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元老何香凝评“惩处”李济深事
时间: 2008-09-24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国民党元老何香凝评“惩处”李济深事

一九四七年五月二十日

 

(专讯)近日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以李济深将军“诋毁蒋主席及政府”,议决予以“惩处”。此事传出后,颇引起全国人的注意。记者特趋访国民党元老何香凝先生,提出关于此之二三问题,承其感慨地坦白地予以解答,兹记录如次:

(问)过去蒋李为患难之交,今意见相左背道而驰,先生对此之感想如何?

(答)蒋先生以黄埔军校起家,是众所周知之事。而该校之创立,仲恺先生与李先生均尽力于其间,李先生且曾任该校之副校长。十四年仲恺遇害后,蒋先生在广东之地位甚为孤单。但李先生率领其第四军予以全力的支持。十五年蒋先生率师北伐,李先生则坐镇后方,运筹接济,使北伐军事业得以顺利发展。是李先生对于国民政府及蒋先生之帮助,实在很大,不幸蒋先生得志以后,一面组织CC团、复兴社等等以垄断党国,一面承袭刘邦、朱元璋之所为,妒功害能。以李先生之忠厚,亦无罪而被囚,其他有功的人士,凡不甘为奴才者,无不被其毒辣地排除。蒋先生向以自命“礼义”号召国人,我不知其所谓“礼义”,作何解释。到今天,全国人民,全国知“廉耻”之士,都与蒋先生意见相左,背道而驰,岂特李先生一人而已。

(问)先生对于国民党中常会所谓“诋毁蒋主席及政府”,有何意见?

(答)无事实根据者,才可以谓为“诋毁”,有事实根据者,则是“忠言”。二十年来,蒋先生主持的政府,贪污黑暗,丧权辱国,是有目共见的。现在工厂关门,商场冷落,农村凋敝,教员学生吃不饱;总之,全国人民都受饥饿威胁,这更是有目共见的事实。而这些事实,都由于蒋先生的独裁政策及武力统一政策,都由于政府之滥发纸币,征兵征粮及苛捐重税,这又是大家承认的。孙总理创立的国民党,是为了救国救民,而蒋先生把它弄成祸国殃民的党;孙总理的三民主义是要民有、民治、民享的,而蒋先生的政府搜刮人民之所有以为己有,并且以人民之所有献给外国,奴役人民,迫人民于死亡。害国害党的责任,蒋先生还能卸却吗?李任潮先生根据这些事实,以国民的资格批评政府,正是他的忠于国,以党员的资格批评蒋先生,正是他的忠于党。在昔专制时代,对为桀纣这类,孟夫子尚且说:“闻诛一夫纣耳,未闻弑君也”。现在民国时代,对于暴君的执政者,人民岂但可以忠告批评,起来革命也是应该的。 (十多年前,我在南京当面对蒋先生说过,你们把国家弄到如此黑暗,人民要起来革命的,我也要起来革命的)。

(问)先生对于”惩处”一点,意见如何?

(答)所谓“惩处”,极其量不过开除党籍耳。我当孙总理在东京创立同盟会时,便首先加入,与国民党的关系可谓甚深,但到了十余年前,我就再三写信给蒋先生及国民党中央委员会,要求把我的中央委员、国府委员等等取消。诚以蒋先生所主持的党及政府,种种作为,都违背了十三年改组的精神,违反了总理救国救民的原意,使我痛心,我不愿为他们分负祸国殃民的责任也。做这样糟糕的国民党党员,又有何光荣?李任潮先生主张民主和平,自不为独裁好战者所喜而加以“惩处”,但这对于李先生丝毫无损,因为人民是反对独裁,反对内战的,是爱护李先生的。至于蒋先生之徒,看见了别人的忠言就要加以“惩处”,适足以证明他们对于总理之虚伪,对于三民主义之虚伪耳。又适足以证明他们不过是周厉王、秦始皇这一流人物。

选自一九四七年五月二十日香港《华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