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第四次政治会议政治报告
时间: 2008-09-16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第四次政治会议政治报告

我们的认识、态度、主张和立场

1947年2月在上海

 

今天中国人民的命运已经到了最悲惨的境界,假定内战再继续下去,假定经济混乱再继续下去,中国人民除了少数特权阶级以外,都要在人类社会中消灭了。

对于这种悲惨的命运,中国人民为了自己的生存,必须在最残酷的环境中挣扎一条出路,对于当前的时局,必须能够认识到它的症结。

首先:我们应该认识的是第二次大战以后的国际形势。

因为中国不但是世界社会中的一分子,并且也是国际关系中的一分子,世界潮流的动向,国际关系的变化,随时随刻都能影响中国的大局,中国是世界的中国,也是国际的中国。同时,还有一个更重大的原因,使我们不能不密切注意国际形势的,就是在第二次大战以后,世界已经打成一片,国际关系和国内关系已经密切联系起来,国内问题已经变成国际问题的一部分了。

这是第二次大战以后世界的一个基本特征。我们今天必须认识并把握这一个特征。

从表面上看,第二次大战以后的世界形势与第一次大战以后的世界形势,是相似的。第一次大战以后的世界形势,主要的表现在这样的四种矛盾之上:帝国主义国家和殖民地的矛盾;帝国主义国家与社会主义国家的矛盾;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帝国主义国家内部的阶级的矛盾。这一次大战以后的世界主要的也还是这四种矛盾在进行和发展。印度、埃及等等殖民地国家及弱小国家的独立自主运动,以英美为首的帝国主义国家的联合反苏运动,英美之间的磨擦,以及在欧亚两洲各弱小国家内部的民主革命运动,这情形和第一次大战以后是非常相像的。

然而实际上现在的这四种矛盾,和第一次大战以后的四种矛盾,在性质上已经完全不同,它们已经产生了新的内容,具备了新的意义。

关于这一点,我们必须要从稍远一点说起,这样才能明了它们的变化过程,以及它们的新内容,新形态。

第一次大战以后产生的四种矛盾,结果是造成了资本主义总危机,所谓总危机,是说资本主义已经到了没落时期,它已经不能按照着自己的规律渡过它所遭遇的难关,在这时,生产关系不但妨碍生产力的发展,而且根本不能容纳已经形成的生产力;一方面是少数金融寡头垄断着大部分生产和财富;一方面是大多数人民的不能参加生产,造成大量的失业,他们日趋贫困,无法生活。在这种总危机下所产生的经济恐慌,是长期的特种萧条。因此,广大的平民大众,为了维持生存,就不得不被迫采取自救的变革社会运动,另一方面,少数金融寡头为了镇压这种蓬勃汹涌的革命怒潮,就不得不逐渐的走上法西斯化的道路。而在那些资本主义高度发展,但是基础贫乏实力不足的国家,就建立了显着而强固的法西斯政权。他们一方面镇压并加紧剥削本国的平民大众,一方面又希望用对外侵略,奴役世界,作为解救本身恐慌的唯一出路。

这就是德意日三个法西斯国家发动侵略及奴役世界的战争的由来。这一个战争,不单是一个帝国主义战争,因为它的内容比这种战争包含得更丰富,更广泛。它首先要征服垒世界所有的弱小国家,奴役全世界所有的民族,因此,它是反民族主义的战争;其次是要从帝国主义国家手里掠取殖民地甚至要吞并帝国主义国家本身,因此它是帝国主义战争;最后,它还必须要消灭社会主义国家的苏联,因此,它又是反社会主义的战争。所以这一种战争,我们应该叫它做法西斯主义战争。不过它在最初发动的时期,它所表现的目标只是重新瓜分世界,因此,它在最初还是以帝国主义战争的姿态出现。

为了维持自己的生存,为了共同的利害,为了集中抗敌的力量,全世界的弱小国家,强大的帝国主义国家,以及社会主义国家的苏联,就必须联合起来,团结起来,共同进行反法西斯的战争。由于这一个战争,有社会主义国家和弱小国家和弱小民族的参加,并且这些参加者在战争中占有极重要的地位,又由于这一个战争,它的一个重要目标是消灭法西斯主义,维护全世界的民主主义和民族主义,因此,这一个战争,后来它和最初的帝国主义战争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从基本上说,它变成了民主和反民主的斗争。

但是在这一个反法西斯战争的阵营之内,帝国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国家的矛盾和斗争,帝国主义国家和殖民地的矛盾和斗争,以及各国内部社会的阶级矛盾和斗争,只是暂时的和缓与妥协,并不因为这种新的结合而表示结束。并且,这些矛盾和斗争,就是在联合抗敌过程中,也常常若隐若显或多或少的表现出来,不过在程度上比较轻微,在范围上比较狭小而已。

