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兼容并包的文件
时间: 2008-09-24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十一、三个兼容并包的文件

民革成立大会通过的四个文件,除《组织总章》外,其余三个文件都众采各种不同的意见。

民革在《成立宣言》中宣布:

“远在蒋介石开始背叛总理、背叛革命之日,党内同志坚持两大任务、三大政策之革命的三民主义者,即已与叛徒作坚决斗争。邓演达同志领导组织之中国国民党行动委员会,孙夫人领导组织之民权保障大同盟,李济深同志领导组织之民族革命同盟,冯玉祥同志领导组织之抗日大同盟,均为其最显著者,十九路军光荣的淞沪抗日战争,西北军有名的察哈尔抗日战争,西安之双十二事变,更为本党同志针对蒋介石不抵抗政策之英勇行动表现。迨至国共合作实现,庐山会议召集,“七七”抗战正式开始,蒋介石在全国民众一致督促之下,……复有国民参政会之召集与抗战建国纲领之颁布。本党革命同志……,不念旧恶,支援政府抗战政策,以保证抗战之最后胜利……

“继以蒋氏反对民主、破坏抗战团结之阴谋日益显露,党中央之政策亦随个人之意志以为转移。而党内不满中央指导,坚持民主与团结之同志,乃日渐增多,党内民主派之组织,更陆续兴起,遍布全国各地。吾人鉴于抗战结束以来,蒋介石及其劫持下的党中央机关与政府,其反动性与日俱增,已成为全国人民的公敌,不能再缄默无所表示,同时更深切感到全国所有党内民主派组织与民主分子,有更进一步团结与提出共同行动纲领之必要,爰有此次中国国民党民主派联合代表大会之召开,与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之组织。”[注1]

《告本党同志书》是对全体国民党员说的:

“本党数十年来之革命历史,实与中国政治发生血肉之关系,本党之荣枯,影响中国前途甚巨,本党革命同志,不忍总理艰难缔造之国民党毁于少数反动者之手,爰召集同志举行本党民主派联合代表大会,组织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誓以行动贯彻吾人之主张。

“本党不乏忠贞之士,诚能团结一致,与各民主党派共同奋斗,必可汇成强大之革命洪流,冲涤一切封建反动之遗毒。

“至于蒋氏控制之下本党进步同志,亦深望其早日脱离蒋氏,参加本会革命工作。盖目前全国人民对蒋氏反动势力已无妥协余地,本党同志允宜率先起义,以铲除此一穷凶极恶政权之前锋自任,为天下倡,庶几稍赎罪行,以谢国人。”[注2]

显然,文件对于长期坚持革命的三民主义,进行反蒋斗争的国民党左派来说是能够满意的。

对于那些认为民革的成立,标志着国民党各民主派别和其他爱国民主分子的大联合的民联,民促等方面的同志也能满意的。

对于那些认为不要把民革陷在“民主派”的小圈子里,应该尽可能地多团结一些爱国的国民党军政人员,更有力地孤立蒋介石,推翻蒋政权的意见也照顾到了。

冯玉祥认为新组织应由国民党里分化出来的爱国人士自己来办,才能更好地吸引越来越多的国民党内的爱国人士站到革命人民一边来,孤蒋政权。文件对冯的意见也是非常尊重的。

文件没有规定民联、民促并入民革,只说国民党爱国民主力量的联合,这就很机动,同志们非常满意,同时也为以后的完全统一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例如,一九四七年底我与谭平山见面时,他就谈到这点,认为文件写得很好,我把在旧金山与冯玉祥见面的情况讲给他听。谭说:“冯将军的意见很中肯,民联、民促统一到民革来,尚要看形势的发展和内部合作的情况。”又说:“民促不同于民联的特点是,民联成员中军人很少,民促则国民党军人很多,十九路军的骨干多数参加了民促。”谭说:“两党的宗旨基本相同,两年以来一直争取合并,始终未能如愿。”谭表示他同意冯将军的意见。民革归民革成立,民联、民促的同志可参加民革,两个组织仍各自独立一个阶段。谭还说:“民促的领导同志大多数在香港,尚且不易开会决议集体加入民革组织,民联同志当前分散各地,更难办到。”他认为:“当前最现实不过的是积极成立民革,民联、民促既然联合了,水到渠成,自然会合并的。”

