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结起来,为实现四化和祖国统一的伟大任务而奋斗!
时间: 2008-09-12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团结起来,为实现四化和祖国统一的伟大任务而奋斗!

    1979年10月11日在民革五全大会上的报告

    朱蕴山

    

各位代表、各位同志:

    我受第四届中央委员会的委托,向大会作工作报告,请予审议。

    自从以华国锋主席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一举粉碎了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祸国殃民的“四人帮”以来,我国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中国共产党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和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提出了全国人民在新时期的总任务,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了把全党全国工作的着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这是一个伟大的历史性转变。今年胜利地举行了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会议号召全国各民族的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和一切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紧密团结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旗帜下,紧密团结在以华国锋主席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周围,万众一心,坚决打好工作着重点转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的第一个战役,为加快把我国建设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而努力奋斗。最近,中共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部召开的全国统战工作会议,明确指出新时期的统一战线已经发展为革命的爱国的统一战线,它担负着为四个现代化服务和统一祖国的光荣而艰巨的历史使命。在这历史性转变时刻,又盛逢我们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三十周年,党的十一届四中全会胜利召开,中共中央副主席叶剑英发表重要讲话,我们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举行第五届全国代表大会,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这次大会的目的,就是要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团结起来,调动成员及所联系人士的一切积极因素,为贯彻执行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四中全会和五届人大二次会议、五届政协二次会议以及叶剑英副主席重要讲话中提出的方针任务,为把我国建设成为农业现代化、工业现代化、国防现代化、科学技术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强国,为台湾归回祖国、实现祖国统一大业而贡献我们的力量。

    一

    我们民革第四届全国代表大会是在一九五八年十一月举行的,距今将近二十一年了。在这极不平凡的二十一年中,我们民革组织和成员,同全国人民一道,经历了尖锐复杂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受到了严峻的考验和深刻的教育。

    民革四全大会是在反右整风之后召开的。这次大会决定了进行组织和个人的根本改造,努力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针;提出了“以政治思想教育为统帅,以社会主义工作岗位为基地,以业务实践和劳动实践为基础”作为改造世界观的主要途径,把服务与改造密切结合起来。从一九五八年的四全大会到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以前,民革先后举行过四届二中全会(扩大)、三中全会(扩大)、中央常务委员会扩大会议以及全国工作会议等重要会议。根据当时形势的发展,历次会议所决定的方针任务,基本上是把服务与改造结合起来,在服务中进行改造,互相促进,以服务的实践为思想改造的基础,以服务的态度和成效为检验改造的标准,从而在推动成员为社会主义服务方面和帮助成员进行自我改造方面,都是很有成效的。

    一九五九年,在民革中央召开的全国工作会议上决定成立五个大协作区,分别举行经验交流会,推动各方面的成员以及所联系的社会人士,在积极工作的基础上,汇报他们通过业务实践和劳动实践加强自我改造和为社会主义务服的成绩和经验。实践表明,各级组织,特别是基层组织,在切实接受所在单位党的领导和具体帮助下,进行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培养典型,带动一般,是推动成员积极服务与加强改造的行之有效的方法。

    一九五九年九月,毛泽东主席在最高国务会议上指出:“知识界大有进步,民主党派大有进步,工商界大有进步”。肯定了我们工作的成绩,鼓舞了我们继续前进的信心。

    一九六○年,我国遭受三年自然灾害,帝国主义、各国反动派和苏联赫鲁晓夫叛徒集团掀起了“反华大合唱”,国民经济发生了困难,中共中央提出了“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这时我们民革举行了四届二中全会。会议决定以“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毛主席著作,逐步改造世界观”为中心政治任务,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作为观察形势、领会政策、改造世界观的思想武器。会议运用毛主席提倡的“神仙会”方法,进行了一次国内外形势和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的教育。鼓励大家敞开思想,畅所欲言,各抒己见,自由辩论,坚持真理,修正错误,互相启发,共同提高。这次“神仙会”对于认清当时国内外形势,坚定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心,发挥了积极的作用。随后各级组织普遍采取“神仙会”的方法,传达贯彻了四届二中全会的精神。广大成员通过学习和实践,发扬了与人民群众同甘共苦的精神,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艰苦奋斗,为贯彻执行党的“八字”方针,争取国民经济的迅速好转和发展,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一九六二年,周恩来总理在三届全国政协第三次全体会议上,对统战工作提出了“调整关系,发扬民主,加强团结,加强教育,充分调动积极因素”的方针,极大地鼓舞了我们成员为社会主义服务的积极性和加强思想改造的自觉性,欢欣鼓舞,迎接民主的高潮和专业的高潮。为了贯彻执行这一方针,民革中央和地方组织一道,开展了两次比较广泛深入的调查研究工作,制定了《关于加强基层组织工作的意见(草案)》和《关于民革中央机关改进工作要点》,这两个文件的试行,对于发扬民主,调整关系,加强团结,活跃工作,起了良好的作用。

