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埠民革小组的活动
时间: 2008-09-24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十三、哈埠民革小组的活动

我与谭平山、蔡廷锴在频繁接触中,大家共同认为根据民革党章“有党员三人以上,得成立小组,互推组长一人”之规定,有必要成立小组。该小组在谭、蔡抵哈后的第九天(一九四八年十月九日)在哈尔滨成立,推谭平山为小组长。

谭是具有社会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早年参加过李大钊等所发起的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并参加“五四”运动。一九二四年,谭积极支持孙中山先生“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被选为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和组织部长。后又参加“八一”南昌起义,并担任领导工作。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失败后,谭在国内外过流亡生活。抗战开始后,谭回国拥护中国共产党“团结抗日”的主张。一九四三年夏,谭与陈铭枢、柳亚子、王昆仑等民主人士发起组织民联,团结爱国人士,进行抗日活动。一九四五年十月,被选为民联主要负责人。一九四七年十一月到香港参加民革组织。到哈埠后他给我看他最近写的《适时的号召》、《巩固统一战线、粉碎和平阴谋》几篇文章,都很有见解,读后颇有启示。蔡廷锴是举世闻名的十九路军军长、杰出的抗日英雄。我一直视之为老首长,蔡亦以为我们二人是在“一·二八”淞沪抗战中认识的,共过生死,格外亲热。我能与这样两位长者在一个小组过组织生活感到无比幸运。

我们三人都是民革中央常务执行委员,但谭、蔡是民革中央总会常会决定派来参加的,我是中共方面指定参加的,究竟代表工会方面,还是代表民革方面,当时并没有明确。乃由谭代表小组将此问题向高岗反映,高让李富春答复我们。李根据中共中央来电《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草案)》的第二项:“……请向各党派在哈尔滨的代表声明,中共所提出的名单只是中共的希望,他们完全可以增减和改动”的精神,[注1]认为这次被邀参加座谈会的均是各党派的代表。李德全到哈后,李富春还把此意见通过中共中央向香港民革中央总会反映。

后来知道,十一月二十日李济深在常会上向大家说:“中共中央发来关于新政协诸问题(草案)一件,前两天我们曾经举行特别座谈会一次,进行讨论。来件提到谭平山代表民联,蔡廷锴代表民促,朱学范、李德全代表民革参加新政协诸问题座谈会,本人已同意此事,提请常会追认。”[注2]

民革小组筹备并于十月十六日举行冯玉祥将军殉难追悼会。会后,李德全便主动要求加入民革小组,并提出赖亚力与她同来,赖与李一样都是中央执行委员,似宜一道参加。大家觉得赖如加入,对小组活动更有帮助,因此表示非常欢迎。我们又考虑随蔡廷锴一道来的林一元怎么办。经讨论并征得本人同意后,林也加入到小组里来。这样,小组成员六人于十月二十日在马蒂尔旅馆会议室召开第二次小组会,谭平山为组长外,又推我为组织干事,谭兼宣传干事,林为秘书、蔡、、赖负责联络,蔡主要对香港,赖主要与中共东北局。

会议就如何开展小组活动展开讨论。大家一致认为,根据当时的情况,小组的主要任务是保证开好“新政协诸问题”座谈会,并定出了五条行动准则:

1.努力学习进步的理论,不断提高思想认识水平。

2.严格遵守党的纪律,参加党的组织生活,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互相帮助,共同提高。

3.在座谈会上可自由发表意见,但如有不同意见,不得在会上争论,可临时召开小组会交换意见,在内部解决之。不参加座谈会的同志也应在小组内积极提出意见,由小组长代为向座谈会提出。

4.谭、蔡分别代表民联、民促发言;我和李德全代表私人发言。不论谁的发言,同时也都是代表民革的发言。

5.随时向香港中央总会汇报、请示,并随时将香港的意见和建议送中共东北局转奉中共中央。

这次小组会一致认为,“新政协诸问题”座谈会是在南京独裁政府崩溃前夕召开的,他们在军事、政治、经济上都屡遭溃败,特别是政治更是从根上腐烂,已经无可救药。这就需要由中国共产党来领导各民主党派和人民团体,及早准备成立民主联合政府,以接管全中国。座谈会的召开,是为下一步新政协之筹备和召开奠定良好的基础;而新政协之召开又为产生民主联合政府和成立新中国之先决条件。显然开好这次座谈会是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的。

大家一致认为,我们有幸参加这么重要的会议感到无比的光荣。大家决心全力以赴,为开好这次座谈会而尽最大的努力。

这次小组会还决定,李济深对新政协提出三方面的意见和民促提出向新政协建议的政纲四十条,均由蔡廷锴送交高岗、李富春、转奉中共中央参考。

在参加“新政协诸问题”座谈会期间,除开会以外,有时阅读有关文件,有时大家参观工农业生产,晚上就聚在一起聊天,摆“龙门阵”,可以算是小组会,也可不算。有时沈钧儒、章伯钧、王绍鏊、高崇民等也来串门,甚至李富春也不时来看望我们。

既然是摆“龙门阵”,就海阔天空,范围很广,但其中比较集中的一个问题,就是美蒋反动派妄图制造“第三种”势力的问题。在谈论这个问题时,自然而然与民革挂勾,大家认为从民革酝酿到成立,始终受到“第三条路线”的干扰。由于国民党军队在战场上失利,南京政府不断使出“央求英美干涉”和“散布中间路线”的花招,并交替运用,企图借此来挽救危局。谭平山强调说:“美蒋玩弄和平阴谋,主要目的在于分化革命力量,争取中间势力,改善蒋王朝的孤立状态,借以获得喘息时间。因此,民革必然成为他们视野中的猎物,而我们反对中间路线的斗争将是长期的。”

