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大运动的实践中不断前进
时间: 2008-09-24 | 文章来源: 民革中央
字号:

四、在三大运动的实践中不断前进

一九五○年六月二十五日,李承晚军队向朝鲜主民主义人民共和国发动全面进攻;六月二十七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发出破坏远东和平威胁世界安全的声明,同时麦克阿瑟统率的海军和陆军便陆续参加了对北朝鲜的作战;在遭到朝鲜人民和人民军的英勇反抗后,便伙同其帮凶们向鸭绿江、图们江进逼,直接威胁我国东北国境;十月八日,毛泽东主席发布命令:“着中国人民志愿军迅即向朝鲜境内出动,协助朝鲜同志向侵略者作战。”[注1]十月二十四日,彭德怀率领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一场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战斗就此开始;中朝两国军民兄弟般地团结在一起,生死相依,休戚与共,经过三年艰苦卓绝的并肩作战,终于取得了伟大的胜利。

三年中,我们民革同志自始至终积极响应“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运动,并从中受到了极其深刻的教育。一九五○年七月五日,李济深就美国侵略朝鲜武装干涉我国内政等问题在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发表《反对美国的侵略行为》的讲话;七月底,李济深抗议美机犯我领空发表声明;[注2]八月一日,民革与其它民主党派联名向解放军发出贺电,庆祝“八一”建军节,电文说:“一个月来朝鲜人民在反侵略战争中获得的辉煌胜利,已给予美帝严重的教训”[注3];八月二十二日,中国共产党、全国政协、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联名抗议美国空军滥炸朝鲜[注4];八月下旬,蔡廷锴参加中国人民代表团慰问朝鲜人民军归来,向全国同胞广播访问伤兵医院的情况;十一月四日,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联合宣言,全力拥护全国人民正义要求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而奋斗;十一月五日至八日,民革中央举行了“抗美援朝”扩大座谈会,华南临工会等地方民革举行了相应的座谈会;十一月二十七日至十二月六日,举行了为期十天的民革二届二中全会,会议确定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为本党当前中心政治任务;会议还发出了“拥护周外长关于对日和约问题的严正声明”,“致伍修权代表拥护控诉美帝侵略案电”,“向毛主席致敬电”,“向中国人民解放军全体指挥员、战斗员致敬电”,“向宋庆龄同志致敬电”等六个文件。接着民革和民革同志不断发表文章,声讨美帝细菌战的滔天罪行;祝贺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取得伟大胜利的贺电等,并发动和平签名,捐款十八亿余元(折合人民币十八万余元)支援前线,进行宣传教育,订立爱国公约,拥军优属,赴朝访问等活动。当时,民革同志确实在运动中做了不少工作,产生了较好的影响。

这个运动对我也是一次深刻的爱国主义教育和国际主义教育。我在民革参加了多次有关活动,其中有三次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

1.参加了民革中央举办的“抗美援朝扩大座谈会”。

一九五○年十一月五日,民革在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十二天之后,召集在京中委、团委及中央机关和北京市委干部一百余人在民革中央会议厅进行座谈。会上邵力子作了《分析美帝侵朝战争和我们援朝的意义》的中心发言。柳亚子继起发言,激昂慷慨地痛斥了美帝的侵略罪行。他说:“美帝如果真要这样做,来吧!我们不怕。”“第三次世界大战,如果打起来,美帝难逃失败的命运。”当时,我刚从欧洲回国,李济深要我作一个欧洲之行的发言。我作了《关于目前欧洲形势和德国问题》[注5]的报告。我说:“欧洲的德国问题和亚洲的朝鲜问题是分不开的,同是世界和平的关键。”“全世界的劳动人民团结在和平民主阵营方面,这对于保卫世界和平是一个很大的贡献。”座谈会始终在热烈的气氛中进行,大家一致表示,决心以实际行动贯彻十一月四日各民主党派联合宣言的精神。自六日起进行分组讨论。

八日,有五十余人参加的扩大座谈会上,何香凝要大家记取“九·一八”的历史教训,记取孙中山先生临终遗言“和平、奋斗、救中国”,并提出民革同志年轻的去参军,年老的做后方支援工作。还说:“我可以动员党员家属去做救护工作。”她的发言使我想起先后两次参加淞沪抗战后援工作的情景,便坚决支持何香凝的倡议,并就目前世界两大阵营的力量对比作了分析,指出朝鲜战争必然将促成一切好战的帝国主义者的提早死亡。骆介子说,我们现在已到了行动的阶段,除拥护人民志愿军参战外,主张民革在志愿的基础上,联合各民主党派从速进行组织宣传队、慰劳队、救护队、以及文工团支援志愿军,并赴全国各地开展宣教活动,激励全国人民为抗美援朝的神圣事业而奋斗。

