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政协诸问题”座谈会的召开
时间: 2008-09-24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十二、“新政协诸问题”座谈会的召开

一九四八年十月八日,高岗、李富春拿着中共中央《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草案)》来证求沈钧儒、章伯钧、蔡廷锴、王绍鏊、高崇民和我七人的意见。

李德全到哈后,补发给她一份《草案》,与我们一起阅读和学习。

十月十五日,中共中央电示中共东北局高岗、李富春:“照中央8日所发《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材料的第二项,提出七个党派及团体参加新政协的名单。请向各党派在哈尔滨的代表声明,中共所提的名单只是中共的希望,他们完全可以增减和改动。关于新政协参加者的范围必须照《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第二项所提出的原则,即在南京反动政府系统下的一切反动党派及反动分子必须除外,而由反美、反国民党反动统治、反封建、反官僚资本的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及无党派的民主人士的代表人士组成,也要邀请少数右派而不是公开反动的分子参加。”[注1]

十月二十一日,在马蒂尔旅馆会议室举行第一次“新政协诸问题”座谈会。出席会议的有高岗、李富春、沈钧儒、谭平山、章伯钧、蔡廷锴、王绍鏊、高崇民、李德全和我十人。高岗主持会议,他正式宣布这次座谈会由我们十人组成,以后如有变动,临时再议。会上,我们民主党派代表均表示同意中共中央《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草案)》的各项建议,但希望将出席新政协的各单位尽快组成。

座谈会讨论了新政协的性质和任务,大家不免联系旧政协进行对比。在座同志中,沈钧儒是唯一参加旧政协的民盟代表,大家当然先请他发言。沈扼要地介绍了旧政协召开的过程,以及在旧政协会上民盟与中共的合作情况。他说:“旧政协是革命势力与反动势力面对面斗争的会议。蒋介石毫无诚意,在美蒋勾结下,放出通过政治协商以求和平的烟幕,争取时间发动内战。民盟为和平而奔走努力,结果不仅都归于徒劳,而且是上了一个大当。”又说:“尽管如此,民盟为维护政协决议和反对内战、争取民主的斗争,赢得了全国人民的赞许,民盟和中共的关系益加亲密,促使民盟同同志更加成熟,更加进步。”

接着大家发言,颇为热烈。其中特别是谭平山的发言较有系统。他强调说:“新政协不是旧政协的还原。”他谈到:“当前有些人却以为这是旧政协的还原,一心以为被国民党反动派破坏的旧政协现在重新恢复过来了,其实新旧政协有很大的不同。当时,美帝还装着盟国的姿态,马歇尔还能装作举足轻重的公证人;国民党还以中国第一大党自居,蒋介石俨然是旧政协的中心;真正能够代表民主精神的国民党民主派被排斥在旧政协之外,特别是蒋氏利用旧政协开会期间调兵遣将,与美帝政治欺骗配合,一到时机成熟,他们就破坏旧政协,显然是一种有阴谋的行径。”

谭还说:“现在中共号召的新政协,是代表人民利益的,决不允许反动分子参加。美蒋已成为中国人民的敌人,当然不能参加,也不容许插手。新政协是由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以及社会贤达所组成的。新政协讨论的共同纲领,应该是新民主主义的政纲,决不是旧政协连欧美旧民主都不如的政纲。同时,这个新政协,是中共和各民主党派分担革命责任的会议,而不是分配胜利果实的会议。为着争取革命的提前胜利,是要大家多负责任的,而领导的责任,更不能不放在共产党肩上,这是历史发展上一种不容放弃的任务。”

由于谭提到领导问题,我补充道:“没有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任何革命统一战线也是不能胜利的。”“新政协是中国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组织形式,参加新政协的各民主党派和民主人士必须根除‘第三条道路’的幻想,坚决拥护共产党的领导。”“唯其如此,新中国才能强盛,孙中山先生救国救民的主张和革命的三民主义才得以真正的实现。”

十月二十三日,举行第二次座谈会。我们八人除同意中共所提参加新政协筹备会各单位外,经过酝酿,一致提议增加“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将“平津教授”、“南洋华侨民主人士”二单位分别改为“全国教授”、“海外华侨民主人士”;将无党派民主人士单列一单位。对于筹备会召开时间,同意半数以上的代表到齐后举行,地点在哈尔滨。筹备会组织条例,同意由中共中央起草。

十一月三日,中共中央就我们八人在讨论《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时所提出的意见和建议作出答复。关于参加新政协的筹备单位,中共同意我们提出的增加“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平津教授”可改为“全国教授”,但仍应以平津教授为主要代表,因南方城市尚待解放;“南洋华侨民主人士”可改为“海外华侨民主人士”,其代表人物仍应以南洋为主,因南洋华侨响应“五一”号召者最广最多。在筹备单位中,同意加上致公党及无党派民主人士两单位。这样,参加新政协筹备会的共有二十三个单位。关于各单位人数,提议每单位至少一人,至多四人。其确定数目与人选由各单位提出,筹备会各单位协商定之。筹备会组织条例俟上述各点取得各方同意后,由中共起草,各方审阅,俟筹备会集会时正式通过。[注2]