    从一九六三年四届三中全会到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前夕,在三年中我们民革以学习中共的八届十中全会公报为中心,持续地进行了爱国主义、国际主义、社会主义的思想教育。不少同志走出机关、学校,参加了城乡的“四清”运动,直接接受工人、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三个主义”的教育,是当时全国普遍进行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的一个组成部分,其中心内容,就是进行一次比较深入的反修防修的思想教育。这对于帮助我们广大成员提高认识、端正思想是有着积极意义的。

    我们民革的社会联系工作和家属工作,至文化大革命前,有了进一步的开展。许多联系的社会人士和成员家属不同程度地提高了对共产党的方针政策的认识和爱国主义、社会主义的思想觉悟,有了跟着共产党走社会主义道路的表现。不少人在街道上参加了力所能及的劳动和服务工作,为人民作了一些有益的事情。

    我们民革的对台宣传工作,文化大革命前开展了多种多样的宣传活动,对台宣传广播稿件的数量有所增加,质量逐步有所提高,并积极开展了调查研究工作和积累了一定数量的资料。

    四届二中全会以后,我们民革配合政协进行了征集文史资料工作。几年来,中央和各地组织推动成员和联系人士撰写了大量有历史价值的资料,受到了有关方面的重视。

    民革中央出版的《团结报》,在坚持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政治方向,努力宣传党的方针政策,交流民革组织的工作经验,积极推动成员的服务和改造上,发挥了一定的作用。

    一九六六年开始了文化大革命,林彪、“四人帮”出于篡党夺权的需要,推行一条极左路线。他们全盘否定建国以来十七年统一战线的成绩,全盘否定民主党派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的重大作用。文化大革命一开始,他们就强行封闭各民主党派中央机关和各级组织机构,广大成员遭受残酷的迫害,使我们遭到了一场空前的浩劫,工作停顿达十年之久。现在大家都看得很清楚:林彪、“四人帮”严重践踏毛主席统一战线理论,破坏党的统战政策,摧残民主党派,正是他们妄图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建立封建法西斯统治的一个重要措施,其罪恶行为就是反对伟大领袖毛主席,迫害我国各族人民所敬爱的周总理,这就更加激起了我们对林彪、“四人帮”的切齿痛恨。

    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一举粉碎了“四人帮”,挽救了革命,挽救了国家,挽救了党,也挽救了我们民主党派。一九七七年十二月叶剑英副主席代表党中央重申了毛主席的统一战线思想和中国共产党所提出的党与民主党派“长期共存,互相监督”的方针,推倒了林彪、“四人帮”强加给民革组织和成员的一切诬蔑不实之词。在中共中央和地方中共党委的正确领导和亲切关怀下,民革中央及时成立了临时领导小组;全国二十五个省、市、自治区组织机构和四十七个省辖市、县一级组织相继恢复或建立了领导班子;基层组织也逐步恢复活动,工作正在逐渐开展起来。近两年来,我们积极参加了国家的各项政治活动,开展了揭批林彪、“四人帮”的伟大斗争,学习和宣传新时期总任务,推动成员及所联系人士积极为四个现代化服务,协助有关单位落实党的各项政策,纠正、平反、昭雪林彪、“四人帮”所制造的冤案、假案和错案,对被错划为右派的成员进行复查改正,采取多种多样形式开展争取台湾归回祖国的宣传活动以及征集研究文史资料等,都作了不少的工作。这就表明,我们民革在为祖国统一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方面,不是无所作为,而是大有可为的。