在这次会议上,最使我感动的有两位同志的发言。一位是我的老同学凌其翰说:“我已经填了参军志愿书,作好了准备,随时入伍赴朝。”另一位是柳亚子,他说:“我虽年纪老了,不能去打仗,但是我可以去担任管理美国俘虏的工作。”

我之所以不厌其烦地把座谈会较为详细地作一回顾,是因为当时民革同志高涨的爱国热情,特别是我们这些从旧社会国民党走到新中国人民行列中来的人,此时此地都不约而同地产生了一种不甘落后的精神面貌,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2.我参加了十一月二十七日至十二月六日在北京饭店举行的民革二届二中全会。这次为期十天的中央全会有两项任务:一是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一是发展组织。这在当时对民革来说都是非常重大的事体,而且内容非常丰富,就是十天也满紧凑。所以在大会闭幕之后,部分同志接着又开了五天工作座谈会。

我被选为这次大会主席团成员之一,主持了于十二月五日上午举行的第六次大会,同时在分组讨论中我又被推为第五小组的召集人之一。

参加二届二中全会的一百一十七位民革同志都有很大的收获。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与会同志长期生活在一百多年来受尽列强侵略与欺侮的旧社会,灵魂深处都存有崇美思想,崇拜美国的物质文明,认为他们是强大的。现在恰恰是要与这样一个最大的强国较量,于是,亲美思想、恐美思想、崇美思想、害怕战争等等心态纷纷出笼。在这样的基础上,经过自我批评和自我教育,终于一致通过了“确定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为本党中心政治任务决议案”,使我深为感动。这次大会,显示了民革同志继承了孙中山不断进步的精神,是能够随着时代的节奏同步前进的。

当然,通过一次会议就能消除一切不健康的思想,是不可能的。在人民志愿军赴朝后,旗开得胜,稳住了“三八线”以北阵地以后,大家才坚定地相信美帝是可以打败的,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抗美援朝运动的伟大,不仅仅是战场上打败了美军及其附庸军,而且使中华民族扬眉吐气,普遍增强了民族自豪感,受帝国主义铁骑蹂躏的日子已一去不复返了。

3.光荣地参加了赴朝慰问团。

这次赴朝慰问团于一九五三年九月出发,为期三个多月。慰问团以贺龙为总团长,下设八个总分团,我为副团长。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和各兄弟民族的代表共五千余人,是历次赴朝慰问团中人数最多、规模最大的一次。

蔡廷锴(分团长)、陈此生、孙蔚如、肖隽英、朱子帆、陈离、陈铭德、范绍韩、曹惠文等二十余位民革同志参加了这次慰问团。九月二十五日我们参加了平壤市各界庆祝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三周年纪念大会,听了志愿军的英雄事迹,都非常振奋。

二十六日,前往我志愿军司令部慰问,我们最可爱的人已离住地五里前来欢迎,沿途高呼“亲人到了”。贺龙立即下车,带领我们步行与他们一一握手致意。当时大雨滂沱,双方衣履尽湿而热情愈高。次日举行金枓奉委员长向志愿军颁发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各级勋章大会,会后表演歌舞,梅兰芳、周信芳、程砚秋、马连良等演出京剧。最后,参观抗美援朝战绩展览会。

这次赴朝最使我感动的有两件事:一件是,每到一处志愿军一口一声“亲人”,把最好的房子让给我们住,最好的东西留给我们吃,并说:“只要祖国人民过好日子,安心建设祖国,在前方无论什么困难我们都能克服。”“只要我们有一口气,决不让敌人前进一步,决不给祖国人民丢脸。”“要争取更大的光荣来回答祖国人民对我们的关怀和慰问。”志愿军这样热爱祖国,勇敢顽强,我们在后方更应该以他们为榜样,建设可爱的祖国,才不辜负他们的一片赤诚之心。一天,我被一位战斗英雄的事迹所感动,掏出一块怀表赠送给他留作纪念。回国后,他与我通过几次信,直到现在我仍很想念他,想念所有的志愿军,特别是为抗美援朝作战而牺牲的烈士们!