还有一种突出的意见是“本党革命之目的,在实现革命的三民主义,建立民有、民治、民享之中华民主共和国”;“三民主义之理论,仍为今日中国革命之正确指导理论,中国国民党仍为中国革命之领导政党,三大政策仍为实现三民主义反帝、反封建之必要手段”;[注3]“吾人始终认为三民主义为救中国之唯一良方,吾人更深信在目前中国民族民主革命阶段中,坚持两大任务与三大政策的中国国民党,仍不失其革命领导地位”[注4]。

这在当时情况下,民革同志大多数是原国民党军政人员,有这种意识,在所难免。何香凝表示有这种意识是可以理解的;但坚决反对把这种意见写入文件之中,柳亚子、梅龚彬、陈此生最后修改的《成立宣言》中,一方面仍保留一段:“今日之革命任务,即辛亥以来尚未完成之反帝反封建的三民主义革命任务。故三民主义之理论,仍为今日中国革命之正确指导理论,中国国民党仍为中国之领导政党,三大政策仍为实现三民主义反帝反封建之必要手段。”另一方面为尊重何香凝的意见,又加上了几句:“所不同者,今日之三大政策,已随国际与国内革命环境之演变,必须加以充实与发展耳。”[注5]其兼容之宽,并包之广,于此可见一斑。

还有一点值得一提,即一九四八年元旦通过的《行动纲领》:“一、本会以实现革命的三民主义,建设独立、民主、幸福之新中国为最高理想。二、本会行动纲领以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决定之对外对内政策为基本原则。”[注6]其中第二条是保留了柳亚子在《上孙夫人书》中重树中山旗帜的论点,其他还有几处也是保留柳亚子在筹备会期间修改的原稿条文。不久民促于一九四八年二月在香港发表的《行动纲领》只有第一条,没有第二条,可见民促同志在民革的《行动纲领》中,并不同意列入第二条。这是兼容的又一个例子。

在起草、通过和发表这三个文件时,李济深表现了一贯的豁达大度,从中斡旋协调。他曾当着我们众人说过:“写文件要有兼容并包的胸怀。”李解释道:“唐代韩愈《进学解》谈到‘牛溲马勃,败鼓之皮,俱收并蓄,待用无遗,医师之良也’。”李说:“我们今天成立民革组织从事反蒋斗争,与医师之道是一致的。例如,民革当前所号召的对象是国民党人士,尤其是正在掌握军政大权的人物,要根据当前的政治局势、力量对比以及他们的思想认识水平,提出相应的文件,如果换上他们难以理解和接受的要求,就会事与愿违。”李强调说:“有容乃大,自古如此。我们能将不同意见兼收进来,这才显得是一个团结的组织,一个团结的会议。反之,只有一种意见或少数人的意见,那就还有什么团结工作可做呢?”李还强调说:“有人说《成立宣言》等三个文件的内容有些矛盾。我认为这不叫矛盾,这叫做兼容并包的产物,是符合我们当前的实际情况的。”

当时,便有不少同志对李的这种做法表示非议。认为李过于妥协调和了。但在大家的心目中,李仍不愧为一个英明的民主革命家,可敬的爱国主义者,民革的卓越领导人。我在香港期间,与他经常交往,对他在创建民革的过程中,经历了不少困难和曲折,始终善于顺应时代前进的潮流,在错综复杂的形势下和非常微妙的人际关系中,把民革引向正确的方向,特别钦佩。

对于当时情况,连贯曾经回忆道:“在那种复杂的情况下,我们主要协助他们进行磋商,用孙中山的新三民主义和中国共产党的新民主主义来统一思想;同时也严肃地批判了所谓‘第三势力’的反动性,指出这条道路注定是没有前途的”。[注8]我认为当时三个文件是征求过中共中央华南分局的意见的,在复杂情况下,形式上不得不兼容并包,但是在实质上正如连贯回忆的那样,是坚持原则的。

 

注释:

1.见《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重要文件汇编》第241-242页。

2.同[注1],第252-253页。

3.见1985年7月民革中央宣传部编的《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历史资料选编》第131页。

4.同[注1],第124-125页。

5.同[注1],第246页。

6.同[注1],第247页。

7.同[注1],第321页。

8.见1985年11月5日《团结报》,连贯的《和衷共济,振兴中华》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