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革的成立
时间: 2008-09-24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十、民革的成立

一九四八年一月一日,民革在香港举行成立大会,李济深,何香凝、谭平山、柳亚子,蔡廷锴等八十来位代表出席了这次会议,他们来自各个地区,各个方面,有较大的代表性。

民革自一九四七年五月四日开始筹备,开了多次谈话会;十月三十一日、十一月八日和十一日开了三次筹备会;十一月十二日和二十五日举行了民主派联合代表会议。筹备工作由梅龚彬、朱蕴山、柳亚子先后负责,出力不小。

成立大会主要通过了三项决议:

1.确定组织名称为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

2.选举李济深等七十一人为中央执行委员、候补委员;柳亚子等十八人为中央监察委员。

3.通过了《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成立宣言》、《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行动纲领》、《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组织总章》及《告本党同志书》四个文件。

一月二日,举行第一次中央执、监委全体会议,李济深、何香凝、柳亚子等三十八人出席了会议。会议讨论了两项议程:

1.决定发表《成立宣言》、《行动纲领》、《告本党同志书》三个文件。发表时不书明在香港开会,由主席署名。发表前先发表新闻一则。

2.推选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几天之前,李济深、何香凝,柳亚子三个就分头与各方面的负责同志协商,仍以民主派联合代表会议选出的十六人为常务执行委员候选人,在这次全会上选举通过。

李济深说:“这次常委的选择没有照顾各方,不够平衡,好在以后可以调整……”又说:“在中央执行委员中也要考虑一些方面的人士,特别是有两个组织的同志,应该把他们看成与民革有密切的关系。如同民联、民促一样,这两个组织不是民革的前身,而其同志,则都与民革有密切的关系。”一是“中华民族革命大同盟”,该组织成立于一九三五年至一九三七年间,是福建人民政府失败后,以李济深为首的,包括国民党各进步派别,并有中共党员参加的革命组织,对于促进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推动联合抗日起了很大的作用。一九四六年五月,民促港九总支部成立,发表宣言说:“……本会同志系属各方民主运动之同志及前中华民族革命大同盟同志(集合)而成。”这充分表明,民促的组织里有一大部分人是大同盟的成员,民革的领导人李济深、冯玉祥、陈铭枢、蒋光鼐、朱蕴山、梅龚彬等,也都是当年大同盟的领导人。李济深认为,大同盟、民联和民促、民革是三个不同历史阶段的三个进行反蒋斗争的组织,它们有反蒋的继承性和统一性;由于历史条件不同,又有各自不同的阶段性。大同盟的历史任务是逼蒋抗日;民联、民促的历史任务是促蒋召开政协,并于政协被蒋破坏后,促其重开;民革的历史任务是反对内战,推翻蒋政权。李济深强调说,其实在三个阶段中,我们都有推翻蒋政权的愿望。或者提出过类似的口号,但只有到了民革阶段才具备这种历史条件,得以付诸实现,所以大同盟和民联、民促都不是民革的前身,民革继承了他们联共反蒋的光荣传统。李济深表示“凡大同盟、民联、民促同志都欢迎他们加入到民革组织里来,共同奋斗”。二是“较场口事件”后,李济深与冯玉祥、张澜、龙云、朱蕴山、陈铭枢、蒋光鼐、刘文辉、余心清,李一平等在重庆聚兴诚银行楼上的秘密聚会。李济深认为,那次会议谈到:蒋介石要打内战,我们就在内战中去打倒他。这与民革成立宣言,纲领内容是一致的,可以称为民革的前奏,开完那次会之后,虽然做了不少策反和串联工作,但没有成立组织。李济深建议,对参加那次秘密聚会的同志。在自愿的原则下,民革要保留中委以上名额安排他们。所以一九四八年底龙云到达香港,李济深即委以民革中央执行委员。

一月四日,举行第二次中央执、监委全体会议,有四十八人出、列席。会议通过了各部门负责人和委员名单。

秘书处主任李章达、副主任吕集义;

宣传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陈劭先,副主任委员梅龚彬。

政治委员会主席冯玉祥、副主席郭春涛。冯、郭不在香港、由陈其瑗召集。

组织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朱学范、副主任委员陈汝棠。委员有黄文、何公敢、章导、陈秋波、黄精一、冯伯恒、李镇靖、周颖等八人。因我不在,由陈汝棠实际负责。

