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谈会新来的成员
时间: 2008-09-24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十一、座谈会新来的成员

一九四八年十月八日,中共东北局高岗、李富春约集并通知沈钧儒、谭平山、章伯钧、蔡廷锴、王绍鏊、高崇民和我七人准备参加“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座谈会,中国民主促进会常务理事王绍鏊和东北解放区代表高崇民即搬到马蒂尔旅馆和我们住在一起。之后,冯玉祥夫人李德全抵哈,也住在马蒂尔旅馆,并被邀参加了十月二十一日的第一次座谈会。她是座谈会唯一的一位新来的成员,然而她从第一次会到座谈会圆满结束,自始至终都参加了。

我见冯夫人到来,特别是见到冯玉祥的骨灰,想起昔日与冯将军交往情景以及在旧金山共商发起民革的往事,不禁悲从中来。李德全在重庆较场口事件中也被特务打伤,我与她在共同的战斗中鲜血流在一起,革命感情更胜一筹。象这样坚强的女性,见到我们也禁不住痛哭流涕了。

抗日战争期间,我曾到过重庆冯府,使我深受教育的有:

1.冯出身旧军阀行伍,却能够刻苦学习,自强不息,不仅军政大事颇具见解,而且诗词书画亦具造诣。

2.冯长期身处官场腐败环境,却能够出污泥而不染,安心于艰苦朴素的生活。他家中的陈设如此简单,使我惊讶。再看冯玉祥身穿灰粗布棉袍,足登老棉鞋,而且长年布衣粗食,更令人肃然起敬。

3.冯夫人也生活简朴,在重庆家中还自己种菜、饲养鸡鸭。虽说国难当头,亦属难得;最为难能可贵的是,她到美国之后,仍不失勤俭持家的本色。她带头和孩子们轮流做饭,打扫卫生,并让幼子洪达在学校放假期间从事伐木等劳动,从不娇惯子女。

一九四七年九月,我与冯玉祥在旧金山分手。十一月,他在纽约成立了旅美中国和平民主联盟,通过章程、发表宣言,选举冯玉祥、王昆仑、赖亚力、吴茂荪等十三人为联盟的执行委员,冯玉祥为主席。联盟在旅美爱国侨胞中开展工作,冯玉祥等曾到美国各地参加集会、发表演说,并撰写文章揭露国民党统治集团的反动本质以及美国政府所谓援华的真相,争取爱国侨胞参加斗争,呼吁美国人民反对美国政府援蒋。联盟先后在旧金山、华盛顿、明尼苏达等地成立了分部,并发展了一批会员。联盟和国内国民党民主派建立联系,互相配合,进行斗争。这样,就激怒了美蒋反动派,南京政府于一九四七年十二月二十日宣布撤销冯玉祥的水利专使并限令年前回国,为冯拒绝。继而美蒋勾结,吊销了他的护照,由美国移民局提出控告并要传讯,使冯陷于困境。这时李济深去函劝冯回香港共同开展民革工作。冯反复考虑后认为香港也不保险,决定回国进入解放区,遂于一九四八年七月底乘苏联胜利号轮离美返国。在途中还给李济深一封长信附《小燕》诗一首,在亚历山大港寄出。不料船至黑海时突然起火。九月一日,冯玉祥及其爱女晓达不幸罹难逝世。冯夫人在这场海难中骤然失去二个亲人,精神受到重大刺激。她抵达哈埠时人苍老了不少,头发也全白了。诚如冯夫人所说,当时若不是小儿子洪达冒死相救,“你们也不会再见到我了。”

李济深刚收到冯玉祥寄来的信件,就听到冯玉祥在海上遇难的噩耗,立即发出急电至苏联由塔斯社交冯夫人李德全,电文如下:

冯夫人礼鉴:

惊闻噩耗,本会同人同深痛悼。冯先生之殉难实为中国民主革命之重大损失。特电致唁,并希节哀。至于冯将军殉难详情,尤盼电告。李济深,9月8日。

冯夫人收到唁电后,当天就复电:

李济深将军:

