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毁弃光荣历史
时间: 2008-09-24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七、不会毁弃光荣历史

蔡廷锴连续几天晚上,都与我谈及李济深为进行军事策动工作,受到一些谣言毁谤的经过。他给我讲了一个李蔡不会毁弃光荣历史的故事。

民革成立之后,李济深参加各种政治活动,主持民革会务,日理万机。但是再忙也要接见各方来客,礼贤下士,听取他们的意见。李对每一个意见总是合理的都付诸行动。

民革成立后,李都亲自主持常会,有时因时间冲突,到不了会,便有意识让谭平山主持,还经常让谭作形势、政治报告,传达民主党派座谈会的各项决议等。李济深为了加强民联、民促同志间的团结,消除隔阂,融为一体,用心良苦。

话题一转,蔡问我:“认得黄精一吗?”我说:“怎么不认识,他是民革中央执行委员,组织工作委员会委员……”蔡说:“就是此人在保安被捕,星岛等报纸指为民革派往联络吴东权部。任公获悉后,即在常会提出,将黄由大平来信制版,作一声明,交各报发表,以明真理,并设法营救,慰问家属。”我听后深感李济深一向关心同志,救急救难,令人感动。

蔡又接着讲道:“李济深坚持军事策动为民革的重点工作,不辞辛苦,得到各方支持,但也有同志提出,当前应把工作重点放在与共产党合作,迅速达成协议,召开新政协和组织联合政府上来,策反工作固然重要,可责成军事小组的同志去做,不必事必躬亲,分散精力。李济深听后感叹地说:‘当年军事小组公推冯玉祥将军领导,由于他赴美,托我负责,如今工作已大有进展,岂有中途而废之理。且当前南京政府将要竞选总统,李宗仁可能参加竞选副总统。我与他旧谊颇厚,如能遥相配合,瓦解蒋政权,则指日可待了。’李又说:‘民革不在策反工作方面做出成绩,将何以交待新政协?何以交待联合政府?”

一九四八年三月初,李济深会见美国领事,提出下列问题:

美领事问:民革之反对南京政府,系反对个人,抑整个政权?

李答:当然是整个政权。

问:是否用武力推翻?

答:用政治、军事等一切可能的力量去推翻它。

问:你认为美国如何帮助中国人民?

答:帮助我们民主党派,就是帮助中国人民。在民主政府未成立之前,停止帮助南京政府,一切救济物资不要交给南京政府处理,交给中国人民团体自己管理。[注1]

当时,外界已有谣言,李济深借此谈话,坚决重申推翻蒋政权的政治主张。但是随着李宗仁的竞选“副总统”,谣言又多了起来。

三月二十九日至五月一日,国民党在南京召开了“行宪国大”。所谓“行宪国大”,是继“制宪国大”之后的第二步棋,用以欺骗人民。由于在代表人选上的明争暗斗,一些未被承认的“代表”,有的大骂南京政府,有的绝食自缢,有的抬棺游行,扬言。不进会场则进棺材”,闹得乌烟瘴气,丑态百出。这次会议出席代表二千七百三十四人,蒋介石在一片反抗声中主持会议并致开幕词,声称此会乃“中华民国行宪的开始”,其使命“只是行使选举权,以完成中华民国政府的组织”。[注2]在反蒋浪潮中,蒋氏生怕落选,下不了台,于四月四日召开的国民党第六届中执会临时会议上,以退为进,表示决不竞选“总统”,并提议推举一名卓越之党外人士为总统侯选人。

早在三月二十七日,南京政府“行宪国大”开幕之前,由于大家十分关注此事,李济深根据大家意见向常会提出“针对伪国大选举总统,本会应发表否认声明”。这时李就洞察到蒋氏“帝制自为”的阴谋。在蒋氏的操纵下,四月五日国民党的中常会通过张群提出的“赋予总统以紧急处置权”,四月十八日,“国民大会”又通过《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接着蒋氏表示接受代表意见,愿当“总统”候选人。四月十九日蒋介石以压倒多数当迭,陪选的居正落选。

四月二十日,李济深及时地发表了《不承认伪选及伪国大的声明》。

声明说:“并非由全国人民经过民主的普选手续,乃由破坏政协决议之执政的反动集团的御用品,”“因此在去年在南京召集所谓‘制宪国大’时,本人虽亦被指选为‘国大’代表之一,而深耻与彼辈为伍,拒绝参加,并发表声明坚决予以否认。由此次南京伪国民大会所选出的大总统、副总统,不问其为何人。我们——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和全国民主党派、民主人士以及全国人民,都是坚决予以否认的。”“而且这个‘猪仔’集团的伪国民大会,必将选举企图‘帝制自为’者为大总统,也是早经预定,人所共知的。”“其丑恶程度,较之袁世凯的筹安会和曹锟的贿选,殆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次伪国民大会丑剧,正说明独裁者及其御用下的民族败类、人民公敌,正是自掘坟墓,”“便是独裁者自恃以为其政权支柱的中国国民党党员,除了御用的少数特务爪牙之外,也都在吾人——革命的三民主义者号召之下,一致起来结束他的卖国独裁统治了。”[注3]

