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革中央机关的北迁
时间: 2008-09-24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十五、民革中央机关的北迁

一九四九年一月二十一日,李济深在沈阳铁路旅馆会议室召开第一次临时中央联席会议,我和蔡廷锴、李民欣、许宝驹、朱蕴山、李德全、谭平山、吴茂荪、梅龚彬、赖亚力等出席了会议,林一元等列席。会议讨论了出席临时中央联席会议的范围为中央委员、各部门负责人及联席会议的正副秘书长。李济深宣布:“从现在起民革中央机关北迁到沈阳办公。”李说:“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在香港舍间举行的第四十七次常会,我就宣布过,这次北上不是几个人到内地的问题,而是整个组织北迁的问题。”“我说,徐州会战后,恐无大规模战事,但不见得就是整个问题的解决,蒋介石还在挣扎,美国还在支持,我们的策反工作还可大力开展。”“当时,何香老很乐观,她认为蒋很快要倒台,许多财政经济以及俘虏、难民、建设等问题,千头万绪,现在你们北上,就要配合中共着手准备。”李强调说:“当前局势确实是乐观的,民革中央机关北迁不仅是形势发展的需要,而且是经过法定手续的。现在由于中委人数不足半数,所以称临时会议,一般不作决议。”

会议还指定出席中共中央欢迎会时,李济深、李德全、谭平山、蔡廷锴、邓初民和我为发言人,吴茂荪、赖亚力准备发言。

一月二十六日,中共东北局、东北行政委员会、人民解放军东北军区以及东北各界代表举行盛大欢迎会,热烈欢迎为参加新政协而先后到达东北解放区的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以及无党派民主人士。东北行政委员会主席林枫致欢迎词。李济深等先后在大会上发言。最后,李富春讲话。他说:“今天的欢迎会,象征着中国民主力量的大团结,也象征着全国胜利的快要到来。”

一月三十日,傅作义与中共经过和谈后,率部起义,北平获得和平解放。次日,李济深召开第二次临时中央联席会议,接着又开了第三、四次会议。会议的主要内容是讨论战犯名单。我们认为:1.战犯的范围:以CC与中统为中心的党务人员,复兴社与军统系统,政学系与四大家族;2.标准:帮助蒋介石打内战,残害人民的;3.名单:共提出一百七十四名,后改为一百三十六名;4.处理:按情节轻重分为三等。

会议决定,通知各地分会按五十五人联名声明为行动之依据,不得擅自发表与此不同的政见。

会议还讨论了赴平前的准备工作,规定各同志绝对不接见中外记者;李主席见客,先由秘书处代表接见。

二月二十五日,李济深、沈钧儒、马叙伦和我等一行三十五人,在林伯渠陪同下乘“天津解放号”专车到达北平。林彪、罗荣桓、聂荣臻、董必武、薄一波、叶剑英、彭真等百余人到站迎接。中国人民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北平市军管会、市政府、中共市委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四百余人的盛大欢迎会。大会由叶剑英主持,林彪、彭真致欢迎辞,李济深等十四人讲了话。我在讲话中对于毛主席领导中共取得了的辉煌的胜利,对于解放军的英勇善战和秋毫无犯的军纪表示了崇高的敬意,并表示坚决在中共领导下参加反帝、反封建和反官僚资本主义的人民民主革命。

当时,民主人士有的住在北京饭店,有的住在六国饭店。我与李济深等都住在北京饭店,并经常在113室碰头。

二月二十八日,李济深在北平召集第一次会议。会议决定自即日起,临时中央联席会议改为中央联席会议,代理常会职务。会上由谭平山报告新政协诸问题座谈会进展情形,我报告全总大会经过及到哈尔滨与中共联系情况,李济深报告三个月国内外局势及香港近况。

会议追认了沈阳四次临时会议所作的十五项决定。公推梅龚彬为秘书长,赖亚力为副秘书长(后来吕集义到平,增加一位副秘书长)成立解放区会务整理委员会,公推赖亚力、朱蕴山、许宝驹、陈劭先和我为委员,后又增加余心清、李民欣为委员,由组织工作委员会召集,秘书长列席。我于一九四八年元旦民革成立时当选为该会主委,直到那天方始正式上任,开展组织工作。

会议还公推李济深、朱蕴山、李德全、陈劭先、梅龚彬和我六人为本会政协代表;并要求增加名额,希望何香凝、柳亚子、张文三人代表本会参加。至于政协筹委会代表另行推定。(后来我是由全总方面产生的政协代表)