冯玉祥将军不幸于9月1日下午三时在黑海胜利号轮船上被焚逝世。我俟健康恢复后即返中国,继续为民主而奋斗。冯李德全,9月8日晚。

李济深接获冯夫人复电后,连夜起草《为冯玉祥将军遇难发表谈话》,在九月九日香港《华商报》头版刊出。《谈话》说:“据本月五日中外各通讯社报道,本会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兼政治委员会主席冯玉祥同志,于自黑海巴统敖德彻航程中,不幸与其女公子同时遇难。济深等惊闻之下,悲痛莫名。冯同志自满清末年以来,即服膺革命的三民主义,致力革命逾四十年,举凡辛亥革命、讨袁、反段、倒曹、北伐、抗战诸役,无不赴汤蹈火,躬与创导。近四年来,更为反对南京卖国独裁统治,实现总理三大政策,及奠定中国与世界之民主和平,不惜以六八高龄远涉重洋,大声疾呼,抨击国内外反动势力,唤起国内外人民大众,反对美帝援蒋屠杀中国人民,促进实现民主联合政府,成绩昭然。今不幸逝世,诚为中国与世界和平民主运动之一大损失!济深等为完成冯同志未竟之志,誓当再接再厉奋斗到底,以期革命的三民主义之完成,中国的独立民主与和平之彻底实现。至于冯同志之遇难经过事实,本会正在查询中。”[注1]当时很多同志认为这篇书面谈话实质上是一篇祭文。

谭平山等一行来哈参加“新政协诸问题”座谈会,[注2]是九月十四日离开香港的,谭、蔡参加了九月十三日的常会。会上,李济深、何香凝等在港民革同志准备于九月二十六日举行冯玉祥将军殉难追悼大会,还决定编印纪念册,由朱蕴山、吴茂荪、陈此生、梅龚彬、吕集义筹办,邀请翦伯赞、刘思慕协助。

谭、蔡到哈之后,即提出在哈埠也举行追悼会,并向李富春汇报,得到同意和支持。十月十六日,我们以民革小组名义在马蒂尔宾馆礼堂祭奠冯玉祥以寄托我们的哀思。除小组成员谭平山、蔡廷锴、李德全、赖亚力、林一元和我六人外,参加祭奠的还有高岗、李富春、沈钧儒、章伯钧、高崇民以及哈市党政领导人和各界人士百余人。当地报纸刊登了悼念文章,香港方面反而因受到反动势力阻挠,先改期为十月三日,后又改于十一月二十一日开一小型冯玉祥将军殉难追悼会,参加者有李济深、何香凝、朱蕴山、陈劭先、张文等数十人。

哈埠追悼会后,谭平山、蔡廷锴和我三人到李德全房里进行慰问,劝其节哀。李向我们哭诉了启航前的情景。她说,冯玉祥与她及儿女四人是七月三十一日从纽约登船的。前一天,冯还写信告诉任公说:“若没有别的意外发生,我们明天早晨可以上船,午后开船。说是先到法国,后到意大利,然后可到黑海。”“到莫斯科将有电报告您。”“不论怎么样,专制魔王蒋贼若不铲除净尽,我们的同胞实在无法活着。近来美国报纸都说这条蒋狗是不中用了,他们正想让他滚开。”“若能早日把联合政府成立起来就是好办法。”[注3]

李德全抽泣道:“本来该由冯玉祥到达莫斯科给李济深先生打平安电报的,谁能料到竟由我来打报丧电报。”说罢放声哭了起来。我们三人连忙劝解。

谭、蔡两人均谈到:“冯将军七月三十日的来信我们在香港看过,上面还提到:美国慕耳先生(毛而休)、李美轮先生(吴秀峰)二位捐了五千元港币,应当怎么分配?给你寄去,请您主持,怎么办、怎么好。”“任公收到后,作为冯将军向香港《文汇报》增交的股款。以前冯将军多次为民革捐款,想不到这五千元竟成了最后的一次。”

接连几天,我们都吃不香,睡不好,一种莫名的悲哀时萦心头。我和谭平山、蔡廷锴、林一元聚在一起常缅怀冯将军光辉的一生和对中国革命所作出的丰功伟绩。有一次我们四人还通宵长谈,怀念冯以坚定的信念,无比的热诚领导民革进行推翻蒋政权的斗争。李济深领导民革不断前进是与冯玉祥的支持和帮助分不开的。一九四七年夏,我受李济深委托赴美与冯玉祥商谈后回港汇报时,李曾经对我说过:“我之领导民革,除得到同志们的支持外,实系按孙夫人、何香老、冯将军的意旨行事……”冯在民革所起的作用,在民革同志间真是口碑载道。