    民革四全大会以来的二十一年的实践,充分证明我们民革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历次会议所决定的方针任务基本上是正确的。各级组织包括基层组织的干部同志,做了大量的工作。民革作为党的一个方面的助手,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对社会主义事业是有贡献的,成绩是主要的。当然,我们在工作上也发生过一些偏差和错误,主要是受“左”的思潮的影响,未能坚持实事求是的精神,对成员思想进步往往估计不足,有时把思想认识问题当作政治立场问题,有时未能严格区分和正确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从而挫伤了一部分同志的积极性,并给民革工作带来了一定的损失。其责任首先应该由民革中央来负,这是我们应该深刻记取的教训。

    二

    华国锋总理在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的《政府工作报告》和全国政协邓小平主席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的开幕词,对我国的阶级状况作了马克思主义的深刻分析。华总理明确指出:“在我们国家里(除台湾外)由于采取了为全国绝大多数人民所拥护的正确的合理的步骤,已经消灭了封建剥削制度和资本主义剥削制度,改造了小生产制度,社会主义制度已经经历了严峻的考验而确立了自己的稳定的统治。作为阶级的地主阶级、富农阶级已经消灭。资本家阶级在我国的历史条件下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的一部分,我国政府对他们采取了正确的赎买政策,顺利地改造了资本主义工商业,作为阶级的资本家阶级也已经不再存在。经过近三十年的斗争和教育,这些阶级中间有劳动能力的绝大多数人已经改造成为社会主义社会中的自食其力的劳动者。这个社会主义社会的主人翁,是社会主义的工人,社会主义的农民,社会主义的知识分子,以及其他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在他们中间还有这样那样的矛盾,但是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建设和发展社会主义事业是所有这些人的共同利益。这些是我们已经取得的伟大的历史性胜利,这些伟大的历史性胜利是不容置疑的客观事实。”邓小平主席也明确指出:“在这三十年中,我国的社会阶级状况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我国工人阶级的地位已经大大加强,我国农民已经是有二十多年历史的集体农民。工农联盟将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的基础上更加巩固和发展。我国广大的知识分子,包括从旧社会过来的老知识分子的绝大多数,已经成为工人阶级的一部分,正在努力自觉地为社会主义事业服务。”叶剑英副主席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三十周年庆祝大会上进一步指出:“我国革命的爱国统一战线在社会主义时期继续得到发展,已经成为全体社会主义劳动者、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和拥护祖国统一的爱国者的广泛政治联盟。”华国锋总理、叶剑英副主席和邓小平主席关于我国阶级状况和统一战线的论述,对于进一步统一全国人民的思想,肃清林彪、“四人帮”极左路线的流毒,对于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安定团结地进行现代化建设,无疑将发生巨大的作用。三位领导同志的科学分析,对于我们既是巨大的鼓舞,又是极大的鞭策,更是一次马克思主义的深刻教育。

    现在,让我们共同来回顾一下民革发展和变化的过程,这对于加深我们对华国锋总理和邓小平主席论述的领会和理解,对于增强我们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继续前进的信心,都是必要的,很有意义的。

    我们民革主要是原国民党民主派和爱国民主分子继承和发扬孙中山先生不断进步的革命精神,在反对国民党反动派和帝国主义侵略的斗争中产生和发展起来的。早在一九二七年,蒋介石公开背叛革命以后,国民党内坚持孙中山先生“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革命政策的爱国民主分子,就坚决反对蒋介石卖国独裁的反动统治,与蒋介石进行了不调和的斗争。这个斗争曾经走过曲折的道路,采取过种种不同形式。在“七•七”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以前,国民党爱国将领,不顾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坚决抵抗了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在抗日战争中,国民党爱国民主分子拥护中国共产党“坚持抗战,反对投降;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坚持进步,反对倒退”的主张,在国民党内部积极阻止蒋介石投降日本帝国主义,为保障民族独立和争取民主而斗争。抗日战争胜利后,蒋介石在美帝国主义的支持下,不顾全国人民要求和平的愿望,全面发动反人民反革命的内战,这时,国民党爱国民主分子为了有效地反对蒋介石卖国独裁的反动统治,先后建立了国民党民主派的组织,在重庆成立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民联),在广州成立中国国民党民主促进会(民促),展开爱国反蒋活动,并参加当时全国蓬勃兴起的民主运动。

