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旅兴夏”的匾额
时间: 2008-09-24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九、“一旅兴夏”的匾额

一九四七年十一月十二日举行中国国民党民主派联合代表大会。参加这次大会的有李济深、王葆真、朱蕴山、蔡廷锴、余勉群、盛此君、何公敢、蒋中庸、梅龚彬、黄精一、彭泽民、李卓贤、邓瑞人、郑坤廉、柳亚子、吴信达、陈其瑗、萧隽英、朱学范、曹天铎、张文、潘君勉、陈树渠、张克明、章导、黄鸣一、司马文森、李镇靖、李子诵、阮亮、黄建清、冯伯恒、周颖、何香凝、罗加正、刘遐翠、陈此生、郑芝等三十八人[注1]。另外,据我记忆,蒋光鼐、陈劭先、陈汝棠也参加了会议,但是他们没有在签名红缎上签到,实际上有四、五十人到会,李济深致开幕词,何香凝等人也在会上讲了话。

大会秘书长柳亚子手书的“一旅兴夏”匾额,是说夏朝少康中兴,仅凭一成一旅,匾额象征着民主派虽是国民党少数派,但民主派联合起来,以“一旅兴夏”的信心,重树中山旗帜,就可推翻蒋政权。这块匾额在这一天很吸引人,大家引经据典,进行考证,并发表议论。

当时,有人解释说:“古代以方圆十里为一成,以兵士五百为一旅。一成一旅是比喻力量虽小而有所建树。《左传·哀公元年》:“(少康)有田一成,有众一旅,能布其德,而兆其谋,以收夏众,抚其官职……遂灭过、弋,复禹之绩。”

有人说,昔日章太炎先生曾函柳亚子说:“同川之甚,千钧系发,复得诸弟(金)松岑诸君,尽力持护,一成一旅,芽蘖在兹。”这封信给柳亚子的印象极深,今天他手书“一旅兴夏”的匾额,不能说与此信无关。

柳亚子是一个坚定的民主主义革命战士和热忱的爱国诗人。他一贯坚持真理、爱憎分明。他积极参加了中国人民两个历史时期的革命,始终是国民党坚定的左派、中国共产党方针政策的积极拥护者。在当时大家的心目中对于这个革命前辈都很钦佩,从而对“一成一旅”重树中山旗帜,推翻蒋政权,增强了信心,当天的大会群情激昂,开得非常成功。

自从柳亚子从上海到达香港之后,就主张重树中山旗帜,并得到在港不少同志的赞同。十一月初柳起草的《上孙夫人书》中就写道:“对于国民党,我们认为只有第一、第二两次全国代表大会……,我们拟于党内民主派代表会议中指出蒋介石背叛总理(指孙中山先生)……,否认他一手把持的反动中央,并召集继承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革命党统一的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建立正式中央指导机关……”“特发起于本年十一月十二日总理诞辰纪念日,在香港开一党内民主派代表会议,讨论本党新生……”显然“一旅兴夏”的匾额是《上孙夫人书》的继续,这次大会以《上孙夫人书》的内容为指导思想,李济深在开幕词中也说,“今天适好是总理诞辰,我们来开会,就象征本党再生之意义”,更使会议显示出团结兴旺的气氛。

朱蕴山诗中说柳亚子对李济深领导民革有不同意见,那是误会。但朱不同意“卷土重来树立中山旗帜的怀抱。”他认为自从孙中山先生制定三大政策,并领导的第一次国共合作被蒋介石破坏后,在执行不执行三大政策,亦即在联共与反共的问题上展开了国民党左右派之间的斗争,民主运动就是这一历史条件下应运而生的,既不承认国民党第三次以及以后历次代表大会,也就无所谓民主运动了。朱说,民主运动总的说来,其目的就是联共反蒋,但反蒋也有除蒋、逼蒋、联蒋、促蒋、倒蒋五个阶段。朱蕴山说,他早年就参加邓演达领导的第三党。该党认为,蒋介石所裹胁的那一批人不能代表国民党,他们是孙中山的叛徒,应该清除出党。邓演达主张以国民党左派为核心骨干,继续高举孙中山的旗帜,去完成孙中山的未竟事业。朱说,这一阶段是以清除蒋介石出党为奋斗目标的反蒋活动,用以区别于以后各阶段的反蒋活动。他说,希望把今天的会议开成国民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成为本党之新生。这实质上是在重复当年邓演达的主张。

他又说,但是历史是发展的。抗日前夕,民族危机日益严重,爱国的国民党官兵也主张抗日,一致对外。例如蒋光鼐、蔡廷锴将军领导的十九军淞沪抗战,以及以后在福建发动的反蒋斗争,成立福建人民政府,推举李济深为主席,制定了联共反蒋抗日的路线;又如张学良、杨虎城将军发动的西安事变,逼蒋抗战等等,都是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引起的,这阶段的反蒋斗争,都具有逼蒋抗战的特色。

