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宣言在民革的反映
时间: 2008-09-24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一、伦敦宣言在民革的反映

巴黎举行的世界工联执行局会议。之后,我又参加了日内瓦国际劳工组织理事会会议。会后到达巴黎,又与刘宁一见面。这时,刘征求我到解放区参加革命工作的意见,我立即欣然表示同意。一九四八年新年,民革在香港正式成立之际,我是在伦敦度过的。

当时,解放军已经打退了数百万国民党军队的进攻,由防御转为进攻,革命战争已经到了一个转折点。诚如冯玉祥估计的那样,国民党军队必从全面进攻到重点进攻,再变为防御的阶段,直至走向崩溃。

由于劳协迁到香港后,不但经费没有着落,而且处处受到国民党方面的迫害,为了劳协有一个好的归宿,我必须到解放区去。这时我从报上看到冯玉祥的文章说:“抗日战争胜利结束,蒋介石排除异己,把许多爱国军政人员开除,免职,结果使他自己成了孤家寡人。”“目前,国民党内外所有反对他的人都在他的恐怖主义下颤抖。有意改革国民党以便合法地担负起国家事务领导权的李济深元帅被迫流亡,并被开除党籍;也有类似想法的余心清将军遭到了更痛苦的命运。”文章谈到孙夫人在上海受到监视的情况后,又说:“民盟盟员是作为叛乱分子对待的,十月七日,有二十位民盟领导人被处决了。著名学者,如曾在哥伦比亚大学留过学的经济学家马寅初和考古学家郭沫若都被列入了黑名单。在三个团体中,约有三万名男女指定要予以消灭。与此同时,自去春以来,当全国出现反内战示威后,许多教授和学生都被开除出教育机构。”“这种自由民主运动的全面高潮,正在把中国推向共产党人的怀抱。”[注1]

我结合自身遭遇,深刻地认识到“把中国推向共产党人的怀抱”这句话,正是当时的历史潮流。同时,南京政府腐败透顶,要救中国只有依靠共产党。于是我决心到解放区去。

决心既定,我在巴黎时设法要到一本毛主席关于《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报告油印本。读后,使自己增长了不少新知识,懂得了不少新道理,进一步向往解放区,进一步坚定了走向解放区的决心。毛主席在报告中谈到:“联合工农兵学商各被压迫阶级,各人民团体,各民主党派,各少数民族,各地华侨和其他爱国分子,组成民族统一战线,打倒蒋介石独裁政府,成立民主联合政府。”“中国民主主义的革命要胜利,没有一个包括全民族绝大多数人口的最广泛的统一战线,是不可能的。不但如此,这个统一战线还必须是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的领导之下。没有中国共产党的坚强的领导,任何革命统一战线也是不能胜利的。”[注2]

回顾我与李济深、何香凝等同志发起民革,又跨洋与冯玉祥商谈,其目的在于团结国民党民主派,争取把一切国民党中分化出来的爱国力量组织起来,推翻蒋政权。这与共产党倡议组成民族统一战线,打倒蒋政权,成立联合政府的主张是一致的,是符合共产党关于“发展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势力,孤立顽固势力”的政治路线的,从而使我对民革的前景充满了希望和信心。

民革从酝酿到成立,是在中国共产党的支持和帮助下进行的,它坚持和共产党合作,赞同成立联合政府的主张,后来又同意新民主主义纲领的基本原则。但在中国革命的指导思想和领导核心问题上,最初认为“三民主义之理论,仍为今日中国革命之正确指导理论,中国国民党仍为中国革命之领导政党”,后来进一步与共产党合作,但是并没有真正解决接受共产党的领导的问题,这是当时存在于民革同志思想上的最主要问题之一。对此,我深感有责任为民革与共产党在政治思想上保持一致而努力,这就是要使民革同志都认同民革必须接受共产党的领导,民革才有光明前途。

几天之后,刘宁一从巴黎来到伦敦,通知我,中共中央欢迎我到解放区去。一月八日,在离开伦敦时,我向全世界发表一个时局声明提出了四项号召。全文如下:

当此一九四八年开始之际,我要指出目前国内与国际严重形势以及我们工人今后的斗争任务。

我们生长在国民党区的每一个工人都遭受着蒋政权的特务残酷压迫和美帝国主义的无情蹂躏,我们工人的生活深深地陷于饥寒恐怖的深渊。这种情况我们工人再也不能忍受下去!

