下来等待自己。也还有人只顾个人的眼前的利益,或者对于自己过去的剥削生活还有许多留恋,因而在国家前进的过程中,尽管也看见国家是一派大好形势,广大劳动人民的生活是普遍提高,但总觉得自己的生活“今不如昔”,“越来越不方便”,就对三面红旗产生种种怀疑、抵触和不满,要保持资产阶级个人主义的小天地,甚至想走资本主义的回头路。我们知道,客观形势是不会因为人们的主观愿望而改变的,更没有任何人能够使历史开倒车。要么是跟上时代,要么就是被时代所抛弃,变成向隅而泣的可怜虫。要跟上时代,就必须为这个伟大的时代付出自己应付的代价,就必须使暂时利益服从长远利益,个人利益服从国家和人民利益。在革命步步深入的形势下,能够主动积极地跟着时代变,就会心情舒畅,轻装前进;否则就会感到紧张。所以怕不怕紧张的问题,归根结底还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抉择的问题。我们下定了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决心,树立了和劳动人民一样的雄心大志,就能够从紧张中得到愉快,投入革命群众战斗的洪流,同广大劳动人民一道,创造新生活,创造新历史。这样我们不但不会被前进过程中必不可免的困难所吓倒,而且还会以生活在伟大的毛泽东时代而感到自豪,为无限美好的共产主义前途而欢呼。这就是我们对国内形势应有的根本认识,也是所应采取的唯一正确的态度。

    (四)

    世界上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我国历史的巨轮滚滚前进。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胜利,增强了社会主义阵营的力量,增强了各国人民争取社会进步和民族解放的力量,增强了全世界人民保卫和平的力量,我国的每一胜利,都得到了社会主义各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鼓励,同时也鼓舞了一切被压迫者反抗压迫者的决心和信心。我们必须在党的领导下,和全国人民一道,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原则,坚持毛泽东思想的原则,加强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的团结,加强同全世界人民的团结,把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进行到底,为打败美帝国主义的侵略、解放台湾,贡献我们的一切力量。我们是一个拥有六亿五千万人口的大国,负有崇高的国际责任和伟大的历史任务,我们必须在党的领导下,和全国人民一道,高举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的红旗,自力更生,埋头苦干,为尽快地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高度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强国而奋斗。

    国内外的大好形势鼓舞着我们,党指出了我们努力前进的方向。我们这次会议是一次认清形势、明确方向、鼓舞士气、增强信心的大会;是一次鼓足干劲、力争上游、积极服务、加强改造的大会。现在我们就要回到自己工作岗位上去了,我们要把会议精神贯彻到我们的日常工作、学习、生活中去,不断地革命,不断地进步。我们还要把会议的收获,传达到各个基层组织中去,传达给我们的成员和联系的群众,使会议的认识成为我们全党同志的共同认识,使大会的决议和精神变为全党的实际行动。让我们共同向党和毛主席提出保证:我们决心“顾一头”,“一边倒”,顾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这一头,倒向社会主义这一边;我们永远听毛主席的话,永远跟着共产党走!

    我们高呼: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万岁!

    我们最敬爱的领袖和导师毛主席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