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促进会成立宣言
时间: 2008-09-24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中国民主促进会成立宣言

一九四六年四月十四日

 

民主不但为今日中国所需,亦为世界潮流所趋。尽管日来战争阴影四布,和平正遭遇另一新的考验,特别是由于东北问题未能通过政治协商解决,有使内战扩至全国之势,但我们相信由于全世界和平人士对战争一致的厌恶,由于占全人类绝对多数的人民对民主的迫切要求,并牺牲一切为它抗战,所以和平民主还是今日世界的主流。

中国的民主运动始自晚清,中山先生历四十年的奔走呼号,对外反抗强凌,对内推翻专制,所谓辛亥革命亦即为民主革命。但从过去中国的人民大众,未能普遍的觉醒,革命基础薄弱,使反民主势力得以从容挣扎,因而有袁世凯称帝,继之以封建割据。迨北伐以后,国民革命中途挫折,民主势力再受打击,中国政治日趋独裁,因之内战纷起,国族陷于危殆。所幸八年抗战,使全国支离破碎局面,在争民族生存共同的要求下,得以面临生机,使中国走上新的民主团结道路。胜利之后,全国人民人心所向,一致要求在三民主义最高指导原则下实行真正民主政治,蒋主席亦一再坚决表示,并宣布予人民以四项基本自由。然反民主势力利用国际局面尚末完全澄清,乃从中破坏,使蒋主席四项诺言等于具文,使政府威信扫地无余,和平建国又将等于幻梦。近复以反民主势力迷信武力,罔顾人民生死,使内战烽火从东北而牵延至全国,占全国四分之三人民,于八年抗战之巅沛流离以后,重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在重庆、昆明、上海、西安、北平、广州各大城市,反民主分子更以有计划有组织之阴谋,实行反民主恐怖政策。如重庆一二一事件,较场口事件,及广州五四捣毁华商报分社及兄弟图书公司等事件,均是浮动人心,陷社会于混乱状态,且人人自危,有如大难之将至者。似此情形,何以言自由民主,何以言和平建国,更何以言实行三民主义。

本会同人深切认定:中国如欲成为一革命的三民主义新国家,非实行民主不可;中国如欲富强自主,外足以抗强敌,内以安民生,亦非实行民主不可;中国如欲在此分裂空前危难局面下重新团结,寻求和平统一,更非实行民主不可;爰民主促进会之组织,其动机与宗旨无非欲团结海内外志同道合之同志,齐一步伐,集中力量,以促进中国之民主运动,共同完成建国大业,使和平统一民主富强的新中国,得以雄临于世界。惟民主运动考之欧美历史,俱为一历久而艰难的奋斗,中国如不能彻底实行民主政治,使人民得享自由安乐的生活,我们的任务便未了。

今天是我们正式向海内外宣告成立的日子,为求全国人民对我们有更深切的认识,为使社会贤达予我们以同情合作,兹将我们对目前时局的主张略作说明,并以就教于国内外同胞。

一、我们对政治方面的主张:认为中国如欲避免分裂,必须结束过去从事内战的错误策,而实行民主。国民党根据中山先生天下为公的精神,应自动结束党治,建立举国一致的民主联合政府,保证人民身体,行动、居住、迁徙、学术、思想、信仰、言论、出版、集会、结社之基本自由;至于国内一切民主党派须一律立于平等合法的地位;中央地方应采均权制,各省省宪由各省人民代表制定,各省行政首长亦实行民选。

二、我们对经济方面的主张:为实行民生主义的计划经济,即须遵循下列三个基本途径: (一)节制私人资本;(二)发展国家资本; (三)平均地权。我们赞成利用外资,但应依照下列四个原则: (一)不损害国家主权之完整; (二)应使外资与民生主义的计划经济相配合, (三)外资应当用于有利的生产事业,但不能伤害我民族资本;(四)外资的活动不能超出法律范围之外,并不能予以各种不正当的便利和特权,以免损坏主权,掠夺资源,与干涉内政之危险。

三、我们对外交政策的主张:为实现国际合作与世界和平计,外交必须公开,秘密条件与协定概属无效。中国要积极参加国际安全机构,与所有爱好和平国家以平等地位切实合作,实践中苏友好盟约,并忠实履行大西洋宪章、莫斯科会议四国宣言、开罗会议决议,反对任何国家在我国土内驻兵及侵害我国家主权之特权;扶助弱小民族,对各殖民地人民之独立运动予以友好同情。

四、我们对军事的主张:认为军队必须国家化。在民主政府之下,任何党派及个人均不得拥有军队,对目前国内各种部队,应切实整编,采用精兵主义,改善官兵生活,提高其文化水准,并实行征兵制。

五、我们对农工及各种社会问题的主张:要改善一般农民生活,铲除封建剥削,实行减租减息;对工人要提高其待遇,保障其生活;对失业工人,应予以救济和安置,严禁雇佣童工;保障妇女在政治上、法律上、经济上、文化教育上、社会上,与男子完全立于平等的地位;使国内青年不论贫富,具有就学机会,并领导其作合法的社会活动;弃婴孤儿及流浪儿童,政府应予收养,并举办各种社会及救济事业,推广公共卫生事业,广设职业介绍所,救济孤老残废及流浪失业者。

六、我们对国内民族问题的主张:认为构成中华民国之各民族,应一律平等,各民族依据其大多数人民之意志,有自决之权。

七、我们对海外华侨问题的主张:认为政府必须彻底保护海外华侨的安全和利益,由国家银行低利贷款华侨经济事业,协助其复员,并提高其文化教育水准。

我们对国内复员问题的主张:要严厉执行全面复员,停止一切战时措施,迅速实行军事复员,停止内战,对退伍官兵要保障其生活与职业,优待殉国官兵家属;迅速彻底解决投降敌军,解除其武装,遣送出国;对日本管制与盟邦切实合作,迅速逮捕敌寇战犯,公开审判;组织日本赔偿委员会,以日本所有之物资,生产工具,劳动力,技术等充抵赔偿;支持日本民主势力,及所有民主党派,促进民主政府成立,以肃清日本法西斯残余势力,使之不能死灰复燃。对国内汉奸,应严厉惩处,不稍宽贷,没收汉奸及附逆者所有财产,以救济难胞,其为企业性质者,分别拨予对抗日有功之国内企业家经营,将没收汉奸及附逆地主之土地,分给退伍官兵,抗属,及无土地之农民耕种,彻底消灭伪军。其附逆将领,亦应分别惩办。

中国自建国以来,一直是走着迂回曲折的道路,今后的民主运动,亦一如过去,要经过艰苦奋斗及全国人士的一致努力,方克告成。目下处境虽是艰难,然而我们认为革命道路本来就是艰难的。中山先生四十年来奋斗的道路,就是我们一个好榜样。我们将不避艰难,为中国民主运动排除障碍,努力奋斗下去,我们以此自勉,亦愿以勉国人。

中国民主促进会

选自一九四六年五月十五日香港《华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