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革命组织的决定
时间: 2008-09-24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三、成立革命组织的决定

与李济深等谈话后的第三天下午,李邀我一道驱车到坚尼地道二十五号何香凝家中去。我先当面向这位革命老前辈表示了深深的谢意。她笑着用广东话给李济深讲述年初到医院看我的情景,特别是谈到《华商报》作了“何香凝为朱学范出国送行”的失实报道时,引得李济深也笑了。

李济深与何香凝认为,国民党反动统治集团破坏停战协定,不顾全国人民反对,悍然发动内战,进攻延安,叫嚣消灭共产党。在这种情况下,再和他们讲团结,希望恢复政治协商,组织联合政府,已不可能了。必须把国民党内的爱国分子组织起来,推翻蒋政权。这就需要成立一个组织,以便名正言顺地进行号召。

这天,李济深、何香凝和我三人还就以下问题交换了意见,并取得了一致的看法:

1.鉴于当时国民党除采取召开“国民大会”等步骤外,还进犯延安。内战形势已到最后决战阶段。我们决定即日开始筹备,尽快成立一个革命组织,以发挥一个方面的作用。

2.争取在今年十一月十二日孙中山先生诞辰之日正式成立。

3.组织名称拟广泛征求意见,特别是征求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中国国民党民主促进会负责人的意见后再定。

4.一九四六年春,民联为了促进国民党爱国民主力量之间的团结,曾设立政治会议,推李济深为主席,其中就有创造条件使两个组织联合之意。

一九四七年二月,民联在上海举行第四次政治会议。会上作了《我们的认识、态度、主张和立场》的政治报告。又提出“中间阶层在今天不但应该立即团结起来,组织成功一支争取和平民主的生力军,还要和工农民主力量联合,组织成功广泛的、坚强的、统一的民主联合战线。”[注1]经过讨论,我们认为民联与民促联合,是形势发展的需要,但联合的过程同样需要时日,不如另成立一个新组织为好。

5.我们认为,抗日战争胜利后,为求不致坐失和平建设良机以利国计民生,我们曾力争以民主运动的声势,促蒋介石接受政治协商制度;在旧政协被破坏后,我们又奔走调停,希望能促其恢复;但现在蒋介石一意孤行,要把内战打到底,消灭共产党,我们就该对着干,作粉碎蒋政权的行动——这是民革在酝酿阶段就不同于当时其他民主党派的特点之一。

例如当时民联、民促的政治主张都是“中国国民党应即自动结束党治,建立举国一致的民主联合政府。”[注2]还没有提出“推翻蒋政权”。直到此前两个月,民联第四次政治会议的政治报告还说:“假定中间阶层有力量,那么民主运动这一方面就具有压倒的优势,根本不必采用流血手段,就可制止内战继续,保护和平的实现与民主的实现。”[注3]

6.分头写信给国民党内的爱国军政人员,宣传我们的政见。

这次,我能与何香凝这样一位国民党左派领袖人物一起共商革命大计,感到无比振奋。孙夫人宋庆龄和何香凝,是我一向敬仰的两位伟大的中国女性,她们无愧为孙中山先生革命事业和革命精神的忠实继承者。有何香凝参与筹划和领导,我对成立国民党爱国民主力量的联合组织,推翻蒋政权,便有了坚实的信心。

谈完了正事,我们就闲扯起来。他们问了我一些来港后的有关情况,我一一作答。又说,拜读了何香凝一九四七年三月十二日,中山先生忌辰那天与《华商报》记者就“谁背叛了孙中山”问题进行的谈话,很受启发。何颔首表示欣慰,并围绕着谈这篇文章,情绪激昂地要我信服:“总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是当代的救国政策,但蒋介石背叛了这个救国政策。”她说:“我从一九二六年起就一直坚持斗争,蒋介石如能听进一点忠告的话,国民党就不会有今天的局面。”又说:“打内战总归是不得人心的,蒋介石总会有后悔莫及的一天。”她还说:“当前面对内战局面,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多地团结一些国民党内的爱国人士,打倒蒋介石。而这些人都对总理(指孙中山先生)有极深的信仰,用三大政策救国的道理最能说服他们,从而团结他们走联共的康庄大道。”她又急切地说:“刻不容缓,立即行动!要相信国民党军政界中有很多人士是可以争取过来的。争取一个就少一个内战因素,多一分和平的力量……”

