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筹备并出席首届人民政协
时间: 2008-09-24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十七、参加筹备并出席首届人民政协

一九四九年三月五日,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在西柏坡村举行,批准了由中共发起,并协同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及民主人士,召开没有反动分子参加的新的政治协商会议及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建议。消息传来,大家都很欢欣鼓舞。

三月二十一日,我们在北平的民主人士应中共中央统战部长李维汉的邀请,参加了在六国饭店举行的茶会。会上李说:“新政协要通过一个共同纲领。”“新民主主义的国家即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是无产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各民主党派、各民族的联盟,这是我们的国家制度。”“我们的政治制度就是毛主席说的民主集中制。”“经济政策是十六个字,即:发展生产、繁荣经济、公私兼顾、劳资两利。”“要争取、团结、改造旧知识分子,培养新知识分子……”[注1]

在此期间,根据“关于对待民主人士的指示”[注2]精神,我们听取了各部门负责同志的报告,接着举行各种座谈会和参观等活动。我参加了在六国饭店举行的经济界人士的座谈会,与会者有:千家驹、沙千里、何惧、章乃器、施复亮、胡子婴、赖亚力、黄炎培、盛丕华、盛章年、张炯伯、包达三、吴羹梅和我等十余人。讨论上海市经济部门接管问题,包括物价、金圆券、贸易、工商政策、劳资关系、房地产、农业水利、外资、非必需工商业之转业等问题。于三月三十日开始,至四月二十日止,前后共举行了七次座谈会。其中在四月十二日的第五次座谈会上,我作了劳资问题的报告。

座谈中,大家讨论最热烈的是物价和金圆券问题。我们谈到南京政府发行金圆券后,引起国内市场动荡不安,加速了他们的垮台。国民党政府只收黄金而无公开市场,造成人民对国民党政府的不信任,引起了游资外逃、黄金走私、商业萧条、大量失业、民不聊生。因此有人担心联合政府成立之后财力贫困,但币制改革势在必行,要控制好物价,这是一个值得重视的难题。有人建议,在解放战争中农村包围城市,一旦进入城市后,更应对旧社会经济方面的人才给予足够的重视,并有选择地加以重用。这两条意见,得到了中共的高度重视。

正当新政协筹备会开幕前夕,我们民革同志经常聚在一起研讨有关民革工作。一天,大家谈到:在一九四八年元旦民革成立时,曾发表过《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告本党同志书》,号召“蒋氏控制下之本党进步同志,亦深望其早日脱离蒋氏,参加本会革命工作”。“本党同志允宜率先起义,以铲除此一穷凶极恶政权之前锋自任”等;如今新政协开幕在即,似应再次发表文告。经过多次讨论,乃有六月四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告前南京国民党系统党员书》之发表。再次号召他们赶快觉悟过来,“不应该附从背叛人民、背叛孙中山先生的蒋介石反动集团”。“也不应该跟着即将灭亡的蒋介石反动集团走进坟墓”。并指出:“四大家族及其走狗二十多年来搜刮民膏,腰缠亿万,可以托庇帝国主义,终老海外。而你们呢?你们还是要依靠反独裁卖国的人民,依靠人民的政府的。因此,你们的出路只有一条:投到人民的队伍来,投到民主革命的阵营来,在消灭蒋介石反动集团的残余这一工作上尽你们的能力。”“我们很诚恳地希望你们赶快彻底觉悟,深切地理解到革命的三民主义的发展,应该是已经到了新民主主义一致的阶段。你们只有站在革命的三民主义亦即新民主主义的旗帜下,接受我们的号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共同为彻底肃清残余反动势力,建设独立、自由、民主、统一、繁荣的新中国而奋斗”。[注3]

六月十五日,新政协筹备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在中南海勤政殿开幕,宣布新政协筹备会正式成立。参加会议的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及人民团体等二十三个单位,共一百三十余人。我是以中华全国总工会的代表参加新政协的。

周恩来任临时主席并致开幕词,毛主席、朱德、沈钧儒、郭沫若、陈叔通、陈嘉庚等先后讲了话,李维汉报告了预备会的报告。毛主席在讲话中指出筹备会的任务是:“完成各项必要的准备工作,迅速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以便领导全国人民以最快的速度肃清国民党反动派的残余力量,统一全中国,有系统地和有步骤地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和国防的建设工作。”[注5]六月二十二日,周恩来在新政协筹备会党组会上作了“新政协筹备会的工作与统战工作”的报告。他说:“新的政治协商会议的召开,就是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具体组成。中央政府成立后,政协便成为中共领导的各党派的协议机关,国家的一切大事都可以事前在此协商。人民民主统一战线工作是长期的。我们要善于和党外人士相处,态度应该是谦虚的、诚恳坦白的。只有这样,才能做到长期合作,保证人民民主统一战线不断前进。”[注6]