    一九四七年,国民党各民主派别的领导人和一些爱国民主分子先后到达香港,举行了国民党民主派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一九四八年一月一日,在香港正式成立了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

    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当时明确提出要“推翻蒋介石卖国独裁政权,实现中国独立、民主与和平”,民革从过去长期的斗争中,吸取经验教训,认识到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才能达到推翻蒋介石反动统治、建立民主的新中国的目的。一九四八年五月,民革响应了中国共产党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的号召,积极号召和组织国民党内部的爱国民主分子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革命斗争,其中有不少国民党爱国将领率部起义,在人民解放战争中对人民作出了积极贡献。

    一九四九年,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取得了人民革命的伟大胜利,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革和民联、民促都作为中国革命统一战线的成员参加了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参与了共同纲领的制定,参加了人民政府的工作。

    同年十一月,民革、民联、民促及其他国民党爱国民主分子,举行了第二次国民党民主派代表会议,统一成为一个组织,仍称为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

    全国解放后,在党的领导下,我们民革吸收了一批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和科技、文教、卫生战线的知识分子;还吸收了一批国民党军队中起义的人员以及原国民党或与原国民党有历史关系的中上层人士,促进他们更好地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教育和为人民服务。我们组织经过不断的整顿和发展,在推动成员参加各项政治运动,帮助成员积极为社会主义服务,组织成员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进行思想改造等方面,都发挥了积极的作用。经过土改、镇反、抗美援朝、思想改造、“三反、五反”等伟大革命运动,我们广大成员逐步划清了革命与反革命、新民主主义与旧民主主义的界限。经过社会主义三大改造、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大辩论、城乡社教运动,又基本上划清了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界限,提高了参加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积极性。总的说来,在文化大革命前,我们广大成员,经过党的团结、教育、改造,拥护共产党的领导,走社会主义道路,已经成为思想的主流。我们民革组织和其他民主党派一样,有着光荣的历史,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时期,都作出了积极贡献。

    林彪、“四人帮”把我们民革组织同国民党反动派混为一谈,诬蔑民革的成员是“国民党的残渣余孽”,甚至对伟大的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咒骂为“牛鬼蛇神”。这完全是颠倒敌我,混淆是非。他们的罪恶目的,就是要破坏毛主席的统一战线政策,破坏党和民主党派的团结,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但大量的事实表明,他们是完全枉费心机的。我们的同志在受到林彪、“四人帮”的打击和迫害的时候,一般先是惶惑不解,受到蒙蔽欺骗,逐步认为这不符合党和毛主席的一贯政策,感到不满;随着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面目的日益暴露,我们广大成员和全国人民一样,无不“看在眼里,恨在心里”。有的同志对他们的罪恶行径还有所抵制,不受威胁利诱,坚决拒绝向他们提供诬蔑老干部或美化林贼的材料。林彪、“四人帮”大刮“不为错误路线生产”妖风,煽动停工停产和无政府主义思潮时,很多民革同志仍然坚持劳动和工作。有些科技界的成员还顶逆风,战恶浪,积极开展科研和生产活动,有所发明和创造,对人民作出了有益的贡献。在所谓“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时候,大家就是想不通,思想情绪抵触,不少同志还进行了各种方式的抵制。敬爱的周总理逝世,我们的同志无不悲痛万分,许多人冒着危险,参加了群众自发性悼念活动。特别是在毛主席逝世的悲痛日子里,我们许多同志忧心忡忡,担心党和国家前途的安危。在那乌云翻滚的日子里,我们成员大多认为“四人帮”篡党夺权,复辟资本主义的阴谋终将失败,坚信社会主义的道路绝对不能改变,毛主席的统战政策必将重放光辉。这充分表明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不仅在文化大革命以前的十七年,在我们民革组织的工作中,始终居于主导地位,就是在林彪、“四人帮”严重干扰破坏期间,我们广大成员也是深深铭记毛主席的统战思想和周总理的亲切教导的。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