会议还议定,香港办事处主任陈汝棠、副主任吕方子、萧隽英。

当天我就召开整委会,先传达了二月十九日中共中央关于怎样对待各民主党派、团体的地方组织问题的指示:1.对于一九四八年五月一日以前,即中共中央发出“五一”口号以前即已成立,并在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和国民党反动统治的共同斗争上多少尽了力的民主党派,亦即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民主同盟、中国民主促进会、民主建国会、致公党等,在被我人民解放军解放了的地方,并经过各党派总部的证明,应一律承认他们的合法地位,加以保护。但这些民主党派的地方组织,在解放军到达时,如尚无其总部经过我党中央的正式介绍,则需向其当地军管会或人民政府登记,并报其总部审查承认;2.各民主党派经过上述手续取得合法地位之后,即可以党派名义进行活动,并发展党员和会员,但要注意防止反革命分子混入,以免影响他们的政治信誉;3.人民解放军布告,人民政府及军管会的法令,不论任何党派成员,包括共产党员在内,均须绝对遵守,不得违犯;4.对个别民主党派掌握的武装,原则上应一律由人民解放军加以整编和改造,而对于任何假借名义掩护的反动武装,则须坚决加以解散;5.中共地方党领导机关对各民主党派应本着团结进步力量,争取中间分子,淘汰反动分子的方针,并以坦白诚恳的态度向他们解释中共的政策和主张,与之协商一切重大问题,以争取他们与中共一道前进。[注1]

会上相应作出民革中央整委会整理办法:1.凡在解放区以本会名义不法活动者,本会概不负责;2.凡曾参加反动组织而后参加本会者,应按党章之规定,并视加入的实际表现审查会籍;3.登记旧会员,吸收新会员;4.原有之分会筹备机关一律结束。

三月十四日第二次会上,李济深报告与叶剑英约谈情形,谭平山补充。我作整委会工作报告。

三月二十一日举行第三次会议,李济深传达了中共提出拟与民主党派协商,共同制定前线党派关系调整方案。因牵涉组委会和军事小组两个方面,所以决定由朱蕴山和我参加该项会议。

这一天,获悉英当局无理封闭达德学院,大家都很愤慨。一九四七年李济深到港后,为了培养革命事业接班人,与蔡廷锴、方方等组成校董会,创办私立达德学院。蔡把在九龙的私人别墅捐出来作为校舍,由陈其瑗担任院长,陈此生任教育长。邓初民、沈志远、周新民、萨空了、黄药眠、梅龚彬、张铁生、千家驹、狄超白、钟敬文、宋云彬为兼任教授。该学院的学生大部分来自印尼、菲律宾、缅甸的华侨社会,也有少数是内地出来的流亡学生。一九四八年,同学们少数留港工作,多数先后进入广东东江解放区参加革命工作。陈其瑗与李济深一道到达东北后,由杨东莼继任院长。这时香港政府即以该院师生参加政治活动为罪名,照会九龙当局封闭了达德学院。会上李济深等决定提出抗议,送新华社发表。

在一九四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二届一次常会前,我们在北平共开了十九次中央联席会议。参加会议人数随着时局的发展一次比一次多,会议主要内容:1.有关参加新政协事项;2.与参加和平谈判的南京政府代表接触情况;3.开展会务的各项决议。其中会务方面有如下重要决议:推李民欣、王昆仑、谭平山、陈其瑗和我五人为整委会审查委员。成立北平民革筹委会,推朱蕴山(召集人)、陈劭先、陈此生、吴茂荪、李锡九、王静如、许宝骙、周范文、苏从周为委员。何香凝提出:1.坚持总理(孙中山)十三年(一九二四年)改组时之革命路线;2.坚持国民党一、二届国民代表大会法统;3.南京主和派,需经严格审查,个别吸收。我即召集整委会决议按此三点执行。何的“严格审查、个别吸收”实际上是坚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的主张,这是当时针对有的同志拒绝南京政府方面的人参加民革而提出来的。李济深很尊重何的意见,为此成立党务研究委员会,研究有关发展组织、策反工作等问题。推李济深、何香凝、谭平山、柳亚子、李章达、张文、陈劭先、朱蕴山、蔡廷锴、王昆仑和我十一人为委员。并恢复组织工作委员会,调配干部,开展工作。成立上海临工会,先派陈铭枢、郭春涛、于振瀛、潘震亚、诸尚一等为委员。推朱蕴山、赖亚力为中央驻宁临时特派员。我和陈其瑗提议设研究部门,加强理论研究。我还向会议提出“会务整理方案的具体办法”等。

一九四九年四月,李济深主持会议,决定会同民联、民促,派出干部对地方组织进行切实的整理,指派余心清代理朱蕴山参加民革北京筹委会,责成对成员重新审查登记;南京、上海方面,派朱蕴山为特派员、周范文为秘书,一行三人携“赴宁工作要点”及有关文件十四项前去。变上海临工会为沪宁临工会,统一领导,重新登记。河南、江西、武汉等地也陆续进行了组织整理工作。在此基础上,民革、民联、民促于十月六日商定统一工作方案,由李济深为召集人,为举行中国国民党民主派第二次代表会议进行筹备工作。

 

注释:

1.见1984年9月,文史资料出版社出版的《五星红旗从这里升起》第40-4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