当时,有李宗仁、孙科、程潜、于右任、莫德惠、徐傅霖等六名“副总统”候选人,前后进行了四次投票,主要围绕着李宗仁、孙科之间的竞选,争夺十分激烈。结果李宗仁以微弱多数战胜孙科,当选为“副总统”。按照蒋氏心意希望孙科当选。曾施加种种手段,结果失败。从而更加深了蒋桂之间的矛盾,南京政府内部也进一步分崩离析。

由于李济深是寄希望于李宗仁当选,以便遥相呼应,共同推翻蒋政权的,一度有少数同志持不同意见。李本人也察觉到了这点,四月二十日的《声明》是经常会讨论,由梅龚彬、陈此生等起的草,所以从《声明》的整个文字结构来看是代表民革写的,后来送请李定稿时,李加上一段:“本人虽亦被指选为‘国大’代表之一……”以致使这个文件又象是李个人发表的声明。其实当时民革常务执行委员中,有好几个人,都拒绝参加伪“国大”,发表不承认伪“国大”的声明,我就是其中之一。李只提他本人,我想就是听到了不同意见而所作的表白。

后来梅龚彬曾与我谈过此事,与蔡廷锴看法吻合。他们都认为李济深的设想不无道理,只是李宗仁举棋不定,既不敢得罪蒋介石,又想得到人民的谅解,所以没有接受李济深的忠告。在有些人认为民革有条件做好李宗仁的工作,这项工作做好了可以“一锅端”,为解放大业立首功;有人则不同意这种做法,当时思想很分歧。

五月一日大家在香港聚会,热烈庆祝“五一”劳动节,响应中共“五一”号召,并由谭平山作了有关伪“国大”内幕的报告。谭说:1.由于美国对蒋失去信心,对他的作法不满,所以支持李宗仁。2.这次“国民大会”选举结果证明,蒋对国民党的控制能力已经削弱,“CC”也不能控制国民党了。3.由于国民党在东北、西北军事失败,促使国民党党员各为自己前途打算,产生了严重的离心因素,蒋对此也徒呼奈何而已,大势所趋,人心所向,是不可逆转的。4.国民党这次竞选“总统”、“副总统”,一张选票售至数亿元;根本谈不上什么民主选举。5.中共提出解放区城市的七项问题,上海方面的工商界极感兴趣。尤以民以食为天,中共对于上海解放初期的粮食问题,现在已经开始调查,并注意到了运输问题,这对安定上海人心,迎接解放,会有很大作用的。[注4]

谭的报告在民革内部起了良好的作用,但谣言仍旧很多,于是在七月十七日又进行了一次讨论。大家一致认为谣言是为了分解我们民革,要保持高度警惕。并重申有意见在会上谈,会后不要自由主义,随便乱谈。会上发言的人很多。

陈其瑗说:“民主党派的利益居先,这不是好现象。”他认为:“任公和蔡将军为解放大业着想,他们两公绝不会与李宗仁合作。”

陈劭先说:“对于这个问题有人主张辟谣,本人不主张辟谣,但要注重纪律。”

蔡廷锴气愤地说:“我是农民出身,革命是我的志愿。为大多数农民有饭吃而革命,这个目标我是认定的。去年宋子文访我时,谣言最盛,但事实证明,纯属无稽之谈。现在,我个人对李、白(李宗仁和白崇禧)的作法,根本看不起。”

梅龚彬说:“谣言的来源,一是国民党反动派的阴谋;二是民主党派内部有人动摇;三是工商业界的幻想。我们的工作还是要坚定地做下去,如果再遇到问题,先在我们内部统一认识,然后开诚布公与各民主党派商量,要信赖民主统一战线。”

何香凝说:“这是法西斯挑拨离间的伎俩。美国不会放弃蒋介石,任公和贤初(蔡廷锴)决不会与李宗仁合作,毁弃他们的光荣历史。”

谭平山说:“不能不注意辟谣。现在有两条统一战线,一为反蒋,一为反帝。在策略上可以灵活运用,不要被谣言吓倒。”[注5]

七月三十一日再次集会讨论如何辟谣问题。

八月十四日,集会讨论新华社论。社论说,“民主解放也许延长到三、四年,并不算缓,要作万一革命中途遇着挫阻的准备。”讨论中大家认为,迅速召开新政协,加强民主力量,可能把时间缩短。具体到民革,要多做瓦解国民党反动派的工作。不能因听到几句谣言而因噎废食。

当时,民主党党派座谈会接受民社党革新派参加,民主党派颇有误会。由张文报告该革新派参加座谈会之经过,以及向各民主党派解释,误会已经涣然冰消等情况。大家认为,很多谣言实系误会所致,今后我们策反工作亦宜及时通报,以免误会。李济深不同意这种意见。他说:“迄今为止,我们的军事小组不仅对外保密,对内也不是每个同志都知道,我们没有公开过。策反工作,牵涉对方之安全,更应绝对保密。有的甚至只我一个人知道,不便告诉别人……”

最后,蔡延锴兴奋的说:“在这次会议上,数何香凝老的发言最有力。”李、蔡不会毁弃光荣历史“当时成了一句名言,传为美谈。

 

注释:

1.参阅民革中央档案

2.见《国大会议实录》,第一辑,第117-119页

3.见1948年4月20日香港《文汇报》。

4.同[注1]

5.同[注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