十一月十二日,我们举行了一次小型的纪念孙中山先生八十二周年诞辰座谈会。会后召开民革小组会。谭平山说:“自第二次小组会以来,多次座谈,但无纪录,今天算是第三次小组会。”

会上谭还作了形势报告,大意是:由于从一九四八年九月底开始相继进行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已经取得了决定性胜利。十月中旬长春解放,十一月二日沈阳解放,至此辽沈战役胜利结束,淮海、平津的国民党军队也被包围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国共双方的军事力量的对比已经起了决定性的变化,推翻蒋政权,解放全中国,已为期不远了。

蔡廷锴报告,与香港方面沟通情况的渠道已经打通。他说:“最近已与中共东北局谈妥,由他们与中共南方局联系,及时将中央总会的情况转达我们。”通过这条渠道获悉:

今年十月四日,中央总会电贺华北人民政府成立。

十月五日,中共建议中央总会对城市工商业问题多多研究。大家认为小蒋“打虎”失败,对于我们搞工商业运动,更为有利。

十月十四日,中共认为民盟、民革与大城市工商业界关系较深。我们应广收资料,提供意见,加强宣传,安定民心,配合中共做好大、中城市的工作。

建议建立新政府的步骤为,新政协——临时人民代表大会——临时联合政府——人民代表大会——联合政府。新政协于明春二、三月间召开。

建议,新政协代表名额应照顾各小党派,采取党派、社团协商推选方式,采用“三三制”。临时代表大会之代表,采用推选、普选、协商提名办法,结合进行。

建议代表资格应有反蒋历史,节操好等条件。选举法希望让各民主党派讨论。

十月二十一日,陈此生汇报政治工作委员会讨论情况。他说,由人民代表大会产生最高委员会,再产生联合政府;又由人民代表大会产生议事机构、监督机构、执行机构。吴茂荪补充说,由人民代表大会产生联合政府,代表共二千人,其中,区域代表九百人,职业代表四百人,党派代表四百人,团体代表二百人。蒋管区采用推选,解放区采用普选。代表大会主席团百余人。

国名同意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治制度同意新民主主义制度。

小组会决定由林一元整理后,交蔡廷锴送奉高岗、李富春参考。

十一月十五日,高岗主持会议,我们十人达成《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诸问题》的协议后,于十一月二十日召开第四次小组会,讨论年前到达沈阳的任务。鉴于铁路沿线时有国民党飞机干扰,为安全计,改走小路前往,一路之上要互相关照,以求顺利到达。并将历次座谈会的情况向李济深汇报。

在该汇报发出前,我们参加座谈会的四个同志还联名给李济深发了一个电报,报告在新政协会议之前,拟举行政协筹备会,各民主党派出席筹备会和新政协的代表人数一律平等。筹备会代表一至四人,新政协有六人,并请示:

1.民革除李德全、朱学范为筹备会代表外,其余请中央总会速予推出;

2.民促除蔡廷锴外,建议以林一元为代表,其余请开会决定,其中最好以华侨李西浪为代表之一;

3.民联另有电告。

以上各节,请速电示。

李德全 谭平山

蔡廷锴 朱学范

1948年11月21日

 

该电报李济深于十二月中旬在会上传达,[注3]因另有电告我们离哈尔滨赴沈阳,所以李未复电。

我们与沈钧儒等民主人士十余人为一组,十一月下旬从哈尔滨出发,有时坐汽车,有时步行,有时驾雪橇……到达长春后进行参观访问,大约住了半个来月,然后到达沈阳,住在铁路旅馆。我们在沈阳与当地群众一起度过了一个非常有意义的新年,大家欢欣鼓舞地迎来了光辉灿烂的一九四九年,除夕晚会之后,我们民革小组还举行茶话会,李富春、沈钧儒、章伯钧、陈其尤、王绍鏊、高崇民等,以及旅馆的经理和部分工作人员也参加了茶会,一直畅谈到深夜,尽兴而散。

在茶会上,李富春还告诉我们一个好消息,说是李济深等三十多位民主人士已于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启程北上,预计明年初抵达大连。

一九四九年一月一日,我们在铁路旅馆会议室举行纪念民革成立一周年茶话会。下午召开第五次小组会。会上,我们正在学习当天报上所载新华社发表的《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新年献词(后来才知道这是毛泽东主席为新华社写的)的时候,李富春来到旅馆,告诉我们蒋介石发表元旦文告说:“只要和议无害于国家的独立完整,有助于人民的休养生息,只要神圣的宪法不由我而违反,民主宪政不因此而破坏,中华民国国体能够确保,法统不致中断,军队有确实保障……则我个人无复他求……个人进退,绝不萦怀。”小组会对此进行了发言,揭露蒋介石的阴谋。大家的心情是愉快的,认为推翻蒋政权已在眼前了。

最后,我提出,李济深等北上,应该派人到大连迎接。谭平山说:“任公是应中共中央邀请北上的,中共方面自会热情迎接,民革小组就不一定再去人了。”蔡廷锴、李德全、赖亚力、林一元都认为李济深来到解放区是一件大事,民革小组理应派人去接,于是决定由我去大连一行。

李济深等一行三十余人于一月十日到达沈阳,也住在铁路旅馆。一月十四日举行第六次小组会,向李济深、柳亚子、朱蕴山等汇报了小组工作。小组历时四个月,胜利地完成了任务,于这一天停止了活动。

 

注释:

1.见1984年9月文史资料出版社出版的《五星红旗从这里升起》第16页。

2.参阅民革中央档案。

3.同[注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