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对于时局的意见
时间: 2008-09-24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我们对于时局的意见

李济深等五十五人于解放区

一九四九年一月二十二日

 

我们现在已经先后进入解放区来了。由于去年五月一召,中共中央号召全国,建议召开包括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民主人士的新政治协商会议,以加速推翻南京卖国独裁统治,实现人民民主联合政府,我们一致认定,这一解决国是主张,正是符合全国人民大众的要求,特通电响应,并先后进入解放区,在人民解放战争进行中,愿在中共领导下,献其棉薄,贯彻始终,以冀中国人民民主革命之迅速成功,独立、自由,和平、幸福的新中国之早日实现。

进入解放区后,我们首先获得的印象,更使我们充分欣慰,这里充满着民主自由的空气,蓬勃向上的精神,生产建设发展猛进,社会秩序,有条不紊。工农商学各界,都能站在自己的岗位上努力,支援前线,中共党员尤能以身作则,发扬高度自我牺牲的英勇精神,为民前锋,不辞劳瘁。而劳苦功高的人民解放大军,正以雷霆万钧之威力,发动秋冬攻势,三阅月间,先后消灭蒋军一百余万,解放了整个东北,控制整个华北和华中。军事的矛头,已经指向大江南岸了。毫无疑问,在一九四九年之内,中国是要得到全国解放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面,美帝国主义卵翼下的南京国民党反动集团,确快要土崩瓦解了,军事挣扎既已绝望,乃改变花样,企图以政治阴谋苟延残喘。在北线蒋军开始溃败时,美帝国主义即已发动其阴谋活动,采取着双管齐下的坏破中国革命之毒计,一面企图在革命阵营内扶植反动派组织,希望阻止或缓和革命的步骤:一面,则指使南京反动集团,发动和平攻势,以争取时间,让反革命残余势力在大江以南或边远省份作最后挣扎。这是值得我们警惕的。

我们今天要明白表示我们的信念。我们认为,革命必须贯彻到底,革命与反革命之间绝无妥协与调和之可能,辛亥以来,屡次失败的惨痛教训,我们是应该牢牢记取的,在今天,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120义,是中国人民革命之对象,是障碍中国实现独立民主自由幸福之最大敌人,倘不加以彻底肃清,而名实相符的真正和平,断不能实现。因此,我们对蒋美所策动的虚伪的和平攻势,必须加以毫不容情的摧毁。而在我们人民民主阵线内,更必须提高我们的警惕,整肃我们的阵容,齐一我们的步伐,巩固我们的团结,以防止反革命势力之侵入。人民民主专政应容纳最广泛阶层之代表,而不能容纳反革命细菌;使最大多数人民有充分之自由,而不能使少数反动分子有反人民之自由。因此,我们确信,全国真正为民主革命而努力的人士,必能一致努力,务使人民民主阵线之内,绝无反动派立足之余地,亦绝对不允许有所谓中间路线之存在。

反动政权在摇摇欲坠的当前和平攻势是越来越离奇了。中国的第一号战犯蒋介石的元旦广播,便公开了第一次求和的哀鸣。然而,那完全是出于欺骗。他把他祸国殃民、昭彰在人耳目的历史罪状完全推卸了,厚颜无耻地即提出了这样一些条件:“只要合于无损国家独立完整,而助于人民休养生息,只要神圣的宪法不因此而违反,民主宪政不因此而破坏,中华民国的国体能够确保,中华民国的法统不致中断,军队有切实的保障,人民能够维持其自由的生活方式与目前的最低生活水准,则我个人更无所他求。”有了这些条件,以四大家族为首的蒋朝政权,即可万世一系,还要“他求”什么呢?他最后强调,他要与中共“周旋到底”,而呼吁着“军民一体,举国一致,团结奋斗”。这就是蒋介石的最终目的。

今天是我们中国人民的最后考验,我们多灾多难的中国人民,我们相信,绝不会再受蒋美反动阴谋的欺骗。但在少数人的思想中,也竟有这样的弱点存在,以协调为上德,以姑息为宽仁,在苟且偷安的本质之上,披护着悲天悯人的外衣。这就是敌人施行和平攻势的最后心理根据,也就是敌人韵最大的奥援。我们为了摧毁残敌,这最后的奥援也是应该莲根铲去的。

人民民主革命在中共领导之下有了今天的成就,绝非轻易得来。在今天谁如要偷安纵敌,而使革命大业功亏一篑,谁就成为中国革命的罪人,民族的罪人了。但我们很愉快而且很兴奋,我们毕竟看到了中共主席毛泽东先生最近所发表的对时局声明。为了贯彻革命到底,为了粉碎和平攻势,他明快、坚决、周密、完整地揭穿了蒋美集团的阴谋,而提出了真正的人民民主和平的八个条件:一、惩办战争罪犯;二、废除伪宪法;三、废除伪法统;四、依据民主原则改编一切反动军队;五、没收官僚资本;六、改革土地制度;七、废除卖国条约;八、召开没有反动分子参加的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接收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及所属各级政府的一切权利。这八项条件,这是对于蒋介石所提无耻要求的无情反击,我们是彻底支持的。毫无疑问,全国人民的公意,是在这儿反映出来的。我们希望全中国人民、全民主统一战线上的战友,务须一致团结,采取必要行动,坚决执行人民的公意,而使这八项和平条件迅速地全面实现。

今天是我们人民翻身改造历史的时代了,我们要创造一个人民做主人的自由的生活方式,和尽可能地高度的生活水准,而不是如蒋介石所要求于我们的“维持目前的生活方式和最低的生活水准”。蒋介石要我们始终做四大家族和美帝国主义的奴隶,而我们却要是做人民民主共和国真正的主人。为了达到这一目的,毛先生所提出的八项条件,正缺一不可。不妨让我们换一个语法重述一遍,即是:战争罪犯必须惩办;伪宪法和法统必须废除,一切反动军队必须依民主原则改编;官僚资本必须没收;土地制度必须改革;卖国条约必须废除;南京反动政府与其所属各级政府的一切权利,必须接收;而将要召开的新政治协商会议和将要成立的民主联合政府也必须拒绝反动分子的参加。一句话归总,就是人民革命必须进行到底。革命进行到底的一天,便是真正的和平到来的一天,全国解放到来的一天。解放了的人民,力量是无比强大的。请看我们友邦苏联吧,建国仅仅三十二年,已经为全世界最坚强的和平堡垒了。我们中国人民多过苏联两倍以上,再加以地理上的优越条件,我们敢相信,把反动政权摧毁以后,我们能以较短的期间,建设成一个和平、民主、自由的新中国,人民民主共和国。光明的远景在我们的前面,我们应一致努力。

李济深、沈钧儒、马叙伦、郭沫若、谭平山、彭泽民、

章伯钧、李锡九、蔡廷锴、周建人、符定一、章乃器、

李德全、胡愈之、沙千里、茅 盾、朱学范、陈其尤、

黄镇声、朱蕴山、邓初民、翦伯赞、王绍鏊、吴 晗、

许广平、楚图南、丘 哲、韩兆鹗、冯裕芳、许宝驹、

田 汉、洪 深、侯外庐、沈滋九、宦 乡、杨 刚、

曹孟君、刘清扬、张曼筠、施存统、孙起孟、严信民、

李民欣、梅龚彬、沈志远、周 颖、安 娥、吴茂荪、

何 惧、林一元、赖亚力、孔德沚、袁 震、沈 强、

王润如等五十五人。

选自一九四九年一月二十四日香港《华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