冯玉祥是最早倡议创建民革的领导人之一。民革成立后,他在美国不顾个人安危,公开以民革领导人身份开展活动。尤为令人钦佩。

一九四八年一月二十三日,纽约召开全美对华及远东政策代表大会。李济深代表民革于一月十七日复电致贺,并电冯玉祥就近到会观察。这一天还公推冯玉祥为民革美洲分会筹委会主委,函知刘炳黎协助组织。二月三日,通过冯玉祥为民革中央总会驻美代表。

七月,吴茂荪自美抵港,带来冯玉祥的手书,委托吴为冯的驻港全权代表,受到李的器重,于七月十日请吴作美洲分会的情况报告,大意如下:

民革未成立前,冯玉祥即开始工作,听到民革成立消息后,不等中央总会通知,即自动组织起来。二月初成立美洲分会,有二十七位同志,由于他们分别在华盛顿、美西、美北等地居住,为了他们的安全,同时也根据他们的要求,分会不公开。分会下设秘书、宣传、组织、对外联络四个部门。以留学生为基础的对外联络组织经常邀请美国学生举行座谈会。李德全主持一个妇女协会,多次找有地位的妇女写信给美国国会及总统。

工人出身的余仁山办《纽约新报》。属中间报纸,冯入股,打算缓缓把它转变过来成为我们的报纸。冯还筹办《国劳》刊物。《下午报》是纽约唯一的进步报纸,冯致蒋介石的公开信就是在该报发表的。

冯玉祥的重要演讲有:一九四七年双十节演讲、珍珠港纪念大会上的演讲、华盛顿之行的演讲、在美国教会的演讲,对于阻止美国给蒋借款很有影响。冯还经常进行街头演讲。一次,他打算到国会门口对每一个议员去宣传,同志们怕出意外,进行劝阻不让冯去,冯对此引为遗憾。

冯常以演讲、书画来筹款,很不容易。

冯还常对同志们说,要拥护新政协,中共是有诚意与各民主党派合作的。与共产党合作是孙中山先生创导的,成立民革的宗旨是奉行孙先生的三大政策,说到底就是要与共产党真诚合作。

冯认为美苏不会打起来:1.美国兵力不足;2.美国通货膨胀,经济困难;3.美国人民厌战,资本家也要和平环境开展国际贸易;4.苏方致力建设也极力避免战争;5.艾森豪威尔放弃竞选,共和党成功,不致立即发动战争,对“援华”也有限度。蒋接近崩溃,美国有人主张完全不管,有人主张派十万兵,最多十五万。这些美国兵即使到了中国有什么用?第三党反对出兵。

冯还认为,美国清楚蒋介石倒后李宗仁也立不起来。美国支援李竞选副总统,只是利用李来压蒋改善一下政局,并不是倒蒋。

李济深曾经说过:“我与冯将军在报刊上写文章互相配合……”李说:“一九四八年初民革成立之后,我就配合焕章(冯玉祥)兄致函《纽约时报》主笔时指出:美国帮蒋的钱,就是杀中国人。多帮,多杀中国人;少帮,少杀中国人;不帮,不杀中国人。”“而且我要告诉大家,我和蒋介石廿年共同工作的经验,蒋是不会打胜仗的,因为他失了军心,失了民心,所以变成了一个无底洞,是填不满的。”“只要美国不帮蒋介石,这些和平民主力量,便可更快地大大增长,便可以立刻实现中国的和平与民主。”[注4]

谈着谈着,不觉拂晓。谭平山当时已年逾花甲,我们怕他疲劳,他却不服气,说道:“既然拂晓,何妨天明。”但我们还是向他告辞,分别回房。

李德全不愧为一位坚强的巾帼英雄,她化悲痛为力量,积极参加“新政协诸问题”座谈会,继承冯玉祥遗志,为民主而奋斗。

 

注释:

1.见《李济深诗文选》第69页。

2.谭平山等在香港时认为赴哈是参加新政协筹备会,到哈后才知道是“新政协诸问题”座谈会。

3.见民革中央档案,冯玉祥书信卷。

4.见民革中央档案,李济深书信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