由于第二次座谈会讨论参加新政协的范围问题,发言非常踊跃,会场气氛热烈。大家一致主张南京反动政府系统下的一切反动分子必须排除,不得许其参加,并同意中共中央十月十五日给中共东北局的电文中提到的“也要邀请少数右派而不是公开反动的分子参加”。但是一遇到具体问题,意见就分歧了。例如中华职业教育社及民社党革新派是否参加的问题,有的认为可以参加,有的认为不能参加。谭平山就认为国民党反动派的胁从分子,如能弃暗投明,接受中共的政治主张,在言行上有积极的表现,也只能免除与反动派头子同归于尽的命运,不能参加新政协。我想起同冯玉祥、何香凝的接触中,他们都主张多团结一些国民党中愿意与我们合作的人;李济深不久前的来信中更是着重提及这方面的问题。因此,我与蔡廷锴、李德全三人都认为是否准许这些组织的人参加,得视形势发展审慎研议;沈钧儒也作了补充发言。中共中央不但接受了我们的意见在原协议草案中增加规定:“留待筹备会最后决定。”并在以后的商谈中又加了一条:“此外如再有增加单位的提议,可随时协商,在筹备会中作正式决定。”这就是给国民党开明人士及其他方面的进步力量开了大门,留有余地。这是新政协获得大团结成功的非常关键的一条。

十一月十五日举行的第三次座谈会。高岗、李富春与我们就中共中央十一月三日给我们的答复进行商谈。我们表示完全同意,并提出新的两点建议:1.规定参加新政协的单位由中共及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地区代表共三十八个单位组成,每单位人数六名;2.如再有增加单位的提议,可随时协商,在筹备会中作正式决定。十一月二十一日,中共中央电复,同意我们上述所提的两点意见。[注3]

其间(十月三十一日)中共中央致电中共华南分局,将经过中共代表高岗、李富春与我们八人讨论修改过的《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的文件转发给他们。电文中说:“请你们接到该项文件后,即抄送民革李济深、何香凝、民盟周新民、民建马叙伦、致公党陈其尤、救国会李章达、沈志远、第三党彭泽民、民建章乃器、孙起孟及无党派民主人士郭沫若等十一人,并由潘汉年、连贯分别征询他们的意见。[注4]十一月二十日,潘、连致电中央,报告在港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座谈《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的情况及提出的意见:

1.有人提出,民社党革新派可参加新政协筹备会,与会者均不赞同。

2.有人提出,国民党反动集团内,特别是国民党地方派系人员中,如有赞同三反(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并见诸行动者,似应准其参加新政协。

3.有人提出,中华全国文艺协会可否作为一个单位参加。与会者认为文协大多数理事均在国统区,且多系蒋系人物,无从推派代表,仍以从文化界民主人士中提名较妥。

4.有人提出,华侨民主人士中各阶层都有代表参加筹备会则更好。

5.有人提出,东北政治建设协会可否作为一个单位参加,与会者认为可以从哈尔滨方面征询意见。

6.有人提出,梁漱溟的“乡村建设派”似应列为一个单位。与会者认为,梁先生个人参加是不成问题的,但其组织不应列入邀请单位。

7.有人提出,华南各省游击区人民武装有数万人,有斗争历史(如琼崖、东江等)似应列为一个单位。

8.有人认为,国旗、国歌应事先研讨准备。

9.关于共同纲领草案,各党派正在研讨中。对以“新民主主义”为今后建国最高指导原则问题,民革方面有两种意见:一种赞同,一种坚持“革命的三民主义”;民盟方面有的主张用“人民民主主义”,有的主张用“民主主义”,不必加上“新”字,但大多数意见均赞成“新民主主义。”[注5]

以后又经过几次座谈,并结合香港等方面讨论的情况和意见,于十一月二十五日,中共中央由高岗、李富春代表与在哈尔滨的民主人士沈钧儒、谭平山、章伯钧、蔡廷锴、王绍鏊、高崇民、李德全和我八人,达成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的协议。商定的主要内容有:1.由中共及赞成中共中央“五一”号召第五项的各主要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及无党派民主人士的代表共二十三个单位组成新政协筹备会,每单位参加人一至四人,会址设在哈尔滨;2.参加新政协的单位预拟由中共及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各区域、人民解放军各单位等共计三十八个单位组成;每单位代表人数为六人;拟在一九四九年召开;3.成立专门委员会,研究各项专门问题。

十一月二十六日,中共中央统战部致电中共上海局,将我们讨论《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的各项意见转告他们,并将高岗、李富春代表中共中央与我们八人十一月二十五日商谈的共同协议转发给他们,供其研究并据此转告各有关方面。至此《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的讨论胜利结束。我们为能光荣地参加新政协的筹备工作并做出成效,感到无比的兴奋。现在参加这次商谈的十位同志,九位已经作古,我是唯一的在世者,对当年参加这次商谈的同志尤为怀念。

 

注释:

1.《五星红旗从这里升起》1984年9月文史资料出版社出版第16页。

2.同[注1]第17-18页。

3.同[注1]第18-19页。

4.同[注1]第17页。

5.同[注1]第19-2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