那天还通过了邓初民提出的成立外交委员会、黄精一提出的“本党同志应精诚敬爱、巩固团结”等提案。

为时五天的成立大会至此胜利结束。最后李济深作闭幕讲话。李说,“民革的成立,标志着与南京政府决裂”,“在这个时候必须依靠人民解放军在战场上再打几个胜仗,民革从国民党内部发动一切民主和平办量,才更加容易”,“我们要和中国共产党紧密合作,共同打倒蒋政权”。他说,“本会同志应以本会政纲为准绳”,“应破除派系观念,团结一致”,“应深入研究总理遗教、体认三民主义之正确性”,“承认苏联为世界和平堡垒,中国共产党为革命政党”,“接受马列主义,不可固步自封”,“应体认本党之革命任务,不可过激,不可落后”。

当时,坚尼地道五十二号的房子有所扩充,前面两房两厅办公,二楼大厅作会议厅及会客厅,三楼房为宣传及政治委员会办公,后面房间均作为宿舍。

我在伦敦知道民革成立的消息,立即打电报祝贺。

冯玉祥除致电祝贺外,还于一月十五日致函李济深。信中说:“得读陈翰笙先生来信,敬悉革命委员会已于一月一日正式开成,所有宣言、纲领,各项文件,均皆收到,拜读之后,不但兄弟一个人欢喜,所有的朋友都大大的快乐了一阵。”“我们这里很多朋友,除了发表宣言外,正在研究我们怎么干,怎么实实在在的干,怎么能同工农大众站在一起来干,怎么把毛泽东的宣言,我们革命委员会的宣言、纲领和民主同盟的宣言。纲领,真正实行出来。”“临发信时又收到您一月二日的信,此间同志们正在筹备本党革命委员会美洲总分会的组织,详情容下次再行报告。”[注1]

一月二十一日,冯玉祥致函李济深。大意如下:“前天曾复一信,今天又拜读大札,敬悉各位好友,都到香港了,从此群策群力,来对付独裁者,一定得到胜利。”“这两天,国民党的同志为参加革命委员会的事,正在讨论办法,不日,当有详细报告。”“革命委员会把玉祥和李德全都加上了,这真是使我们两个人觉得特别光荣。”“我们要组织各党派的真正的联合政府。其余的都是按照您那里规定的主要意思来说,决不能随便说话。可是于斌、陈文渊,还有很多蒋的高级特务,他们拿着英文报馆,来颠倒是非。假若有朋友不管三七二十一,听一个消息,马上就来一篇自己反对自己的文章,那样,我们一定减少了力量对付敌人,而把力量对付自己,那不是可惜的事吗?!此点很重要。”“我昨天读了‘国新社’的稿子,上面有“反蒋健将冯玉祥将军,我知道前者的误会已经过去了,可是将来我们两人,同那些会过面的和没有会过面的朋友,应当怎样才能建立互信来呢?我希望您把这件事找几位不分彼此的朋友,讨论、讨论?告诉我说,您说好不好?”[注2]

信中对选举冯玉祥为中央常务执委兼政治委员会主席,李德全为中央执行委员,表示接受,感到光荣。还谈了策反问题,组织联合政府的意见,防止国民党特务的破坏,再重申,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共同对敌,不要自己对自己,同志间建立互信的问题等。从冯玉祥的这两封信中,使人感到民革的成立,使这样一位爱国将领尚且如此高兴、振奋,并从而促进了民革美洲分会的工作,足见其影响之大,是令人鼓舞的。

民革的成立,继承了孙中山的革命传统和一九二七年以来国民党民主派反蒋斗争的光荣传统。同时,从革命的阶段论来说,它标志着由反蒋救国转变到了公开推翻蒋政权的新时期,而这个目标的实现,是寄托在共产党领导的在战场上打击和消灭国民党军队的解放战争上的,所以民革的成立就与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解放战争的命运联系在一起,并进一步得到中共的帮助与支持。正因为如此,民革的成立,为举世所瞩目,使国民党当局十分震动;也使民革同中国共产党在风雨同舟中,成为亲密的友党。

 

注释:

1.见民革中央档案,冯玉祥书信卷。

2.同[注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