他说,抗日期间的民主运动,积极响应中共中央“坚持抗战,坚持团结,坚持进步”的号召,以维护第二次合作为中心内容,在联蒋的同时,还要与他破坏合作的行为作斗争。

朱接着说道,抗日胜利后,民心向往和平、民主、团结和统一。中共中央提出废除国民党一党专政、成立联合政府的主张,立即得到民联、民促等民主党派和其他民主人士的拥护,进行促蒋召开政协会议的斗争,在蒋介石撕毁政协协定后,他们又联合起来促其恢复。这阶段的反蒋斗争的特点,体现在一个“促”字上。

他说,现阶段,我们民革联合各民主党派和其他民主人士反蒋的中心内容,是推动国民党内的广大爱国军民团结起来,进行反对内战,推翻蒋政权的斗争。李济深、何香凝在过去曾多次提出过推翻蒋政权的口号,但直到如今,倒蒋的斗争才真正具备了付诸行动的历史条件。

何香凝一直认为,蒋介石等少数叛徒不能代表国民党,只有我们国民党左派,才有资格真正代表国民党,并一直与蒋政权进行斗争。她在讲话中,提出下列四点:

1.总理(指孙中山先生)遗嘱中有致苏联者,谓中苏两国应永久合作,抵抗帝国主义的侵略。尚有一遗嘱与孙夫人。惜与两者均为本党法西斯分子所抹煞。

2.孙夫人为本会最适当之领袖人物。

3.宁汉分裂后,本人虽辞去党内各项职务,但对总理遗教之奉行,始终不懈。

4.现在复兴本党的时候到了,我们要真正的三民主义,我们要实行三大政策。各位同志应当奋起努力。

由于十一月三十一日民革第一次筹备会上决定:由秘书长柳亚子负责修改民革的《成立宣言》和《行动纲领》两个文件;并指定朱学范为组织工作委员会筹备主任,陈劭先为副主任。《组织总章》草案是在朱蕴山和陈汝棠的帮助下拟定的。后来陈劭先在文字上作了一些修改。

当时的《组织总章》不设“总纲”,开门见山第一章就是“党员”;凡年满二十岁的中国人,按本党政治任务和党章,担任党的工作,服从党的决议,并缴纳党费者,均得被介绍为本党党员。这条及整个“总章”的轮廓,于一九四九年十一月十四日在北京举行中国国民党民主派代表会议上通过的《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组织总章》上尚有所保留。其余组织、奖惩和附则等各章与其它民主党派大同小异,所以比较容易取得一致意见。

《成立宣言》和《行动纲领》就不同了。这两个文件开始是梅龚彬、陈此生二人起的草,后来柳亚子进行修改,把《上孙夫人书》的观点,“一旅兴夏”重来树立中山旗帜的精神贯穿进去,以致在讨论中意见颇为分歧。李济深坚持只要民革成立,便有利于团结一切国民党爱国军政人员联合起来反对内战,推翻蒋政权,其他一切分歧都是小事,容后徐图统一。

十一月二十五日,我离港赴欧。从这一天起,在香港召开了大、小会议多次,进行协商。刚从上海来的谭平山、陈铭枢参加了这些会议,他们对所谓“国民党第三次代表大会”和“本党之新生”一节,也表示异议。

李济深鉴于民革急等成立,于是将该两文件交给柳亚子、梅龚彬、陈此生、陈劭先四人作最后修改,吕集义也参加了这一工作。李济深还一再要梅龚彬在改稿时,适当保留不同意见,做到能保留的要尽可能保留,文件要达到博采众议。李济深还采纳谭平山等人的意见,决定由张克明、周颖、冯伯恒三人起草《中国国民党告本党同志书》。

通过这个事,充分反映民革当年创业维艰。李济深、何香凝等领导人苦心团结同志的精神,令人钦佩不已!

十一月二十五日的第二次代表会议上,由于柳亚子辞去秘书长,推选李章达继承主任秘书,李未出席,由梅龚彬代理。会上选出了李济深、何香凝、谭平山、蒋廷锴、朱蕴山、陈劭先、陈章达、陈其瑗、何公敢、张文、邓初民、朱学范、李民欣、郭春涛、王葆真、冯玉祥等十六人为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

十一月十二日和二十五日这两次会议,当时统称中国国民党民主派联合代表会议,无疑为民革的成立作了很好的准备工作。但是未能选出执行委员会委员和候补委员,李济深等认为尚须通知各方提出人选,再行选举。加上修改和加写文件也需要时间。经会议讨论,决定于一九四八年一月一日举行民革成立大会。

 

注释:

1.见1988年1月16日《团结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