另一件是,我在朝鲜亲眼看到遍地都是美帝暴行的痕迹,朝鲜美丽的山河,到处是断垣残壁,数不尽的弹坑,这就是帝国主义在人类历史上的一大罪证。同时,我也亲眼看见一家纺织厂只用几个月时间就在废墟上重建了起来,并要使它成为朝鲜最大的纺织厂。当我到达工地之时,看到多数是青年女工在进行重建工程。四个女工抬者一只比她们高大得多的装着机器的木箱,刚歇下,我就走过去问她们累不累?她们抹着汗水大声回答:“不累!刚开始时我们四个只能抬一百公斤,逐渐增加到二百公斤、三百公斤,现在能抬四百公斤了。”朝鲜人民不仅能从战场上战胜敌人,而且在生产上也能取得伟大胜利。回北京后我就此事写了一篇《亲眼看见的奇迹》。[注6]这奇迹教育我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永远不要灰心丧气。

一九五○年六月,中央人民政府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决定在新解放区分批分期进行土地改革,彻底废除封建的土地制度,解放农村生产力。七月二十九日常会学习文件精神,大家一致拥护,认为“平均地权”、“耕者有其田”是孙中山先生的遗愿,民革同志在此运动中更要积极响应号召,以充分反映民革同志对孙中山先生的景仰和以完成其遗愿为己任的心情。听说会议开得兴奋激动,形成了热潮。可惜当时我在东欧,没有参加。八月十二日,各民主党派成立参加土改委员会,该会与政务院、民革、民盟成立四人小组。这一天,常会通过发出关于参加土改的指示,要求各地组织推动成员学习,宣传土改法,并积极参加土改运动。九月,民革中央部分负责人和干部首批参加全国政协组织的土改工作团,到华东、中南等地农村参加土改。随着土改的全面开展,民革中央和地方组织的成员陆续分批分期参加。据统计,占总数四分之一的民革成员投入了这场伟大的反封建斗争。

一九五一年二月,中央人民政府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条例》,镇反运动随即在全国开展。四月一日,李济深在民革中央和北京市民革召开的动员大会上讲话,要求成员以实际行动投入镇反运动,随后,对全体成员进行了分清敌我的教育,协助政府宣传政策,检举反革命分子,同时,对民革组织也进一步作了清理。

一九五一年十二月十八日扩大常会,一致拥护全国政协关于继续加强抗美援朝,提倡和推动爱国增产节约运动,推动思想改造运动等号召,并作出《贯彻执行三项中心任务的决定》。[注7]一九五二年二月二十九日,又发出《关于加强“三反”运动,坚决反击资产阶级猖狂进攻的指示》。[注8]

李济深在总结三大运动的教育时说:“我们民革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斗争中,批判了当时的错误认识,提高了爱国主义与国际主义的觉悟;在土改中,使全体成员受到了反封建的阶级斗争教育,认识了地主阶级的罪恶,批判了‘和平分田’等思想。镇反运动使我们组织受到了严峻的考验,我们党号召成员忠诚老实,分清敌我,纯洁了组织。”“在三反五反中,批判了从旧社会带来的坏思想、坏作风,认识了资产阶级的腐朽本质。”李济深充分肯定了民革在“三大运动”和“三反、五反”中“曾起一定的配合作用,有一定的成就和贡献”之后,说:“总之,我们进一步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这说明民革在前进。在这样伟大的时代洪流中,我们不仅没有掉队,而是不甘落后。”“我已古稀之年,第一次看到中国打败美国,第一次看到孙中山先生‘耕者有其田’的理想变为现实;第一次看到中国的廉政建设如此彻底;我是很高兴的,特别是看到全体党员和社联人士能受到教育和不断进步而高兴。”

“三大政治运动”和“三反、五反”给人的教育确实终身难忘。“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三十八年前这首雄壮的歌曲,曾给全国军民以无可比拟的鼓舞力量;三十八年来,每听到歌声,便联想起赴朝慰问的情景,仍令人振奋不已!

 

注释:

1.见《毛泽东选集》第五卷,1977年4月人民出版社版第32页。

2.见《民革中央汇刊》1950年第5期第1页。

3.同[注2], 第四期第11页。

4.同[注2], 第五期第5-6页。

5.同[注2], 第十一十一合期第13页。

6.同[注2], 1954年第四十五期第17-18页。

7.见1959年《民革重要文件汇编》第56页。

8.同[注1], 第57页。