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会主要工作情况的汇报
时间: 2008-09-12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会主要工作情况的汇报

1980年12月22日民革中央秘书处整理

 

自去年十月民革五届全国代表大会以来,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一年多来,我们民革二十五个省、市、自治区委员会,在中共各地党委的亲切关怀和正确领导下,先后召开了党员代表大会或党员大会,正式成立了新的领导机构,整顿恢复了被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严重摧残的各级组织,积极开展活动,做了不少工作。同时,民革中央先后派出五个工作组,分赴上海、浙江、广东、四川、云南、北京、天津和辽宁、吉林、黑龙江等省、市,同当地民革一起,进行了调查研究,进一步了解了情况,推动了工作。今年九月,在五届人大、政协第三次会议闭幕之后,中央召开了第五届中常会第六次(扩大)会议,讨论通过了《民革中央关于加强工作的几点意见》,下发各地组织参考试行。总之,五全大会以来,我们民革在推动、组织成员和所联系人士为四化服务方面,在争取台湾归回祖国、早日实现统一大业方面,在发展组织和开展社会联系方面,在宣教和征集文史资料方面,以及团结委员会、妇女工作委员会,工作都有了新的开展,取得了一定的成绩,积累了初步的经验。

现在,就这一时期的主要工作情况,作一简要的汇报。

一 为四化服务是民革组织的中心任务

在本世纪内把我国建设成为现代化的、高度民主、高度文明的社会主义强国,是新时期全国人民的总任务,也是民革的中心任务。民革五全大会决定:“要坚定不移地把民革工作的重点转移到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这个中心上来。”一年以来,各地组织紧紧围绕这个中心,积极开展工作,调动了成员和联系人士的社会主义积极性,涌现出一批为四化建设做出显著成绩的先进人物。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实现各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的团结合作,是发扬社会主义民主、实行互相监督的主要形式,也是我国政治制度的一个特点和优点。我们民革同志,被选为全国和地方各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担任各级人民政府负责职务的,据不完全统计,在千人以上。他们关心国家大事,积极参加国家政治生活,就国家的大政方针和四化建设以及群众生活的重要问题,向党和政府反映情况,推荐人才;发表意见,提出批评;并在各级人大、政协会议中,积极提出提案和建议,为落实党的各项政策,改进各方面的体制和工作,发挥了自己的作用。现在有些国家机关、高等院校、科研和企事业单位的中共基层党委,已注意就工作中的重要问题,邀请各党派基层组织的负责人,定期或不定期地进行政治协商,交流情况,交换意见。民革的同志也能以主人翁的态度,积极参加,献计献策,发挥了这一方面的作用。

民革的在职成员,约占成员的半数以上,他们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直接为四化建设服务,其中不少是本单位业务上的骨干,他们在所在单位中共党委的领导和民革组织的帮助下,坚守岗位,立足本职,钻研业务,勤勤恳恳,认真负责,作出了显著的成绩,受到各方面的好评。据不完全统计,从1979年10月至1980年10月,在职成员中被评为各级劳动模范、先进生产(工作)者、新长征突击手和获得各种表扬、奖励的人数,达到在职成员人数的百分之17.39%。

在职成员中,还有少数是学有专长的专家、学者,他们长期从事科学研究、工程技术、文教卫生等专业工作,有专门的科学、文化知识和丰富的实践经验,他们不顾年迈体衰,热心社会主义事业,出成果,出人材,作出了比较突出的贡献。

民革不在职成员,包括退休成员和社会成员,除体衰多病不能工作者外,绝大多数同志都积极要求投身于新长征的行列,愿以余年为四化建设作出自己的贡献。很多退休成员“退而不休”,积极参加力所能及的工作。如四川的早年留学日本的朱崇仁同志,退休以后,在自己的住处办起一所业余日语补习班,每天晚上上课,白天备课批改作业,数年如一日,不取分文报酬,经他补习过的男女学员已有一百三十余人。社会成员中,有一技之长者不在少数,也都根据自己的条件,为四化建设贡献力量。如北京颜明宜同志,在有关领导的支持和民革组织的帮助下,组织街道待业青年和家庭妇女,创办了“丰盛手工艺工厂”,生产供旅游销售的针线包、手绢包等,既为国家换取了外汇,也解决了一些青年的就业问题。据不完全统计,自1979年10月至1980年10月,不在职成员直接为四化服务的约占不在职成员的25.21%;获得荣誉称号和各类表扬、奖励的人数,达到不在职成员人数的8.22%。