李济深插话说:“尽可能团结一切国民党的爱国之士,共同走与共产党合作的道路,谋求三大政策之实现,是何香老一贯的主张和奋斗的目标。”并说:“何香老坚定的革命信念是与她沉痛的经历联在一起的。”

回想一九二五年三月十一日,孙中山先生弥留之际,连喊三声“廖仲恺夫人”,何香凝听见孙先生舌僵咽哽,言不成声,连忙扶着孙夫人一起走到床前说:“先生放心!我们誓必拥护孙先生改组国民党的精神,实现三大政策,以及爱护孙夫人,海枯石烂,不会忘记。”孙先生听后,握住何香凝的手说:“我感谢你……”接着频呼“和平……奋斗……救中国”!翌晨,就与世长辞了。

同年八月二十日,廖仲恺夫妇驾车到广州国民党中央党部门口时,廖仲恺先生被人行刺。何香凝亲眼目睹她亲爱的革命伴侣倒身于血泊之中。她在悼亡诗中写道:“哀思惟奋酬君愿,报国何时尽此心。”

这两件事给何香凝在思想上伤感之深,激励之大,都是无可比拟的。“酬君愿”便成为她以后革命活动的精神支柱,而“尽此心”则成为她革命活动所追求的目标。何香凝没有辜负他们的托付,出色地为坚持三大政策作出了自己的努力。

谈着谈着,我们又回到正题上来。何香凝慷慨激昂地说:“我奋斗多年所追求的“ ‘报国何时尽此心’,今天要实现了。”她提出,立即召集蔡廷锴等在港同志聚会,进一步落实成立革命组织的有关事宜,并通知上海民联同志和广州的民促同志速来参加筹备。李济深与我一致赞成,并推李为召集人。

何香凝才华横溢,是一个享有盛誉的女画师,以画花鸟、山水、走兽见长,尤爱画狮虎,她在绘画上的造诣以及作品所显示的思想情操,均与她坚贞不拔的革命品质凝聚在一起,更和她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的伟大胸怀是分不开的。

那天她和我们谈得投机,特意送给我一本画有狮子和老虎的画册,画面威武逼真。我翻阅之后心潮澎湃,振奋不已。何香凝说:“这本画册是抗战期间我在桂林画的。昔日孙中山先生一直把祖国比喻为睡狮,竭力唤起民众,所以我遵循这个思路,寄寓着醒狮昂首,振兴中华的心思。”她又说:“当前,八年抗战已经胜利,睡狮虽已觉醒,但尚未昂首。现在正是振兴中华的大好时机,我们要团结一切国民党内的爱国人士,共同走与共产党合作的道路,推翻蒋政权,建立新政府。那时就能醒狮昂首,振兴中华了!”她还一再强调说:“此事确实刻不容缓。”

何香凝又问我何时出国。我说,最迟五月下旬。李、何一听,为时不多了。都表示,上次被记者误报送行,现在倒要正式欢送才对。我又把详细情节向他们说明后,他们考虑,为了我能安全离境,不举行欢送议式也罢。选日不如撞日,今天就作为他们两人为我送行。

李济深和何香凝都认为在美国的冯玉祥虽主动写信来与我们联系(这信实际上成为酝酿成立革命组织的信件),现在我们决定成立革命组织,理应与他取得联系,这是当前的一件要事。但在当前情况下,写信告诉他,颇多不便;托人捎信,一时又难觅合适之人。便嘱我乘出国之便,绕道纽约,一定要见到冯将军,当面把我们今天会谈的情况和我们的主张讲给他听,并征求他的意见,取得他的支持。我被两位前辈的诚意所感动,表示保证完成任务。

这次会谈是继我在李济深家会谈后的又一次难忘的聚会。

由于已经决定成立一个革命组织,推翻蒋政权,这已不是一般性的问题了。因此,我从何香凝寓所出来后的当天傍晚,我就去找章汉夫,向他作了详细的汇报。他对此事非常支持,并希望我从中出力。这就是我当时从劳工运动走向民主运动,从工人阶级内部的统一战线走向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过程。

 

1.见《民潮》第六、七期合刊,1947年4月5日出版。

2.见《民潮》第四期(1946年3月5日出版)及1946年8月20日香港《华商报》所刊《中国民主促进会政治主张》。

3.同[注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