因此,在战争之后,在共同结合的目标消失之后,这些矛盾就又显着的展开了。它们在外形上虽然和第一次大战以后的情形相同,然而实际上已经起了本质的变化。现在这四种矛盾和斗争,已经犬牙交错地融合起来,联结起来,表面上虽然有四种斗争,许多方面,实际上却只有一个斗争,两个阵营。那就是民主和反民主的斗争,民主阵营和反民主阵营。具体点说,也就是全世界平民大众和民主国家,对于落后反动势力、金融寡头及法西斯倾向的国家的斗争。

我们说,目前世界上的各种矛盾和各种斗争已经融合而为一,不但有充分证据,而且是没有例外的。胜利后一年以来世界形势的发展,就是事实的证明。

波茨坦会议,对于第二次大战的结束,已经铺排好了一条道路,奠定了欧洲和平的基础。莫斯科三外长会议对于中国问题的主要的决定,更进一步促进了远东和平,奠定了远东和平的基础。在这两个会议之后,世界和平与远东和平应该是没有问题了,然而事实的发展却并不如此,而且恰巧相反。

去年一月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第一次大会开会以后,英国开始投入美国的怀抱,从这时起,以美英为中心的和苏联的外交斗争就剧烈的展开了。

首先,是全世界分成两个壁垒:苏联集团和英美集团。凡是一切民主力量取得政权的国家,就与苏联团结起来,凡是顽固分子执政的国家,就都变成英美的卫星国家。这种结合,是没有地域、种族、历史的根据的。它只有一个要素,就是相同的政治立场。

其次,是各国内部的斗争也分成两个壁垒,内政问题和外交问题融合在一起,这斗争实际上也变成英美与苏联的斗争的一种形态。伊朗、希腊,印度尼西亚的内战或内部矛盾,演变成了英美指摘苏联驻兵伊朗问题和苏联指摘英国驻兵希腊、印度尼西亚的问题。波兰在苏联的支持之下,成立了坚强的民主政府,然而英国又在扶植波兰的反动分子,希望他们推翻现在的波兰民主政府。在远东方面,美国在朝鲜的南部成立反动政权,而北部则在苏联的支持下成立新民主政府。美国希望这种反动势力侵入北部去推翻民主政权,因此发生了美苏间对朝鲜问题的争执。最明显的,也是我们最清楚的,就是美国利用中国的东北作为防苏的前哨,并且希望整个中国作为反苏的战略基地和补给基地,因此,不惜用军事经济力量帮助中国的反动政权,扩大中国的内战。

再次,是两个集团对于势力圈的争取。英美阻止苏联代管的里波尼亚和特里特雅斯港口,证明英美阻止苏联影响伸入地中海的顽强努力!同时英美又支持土耳其对于鞑鞑尼亚海峡的主张,这又是英美想进一步将力量伸入巴尔干去的表现。

再其次,是殖民地的独立运动,也和国际的民主和反民主斗争联结起来。英国的对付印度独立问题,法国的对付越南问题,有一个共同的方针,就是勾结独立运动中比较落后顽固的分子,使独立运动的内部陷于分裂,不能统一与团结。另一方面,在进步的独立运动者方面,是团结国内一切进步的民主力量并和国际的民主力量联系起来。殖民地独立运动也形成两个壁垒。

再其次,是英美等帝国主义国家的反动分子虽然勾结在一起,他们的共同利益超过了相互矛盾,以邱吉尔为首的英国保守党就表示甘愿追随美国,因为这样可以反苏,然而国内的民主力量却反对这种勾结:英国工党的开明分子严厉指摘政府追随美国外交的尾巴,实行仇视苏联、反对苏联的运动;美国的进步人士,也产生了美国民主力量大团结的进步政治行动委员会,主张美苏合作,竭力反对美国在远东和欧洲的反动政策。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即使在帝国主义国家内部,也产生了两种不同的壁垒,政治立场已经超过了国家观念,反动分子互相勾结,进步力量也携手合作,政治斗争已经只有民主反民主,进步与反动的分野,没有国家民族的区别了。

更明显的是英美的反动政权对于法西斯残余势力的扶植与支持。英美在联合国大会中对于法西斯化的阿根廷的掩护,对于西班牙佛兰哥政权的宽恕,对于德国纳粹残余势力的纵容,以及美国的扶持日本天皇,培养日本,那些都是英美扶持反动势力作为反苏的中坚和前锋的最露骨的表现。从这里,更可看出当前世界政治斗争的基本性质和步调了。

所以从上列这些事实,我们可以肯定地得到一个结论:当前世界的各种矛盾和冲突,虽然包括各种不同的形式,然而在基本内容上却只有一个:就是民主和反民主的斗争!

为什么当前世界的各种矛盾和冲突,在性质上只是一种政治立场,也就是民主与反民主的斗争?