为了发挥组织作用,推动和帮助成员及联系人士为四化建设服务,各地组织采取各种办法和措施,广开门路,因地制宜,使成员和联系人士爱国有心,报国有门。有些地方组织推动具有专业知识或经验的成员,对四化建设和政府工作中的某些重要问题,进行专题研究,举行专业座谈,反映存在的问题,提出意见和建议,帮助有关方面改进工作,取得较好的效果。如天津市银行界退休的民革成员,组成金融研究小组,围绕当前银行工作,开展专题研究,撰写论文和金融史料,很受有关部门重视。北京市民革在房管系统的在职和退休成员以及部分联系人士,连续举行房管工作专业座谈会,比较深入地研讨了当前房管工作中的几个重要问题,提出意见和建议,以供有关部门参考。浙江民革根据成员和联系人士的专长,组成了科学技术、政治法律、教育卫生、文史书画、外文翻译等七个专业研究组,根据需要积极开展活动,最近就城市建设、教育改革两题,分别举行了数次专业座谈,提出了很多意见和建议,送请有关部门参考。也有些地方邀请各方面的在职成员,分别举行了农业、文教、外语、财经、金融等专业座谈会,为四化献计献策,受到好评。

不少地方组织根据当地的实际需要和本身的主观条件,在中共党委的领导下,争取各有关方面的夏持,组织成员和联系人士,兴办了一些企业和事业。如浙江民革组织成员和联系人士创办的“杭州长征业余学校”,开设工业会计、英语、日语三个专业三十二个班,学员一千六百八十余人。梧州市民革恢复了原由民革成员创办的“公信财经学校”,有学生二百余人。桂林市民革开办了为旅游事业服务的“友谊业余学校”,有学生近三百人。上海市科协举办的业余土木建筑水利学院,广州市政协主办的外语补习学校,也都有民革同志参加校务领导和教学工作。还有些地方组织开设了外语、会计等文化补习班或训练班,也很受欢迎。北京、青岛组织了以民革成员为主的书画社,互相观摩,举行展出。至于成员个人,在民革组织的推动和帮助下,与有关方面挂钩搭桥,或著书立说,或翻译外文资料,或为青年补习文化,或为街道服务,也不在少数,呈现出一派可喜的景象。

总之,一年多来,各地组织都在积极出主意,想办法,通过各种渠道,开辟多种途径,为成员和联系人士创造为四化服务的机会和条件,使他们都能够为新长征增砖添瓦,发热发光。各地为四化服务的工作已经开展起来了,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由于时间不长,还没有一整套成熟的经验,而且各地发展也不平衡。希望通过这次工作会议,集中大家的智慧,总结和交流经验,在肯定成绩的基础上,找出存在的问题,摸索新的经验和办法,把我们为四化服务的工作,在全党更进一步地开展起来。

二 争取台湾归回祖国是民革组织的重点工作

大力促进台湾归回祖国、早日实现统一大业,是全中国人民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一件大事,也是我们民革组织的重点工作。根据民革的历史特点,我们的成员和所联系人士,不少人同台湾的国民党军政人员有着历史、社会以及亲属关系,我们应当充分利用这一有利条件,通过各种渠道,对台湾国民党实力派、元老派以及他们在海外的子女多做工作,为台湾归回祖国作出切实的贡献。

五全大会以后,民革中央和各省、市和自治区组织(包括省以下的部分重点市、县组织),相继成立了对台工作机构,认真学习和宣传党的对台方针和政策,贯彻执行中共中央有关对台工作各项文件的精神,做了不少工作。

一年来,民革中央和各地组织开展重大节日活动比往年丰富多彩,有的举办京剧、话剧、电影联欢会,有的举办游园和诗画会,有的举办茶话会和座谈会等等。一年两度纪念孙中山先生的活动,照例分别在北京、上海、南京、广州、武汉等五地举行,并结合举办谒陵、瞻仰故居、座谈等活动,结合展开对台宣传工作。今年还参加纪念抗日将领和辛亥革命先烈活动,如祭扫张自忠、佟麟阁、赵登禹等将军墓;组稿纪念蒋光鼐、蔡廷锴等将军;长沙民革也在清明为黄兴、蔡锷将军扫墓。这些活动大多向海外报道,影响较大。

