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港办报的经过
时间: 2008-09-24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十、在港办报的经过

在十月五日至七日这三天里,我们集中精力学习有关文件,迎接“新政协诸问题”座谈会的召开,很少闲扯。但是由于交通不便,邮递迟缓,香港方面对这次座谈会有何新的指示,不能及时到达,我们只好从报章上有关香港民革活动的报道中看到片言只语,所以我与谭平山、蔡廷锴也谈论过民革办报的经过。

谭平山理论水平较高,一生写过不少文章,对办报一直关心。据他回忆,李济深和冯玉祥、龙云等几个朋友,在重庆时就议论过办报。李认为,开展民主运动应先从办报入手。当时他们看到陈铭德、邓季惺办的《新民报》在非常复杂的环境下,显示出一份民办报纸的战斗力量,叹佩不已。便拟与陈氏合作,后因种种客观原因而没有实现。抗战胜利之后,李济深在上海曾关照龙云帮助《文汇报》筹股以解该报经费困难之急,这时,李就有意与《文汇报》合作。蔡廷锴说:“任公从事反蒋活动,办报可以说是他最迫切的愿望之一,所以一到香港就提出办报。”

我在香港期间,李济深确实向我多次提到办报之事,我赴美趋访冯玉祥时,李亦托我向冯表达了办报的心愿。民革在香港筹备期间,极需宣传工具,虽几经努力,但好事多磨,毫无建树。一九四七年,李济深在《华商报》上,发表了很多文章,是他一生中发表文章最多的一年。由于在章汉夫主持《华商报》期间,对民主党派的来稿大开绿灯,李感到方便,民革办报的设想,也便随着搁了下来。

那么,李济深为什么在民革成立后又急于办报呢?据蔡廷锴说,这与民盟一届三中全会在香港举行,会上提出复刊《光明报》有关。民盟三中全会是一九四八年一月五日开幕,十九日闭幕,复刊《光明报》是闭幕那天作出的。但李济深闻风而动,不待会议结束,即于一月九日召开民革中央常会,通过创办《自由》半月刊,推章导、李子诵、林彦伦、张克明、黄文五人为设计委员。

蔡爽朗地笑着说,其实民促于一九四六年四月四日在广州成立,公推李济深为主席后,就出版发行《现代》月刊,后被国民党反动派借故封闭。五月成立了民促港九总支部,不少民促领导人先后到达香港,又在香港办《自由》旬刊和《民促》会报。《自由》旬刊是李济深与蔡廷锴商量让给民革的。至于由旬刊改为半月刊,那是因为民盟的《光明报》是半月刊,遂相应而改的。

蔡接着说,《自由》原来办得不太好,但人员及印刷关系是现成的,稍事整顿就可问世。不料在一月二十四日的常会上,大家认为民盟办报,我们办刊物,似不相称。何况在《华商报》上发表文章很方便,不必过于性急,乃决定《自由》半月刊缓办。接着大家提议在《自由》半月刊的基础上着手准备一份报纸。报纸的名称久议不决。最后李济深指定沿用被查封过的《现代》月刊的名称,改为《现代日报》。二月三日开会,对创办《现代日报》一事作出了决定,并由李济深、谭平山、蔡廷锴、柳亚子、冯玉祥、何香凝等二十五位领导同志为发起人,陈劭先、李民欣、朱蕴山、梅龚彬、陈此生、邓瑞人、莫迺群、李子诵、章导、黄文、张克明为筹委。

在香港筹办报刊,先得向当地政府登记注册,还要缴付一笔保证金,陈劭先、陈此生积极与各方进行联系。三月一日,民盟总部机关报《光明报》正式复刊。李济深即召开会议商讨民革办报之事。由于朱蕴山、柳亚子、邓初民、陈此生、李章达等很多民革领导同志又是民盟盟员,并出席了民盟三中全会,对《光明报》的复刊情况都了解,所以由陈此生在会上作了简单介绍。

《光明报》于一九四一年九月十八日在香港正式出版,梁漱溟为社长,萨空了为经理,俞颂华为总编辑。可惜为时不久,太平洋战争爆发,这份报纸不得不于十二月十二日宣告停刊。

陈此生汇报说:“看来问题已很明显,人家办理复刊,当然要比我们申请登记注册手续简便得多,时间也就快些……”