蒋政权由于军事及经济的失败,面临最后崩溃的危机,竟不惜加强他卖国内战独裁的统治。对内解散民主同盟,摧残民主运动,逮捕与杀害大批工农青年群众。对外接受魏德迈计划,出卖中国主权于美帝国主义。什么是魏德迈计划?它是马歇尔计划的一部份,它是华尔街独占资本家统治世界政权的一部分。我们只有彻底反对并击败魏德迈计划以及马歇尔计划,才能完成中国的独立、和平与民主。

由于中国人民力量的日益强大,我们深信蒋政权在不久将来,一定崩溃,美帝国主义殖民地化中国阴谋一定失败,处在目前时局中,只要敢于斗争,我们工人的光明前途,一定能够达到。

因此,我们以万分热忱号召全国工人采取有效的行动!

1.拥护消灭蒋政权的民主革命运动。

2.拥护及帮助全国农民实行土地改革,彻底废除封建制度。

3.拥护一切为民主而奋斗的政治力量,来造成中国人民的爱国统一战线。

4.反对魏德迈及马歇尔计划。

按照这条道路斗争下去,我们就能有解放中国工人的伟业及获得最后胜利。

中国劳动协会理事长朱学范

一九四八年一月八日[注3]

这个宣言送交世界工联的刊物发表,国内由新华通讯社驻伦敦记者发往国内广播。宣言以鲜明的态度拥护消灭蒋介石政权和坚决反对美帝国主义奴役全世界的魏德迈计划与马歇尔计划。它反映了全中国工人的意志;同时也带有浓厚的民主运动的色彩,特别由于贯彻了毛主席关于《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精神,结合了冯玉祥文章中的一些内容,所以这篇《宣言》在民革同志中起了较好的作用。

本来,我曾作过这样的设想,把这篇《宣言》作为中国劳协和民革中央双重身份发表。经过仔细思考,香港民革有那么多前辈,自己贸然从事,似乎不当,所以仅以劳协理事长名义发表。不过,该《宣言》根据毛主席的《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一文的精神,提出了爱国统一战线。我相信在香港的民革同志很快能看到毛主席这篇文章,并从思想上解决接受领导的问题。

当时李济深、何香凝等从报上看到我的这篇《宣言》,都很赞许,认为《伦敦宣言》是以劳协名义,公开宣布“拥护消灭蒋政权的民主革命运动”,又一次体现了劳协与民革的联合行动。

关于我在《宣言》中提出的四点号召,在民革同志中有不少反映:

对“拥护消灭蒋政权的民主革命运动“这一点,不少同志认为在《宣言》发表时,民革早已提出了推翻蒋政权的政治主张;一月中旬,民盟在香港举行三中全会也提出这一政治主张。这一号召在国际上扩大影响,是很适时的,对民革同志的鼓舞很大。

对“拥护及帮助全国农民实行土地改革,彻底废除封建制度”这一点,大家认为是实现孙中山先生的“耕者有其田”的主张。

对“拥护一切为民主而奋斗的政治力量,来造成中国人民的爱国统一战线“这一点,有的同志认为抗日时期,中共提出民族统一战线打败了日本侵略军,现在提出爱国统一战线,或称民主统一战线,就是要和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爱国力量联合起来,打倒蒋政权独裁政府。

对“反对魏德迈及马歇尔计划”这一点,大家认为李济深和冯玉祥一再就此问题发表文章,在这方面民革所做的工作也比较突出。

总之,不少同志认为,这篇《宣言》是我以工运的身份,为民主运动,特别是为民革说话的。

 

注释:

1.1947年11月5日,美国《民族报》。

2.1968年12月,《毛泽东选集》合订本,人民出版社,第1139页。

3.1987年9月,《中国劳动协会简史》,上海人民出版社,第11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