为什么全世界所有各国的民主势力都要和社会主义的苏联结合起来?为什么各帝国主义国家的反动政权要和各国的顽固分子勾结,支持顽固分子的政权,甚至于更进一步扶持过去的敌人——纳粹残余势力?为什么帝国主义国家的外部与内部矛盾,也分成民主与反民主阵营,这两个阵营表现完全相反的立场与态度?为什么各个弱小民族的独立运动也要和全世界的民主力量联合起来?

对于这一连串的问题,我们只有一个最简明的答案。这就是第二次大战以后的民主运动和过去的民主运动已经起了本质的变化,它现在具有了更丰富、更广泛的内容。因为这种新内容,使民主运动能够包含了全世界各个地区各个民族的平民大众的各种要求,各种斗争,因此,汇合了各种各样的人民力量,结成了空前无比的广泛的民主联合战线。

另一方面,顽固的反动势力,因为自己的利益和人民的利益是无法调和的,而这种人民的力量是不能用本身力量抵御的,于是他们不得不缓和彼此之间的矛盾,为了解救这一种最迫急最严重的共同威胁而互相勾结在一起,共同进行反民主运动。

因此,现阶段世界各种矛盾融合一起变成民主反民主的斗争,主要的是由于民主运动性质改变的问题。

在十八九世纪产生的民主运动或民主革命,它是资产阶级性的,所谓资产阶级性,不但是说,这种民主运动是资产阶级领导或是以资产阶级为中坚,而且是表示这种民主革命的目标是为了新兴的资产阶级的利益,是追求当时新兴的资产阶级的要求。因此,这时候的民主主义的基本内容只是政治民主和社会民主,也就是自由与平等,因为在这时,一般平民特别是资产阶级所要求的是废除特权,每一个人都可以站在平等的地位自由的去做种种正当与合理的活动。

然而第二次大战后弥漫全世界的民主运动却不同了,它在内容上,不但包含政治民主和社会民主,而且还包含经济民主与种族民主。这样性质的民主,与当前资本主义国家金融寡头资产阶级的愿望与利益是恰巧相反的,因为经济民主,必须逐渐推翻或限制资本主义私有制度生产方式的发展,种族民主又必须打倒帝国主义的统治殖民地和侵略弱小民族的举动。因此,这种民主运动的阶级构成,也和从前不同,现在是以工农为主体,团结进步的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与进步的知识分子,由这些广大的平民大众组织广泛而坚强的联合战线,至于帝国主义国家的金融资产阶级以及落后的殖民地国家封建地主、买办阶级,却不但不参加,他们反而变成了民主运动的敌人。

由于民主运动的内容的丰富和广泛,于是它的范围笼罩了地球上每一个角落,它所拥有的群众包括全世界和所有在帝国主义压迫下的殖民地的平民大众。因此,在民主运动力量方面,不但产生了世界民主运动的基本堡垒——社会主义的苏联;不但在欧洲建立了许多新的民主政权,例如,波兰,南斯拉夫,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匈牙利,捷克,等等;不但在弱小国家中像中国、希腊等等掀起了伟大的民主革命运动的怒潮;不但在殖民地爆发了反抗宗主国的独立民主战争的火花;就是一向是金融寡头力量强固的强国像英、法,民主运动也正在逐步的开展;法国的共产党是全国的第一大党,它在各次选举中所得的胜利,表明它在法国政治上将有领导的作用,以及英国工党中进步分子所提出的主张,也表示民主力量在英国政治上的地位。这些都可以证明:民主力量在这些国家内,已经逐渐可以影响到本国的内政与外交,使他们的政府不能走到最反动的道路。只有美国,反动派的气焰正在高涨,共和党的抬头以及顽固军人的操纵政治,都可以说明美国可能在这一个时期,实施更顽固,更反民主的政策,不过美国的民主势力,现在也正在团结,扩大和展开之中,我们可以断定,他们将来在美国政治上也一定能够产生重大的影响。

全世界民主运动,虽然在反动势力联合压抑摧残之下,然而它正如初生的幼芽,即使上面有巨石横阻,也要盘根错节,发育成为茁壮的枝干,结出丰富的果实。二十世纪是“人民世纪”,只有人民的意志,才有决定的作用,也只有人民的力量,才是唯一的力量。

上面说明的是第二次大战以后的世界形势。现在我们再回过头来检讨中国的局面。

中国是世界的一部分,她的前途的发展决不能违背时代的潮流,同时地又是国际关系中的一环,国际形势的变化,随时影响着她本身的变化,只是她本身特殊的国情,使她的变革过程发生特殊的形态。因此,我们首先必须从国际关系和国际形势之下来说明中国问题的内容。