《光明报》复刊后,登出了冯玉祥在纽约街头演讲的场面;邓初民、陈此生、张文等不少民革同志发表过文章或参加笔谈,使民革多了一块宣传阵地。这时,李济深、何香凝等领导人的重要文章仍可在《华商报》登载,有时还由《光明报》转载以扩大影响。在此情况下,创办《现代日报》也就不那么当紧了。加上李济深、蔡廷锴和方方合办的私立达德学院好几位同学在李等的推动下,志愿为《光明报》做义务校对,也有去当实习记者的,双方关系相当密切。

三月中旬,原上海《文汇报》总主笔徐铸成来港求见李济深。李在上海见过此人,并认为徐的到来,民革办报大有希望,乃“天助我也”。于是在三月十七日开会讨论。大家认为,上海《文汇报》被国民党反动派查封,如能用“迁港”名义,手续可能简便些。不如放弃《现代日报》,帮助《文汇报》迁港复刊,并与之合作,乃事半功倍之举。李济深认为《文汇报》在国内外已打开局面,小有声望,如能与其合作,则可比办《现代日报》胜过十倍。会议一致同意民革与《文汇报》合作的方案,公推陈劭先、李民欣、梅龚彬、陈此生与徐铸成洽谈合作事宜。

会后,就在李济深家中邀徐铸成见面。除李民欣因事未到外,陈劭先、陈此生、梅龚彬准时到达,对徐表示热烈欢迎。经李介绍后,徐铸成见来了民革的一位常委,二位中委,深感李济深确实重视此事。徐先谈了《文汇报》迁港复刊的打算。李即说:“《文汇报》”能来港出版,影响就更大了。我们已决定打消出版《现代日报》的原计划,号召同志们向《文汇报》投资。”陈、梅等也表示赞成此议。当时,徐还生怕李济深等一时筹款有困难,李拍胸脯说:“非办不可的事,不能因为缺钱而不办。”梅对徐说:“你请放心,任公自有办法。”这一天双方谈得非常投机,并决定立即由徐铸成着手筹备,民革同志从旁协助。

四月三日,李济深召开了创办香港《文汇报》筹股会议,并增加港九分会召集人肖隽英为筹委,参加办报。

这天,邓瑞人、陈劭先、李民欣、吕集义、陈此生、梅龚彬提议:1.近来本会与国民党军政人员联系日增,应根据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建国大纲、建国方略及一切重要文献进行重新整理,以适应形势所需;2.据以研讨在新形势下的实施方案;3.鉴于《文汇报》一时尚不能复刊,拟先出一本宣传小册子。

会后,李济深以身作则,把他自己在桂林的一所住宅卖了,得了一万元港币,交了股款。其余,蔡廷锴认股三千,冯玉祥及其他民革同志也纷纷认股,但主要股款,还是虞洽卿的儿子虞顺懋投的资。李济深于一九四七年二月秘密离沪赴港,就是虞在三北公司驶港轮船中定了一个舱,并资助送走的。这次又得到虞的资助,才算把香港《文汇报》办了起来。

七月二十四日常会上,由陈劭先汇报办报经过,并决议《文汇报》于九月一日出版。[注1]此外,还讨论了会务日繁,需出内部刊物,以资交流。会议决定出版民革《会讯》,由梅龚彬、林伦彦、陈此生、朱蕴山、吕集义、吴茂荪、黄梦醒负责,林伦彦为编辑。经过几个月的筹备,于十一月出版了党内刊物《自由》(通讯版)。

一九四八年九月,民革与上海迁港的《文汇报》合作。共同出了民革中央机关报,根据协议,由徐铸成负责。在经费困难的时候,李济深还找到龙云在港的代理人,告诉他,李与冯玉祥在重庆设想办报时,龙云曾经表示资金方面由他负责,所以该代理人先后资助了三、四万元港币。在民革办报的过程中,梅龚彬等随时都向中共中央南方局汇报,并得到他们的支持和帮助。该报在当时对宣传中共中央的政策方针,宣传召开新政协、成立联合政府的政治主张,发表民革的政见,号召国民党内爱国军政人员认清形势,作出明智的抉择等方面作了大量的报道,对于推动民主运动,分化国民党,孤立反动派起了积极鼓动的作用。

后来,徐铸成因故离开了香港《文汇报》。由于民革中央总会于一九四八年底随李济深等北上而北迁,一九四九年六月,香港《文汇报》开始交由有关方面处理。

一九四八年十月上旬,我和谭平山、蔡廷锴等在哈尔滨参加“新政协诸问题”座谈会期间,很多有关李济深、何香凝等民革领导人对新政协的意见,除重大者由中共南方局转示外,大都是由香港《文汇报》登出,解放区报纸转载后给我们提供的信息。

 

注释:

1.见民革中央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