九月十七日,在第七次新政协筹备会上,正式决定将新政协定名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新政协经过三个半月的筹备,前后开了八次全会,通过了各项决议。第八次全会于九月二十日举行,林伯渠作了筹备情况的总结发言,宣布新政协的筹备工作胜利完成,并决定于九月二十一日在中南海怀仁堂召开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

一届政协从九月二十一日到三十日,共开会十天。出席开幕式的各民主党派团体的代表共六百三十多人,来宾三百人。民革、民联、民促出席的代表、候补代表共三十九人,其中,民革正式代表十六人:李济深、何香凝、柳亚子、李德全、张文、李锡九、陈劭先、朱蕴山、梅龚彬、余心清、王葆真、杨杰、李任仁、刘积学、陈汝棠、赖亚力,候补代表二人:吕集义、郑坤廉。民联正式代表十人(缺一名):谭平山、陈铭枢、郭春涛、王昆仑、许宝驹、吴茂荪、肖隽英、李世璋、谭惕吾,候补代表二人:于瀛、田竺僧。民促正式代表八人:蔡廷锴、蒋光鼐、陈此生、李民欣、秦元邦、林一元、谭冬青、司马文森,候补代表一人:李子诵。张治中、程潜、邵力子、龙云等国民党著名人士,作为特邀代表参加了会议。民革代表杨杰在香港遭国民党特务杀害,未及参加。我仍以全总代表参加了这次会议,并与宋庆龄、李济深、何香凝、李德全、谭平山、陈铭枢、蔡廷锴、蒋光鼐等八位民革领导同志一道被推选为主席团成员。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主持会议并致开幕词。他在开幕词中庄严地宣布:“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我们的民族再也不是一个被人侮辱的民族了,我们已经站起来了。我们的革命已经获得全世界广大人民的同情和欢呼,我们的朋友遍于全世界。”何香凝代表民革庆贺第一届人民政协的开幕,她说:“现在蒋介石垮台了,人民政协开幕了。孙中山‘致力革命四十年’,谋求‘中国的自由平等。节制资本,耕者有其田,联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这些革命目的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得到了实现。我们可以告慰在九泉下的孙先生了。”她说:“我们是信仰孙中山先生的革命三民主义的信徒。今天,要做一个模范的新民主主义工作者,就要做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的模范执行者。我们要全心全意地拥护中央人民政府,我们各民主党派的党员及负责人,尤其应该实行政府的法令、政令,勤俭节约,临事不惧,实事求是。这才对得住全国人民,对得起无数死难的烈士。”[注7]

九月二十五日,我在大会发言说,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才能召开这样的盛会,充分发扬民主,显示了中华民族的大团结,并对新中国的诞生寄予了莫大的希望。一届民革名誉主席宋庆龄,以及张治中、程潜、陈铭枢、蔡廷锴、邓宝珊、黄绍竑、张轸、邵力子、蒋光鼐、钱昌照、谭平山等在大会上先后发了言。

政协会议代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职权,通过了起临时宪法作用的《共同纲领》,选举了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毛泽东当选为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朱德、刘少奇、宋庆龄、李济深、张澜、高岗为副主席。民革领导人当选为中央人民政府委员的有何香凝、李锡九、蔡廷锴、张治中、李章达、程潜、陈铭枢、谭平山、柳亚子、龙云等。会议还选举了政协第一届全国委员会,毛泽东为主席,周恩来、李济深、沈钧儒、郭沫若、陈叔通为副主席,常务委员中有民革领导人邵力子、王昆仑、蒋光鼐。会议通过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宣言》。《宣言》指出:“中国人民已经战胜了自己的敌人,改变了中国的面貌,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的历史从此开辟了一个新的时代。

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我参加了首都北京三十万军民在天安门广场集会,隆重举行开国大典,毛泽东宣读中央人民政府公告,宣告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十月十九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举行第三次会议,任命民革领导人谭平山为人民监察委员会主任,何香凝为华侨事务委员会主任委员,程潜为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我为邮电部部长。

十月二十一日,以周恩来为总理的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成立。我以邮电部长身份参加政务会议。

我国的民主革命,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经过全国各族人民长期艰苦卓绝的斗争,终于取得了伟大的胜利,迎来了新中国的诞生。民革在共产党的指引和帮助下,走过了民主革命的道路,为这一历史性的胜利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从而同各兄弟党派和全国人民一道,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

 

注释:

1.1984年9月文史资料出版社出版的《五星红旗从这里升起》第46页。

2.同上,第32-33页。

3.见1985年7月,民革中央宣传部编的《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历史资料选编》第195-196页。

4.同[注1],第272页。

5.同[注1],第59页。

6.同[注1],第59页。

7.同[注1], 第317-318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