一年来,民革中央共组写对台宣传稿83篇,绝大部分已被采用。上海一至五月就已组稿150余篇,采用70余篇;陕西50多篇,采用30多篇。各地方组织今年发稿数量比过去有较大增长,内容形式也有所提高。今年福建前线台好稿评选中有民革组写的八篇,四川民革成员赵涛的《回乡纪行》在武汉军区对台干部学习班上被作为好稿推荐。刘斐、屈武、陈铭德、张廉云、毛翼虎等同志的稿件,有的受到外国新闻社和报刊摘引、转载,有的受到海外亲友来信赏赞。此外还向福建前线提供照片和宣传稿件,向台湾“空飘”;春节期间,民革中央一些领导同志向台湾一些军政人员寄贺年片。最近天津、甘肃、陕西、辽宁、黑龙江、江西等地组织积极配合福建前线的“空中信箱”活动,正在组写信件、寻人启事、照片和贺年片等,准备明年元旦和春节“空飘”。

对“三胞”(台湾和港澳同胞、海外侨胞)关系的调查方面以四川、上海、湖北、江苏、辽宁等地民革做得较好,其中上海、四川两地民革还设置卡片登记。有的卡片是按台湾军政人员分户设立的,他们从成员或联系人士提供的对象和报刊杂志等方面知道的对象逐一填制卡片,这对寻找台湾亲人提供了方便。最近其它地方组织也开始加强这项工作,如甘肃民革准备对原有成员的海外关系继续调查补充,做到不遗不漏。陕西民革从成员与“三胞”关系,从国民党中央军校一至二十期毕业生,从国民党国大代表、立委、监委三个方面的情况进行专题调查,已积累了不少材料。

自从《告台湾同胞书》提出“三通”(通邮、通航、通商)的建议以来,越来越受到海外和台湾内部有识之士的欢迎和响应,对台通讯联系越来越多。据初步了解,在民革中央委员和台委委员中,就有不少人,已通过港澳或海外关系,与台湾亲朋故旧取得联系,有的还收到了对方的回信;有的因出国之便,托人捎口信到台湾。各地成员和联系人士中,也有不少人与海外或台湾亲友通了信,海峡两岸三十余年隔绝音讯的亲人,开始取得了联系。这是海峡两岸“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好事,今后还需要继续做下去。

民革中央和各地方组织还接待处理了不少群众的来信来访,其中有的要求做对台工作;有的要求出境探亲;有的要求帮助落实政策;有的要求解决工作或生活问题等等,均已反映给有关方面按政策处理。还有要求协助查找在台湾亲友下落的,我们根据掌握的资料,热情帮助解决;并在征得本人同意后,在香港报刊登出“寻人启事”。

对“三胞”的接待工作方面,不论是配合有关部门接待,还是由民革组织单独接待,或民革成员个人接待,均随形势的发展而逐渐增多。今年上半年以民革中央名义出面接待的就有11次,其中有孙中山先生的孙女、国民党元老邹鲁的女儿、故主席李济深的女儿、故副主席龙云的儿子、李宗仁先生的儿子,还有曾参加联合国工作的黄开禄等人。在地方组织中,以北京和天津、上海、浙江、广东、广西、福建等沿海省、市较多;其他地方最近也逐渐开展起来,例如孙中山先生的孙女孙穗芬,这次回国就受到北京、江苏、浙江、安徽、陕西、上海、广东等地组织先后接待。河南民革接待了美籍华人杨勤捷教授;山东民革接待了美籍华人俞鹏先生,他是老国民党员;山西民革接待了由九龙回国探亲人员;河北民革成员接待了由台回国探亲的朋友等。民革中央和各地方组织对出国讲学、探亲或参加会议的成员都举行茶话会、座谈会等形式欢送,回国后请他们汇报、介绍出国观感等。

有些地区,成员的“三胞”关系较鸟,还把对台工作和引进工作结合起来,运用“三胞”关系为引进工作穿针引线。如广东成员联系的引进项目有192项,已经搞成的有24项。福建民革最近联系成来料加工协议,解决了五、六百个女青年的就业问题。广西、上海等地民革组织也在进行这一方面的工作。此外,广东民革成员还协助旅美华裔科学家和学者联合在美国创办的《科技异报》在广州成立分社,为科学界与台湾有关方面的联系,架设了桥梁。由此可见,做好“三胞”工作,不仅有利于台湾回归祖国,而且有助于祖国大陆的“四化”建设,应予充分重视。

在加强台湾情况搜集整理和分析研究方面,民革中央台委会已编印《台情资料》20期,《对台工作通讯》6期,供有关同志参考。今后还打算不定期地编印专刊。在京台委委员,根据他们的自愿和专长,组成了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外交三个专题研究组,分工负责发挥集体力量。

对台工作是政策性很强的工作,我们要在党和政府的统一领导下,与有关方面密切配合,做好一个方面的助手。这仅是整个对台工作中的一小部分,但也是一个不可缺少的部分。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