从一百年前的鸦片战争开始,中国就在帝国主义国家的侵略和压迫之下,变成一个次殖民地的国家。同时,中国本身的残余封建势力在国内还有极重要的地位,这些封建势力又和在帝国主义者侵略之下孕育的新兴买办阶级结合起来,构成了联合的反动政权。因此,中国人民一直到今天,都在国外帝国主义和国内的反动势力双重压迫之下,而对外求民族的解放与独立,对内求人民生存与自由,也一直到今天还是中国人民的基本要求,中国人民的艰巨任务。

提到这一点,我们是很痛心的。因为中国国民党是在这种客观环境和主观要求之下产生的,它从产生之日开始一直到北伐为止,革命的目标,奋斗的方向,就是前面所说的两点。中国国民党从十三年改组到十五年的北伐是中国国民党为这两个目标奋斗的最伟大的表现。

然而这个革命运动,在它发展到最高峰时候,不幸内部发生严重的变化而夭折了。国民党里潜藏着的一部分顽固分子和顽固军人在革命中间背叛了革命,他们从“打倒帝国主义”转变到投降帝国主义,从打倒军阀、官僚、买办、土豪、劣绅转变到和这些革命对象提携合作,从这时候起,国民党建立的革命政府,变成反动政权。当时,在掌握这种政权的统治阶级里,又分成两种倾向:英美路线与德意日路线。

1937年日本发动的独占整个中国战争是奴役全中国人民的行动。这一个侵略,除了德意日派或日本买办之外,不单违反全中国各个阶层人民的利益,甚至也违反英美派的买办利益,因此,在全国人民怒吼之下(同时,英美派感觉到日本的举动对于他们本身也太不利),当时的统治阶级不得不起来抗战。这是又一次最伟大的中国人民民族革命运动。

然而被迫勉强随同抗战的德意日派买办,终究因为这和他们利益是矛盾的,于是又中途变节,投到沦陷区里去做日本汉奸。

就是当时统治阶级中的英美派买办和封建官僚地主们,也是动摇的,他们随时准备投降,只要日本法西斯军阀不过分给他们本身难堪。他们当初不敢冒昧行动的唯一顾忌,是全中国人民的坚决抗战意志,和人民大众的伟大的抗战力量。后来又因为他们的主子也起来与日本作战,就只好继续抗战了。

由于中国人民抗战意志的坚决和抗战力量的伟大,使中国的抗战能够维持到八年之久,并且把敌人拖累得筋疲力尽。然而因为统治阶级的反动政策和腐化政治,使中国不能自己主动的取得胜利,是仰赖了美国的军力,才最后打败了敌人,赢得了抗战的胜利。

抗战结束,本该是中华民族能够独立自主、中国人民能够生存自由的开始。然而反动的统治阶级,却因为他们本身的利益和人民的利益是相反的,他们唯恐人民势力的发展,推翻自己法西斯化的独裁政权,他们不惜完全投入美国的怀抱,作为美国的奴才,他们甘心引狼入室,假借美国的力量,屠杀中国的人民。

这是比较北伐时代反动分子变节更可悲痛的事情,也是中国国民党历史上最可耻的一页。

同时,美国的反动分子在掌握着政权。他们正在执行反动的反苏联、反和平与反民主政策,他们不顾美国平民的利益和愿望,制定了最反动的对华政策。

其实,美国人民的利益和中国人民的利益是一致的,他们所需要的是民主、和平,与经济复兴。他们决不会希望中国成立法西斯政权,因为这可以破坏全世界的民主体系;他们也决不会希望中国发生内战,因为这可以破坏世界和平;他们更决不会希望中国经济崩溃,因为这可以影响中美的经济关系,更进一步影响到美国的经济复兴。他们所希望的应该是中国走到和平、民主与建设的路上去,因为在这种局面下,美国才可以扩展中美间的经济贸易关系,这对于两个国家的平民大众,都是有利的事情。

然而美国的顽固分子也不顾这些,他们只知道要防苏,他们只需要中国作为他们防苏的战略基地和将来作战时的人力物资补给基地,他们只知道为金融寡头独占资本家服务,他们只需要中国作为倾销他们剩余商品的市场,却不顾到中国人民的死活,也不顾到本国人民的利益!

在这种关系之下,中美两国的反动政权,结合起来。美国给中国反动分子军事及经济的援助,供给大量的军火、军用物资、借款,以及派遣军事顾问团及驻军等等——总之一句话,凡是中国反动分子进行内战所需要的一切帮助。

另一方面,中国的反动政权就给美国种种特权,领土领空都可奉送,并且还可以奉送中国人民所有的血汗,签订最丧权辱国的中美商约。他们只要美国能够帮助他们内战!

因此,中国发生了历史上空前的最大规模最残酷激烈的内战!中国的市场为美货垄断,生产为美货扼杀,中国经济开始了历史上所没有的崩溃状态!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